赌徒

第106章 谁以身相许

第一百零六章谁以身相许

好容易盼到了周末,女儿放了学直接去章文父母家,可算是解放了,章文迫不及待的约胖子一起吃饭。

俩人约在了又一邨,其他人一个也没来,章文很奇怪

“其他人呢?”

“朱老大陪他小舅子到澳门去了。”胖子很羡慕的说。

“那你怎么不去洗码?赚大钱的机会啊!”章文更奇怪了。

“这种好事哪轮得到我?都是一掷千金的大主顾,行踪绝对保密,九哥专门派人接待的,朱老大也就告诉了我和老顾,已经是很给面子了,你知道就行了,再别跟别人说了!”胖子神秘兮兮地说。

“哦,明白了!,那老顾呢?”章文点头道。

“嘿嘿!老顾的三姨太好像有点状况,老顾最近在布局抓奸呢。友情提醒啊,没事别惹老顾,老小子最近脾气暴着呢!也是,不留神戴了顶绿帽子,换谁都得暴怒!”胖子怎么看怎么像在幸灾乐祸。

“哇!问问老顾,要帮忙不?我还没干过这事呢!这冲进去…啊!风景里面独好!”章文两眼放光。

“靠!要帮忙还来陪你喝酒?我就先冲过去了!说不定还能抓到点别的什么呢!”胖子不屑的道。

“下流!”

“无耻!”

“为下流,无耻,干杯!”

“祝老顾抓奸愉快!干杯!”

两人极猥琐的相视而笑,举杯碰了碰。

接着,两人实在眼红朱志元,于是打电话给朱志元,要求跟着朱老大押两把。

朱志元倒也爽气!把庄闲路报给两人,无奈俩熊孩子刚刚动了下流无耻的龌龊念头,马上遭报应了,一人押了一把,都输了。两把牌1万块没了。把朱志元气的差点昏倒,他在一群大佬中间连说话的份都没有,难得押了两把,还都输了,害得他小舅子朱文宇看着他直皱眉,朱志元连贵宾厅都不好意思待着了,直接闪人。

跑到了贵宾厅外面,朱志元抄起手机,对着章文和胖子破口大骂,吓得章文电话都不敢听,拿着手机离得远远地看着……

“要不打两场球吧?这么干坐着忒没劲了!”胖子建议。

“嗯!我看看,今天的比赛都不好打哦。”章文有些皱眉。

“那就下注小点!哦,对了,明天和我一起去纪清的新家,帮忙搬点东西。”胖子想起了纪清交给的任务。

“我去合适吗?她那个疯姐在不在?”章文有些顾虑。

“放心吧!纪姐不会去那的!”胖子肯定道。

“好吧!不过我总觉得有些别扭。”

……

和胖子一起下注2场比赛,也是1输1赢,还倒贴了点抽水钱,唉!好悲催的一个晚上,俩人只好借酒消愁,还没到晚上11点,章文就喝醉了。

一晚上章文做了好多梦,梦见了好多人----常晓蓉,时静,莫心兰,纪清,吴玫,后来还梦见了纪红,她出现后就把所有的人都赶跑了,这么多人,章文却怎么也抓不住,最后总算是抓住了一个,却是纪红,紧接着又是一顿胖揍……

……

早上醒来,章文发现自己贴着柔软丰满的双峰,隔着白色的内衣,能感觉到微微的起伏和心跳,不用睁眼,光凭淡淡的女人香就知道是吴玫。

“嗯!有你在真好!我最怕早上起来抱着个枕头流哈喇子!”章文闭着眼贴的更紧了些。

“唉!你不管抱什么都流哈喇子!”吴玫温和的声音传了过来。

“嗯!这个病很容易治愈的,只要有人肯用嘴把我的嘴给堵上,这毛病就立刻根除了。”章文使劲的嗅着吴玫身上传来的香味。手也顺着内衣伸了进去……

“恶心!”

……

好久,吴玫平息了下剧烈的心跳,尽量平静地说道:“好了!弄得自己浑身难受,何苦呢?”

章文顺着吴玫的目光看下去,还真是的,一顶帐篷撑得高高的,宽松裤都变成紧身裤了。连忙爬起来,朝着卫生间跑去:“我这是让尿憋的!平常不这样。”

早上九点了,估计胖子快来了,章文慢慢吃着早餐。

“今天要去纪清那,是不是特兴奋啊?”吴玫不情不愿的问道。

“哪啊!这不是人家新房子装修好去看看嘛,你要是不同意那我就不去了。”章文一面吃一面说。

“哼!我有什么不同意的,假惺惺的,只要别把哈喇子留到人家**就可以了。”吴玫轻哼道。

“哦,对了,头一回去新房间,是不是该送点东西什么的?……要不,把我那个大欢喜佛送去?”章文问吴玫。

“不行!把我手链都送给她了,还不知足?再说,送礼哪有送欢喜佛的?亏你想得出来!”吴玫很不客气地拒绝了。

“哦,那把上次胖子拿来的礼盒找一个出来,我记得有一个好像是茶具礼盒,这应该很合适!”

“嗯!等会我就帮你拿来!”

……

等临出门,吴玫像以往一样,帮章文把衣服领子都整理一遍,自然而随和,总是让章文感到很温馨。

“吴玫姐,我这也不舒服,是不是帮我也整理整理?”胖子在旁边很羡慕的说。

“回家找你自己的姐去!”吴玫白了胖子一眼。

“得!算我没说。文哥,昨晚上让朱老大输了1万,怎么办?要不我先帮你垫上?”胖子想起了正事。

“我下过注吗?我怎么一点也不记得了?”章文仰着头皱着眉说。

“对对!我也不记得了。昨晚上就喝了点酒,别的什么都没干。”胖子似有所悟的连连点头。

“此子悟性绝佳,日后必成大器!”章文拍了拍胖子的肩膀。

“谢大人栽培!”胖子很配合的点头哈腰道。

“两个无赖!”

吴玫忍不住笑了出来。看着章文和胖子嘻嘻哈哈的走了,心里很是烦乱,即享受这份很暧昧的姐弟情,又似乎有些不甘心,烦,很烦!

……

当章文看到纪清的新装修的房子,也被那专业的厨房震撼了,这妹妹太彪悍了,太专业了,太糟蹋钱了!

再看看别的房间,家具,沙发,床,都还没送来呢。

“这间是卧室吧,这应该是方床的位置,好家伙!留出这么大块地方,你买的是几尺的床啊?”章文参观者纪清的房间。

“五尺的,下午就送来。”纪清有些兴奋的带着章文和胖子参观她的新房子。

“这么大?你确定是你一个人睡?”章文吓一跳。

“要你管!”纪清脸一瞬间红了。

“嘿嘿!不好意思,下里巴人,没见过世面,见笑,见笑!”章文看到纪清红着脸有些不好意思。

“看了半天,还是那间厨房最霸气!”章文由衷的赞叹。

“嗯!都是我定制的,用起来很舒服,文哥,胖哥,你们中午想吃什么?我给你们做。”纪清很有些得意自己的杰作。

“这你看着办,只要不是鱼香肉丝就行!”章文随口说道。

“为什么?你不是最爱吃鱼香肉丝的吗?”纪清问道。

“都连吃了一星期了,连我女儿都提意见了!”章文无奈的说。

“过来,我跟你说点事!”胖子把章文拉到了露台上。这套房子可是在顶楼,送露台的。

“干嘛?神经兮兮的。”章文问道。

“好事!你往那看,怎么样,有没有觉得眼熟?”胖子指着东北角的方向。

“没有,怎么了,有什么好的饭店?”章文不明所以。

“靠!你个吃货,就知道吃。看到没,那是欣儿的学校。”胖子手指着说

“哦?还真有点像!”章文认真的看。

“怎么样,我给你出个主意,解你耽误之急。”胖子得意的说。

“说吧!听着呢。”

“让心儿每天放学到这来吃饭,吃完饭再回家,或者住这都行。怎么样,你是不是一下子解放了?”胖子边说还边点起了跟雪茄。

“有这好事?说说吧,有什么条件?”章文考虑着这事的可行性。

“以身相许!”胖子凑到章文耳边说。

“什么?”章文一把掐住了胖子的脖子。

“哎,哎,松手,文哥,松手,我还没说完呢。”胖子被掐的喘不过气了。

“说!”章文手上放松了些。

“是她----以身相许!”胖子总算说完了。

“哦!你倒是说清楚啊!”章文放松了下来。

……

考虑了半天,章文觉得这事还真能解决自己的麻烦。

“你计划的很详细啊!商量好的吧?吃饭的事可以试试,以身相许嘛,再说吧。难不成让我我刚出牢笼又回监狱!”章文说道。

“嘿嘿!这你别跟我说,我什么都不知道!”胖子猥琐的笑着。

“嗯!这钱怎么算?一个月得好几十块吧?”章文转着眼珠说。

“什么?你他妈在吃草呢?光吃草也不止好几十块!见过不要脸的,没加过你这么不要脸的!”胖子大怒。

“我说的是美元。”章文很勉强的说。

“欧元都不够!”胖子反应一点都不慢。

“好吧!还是我来和纪清说吧。这确实是帮了我的大忙哦!”

章文觉得有必要和纪清好好谈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