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140章 开心的和着急的(下)

第一百四十章 开心的和着急的(下) 二更

到了晚上,连马进利都赶了过来,本来打不通章文电话,这些人也就骂骂咧咧的不再抱什么想法,但是马进利来了之后,又开始鼓动着要找章文帮忙,他心里明白,现在也只有章文可能帮得上忙。像施光明他们这样查找王学伟的房产,车子,肯定是在瞎忙活……

“你说章文肯定有办法?真的?”施光明还有些犹豫,人家都关机了,摆明了不想管这事,再凑上去,以章文的脾气会不会挨顿骂啊?挨顿揍都有可能。

“现在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走正规的路子,报警,等消息,等到猴年马月去,而且就算是追回来了钱也不知道轮得到咱们不。章文手里多少有点旁门左道的关系,唉!也是最后的一点希望了!”马进利悲哀地说。

“那要不你给章文打个电话?”施光明最好是马进利能游说章文。

“嗯…啊?……不要…不不不,不行!我不能打电话!”

马进利心里一激灵,不由自主的捂住了左半边脸,惊恐的叫道,随即想起了那恐怖的一幕:一个猥琐的泼皮,一个重重的巴掌,一把锈迹斑斑的老虎钳,还有失窃的众多的证物,还有那视频……

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连忙又解释道:“我和他不熟,根本就没说过几句话,还是你来打吧,咳咳,最好别说我也在这。”

施光明对马进利的激烈的反应很诧异,而且今天马进利的脸型也很不正常,左边脸憋下去了,门牙也少了一颗,不会这家伙已经被章文收拾了一顿吧,要是那样,这电话让我来打可就太缺德了!施光明心里揣测着,犹豫了很久,想想自己和章文虽然没多铁,但是一直还是没断了联系,就连章文最落魄的时候,自己也还是逢年过节会发个短信,打个电话什么的,自认为做的还是蛮好的。

“那好吧,明天我给他打个电话,希望他开机了。”施光明在众人的期盼的目光下实在是推不掉了。

随后,众人散去,离开了李燕辉的住处,当然也留了一手,熊大伟把她的身份证给拿走了……

……

时静看到已经晚上十点了,才手机开机,正如预料的一样,一开机就是一堆的短信,有些短信已经说的很不客气了,时静淡淡的一笑,一条一条的删除,然后看了看浴室,莫心兰在洗澡,犹豫了一会,拨通了章文的电话:“章文,今天怎么样?”

“哈哈,正像你说的,一开机就是短信,还好白天我全天关机,晚上还好,就只有王梅来了电话,嗤!傻娘们现在知道哭了。”

章文听上去心情很不错。晚上的时候王梅有打来了电话,章文都没心思听她哭诉些什么,直接把许林的新号码给了她,让这两口子自己解决去。

“也不知道这事会怎么样收场,想想也确实挺可怜的。”时静受了短信的影响,还是有些担心的。

“管他呢?反正这帮人里咱们同班的也就李燕辉了,其他的都还好没套牢。”章文对自己帮许林,莫心兰拿回了钱很是有些得意。

时静听出了那份得意劲,不禁淡淡的笑了起来:“呵!得意吧,要不要莫心兰专门来登门致谢?”

“嗤!我那是顺手扶了一把,我哪用得着她上门致谢?”章文有些心虚的说。

“呵呵!是不敢吧?”时静有意问道。

浴室门开了,莫心兰裹着浴巾,一面擦着头发,一面问:“谁的电话?”

“莫心兰就在我这里,你来不来,她可是刚从浴室里出来,没穿衣服哦!”时静一改往日的文静含蓄,忽然来了这么一句,大概是对莫心兰长期赖在她这里的一种报复吧!

“啊?是他的电话?坏时静,不许胡说!”猝不及防的莫心兰有些恼怒的叫道,下意识的裹紧了浴巾。

“哦?”章文也对时静的表现有些意外,但随即就浮想联翩:“一个人**有什么意思,要是两个,嘿嘿,我就过来!”

“滚!再胡说,我……”时静有些后悔挑起了事端,赶紧的挂了电话。

“哎!他说什么了?你怎么挂了?”莫心兰很不满意时静的所作所为。

“没什么?我,我也去洗澡了!”时静赶紧逃开了。

……

纪清晚上才收到了章文的电话,本来无精打采的纪清马上恢复了精神,足足泡了半个小时的电话煲才算放过章文,接着,纪红就来了,让纪清更高兴了,然而最让她意外的是,纪红和欣儿不知怎么,聊了个高兴,欣儿还兴冲冲的和纪红一块到电脑间给纪红看她的淘宝小店,很明显,又有大鱼上钩了。

对于纪红没有计较欣儿住在自己这里很高兴,但是看到两人热络的样子纪清又莫名其妙的有一点点嫉妒,因为纪清比较内向所以和欣儿住在一起也说话不多,大部分还是欣儿主动和她聊的。

晚上,纪红住在纪清这里,姐妹俩经常这样,只不过这次纪清多了个小心思,特意把床单换了一条,才算是踏实了,纪红倒是大大咧咧的没在意这些细节。

但是纪红再大大咧咧,对于纪清身上发生的变化还是感觉到了,才半个月,纪清青身上的变化太大了,脸上白里透红,皮肤细腻柔嫩,浑身上下散发出了少妇特有的成熟妩媚,身材也变得前凸后翘,展现出了诱人的曲线,双眼也多了些自信,灵动。举手投足也变得优雅从容。纪红一向自信比妹妹更漂亮线条更好,但现在却是不敢这么自信了,纪清以一种由内而外爆发的美完全不输给自己,除了身高上纪红还占着绝对的优势。

“小清,你现在真是漂亮,你吃什么美容的东西了?”纪红忍不住还是提出了这个女人都喜欢问的问题。

“没有啊?还和原来一样,就是做做瑜伽,哦,还有就是和欣儿晚饭吃的少了些,嘻嘻,姐,我也觉得变化很大,但又说不上来哪变了。就觉得好看了。姐,我现在好看吗?”纪清美滋滋的挽着纪红一块上了床。

“哼,还不是得偿所愿了,心情好呗!你不就想我帮你说出来嘛!”纪红有些酸酸的说道。

“嘻嘻,我现在感觉好幸福哦,每天都有盼头,跟原来的生活区别好大的。买了这套房子是我这辈子做得最好的一件事。姐,连你那套房子也升值了耶!”纪清兴奋地冲纪红显摆着。

“那,以后打算怎么办?结婚?”纪红问道。

“嗯,他说过些时候,我,我,听他的。”纪清小声地说着。

“那有空让他去见见老爸,还有大哥大嫂!”

“哦,我知道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