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155章 差不多都来了

第一百五十五章差不多都来了一更

星期天,今天是参加聚会的日子,时静和莫心兰一早上都在商量在淘宝上卖茶叶的事,详细的做了一个计划,一直到九点多钟,两人才开始梳妆打扮准备去参加同学聚会,莫心兰还是一身的紧身衣裤,一双细跟的高跟鞋,今天倒是没有化太浓的装,总算是看上去没那么妖艳了,倒显得清新妩媚。时静则是衬衫长裙,外罩意见宽松的外套,简约得体,她还把头发盘了起来,描了淡淡的妆,整个人看起来文静雅致。两人站在一起反差极大。

互相欣赏着对方,两人都笑了,时静很羡慕莫心兰这妖逆的身材,三十多岁的人了,还和少女一般,到底是没有生过孩子,再加上最近一直住在时静家里,饮食逐渐正常了,脸上也显得细嫩了。而莫心兰则是感叹时静的高雅的气质,再怎么学也学不来的,时静浑身上下给人的感觉就是恰到好处,非常的舒服。

“今天开你的车!”莫心兰对时静说道。

“嗯,好吧,但是吃晚饭的时候,我要去接女儿,你怎么办?”时静点头道。

“那我自己想办法呗!”莫心兰无所谓的说道。

“哼,真是用心良苦哦,小心人家有事不让你搭车!”时静马上明白了莫心兰打的什么主意。

“他敢?”

“呵呵!希望在他面前你也这么凶。只怕到了跟前乖得像只猫了。”

两人一路说着,闹着出了门。

……

赵东辉和李燕辉也准备出门了,赵东辉昨天特意去买了一套衣服,出门的时候太急,没来得及换上正经的衣服。李燕辉则穿的很简洁,也没怎么化妆,两人心里还是很紧张的,虽然章文说了能拿回来一半多,但是真的能不能拿到,还是很担心的。李燕辉靠在赵东辉胸口,小声地问:“东辉,你说拿钱能拿回来吗?”

“应该没问题的,章文没必要骗我们,吃力不讨好。”赵东辉安慰着李燕辉,尽管他心里也在打鼓。

“东辉,等这的事结束,我们一起回你那里吧,过点平静的生活,经历了这么多事,才知道能平静的生活其实已经是很幸福的了。”李燕辉嘴里喃喃的说着。

“嗯,没事,现在我们重新开始也不晚。昨天莫心兰和时静提出和我们合作搞网上销售,对我很有吸引力,大家互惠互利,我感觉以后会很有前途的。”赵东辉也认为这是个好的商机。

“唉!针锋相对这么多年,其实时静根本没有把我放在眼里,她真是聪明,你发现没有,守在章文身边的人都很有**,连时静也会参与进来。”李燕辉感叹道。

“其实章文人挺好的,也挺护短的。就是这家伙读书时老欺负我,想想就生气!”赵东辉郁闷的说。

“呵呵!谁叫你老拿第一,他老是最后一名,当让拿第一名出气了!东辉,熊大伟的事就这样算了吗?”李燕辉有些犹豫地问,她怕赵东辉心里还有怨气。

“我不想伤害你,如果真的追究下去,他固然是要付出代价,但是对你也影响不好。为这么一个混蛋赔上你的声誉不值得。再说了,恶人还需恶人磨。章文的办法更好!”赵东辉轻轻搂住前妻。

“声誉?我还有什么声誉?唉!”李燕辉苦笑道。

“把以前的事都忘了,一切都是新的!”

……

章文睁开眼已经八点多了,手稍微动了动,纪清就醒过来了:“文,你要准备走了?”

“嗯,还早,十点半出门就差不多了。”

“带我去吗?”纪清试探着问。

“不行,今天不是一般的聚会,谁知道最后会不会哭爹喊娘的。你还是别去了。乖乖地。”章文早就和纪清说过了。顺手撸了撸纪清的头发。

“那你以后和胖哥他们玩的时候也带上我,我已经认识好多人了,他们都好有意思哦,那个老顾,老余。好可笑。还有春花姐,她真厉害,还有吴玫姐,我也很熟的……”纪清还在想着昨天的开心事。

“嗯,知道了,以后他们要是带着老婆来,我就把你带上。”章文点头道。

“那你承认我是你老婆了?”纪清使劲的贴着章文。

“不知道,我只知道我老婆傻乎乎的,好像姓纪,说话有点结巴,还特别喜欢趴在我身上问些无聊的问题。”章文闭着眼睛说着。

“嘻嘻,那就是我,不对!你才傻呢。”纪清忍不住的笑,浑身都在颤。

“呵呵!今晚不回来了,欣儿会回来,我那里要装修了,好多东西都打包了,她没法住我那了。”

“哦,又剩我一个人了,没意思!”纪清撅着嘴给在章文看呢。

“晚上欣儿就回来了,还不知足!欣儿在这,我过来总归不好,等放暑假了,我就会多来了。”章文拍拍纪清。

“好吧!你今天穿新的衣服也去吧!我都帮你准备好了。”

“也行,穿的正式点。”

……

熊大伟把昨天卖视频的钱全部交给了老婆,不仅如此,昨晚上还尽心尽力的和老婆做了两次,拿出了极大的耐心和热情,搞的老婆有些受宠若惊,不知道他这是演的哪一出。唯有更热情更积极的配合这熊大伟,倒是让两人找回了些刚结婚时的感觉。

早上,熊大伟换上了一套出客时才穿的衣服,心里忐忑不安,不知道今天会就什么结果,更不知道李燕辉会不会找麻烦,希望她能顾及颜面放过自己吧。

早早的离开家,熊大伟最先赶到聚会的饭店。

……

马进利心里心里更是紧张,这两天他应付那些讨钱的主,他已经焦头烂额了。莫心兰的电话一直也打不通,人又不住在家里,他玛的是不是已经和章文住一块去了?马进利心里胡乱猜测着。被打掉的呀才装了两颗,这玩意还不能一次全部装好,要分好几次,所以现在左面的脸还是有点瘪进去,说话还是漏风,每每想到那个泼皮无赖,马进利心里就怒火中烧,却又心惊肉跳,特别是那把锈迹斑斑的老虎钳。

马进利也是到的比较早的,才十一点钟不到,他已经先坐到包房里了。

……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同学陆陆续续的都来了,许林也来了,穿了身迷彩服,在所有人中很是特别。没多久王梅也来了,闷声不响的坐在许林身旁。

随着施光明和穆老师的到来,该来的人差不多都来了,还差三个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