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110章 三大喜

第一百一十章三大喜

章文最终还是手机关机才算是清净,连晚上的球赛也没心情研究,被骚扰了进两个钟头,真是痛苦不堪,当然前提是自己群发了个短信先惹出了祸端,睡觉睡觉!章文索性两眼一闭什么都不管了。

第二天星期天,早上一开机就收到了几十条短信:他妈的还没完了?一大早上就惹人生气。接着女儿来了电话:“老爸,你惨了!爷爷和奶奶正在研究你的那两条短信,网上搜‘三天三夜’和‘欢猪’是什么意思?”

“哦!不至于吧?不都说了嘛,发错了!”章文苦恼的叫道。

……

接着许林来了电话,不过换了号码:“你又在搞什么名堂?莫心兰电话都打到我这来了?”

“根本没什么事,就是发错了短信,不留神按了个群发,就惹出一大堆的麻烦。你怎么回事?换号码了?”章文郁闷的说。

“老婆发现我解除合同的事了,还有集资款被我提出来,估计也知道了,嘿嘿,只能换个号码了。”许林很有些得意的说。

原来许林解除了合同,所有的该结给他的钱款都被他以现金的形式领走了,他老婆王梅十号想提点钱的时候,才发现许林的工资卡上只剩下几毛钱了,还以为是被人盗刷了,后来打电话到公司才知道许林已经解除合同不做了,打许林手机不是关机就是没人接。这两天估计在发疯般的找许林呢。

“呵呵,行啊!不是在沉默中爆发就是在沉默中灭亡。多年下班回家,工资全交的气管炎终于开始发飙了!听着说话好像过得很滋润嘛。”章文没想到许林做的够绝的,连生活费都没给留下点。

“那是,手里突然有了几十万,还真不敢相信,这几天和几个老同事天天下馆子,洗桑拿,咱也该享受享受了。让她和她父母着急去吧,反正她父母有退休金,能寄给儿子,就不能给女儿啊!”许林最光火的就是他那极品的岳父岳母。

“呵!下馆子,洗桑拿,你给我悠着点,别没几天把那点钱折腾光了,再警告你哦!那个洗桑拿什么的,最多允许**,绝对不允许下崽!”章文倒有些担心了,这小子别有了点钱惹出点事来。

“你当都像你呀!又是三天三夜,又是欢猪的,还什么像女人的乳沟,挤挤总会有的……”许林马上回敬道。

“靠!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啊!不说了,你已经严重影响了我的心情!”章文愤愤的挂了电话。

……

还是做自己的私活吧,真是的,休息天也不让人清净,刚做了没多久,又有电话来了,号码很陌生:

“章文,许林跑哪去了?”电话那头一点也不客气。

“你谁呀?莫名其妙的。”章文知道肯定是王梅。不耐烦地反问道。

“我是王梅,那个…许林,你知道在哪吗?”王梅放低了语气,章文可不像徐林那么好对付。

“你老公跑哪去了我怎么知道?”章文推了个干净。

“他们说我在王学伟那的集资款是你帮着许林讨回来的。是不是?”王梅强忍着要暴怒的冲动问。一个月近万元的利息呀!现在连本带利全都被提出来了,而且还不在自己手里。

“谁说的,你让他站出来给我再说一遍。”章文嚣张的叫道。

说了没几句,章文死活不承认,王梅也没办法,最后章文不耐烦的挂了电话。想做点活怎么就那么不安生呢,,章文索性出去吃午饭去了……

吃饭的时候,胖子倒是来了电话,告诉章文,他正带着纪清去提车呢,新版的大众途观,还是顶级配置。章文心里恍然:我说呢,今天纪清怎么没来电话,原来这妹妹又在糟蹋钱呢。啧啧,真是好车,怎么这纪清的喜好越来越像我了,哎!老是和我呆在一起,连品味都提高了……

回到家,接着干活,还没做多少呢,又被打断了,这回更严重,王梅直接找上门了。

看着站在门口的王梅,有些年不见了,也长成中年妇女了,这些年也没出去工作过,也算是养尊处优了,所以看着有点富态,只是现在的脸色不怎么好,眼里还透着疲惫。

既然来了,章文也只好把她让进屋里,泡杯茶,最起码的礼仪还是要有的。王梅看着章文家里空荡荡的,特别是厅里,基本上什么都没有,很有些意外,听说章文这几年混的不怎么好,看来是真的。

不得不说王梅来的不是时候。章文这两天的心情可不怎么好。

“章文,你凭什么干涉我家的事?你自己没钱投资,也不让我们赚钱是吧?”王梅冲章文理论道。

“又不是我提出来的?你有病啊,非要赖到我身上。是许林自己要提出来的,好伐?”章文也不客气的说道。

“许林人呢?比别给我装傻,他在哪你会不知道?”王梅着急的说道。

“我怎么知道?我只知道他在家里待得不舒服,大概到哪散心去了吧?”章文慢悠悠的回答。

“他还待得不舒服?饭来张口,衣来伸手,儿子学习生活也不用他操心,他还不舒服?”王梅很委屈的叫了起来。

“是呀,这人咋就不知足呢?睡觉睡厅里,一个人养着五个人,零用钱不超过二百,这待遇比其他的床头跪好多了!”章文带着嘲讽的说。

“那,不是暂时的嘛!再说有什么事可以谈呀,干嘛要这样,这算怎么回事嘛?”王梅有些心虚的说道。

“也许我那兄弟也是暂时的离家几年,等什么时候你们家的暂时的情况解决了,或者找到个更好的二奶小三之类的就会回来的。”章文轻描淡写的说。

“章文,你到底什么意思?我们家现在连吃饭的钱都快没了?再说那五十几万又不是他一个人的,凭什么全拿走!就算离婚还一人一半呢。”王梅急着要找到许林和那五十万块钱。

“钱拿走了,房子可是留给你了,你还占着便宜呢!要不,你带着两个老的搬出去,我让他把钱还给你?”章文算这帐。

“好啊!你果然知道他在哪!章文,你今天不告诉我,我就死给你看!”王梅撒起泼来了。

“嗤!少给我来这套,升官发财死老婆!男人三大喜,正巴不得呢!什么时候动手告诉我一声,我认识一个棺材店的老板,给你八折,而且遗容化妆可以免费。”章文毫不在意这种根本无技术含量的威胁。

“你,你,哇!就是你教坏了我们家许林,我不活了,哇!”王梅忽然开始嚎啕大哭。

“闭嘴!你再嚎我把你扔出去!”章文怒喝道,在自己家里哭天抢地的算怎么回事。

“你,你,把许林的联系方式告诉我,我要和他谈,那五十万不拿出来,只要三年就能再买一套房,我都说了是暂时的,等买了新的房子,就都解决了!”王梅不敢哭了,但还是不服不忿的样子。

“哼!三年?三年后恐怕连本钱都找不回来了。少废话,赶紧走人,许林要是愿意见你,我会告诉你的,你那个买房的计划太遥远了,你还是先解决许林晚上睡觉的问题吧!赚钱养家的人睡厅里,一群白吃白喝的人倒待了个舒服,算怎么回事?”章文觉得和这女人说不清楚,还想着集资放贷呢。

赶走了王梅,章文怒气冲冲的打电话给许林。

“还是你行呀!我咋就想不出升官发财死老婆的至理名言呢!行了我知道了,让我再玩几天,想想以后该干点啥才好,或者开个小店,当个小老板啥的。”许林听了经过,暗自庆幸章文帮他挡了一回攻势,而且好像还打败了王梅,心情不错,顺便拍拍马屁。

“少来,快点把你的破事解决了,别老是来烦我。”章文没好气的挂了电话。

……

看来今天是没法再干活了,已经没了心情,还是研究赔率吧。

吃完晚饭,又向朱志元推荐了一场比赛,被朱志元劈头盖脑的骂了回来,最可恶的是还顺带着连讽刺带挖苦的提及了群发的事,弄得章文很不爽,气哼哼的挂了电话。

接着纪清也打来了电话,问章文去不去她那吃饭,都几点了,还吃晚饭?章文没好气的回绝了纪清,电话那头纪清难过的流下了眼泪。不经意间,章文又得罪了一个人,自己还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