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118章 我还是个西医

第一百一十八章我还是个西医

打个车直接开到纪清的新家,按了半天门铃,听到小旺财扒着门狂叫,好一会,门才打开,看到纪清穿着内衣裤,外面再套着睡衣,头发有些乱,脸上红扑扑的,精神不振。看到章文倒是让纪清眼睛瞬间一亮,很轻的叫了声:“文哥!你…你怎么回来了?”

“别说话,先到屋里躺着去,看样子热度不低呀!”章文赶紧扶着纪清回到了卧室,用手背试了试她额头的温度,感觉很烫。

纪清脱了脱了睡衣,重新躺倒**,章文帮她把被子盖严实。

“吃过药了没有?饭吃过没有?去看过医生吗?”

对着章文一连串的问话,纪清只是轻轻地摇着头,定定的看着章文。

帮纪清倒了杯水,扶着她吃过药,等纪清睡着了之后,章文轻手轻脚的拿了钥匙出了门,去附近的菜场买了点菜。然后回来烧了点粥,这可是章文自创的皮蛋鱼片香菜粥,不过没有鱼片,只能拿鱼丸代替了,把锅放在小火上慢慢的熬粥,章文回到纪清的房间,这房间里可够热的,为了让纪清发汗,刚刚出门前章文还把空调给打开了。

这回可好,该出汗的没怎么反应,不该出汗的浑身冒汗,章文关了空调,脱了外衣,只穿了件衬衫,就这样还热得不行,纪清这会醒了,看着章文难受的样子,歉意的笑了笑,伸出一只手拉住章文,让他坐在床边,精神好了很多,只是手上传来的温度还是很热。

陪着纪清说了会话,才知道前天纪清一个人把新家彻底的打扫了一遍,一直忙到半夜,也许是太累,加上出了不少汗,再受了风,昨天就开始头晕发热,到今天更重了,这两天也没好好的吃过饭。

“那怎么不打电话给你姐?或者打给你大哥,大嫂,都可以嘛!”章文问道。

“不想打,以为睡一觉就好了。”纪清低声道,拉着章文的手贴在自己脸上。

“哦,对了,我烧了香菜皮蛋鱼丸粥,这可是本大厨自创的,做法严格保密,而且到目前为止只有我女儿吃到过,看在你生病的份上,让你沾点便宜,你等等,我去盛一碗来。”章文还不忘把自己的粥吹嘘一番。

“来,坐起来自己吃吧!我可不会喂饭。嗯,不过你可以靠着我!”章文给纪清盛了一碗粥端过来。

“嗯,等等,我先去洗个脸,刷牙……”

唉!女人真是麻烦,生病了还要讲究那么多,章文只好陪着她去卫生间,足足梳洗了一刻钟,才算完。得!那点药又白吃了。

纪清倒是心满意足的回到卧室,坐在**靠着章文,端着碗品尝起章文自吹的极品粥:“嗯,香菜放早了,而且应该用新鲜的鱼片,味道会更好些!”

这厨子就是厨子,生病也不忘点评一番,章文真有些哭笑不得。等纪清吃完,章文自己也盛了一碗,从早上到现在就吃了一块三明治,现在也感觉饿了。

“我还要!”纪清这病人好像精神很好嘛!连胃口也很好。

“不行,哪回开仓放粮的时候不撑死几个!我得对你负责,尽管我知道我烧的粥很好吃!”章文捧着碗自顾自的吃着。

“哪有那么夸张,我就要!”纪清靠着章文发起嗲来。

“好吧!你是病人你最大!……嗨!嗨!嗨!你怎么都吃了,给我留点啊!”章文很不满的叫道。

“你烧的好吃嘛!”

“好了好了,再过半小时吃片安乃静,发一身汗就好了,先去躺着吧!”

“我不躺着,都睡了一天了,难受死了!抱着,嗯?”纪清双手环抱着章文,下巴抵在章文肩上。

章文不由得抱紧了她,感觉到她的体温还是很高,而且只穿了套内衣,怕她再着凉,附身把她抱起来,想放到**,纪清勾住章文的脖子不肯放手,自己躺到**时,连带着章文也扑到在她身上。两人脸也贴在了一起,滚烫滚烫的……

如此近距离接触,章文看到纪清半闭着眼睛,呼吸加重,微微张着嘴,不断传出如兰的气息,还带着超高的温度,章文咽了咽口水,忍不住把嘴唇印了上去,室内温度开始缓缓的升高……

一时间,卧室里静静地,只剩下了两人的喘气声,大被下的纪清不知何时被褪去了内衣裤,两人之间再无隔阂,真正的肌肤相亲,坦诚以对……

“别…别…我有点害怕……”纪清感觉浑身酥软,感觉到体内不明的躁动随时会喷薄而出……

“嗯!别紧张,就当是看病打针,我就是个医生,还是西医!”章文感觉到了纪清的紧张,安慰道。

“轻点…我…”纪清紧闭着眼睛,喃喃的呻吟道。

没有想象中的疼痛,不适,随之而来的是自己体内莫名的舒适快意,以及难以言明的感受在不断地积累,攀升……

章文似乎忘记了身下的是个病人,生平第一次进入了如此高温的身体,感觉自己都快被融化了。但是却像吃火锅一样,明知道烫,还是欲罢不能……

天地间什么都不存在了,唯一仅存的理智就是怕纪清着凉,两人还盖着被子,被子下面激烈的运动着,可想而知被子里面的温度有多高,两人浑身是汗,忘我的相拥在一起……

终于在超高的温度下,纪清在云端处感受到了最震撼的爆发,紧紧抱着章文,忍不住还是轻叫了出来,多年的积累一朝尽释,畅意无限。

章文也将近两个月的积累宣泄殆尽,趴在纪清身上喘着气,享受着**过后的余韵。这位“西医”算是把针打完了,但是却不把针头拔出来,还留在病人体内,明显的违规操作嘛!

……

过了好久,纪清推了推章文:“去洗个澡吧!身上都是汗,等会我帮你把新的内衣找出来。”

“连内衣都准备好了?看来是早有预谋哦!我怎么有上了贼船的感觉?”章文还趴在纪清身上呢。

“嗯!你才是贼呢!本来我准备这些衣服放四十年呢!”纪清用手抹掉章文额头上的汗。脸红红的,不过再不是病态的红了。

“哪能呢?治病就是要抓紧,越拖病越重,像我这么有责任心的医生,救死扶伤,义不容辞!”章文侧过身把纪清搂在怀里。

“嗯!那你救了几个人了?”纪清紧紧贴着章文小声问道。

“额!到目前为止,只有你一个,病人不好找啊!特别是女病人,还要是生着病的女病人,就算找到了,也得人家同意你给她打针啊!”章文感慨地说。

“噗!坏蛋,还想着帮别人打…打针。不许你帮别人打,打针!”纪清忍不住笑,轻声的叱道。

……

等章文去浴室洗澡的时候,纪清跪坐着拥着被子,有些喜极而泣,好多年了,终于有了感情的归宿,有了幸福的感觉,自己的付出和坚持终于有了回报。纪清还有点不敢相信刚才发生的事,真怕是在做梦。

随后纪清看到**乱七八糟的,迅速起身,轻快地把床单换掉,找出了两人的新内衣,随后拉开窗帘打开窗门,心情愉悦,深深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身上没有一点的不适,有的只是满满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