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185章 会赚钱的曹阿瞒(下)

第一百八十五章会赚钱的曹阿瞒下

吃过晚饭,章文和胖子回到了宾馆,章文研究了快三个小时,最后选了一场国外的小联赛,没办法现在五大联赛还没开始,只有这些小联赛可以下紸,比赛是晚上十点开始,胖子拿起手机要报上去,章文给拦住了:“你丫的有病啊?咱们现在在哪?”

“澳门,怎么了?”胖子不解的问。

“澳门到处是投紸点,用得着还报上去吗?”章文看了他一眼。

“呵呵!倒是忘了,话说我还没直接拿现钞投过注呢!”胖子恍然道。

“别说你,我也没有,今天我们就和本地居民一样,拿着现钞去投紸,也别有一番意味!”章文也想去投紸点亲身体验一下。

“走!”

两人悠哉悠哉的沿着马路逛着,这次来得太晚了,住的宾馆离赌场比较远,要走个五分钟,两人走进了葡京的二楼,这里是一排下紸买彩的窗口。

章文还是第一次来到这里,还真有不少人,这些才是真正的技术性赌客,年龄大多是三十岁以上,还有很多貌似五六十岁的老赌客,气氛倒是很好,谈话间用的词语都是比较专业的,对赔率的分析也是各抒己见,从窗口的买注的尺寸来看,这些本地的老赌客心态很好,买的很小,也就几百块。但是对哪怕是这些小联赛他们也是相当的了解,包括本场比赛的裁判,各队的排名,当地的气候,主力的状态,连章文都不得不佩服人家对比赛的研究已经到了相当全面的地步。

章文和胖子去澳门的次数多了,对于这里的粤语还是能听懂大半的,胖子更是基本上都听得懂,这的情景让章文想起了在s一些证券公司的门口,多年前也是这样,聚了一群的股民,散发着各种消息流传出各种传闻。有的资深股民最终还走进了电视里的财经类节目。

看着这里的很和谐的场面,章文甚至想以后移民到澳门也不错,没事到这来和人家聊聊比赛,分析分析赔率,倒也蛮惬意的。

“文哥?时间差不多了,买不买啊?”胖子在旁边等了好久,看章文在想心事,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哦!呵呵,走神了。买吧。上盘让平/半高水。1.0的水位。”章文再看了看赔率水位,最后拍板。

胖子排队去下单,却发生了一点小意外,一个五六十岁的老赌客很好心的提醒胖子:“肥仔!临场升盘升水,是玩球的大忌啊!”

“嗯?那你的意思?”胖子有些不知所措,反问了声,然后看着章文。

“我看你拿着这么多钱,是要下重注啊?你们是内地的吧?”老赌客一眼就看出两人是内地的。

“是啊!”胖子说道。

“我建议你们这场不要投紸,变数太大啊!”老赌客看着自己手里的资料劝胖子。

“胖子,买吧!”章文不为所动,坚持自己的判断。

“唉!小赌怡情,你们内地人真是……”老赌客摇摇头说道。然后走到其他几个赌客那里还在议论着……

但是接下来的议论就不那么和谐了,章文耳朵里不时地飞过:人傻钱多,内地的暴发户,等等,个个都是一脸的不屑,这让章文很不爽。

“胖子!我改主意了,不买亚洲盘了,5万全买标准盘的主队赢。”章文说的声音不小,在场的人都听到呢。

“好唻!让你们瞧瞧什么叫专业的!”胖子也配合的叫道。

两人周围传来一片的议论声,章文还犯了倔脾气,不肯走了,找了个凳子坐下来,拿出笔记本,就在买彩窗口这里看现场比分直播,胖子也像个凶神恶煞般的站在边上,给章文助威,嘿!别说这会胖子后背的那条青龙纹身透过这厮的白色圆领衫,显得清清楚楚,还真有点威慑力。

这场比赛还真给力,上半场就已经2:0了,下半场更是再接再厉又进了1个球,最终比分定格在3:0

胖子大呼小叫的排在投紸站的配彩窗口等着结算,周围的一帮技术型赌客都面面相觑,没了声音,过了一会,胖子拿了一沓厚厚的港币,连本带盈利一共12万,还好是港币,最大面值是1千的,要是人民币那得要拿马夹袋来装。

“哈哈!哈哈!文哥,钱拿好了,走吧!”胖子忍不住的得意。

“嘿嘿!人傻钱多,钱多在这呢!人傻在哪呢?”章文笑着问胖子。

“不知道,谁傻谁知道!”胖子回答的更绝。

胖子把钱存到他在澳门的账户里,这厮现在也算是成功人士,到处有账户:“明天,我打6万人民币到你的账上。”

俩人处理完手里的港币,又慢慢的散步回宾馆,才走到离葡京没多远,就看到前面的路口被封了,来了一条长长的警戒线,而且不时地有一张两张的港币飘过来,其中就有一张飘到了胖子的脚下。

胖子低头想捡起来,被章文拦住了:“别捡,前面出事了!”

果然,随即就过来一个全副武装的警察,很不客气的让两人回避,走到远一些的人群那里,才知道,刚才有人跳楼了,那些钱就是跳楼前散的,好像是一个浙江的老板,输了几千万,从20楼跳了下来。

听着周围的议论,才知道,这种事每个月都有,大家都司空见惯了,而且大多数是内地的这些老板,这也是不断地给本地的居民加强教育警示,所以,到赌场里去赌钱的本地居民是很少的,一般也就是一些青少年会有钱的时候来玩几把。

这也是一个客观的事实,内地的这些赌客大多数都喜欢赌的很大,根本不是来娱乐消遣的,倒像是来搏命的,真的很奇怪,事业有成,家庭美满,又不缺什么钱。但是到了澳门就像是有什么深仇大恨一般,完全变了个人,也完全失去了理智。但是最终还是斗不过赌场,都是以输钱而告终。

所以从赌场盈利的构成也可以看出,国外的赌场七成的盈利是来自于老虎机等休闲类的搏彩游戏,而澳门赌场的盈利九成都来自百加乐游戏,而且这其中的八成以上又来自贵宾厅。这些数据说明国外的人是在休闲娱乐,国内的玩家是在搏命。

章文和胖子相互看了看,都有些沉默,两人都有过类似的经历,庆幸的是两人都及时回了头。看了一会,俩人知道了了个大概,也没兴趣再看下去,一起绕道回了宾馆。

只是两人自始至终都没有看到人群中还有个人也在看着这起跳楼事件,是老白,但是和章文的心情不同,章文是庆幸自己没有深陷其中,而老白感到的是发自内心的恐慌,仿佛看到了自己未来的结局。

老白自从被镇上的娘子军外加一个编外的胖子狂轰乱炸之后,陆陆续续的独自来澳门三次了,无一胜绩。手里的钱只剩下了12万了,下星期又要付清装修的尾款5万元,那样的话手里的钱只剩下7万了,都下降到两位数以下了,更要命的是,现在来澳门根本没有前几个月的自信满满,每赢一把都觉得非常艰难。

其实老白心里明白,现在是低潮期,应该停一段时间的,但是,没法停啊,银行的贷款,儿子的生活费,自己的开销,都指望着从赌场里赢回来呢。但是现在的心态实在是没法赢钱,输了钱不肯走,赢了钱不敢追,弄到最后总是输。

老白思来想去,要改变现在的困境还是要找吴玫,问题是自己和邢寡妇的事都传遍了,无吴玫肯定也是知道的,老白很是郁闷,和邢寡妇鬼混了几个月,邢寡妇倒是赚了几万块,自己却输的连家都不认识了,一块开了个其牌室,也是光投资没收益,收益都被邢寡妇拿走了。现在,最后的希望只能去找吴玫了……

……

“文哥!明天回去吗?”胖子回到了宾馆问章文。

“当然,呆在这干嘛?我让你打听的门面房租金的事你问过了没有?”章文想起了正事。

“问了,老白那间其牌室的租金是一年5万。40平方。”胖子办事倒是挺利索的。

“倒是还不太贵嘛!”章文听了说道。

“你当是市区啊,一个其牌室一年才能赚多少钱,再说自从老白和邢寡妇回来后,那个门面就没人要了,你要去租,说不定还能便宜。”胖子打听的很详细啊。

“哦,这倒不错,回去我去和老板谈谈看。”章文听了很是高兴。

“你要租下来干什么?也开其牌室?那玩意赚不到什么钱。”胖子问道。

“我怎么会开其牌室!”章文不屑的说道。

“那你也开一家网店?那可真的成了三国争霸了。”胖子叫道。

“差不多,猜对了一半。呵呵!我曹阿瞒马上就要有自己的地盘了。”章文有些兴奋的说道。

“那要我帮忙不?”胖子很热心的问。

“不用,你老老实实的在大耳贼手下当你的猛张飞就行了。”

“不是张飞。我要做----督邮!”

“哦!你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