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122章 要不要插手?

第一百二十二章要不要插手?

星期三晚上,范志成亲自约章文见面,一家不算很高档的西餐厅包间里,气氛倒是很幽静,还点着蜡烛。章文和范志成一起吃晚饭。

“怎么我感觉这事不那么简单?”章文很敏感。

“是,所以你要考虑好要不要插手。”范志成脸上看不出什么一样,喜怒不动于色。

“愿闻其样!”

“蕰州的集资放贷崩盘了,涉及到好几个亿,这还只是我掌握的情况,实际上可能更多。王学伟只是其中的小角色,刚开始他只是赚点利息差价,1分5的利收来,1分8通过他原来的老婆放出去,其实他和老婆一年多前就离婚了,后来只是合作关系,去年下半年他感到出问题了,所以收来的钱在没有交上去。到现在为止他手里的钱并没有多少,也就一千多万。”范志成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诉了章文。

“那现在呢?他应该没有出国旅游吧?”章文问道。

“是,他本来是打算借这个时间出逃的,他还有一张身份证。”

“那他直接跑不就行了吗?何必那么高调的给每个投资人都打个招呼,要出国旅游了。”章文疑惑的问。

“本来是这样的,只是没想到崩盘来的那么快,他还有些资产没有转移好,他需要时间,而且顺便再骗点。出国游能让他多出来半个多月的时间。”范志成解开了章文的疑惑。

“现在呢?”章文没想到王学伟玩的这么大。

“我三师兄把他的所有的证件和银行卡都拿走了,现在你让他跑他都没法出门。你打算怎么办?把他的钱黑下来,那你找的这个目标也太小了。”范志成打开笔记本电脑给章文看了看,都是王学伟的各种身份证,银行卡,假签证等等,真的假的还不少。

“哦!不,不,不,我是正经人!不会干谋财害命的事。再说王学伟好歹也是我的同学。”章文被范志成的话吓了一跳,连忙说道。

“那我劝你还是不要插手这件事,会很麻烦的。”范志成提醒章文。

“唉!我也知道啊,但是这面也是同学啊,都是全部家当押上去了,不忍心看着他们就这样一无所有了,甚至还欠下外债了。弄得不好会死人的。”章文郁闷的说。

“呵!妇人之仁。”范志成语气还是原来一样平静,但眼中还是闪过一丝不屑。

“能不能让他把同学的钱还了,然后他愿意往哪逃随他去。”章文问道。

“那他手里的钱就没多少了,这跟要他命差不多,他还不如投案自首呢!”范志成的回答很干脆。

“哦,那再等等吧,我考虑一下要不要插手这件事!”章文有些不想管了,太复杂了,吃力不讨好。

“行,蕰州那面崩盘,我们这也有朋友牵连进去了,我三师兄会在蕰州待一段时间。你这点小事顺带的可以兼顾一下。”范志成点头道。

“我这是很小的事吗?”章文不满的说。

“不是很小,是非常小,喏!像这样……”

范志成很高兴看到章文这幅吃瘪的样子,顺手拿起刀,一刀把桌上的一粒芝麻切成两半,手指沾着小的那一半给章文看。

章文没好气的看了范志成一眼,倍受打击,敢情自己这点事在人家眼里就不是个事,更不满的是这厮还炫耀了一下自己的刀功,不过确实帅:“哼!你的刀法不错,和我纪清妹妹有的一拼!”

范志成一点也不上火,淡淡的笑了笑,对着餐桌上的蜡烛连挥了三刀,蜡烛纹丝没动。

“哈哈哈哈,这算什么?我也会!”

没等章文笑完,范志成轻轻敲了下桌子,那支蜡烛变成了4截,落了下来,最上面一截落到桌面上时,范志成一挥手中的刀,连那火苗也灭了。

章文嗔目结舌:“佐罗!……你牛!”

……

接下来几天章文很有些心神不定,有时候不知道真相反而活得更轻松些,现在知道了真相,倒让章文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管与不管之间很难取舍,真的撒手不管,以后的日子会不会心里留下歉疚。真的插手了,会不会把王学伟的小命给送了。

这几天章文这帮同学都收到了王学伟的电话,电话里热情洋溢,中气十足,告诉这班同学们尽管放心,自己的投资款没有投到这家崩盘的公司,而且收益相当可观,随时随地可以把钱提出来,前提是等他回来。

章文听了这话不禁摇了摇头,在利益的驱动下,人都变得演技高超,不去当个演员真是可惜了,当然效果是相当的好,这帮同学再没有来烦章文,都在盘算着是把钱都取出来,还是先取利息……

星期五了,今天答应纪清会过去的,因为欣儿放了学直接去章文父母那,总算是给了章文偷荤的机会,五点钟刚下班,就接到了纪清的电话:“文!我,我在你公司楼下……”

啊?章文赶紧跑到窗口往下看,可不是,纪清真的站在楼下,左顾右盼。粉色的碎花衬衫,嫩绿的短外套,深蓝的牛仔裤,白色休闲鞋,站在那显得清新靓丽,而且浑身上下显出来的曲线很诱人哦。章文打完卡跑到纪清身前,真有些不敢相信,这是一天到晚在厨房里忙活的纪清吗?也许没有纪红那么精干,但是绝对的比纪红丰满妩媚。

“文哥!好看吗?”纪清看到章文立刻开心起来,挽住章文,根本没有在意周围一大片异样的眼神。

“啧啧!这是我们家的厨子吗?美女,你是纪清吧?”章文上下打量着纪清。

“讨厌,你以为谁啊!”纪清娇斥道。

“上车,我们回家!”说到这里,章文忽然有些感慨,好久没有这种一起回家的感觉了。

“嗯!”纪清一脸的幸福,低着头应道。

“香车美女,想不到我一天之内都有了,老天待我不薄啊!”章文坐进车里,之前的烦恼抛之脑后:“说吧,到你那还是到我那。”

“到…到…我那吧,你家里都搬空了,再说我在家里把菜都准备好了。”纪清还是不习惯做决定,喜欢章文来拿主意。

“哦!我还想带你到外面吃呢!”章文顿了顿。

“外面烧的哪有我烧的好吃!”纪清不屑的说。

“傻丫头,外面吃是感受一种气氛,并不一定说有多好吃。”章文发动了车,朝纪清的新家开去。

“哦!那下回我们先商量好!”

“商量什么,你在家没事先想好不就行了,这点事还要我来操心?”章文说道。

“我喜欢听你的……”

……

回到家,纪清脱了外套,系上围裙,手脚麻利的开始在厨房忙活,嘴里还哼着歌,心情超好,又跑到书房拉着章文的手回到厨房。

“干嘛?要我帮忙?”章文挽起袖子准备帮着纪清做点事。

“不是,你…你在边上陪我就好了。”纪清满足的说道。

“我就这点作用?”章文很受挫折。

“嗯,你以为呢?”纪清理所当然的说,在这一方天地纪清是主宰。

“好吧,这么性感的美厨娘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能不能把衬衫也脱了,干起活来更方便!”章文从后面欣赏着纪清的曲线,这妹妹还是翘臀,以前怎么没注意!

“坏蛋,我就知道你不会有好话!”纪清嗔怪的叫道。

“你能连挥三刀把蜡烛切成好几段,而蜡烛不倒吗?昨天范志成给我露了一手!”章文还想着范志成那漂亮的刀法呢。

“不行,他的这套我看到过,看着轻松,其实速度非常快,我没那么快的速度,他不算最好的,九哥能竖着劈呢!”纪清摇了摇头说。

“哦,看样子是学不成了,算了我的强项是大擒拿手!”章文从后面抱住了纪清:“还有,打个针什么的估计没人比得过我!”

“谁要你打针,又想占我便宜!”纪清向后靠着,软绵绵的道。

“还是过自己的日子最好,替别人操心真是累,还吃力不讨好!”章文嗅着纪清身上的特有的香味。

“你打算管这件事吗?”纪清和章文没少通电话,知道个大概。

“举棋不定,你说呢?”章文手里也不闲着。已经伸到衬衫里面去了。

“嗯,我不知道,能帮还是帮一把吧。要不然这些人家里的孩子不是也要跟着受苦了?”纪清还是太善良……

“就怕好心没有好报啊?还给自己惹一身麻烦。”

“嗯!我不懂,还是你决定吧。把你的手拿开,我觉得我给自己先惹了一身的麻烦!”纪清靠着章文,都没法干活了。

“嘿嘿!这才是刚开始,等晚上你的麻烦大了!”

“我才不怕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