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183章 露了一小手

第一百八十三章露了一小手

章文跑到了纪清这,很顺利的把女儿赶到她的房间去了,抱着纪清心里踏实多了,还是纪清最好应付,不像纪红那样不依不饶的,只是好景不长,纪红和胖子搬着两箱东西回来了,这俩人很不客气的请章文回避,连纪清都不说话的默认了。?顶?点? .

不用问了,她们是要商量接下来的对策了,看样子是对章文保密的,更可气的是,胖子这欢猪用一种很友好很礼貌的方式把章文推出了纪清家:“去!哪凉快哪玩去!”

章文悲愤的回到了纪红的家,这叫什么事?连老婆都被他们赤化了,老子挟天子……等等,天子呢?不对啊,怎么没看见他们把欣儿也排斥出来,唉!真可悲,自己根本要挟不了这所谓的天子。这曹阿瞒做的可真失败。

回到了纪红的书房,章文无奈之下只好研究自己的赔率表,只是现在有些心不在焉,总是静不下心来,以前,身边有纪清温柔的沏茶倒水,还坐在自己身边默默地陪伴,何等的惬意,这才刚开始演绎三国,自己就成了孤家寡人了。章文充分的体会到了和谐是多麽的重要。

章文百无聊赖的研究了几场比赛,下了点小注,现在感觉不怎么好,不敢下重注。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等到快六点钟了,欣儿来敲门:“爸爸,送我到静姨那去。”

“等吃了晚饭再去!”章文回道。

“我们已经吃过了。”欣儿小声道。

“什么?连吃饭都不叫我了?还让不让人活了?这是谁的主意?是不是纪红?”章文暴怒,忍不住爆发了。

“红姨说现在是非常时期,你不适合和我们一起吃饭,就没叫你!”欣儿很认真的说。

“我……那你不是和我一个立场的,怎么不把你赶出来?”章文问欣儿。

“可能这也看人品的吧?”欣儿小声嘀咕道。

“啊!啊!啊!气死我了。那连纪清也这么说?”章文不相信纪清都不管他了。

“没有,你看,小妈帮你准备着呢,送我去静姨那再吃!”欣儿指了指手里的一个大包。

“嗯!这还差不多,还是纪清想得周到!”章文气顺了些。

……

一路开得飞快,没办法,饿的难受啊!就想早点吃晚饭。

到了时静家,没有想象中的饭菜已上桌,原来她们也刚回来,正准备烧晚饭呢。

“干妈,静姨不用烧了,我带来了!”欣儿很亲热的叫道。把莫心兰高兴地立马找不到北了。时静暗自瞪了莫心兰一眼。

“你带的是什么?要热一下吗?”任曦很眼馋的看着欣儿手里的大包,她知道欣儿的那个小妈做的东西真好吃。

“不用,你去拿一张一次性台布来!”欣儿很神气地说,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章文也不知道欣儿带的什么?一直神神秘秘的,时静和莫心兰也很好奇的围在餐桌旁边,曦儿更是拿了个大碗,自备了一个大号的不锈钢勺,随时准备出手,无形中章文很有风度的站在了最外围,伸着头看女儿在搞什么名堂。

只见欣儿拿出了好大一块热乎乎的泥块,随着泥土表面还渗出了丝丝的带着荷叶清香的诱人香味,反正一瞬间就听到了不止一声的咽口水的声音。轻轻拍开泥层,里面是荷叶包着的一整只鸡,换了一块台布,欣儿打开荷叶,顿时香味四溢……

欣儿咽了口口水,随后摆足了架势说道:“看好了啊!最精彩的要来了!我可是学了好几天了!”

欣儿手抓住两只鸡腿,用力一抖,整个鸡忽然就散架了,变成了大小不一的碎块,最入味的就是这些散开来的肉块,酥嫩香软,入口即溶,不油不腻,令人叫绝,同时还露出了肚腹中的饭团。可惜欣儿的手艺学的只是形似,没有纪清那手巧劲,所以把整只鸡抖得很散,鸡架也只拆出了一大半,但是骗骗在座的各位外行,已经足够了。

在一片惊叹声中,欣儿得意洋洋的啃着鸡架上的肉:“这是我清姨自创的荷叶脱骨鸡,快趁热吃,可好吃了。要是我清姨来手一抖,能把整幅鸡架都拆出来,肉也不会散的到处都是。”

章文也看得有些傻眼了,纪清总是能弄出些意想不到的东西。就这么一走神的功夫,桌面上的一整只鸡被瓜分的所剩无几了,也不能怪章文动作慢,只是他没有想到这群女子们一点也不顾及形象,根本没有想象中的去拿来碗筷,细嚼慢咽,彼此谦让一番。全部都是直接用手抓的,问题是嘴里嚼着,另一只手又伸出去了,连时静也抢的不亦乐乎,等到章文反应过来,大吼一声之后,欣儿递过来一副鸡架,上面还有点零星碎肉。

日!今天反应慢了!吃亏了,没事,好像还有饭团呢!章文挤到餐桌跟前,才发现,连饭团她们都是用手抓的,更夸张的是一大半饭团都被曦儿盛到自己的大碗里去了。

“曦儿!给我留点啊!我还没怎么吃呢!”章文冲着曦儿挤出了个很可爱的笑脸。

“不给,不给,你上次吃菜的时候一点也不让着我!”曦儿捧着碗连忙跑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章文很无奈的把桌上的碎肉沫都捡着吃了,耳边还传来了打饱嗝的声音。

“欣儿,你在家都吃过晚饭了,还抢个什么劲?没看到你老爸都没吃饱吗?”章文对着欣儿怒道。

“我刚才就吃了个半饱,就是留了一半肚子到这来吃的。老爸,你真有风度!”欣儿吃的心满意足。

“嗯!味道真的不错。今天也累了,正好不用再烧晚饭了,还是欣儿想得周到。”时静也恢复了端庄典雅,就是手上还有点油。

“哎呀!妈呀!真是紧张哦,都差点抢不过你们。欣儿,下回带两只来,一只好像不怎么够!嗝!”莫心兰说到最后都打嗝了。

这还叫不怎么够?章文很无语了,刚才就是一群狼,现在都变成优雅的白天鹅了。要不是桌上还摆着一副鸡架和一个鸡脑袋,章文都怀疑是幻觉!

莫心兰洗了洗手,想起了什么,拉着章文来到卧室,反锁上门。章文吓了一跳:“你不会现在就想上床运动吧?”

“别臭美!我问你,为什么会送这么一道菜来?”莫心兰盯着章文问道。

“什么为什么?你不是抢的比谁都欢?”章文有些不知所云。

“哼!你说过的,让我别去找她,去的时候有血有肉,回来就剩一副骨头架子。现在,她弄出这么一个菜,明摆着是向我示威嘛!我连名分都不计较了,她还不依不饶的,是不是你和她说的。”莫心兰怒气冲冲地说。眼泪忍不住在眼里打转。

“没有,只不过是巧合,是欣儿缠着她要做这道菜的。我们的谈话绝对没有告诉她!”章文现在打死也不敢承认自己和纪清说过。

“真的?”

“当然!你别哭啊!妆都弄花了!”章文肯定的说道,心里是直发毛。

“哼!要你管?抱我一会!”莫心兰委屈的说道。

章文很用心的抱着莫心兰,连莫心兰凑过来的嘴唇也没有拒绝。

两人正有了点感觉,气喘心跳的时候,时静在门外敲了敲门。

“我说章文,你好走了,我们接下来有事要商量。”时静一点都不客气的说。

“怎么又是这样啊?都跟防贼似得,你们这么一交手,我老婆都被软禁了,这算什么事啊?”章文对着门口怒道。

“对不起!非常时期,谁知道你一激动会不会把我们的秘密泄露给那个纪妹妹啊!”时静不温不火的说着。

“你呢,也想赶我走?”章文问莫心兰。

“嘻嘻!这点上我和时静的观点是一致的,虽然我相信你,但是也不能坏了规矩。我可以送你下去!”莫心兰眨了眨眼说道。

“我抗议!”章文打开门冲时静叫道。

“抗议无效!”时静摇了摇头道。

“我可是帮你们把朱老大的业务拉过来的,我是悄悄地帮着你们的。”章文很不满的说。

“我就是担心这点,谁知道你有没有暗地里也帮她们也拉点业务。”时静冷静的说。

“好了,走吧,我送你!”莫心兰依偎着章文。

章文快气晕了,今天一天都是不顺心的事,而且看样子这才是刚开始。

回道纪清那,敲门想找点安慰,结果开门的是纪红:“你今天自己回那面睡去!”

“凭什么?”章文要暴怒了。

“对不起,我妹妹今天不方便,大姨妈来了,你就多担待点。”纪红有些幸灾乐祸地说。

“大姨妈来了,哦,对呀,你来了就是没好事!”章文冲纪红翻着白眼。

“滚!”

“咣!”的一声,章文被关在了门外。

……

章文回到了纪红的房子里,越想越生气,给胖子打了个电话:“胖子,明天去澳门不?”

“巧妹正帮我按摩呢!去澳门?不去。我还要帮着纪总做事呢,我现在是这小三国里的骨干,以后就是个张飞张翼德!”胖子哼哼唧唧的很享受的样子。

“哼!我看你不像张飞,倒像是督邮。”章文哼道。

“督邮是谁?我怎么不知道,很厉害吗?”胖子愣了愣问。

“他把张飞吊起来打,你说厉害不?”章文坏笑道。

“那我怎么没听说过?”胖子将信将疑

“人家比较低调。有本事的人都比较低调。”

“哦,那我下回就是督邮!也他妈的把你那哥们吊起来打!”胖子恶狠狠地说道。接着问道:“哦,对了,怎么想起来去澳门了?”

“这日子没法过了!我都成孤家寡人了。到底去不去?”章文发愁的说道。

“不去!腰疼着呢!”

“机票算我的!”

“不去!脖子也扭了。”

“住宿也算我的!”

“不去!脑袋也没恢复。”

“我帮你把卡拿回来!”章文咬着牙说。

“那可以!”胖子立马全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