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162章 千万别超越

第一百六十二章千万别超越

欣儿是被章越夫妇送回来的,不过,章越没有上来,而是于妍陪着欣儿进了纪清的家,大包小包的,欣儿这回收获颇丰。

看到于妍。纪清很开心,她能说得来的人可不太多,于妍是一个,而且一开始于妍就很支持纪清,这让纪清一直心存感恩,欣儿像到了自己家一样,帮着于妍倒水,削水果皮,当然主要是想买弄一下她跟纪清学来的刀功,虽然只是皮毛,但是小丫头已经迫不及待的要显摆了。

谈话间就说起了章文要装修房子的事,纪清之前还不知道,所以很惊讶:“他没跟我说啊?老是这样,什么事都不跟人家说。”

“额!他可能不想你插手吧?已经把欣儿托付给你了,再插手他装潢的事,他会觉得很没面子的。会影响他在你面前的形象的。”于妍意识到说漏了,连忙把话圆回来。

“死要面子,最讨厌了!”纪清听了,心里好受多了。

稍坐了片刻,于妍就告辞了,章越还在下面等着呢。欣儿勾住于妍,在她脸上左一下右一下,做着告别,每次这时候,都让于妍感觉很幸福很满足。

送走了于妍,欣儿才夸张的抱住纪清:“清姨,我好想你哦!”

“你是想我还是想我烧的饭?”纪清对刚才欣儿和于妍的亲热劲很有些嫉妒。

“你怎么这么说哦,我好失望的!”欣儿勾着纪清撒娇的说。

“那你怎么从来没有像对于妍那样,……那么亲热?”纪清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自己都有些难为情,好像在和别人争什么似得。

“嘻嘻!就为这个?”欣儿货真价实的在纪清的脸上亲了亲:“再告诉你个更好的事。”

“嗯!……什么事?”纪清为刚才的小心眼很有些不好意思,脸都红了。

“我以后不叫你清姨了!”

“啊!我…我…”纪清很紧张,说话又开始不顺了。

“我叫你小妈,好不好?等你以后和我爸结了婚,我也叫你小妈,后妈听着不舒服!”欣儿看着纪清很认真的说。

“嗯,嗯,……”纪清眼里泛出了泪光,说不出话来,这时候的她知道自己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只是连连的点着头。

“所有的人里,你是对我最好的,在这最让我有回家的感觉!小妈!”欣儿很用力地抱紧了纪清。

纪清恨自己现在开不了口,只是紧紧地抱着欣儿,眼泪终于肆无忌惮的流了下来……

好久,欣儿才从纪清的胸前抬起头,两人相视而笑,欣儿用手按着纪清的胸部叫道:“哇!小妈,你的这里好大哦!”

“讨厌!跟你爸一样没个正经!”纪清娇叱道,但是怎么听都像是很得意的感觉。

……

新的一周又开始了,早上章文七点不到就从莫心兰家出门了,她家离章文公司比较远,章文需要早点走,喜欢睡懒觉的莫心兰从**爬起来,紧接着又做了件让章文嗔目结舌的事:莫心兰什么都没穿,就裹着睡衣把章文送到了楼下……

“丫头,你这也太奔放了?**都发到楼下来了?”章文感到这玩意还真提神。

“嘻嘻,人家要送你,来不及穿了嘛!记住,答应我的事。还有,那个文件快点给我传过来!”莫心兰还故意把睡衣拉开一点,春光隐现。章文赶忙左手抓右手,右手抓左手,谁也别想伸过去。玛的,**裸的勾引!!!

“哼!知道了,警告你啊!模仿可以,千万别超越!”章文预感到《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这个标题对别人还行,对莫心兰,估计真有可能就被她超越了,那?那就太另类了,当然也太刺激了,会不会过几天在她家里出现一大堆手铐,皮鞭,振动棒,开裆裤之类的情趣用品?章文眼睛叽里咕噜转个不停……

“又打什么坏主意呢?再不走,这人可是越来越多了哦!我还没打算给别人看哦!”莫心兰叫醒了看得发呆的章文。

“给别人看?你找死啊!”章文喝道。

“哼!你下星期要是不来,我就连睡衣也脱了在楼下跑两圈。”莫心兰挑衅的看着章文。

“日!你狠!”

一溜烟的,章文的车开跑了……

……

章文进了办公室,和小姚,小戴打了个招呼,一脸的春风得意。

“大叔,今天好像很高兴嘛!说给我们听听,分享一下!”小姚帮章文泡好茶问道。

“额!都是过来人的事,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等你们都成家立业了就懂了。”章文被大叔的称呼弄得很不爽,不过好像是自己要求他们这么叫的,可是好歹把个大字去掉啊!

“嗤!不就是夫妻那点破事吗?不对,你不是离婚了吗?哇!你去嫖了?”小姚夸张的叫了起来。

“噗!”章文刚喝的一口茶全喷了出来,怒声道:“闭嘴!我是那种人吗?”

“是!”小姚和小戴齐声回答。你看,小戴也跟着学坏了。

好心情全被破坏了,这丫头直白的和莫心兰有的一拼。

想起答应莫心兰的冷库,章文给朱志元打了个电话。

“老大,我要做个冷库,压缩机用比泽尔的,风机用德国库宝的,保温板用p板,冷库门上加装观察窗,30平方,三米五的高。成本价啊!”章文一开口就把要求说得清清楚楚,到底是老本行,轻车熟路啊。

“你倒是不客气,钱呢?”朱志元被他弄得措手不及,搞不清楚他这是演的哪一出。

“钱不是问题,全额付款,连质保金都不用留。”章文很干脆地说。

“呵!有钱了?把温度要求和冷库尺寸报给我!”朱志元才发现这家伙是真的要做冷库。

“就我那间仓库的尺寸,温度2到8度。先出个报价。具体什么时候做等我电话。”

“好吧,先给你出个报价。哦,对了,你给胖子打个电话。”

“干嘛?”

“关心一下他嘛!”朱志元的话怎么听着有些幸灾乐祸?

……

接着给胖子打了个电话,正好问问这星期去澳门不?

“死胖子!上班了吗?这星期有什么安排?”章文很期待再去赚点洗码钱。

“哼哼!不知道,我在**养伤呢!”胖子哼哼唧唧的说道。

“靠!生病了?告诉你别吃那么多,吃伤了吧?”章文很关心的问。

“放屁!什么生病了,我是被你那个姐打伤的!玛的,出手真是狠啊!咝,哎呦!”胖子一激动又疼了。

“春花姐?你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了?要不我那姐姐不会出重手。”章文吃了一惊。

“我也没干什么呀?不就是和巧妹把生米煮成了熟饭吗?至于这样吗?”胖子很委屈的说道。

“啊?你这速度还真是快啊。难道是巧妹不愿意,你不会是……”章文马上想到了熊大伟。

“你别往歪处想哦!我是那种人吗?她同意的。”胖子马上知道章文的意思了,辩解道。

“同意的?那我姐会揍你?”章文肯定胖子有所隐瞒。

“她同意我动动手,动动嘴,其实大家都感觉挺好的嘛!”胖子嘟嘟囔囔的说。

“然后你就动脚了,还是第三只脚?”章文明白了。

“怪我呀?是你们说的她还是个原装货,我就检查了一下嘛!”胖子叫了起来。

得!这世上又少了个处,这帮货为了扫清处女真是不留余力啊,不惜冒着生命危险,真他妈的敬业。

“嘿嘿!那就活该了。步子太大,扯着蛋了吧?”章文幸灾乐祸的笑道。

“还不都怪你和老余,一个告诉我那是原装货,一个告诉我先下手为强,要不我能挨揍吗?”胖子怒道。

“怪我?我说的是,那个……啊,感情上先下手为强,谁让你身体力行了?那现在怎么办?”章文也怒道。

“还能怎么办?我姐去和她妈商量去了,估计兄弟我又要进牢笼了。”胖子悲哀的叹道。

“进就进吧,迟早的事,林巧妹怎么说,她愿意吗?”章文问。

“最混账的就是她,邢春花也是她招来的,现在又跑来照顾我,还哭哭啼啼的知道心疼了,玛的,早干嘛去了,这顿揍挨得这冤枉!你来看看我不?自家兄弟,也别买太多的东西!”胖子愤愤的说到。

“等你好了我来看你!放心,我什么都不买!”

章文连忙挂断了电话。不禁纳闷,这人现在怎么都这么勇敢啊,都那么勇于超越自我!熊大伟,莫心兰,还有胖子……自己是不是太善良了,真的进化成人了?可我还想做禽兽啊……

……

时静空下来,犹豫了很久还是给莫心兰打了个电话:“你在哪呢?干什么呢?”

“哈!静,是不是想我了?”莫心兰那头传来了开心的声音。

“哼!是问问你,还来我这不?不来把钥匙还给我。”时静没好气的说。

“来,为什么不来,咱们马上就要是合伙人了,越来越亲了。”莫心兰回道。

“昨晚是他送你回家的?”时静小心翼翼的问。

“对呀,你不是要接女儿吗?”

“那他,什么时候走的?”时静艰难的问出了这个很想知道的问题。

“我忘了,谁知道呢?反正走了!”莫心兰抛出一句含糊不清的回答。

“哦!知道了,我先挂了。”这回答真是神回答,结果是什么也没搞清楚。

挂了电话,时静气恼的把手机摔在了桌上,第一次感到了在莫心兰面前吃瘪,她怎么回答出这么一句来,是不是故意的?这死妮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