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189章 我要当老板

第一百八十九章 我要当老板

章文白了眼笑的前仰后合的时静和莫心兰,再看了看脸涨得通红的欣儿,很不满的哼道:“很好笑吗?很幽默,是吧?”

时静和莫心兰都不笑了,,欣儿的头垂得更低了。

厅里一下子静了下来。

“哦,章文,你也别着急,其实欣儿最近还是很用功的。今天的测验成绩不好,主要是她太粗心造成的。”时静也为自己刚才的失态有些不好意思。

“哼!强调这些客观理由是没用的,曦儿怎么就从来不会粗心?”章文摇摇头说。

“这样吧,到期终考试还有两个星期,这段时间让欣儿住我这吧,让她和曦儿一起复习,有什么问题我也能及时教她。好不好?”时静想了想说道。

“嗯!我没意见,你呢?”章文问女儿。

“嗯,好的。”欣儿这会老实得很。

“我看最后的成绩和名次,要是不行,你的手机和淘宝都给我交出来,现在的阶段你的主要任务还是学习,其他的东西只有在成绩有保障了才可以适当地参与。好了去抓紧做作业吧,明天还要去淘宝店,又要浪费半天时间。”章文这会是很严肃的。

“哦,知道了!”欣儿低声的回答。随后和曦儿一起回她们的房间了。

一面走,曦儿还安慰着欣儿:“没事的,下星期我帮你一起复习!”

……

看着两个女孩子回了房间,莫心兰肆无忌惮的坐到章文身边,扯着章文的耳朵说道:“自己读书时每次都考得不及格,对我干女儿倒要求提那么高!”

“她是女孩子。以后总归希望她学历高点,工作好点,生活安稳些。”章文的想法还是很实际的。

“放心吧,欣儿还是很聪明的,想不到你还知道操心女儿!”时静也在章文旁边坐了下来。

“什么话?我一直是把女儿放在第一位的好吧?只是自己能力有限,只好靠你们来帮忙了。嘿嘿,还别说,有你们在,还真不错!”

章文又恢复了原来的嘴脸,张开双臂,很自然的搭在莫心兰和时静的肩膀上,莫心兰倒是顺势就靠了过来,时静就有些犹豫了,很恼怒的瞪了章文一眼,挣扎了一下,还是扭了扭肩,甩开了搭在肩上的爪子。

“这是我们做的广告方案,你看一下。我选择的是淘宝直通车,按点击量来扣钱的。首页广告太贵了,一个月没有个几十万根本做不下来。”时静坐正了身子,正经的说道。

“这个你看着办就行了!我又不懂的。”章文懒得管这些事。

“你哪来的钱?一下子打进来5万。”莫心兰仰着脸问道。

“我不是前几天去了趟澳门吗?你们都像防贼似得防着我,我一生气就去了澳门,帮老板们洗码赚了点小钱。又把这点小钱赌了一场球,就回来了。不得不说,情场失意赌场那里就很得意了!”章文哼哼唧唧的说道。

“谁叫你还惦记着纪红她们的,要不然谁要防着你?”莫心兰掐着他的胳膊都囔着说。

“就是,人家那面不也是防贼一样防着你?”时静也不屑的说道。

“所以呀,只有我心无杂念,敞开心扉。无私的拿出了自己仅有的一点点积蓄,义无返顾的投到了你们的生意上。虽然饱受怀疑,抵触,冷落。但还是痴心不改的支持你们。充分说明一个大丈夫和你们这些小女人的区别有多大?感动吧?”章文慷慨激昂的说道。

“去死!你跟纪红她们也这么说的吧?”莫心兰忍不住笑着叱道。

“那你身边的钱够吗?你不是还在装修房子吗?”时静轻声问道。

“那还不容易?过几天,你们再把我赶出去不就行了?记住,要演得像真的一样!”章文满不在乎的说道。

“那你走吧,我们要商量生意上的事了,不送哦!”时静绷起脸说道。

“嗯,就是,思想有多远……”莫心兰也跟着说道。

“…...你就滚多远!”两女一起说道。

“哦!我……”

……

星期六,章文抽空去父母那里吃了顿饭,顺便把上次牛伟军给的那张2千的消费卡塞给了老妈,老妈顿时乐得合不拢嘴,其实,她手里有着不下万把块钱的卡,但是,有是一回事,儿子孝敬来的又是一回事。再多也不嫌弃,更何况现在他们老年人之间相互攀比一点也不逊色,本来老妈在一帮老姐妹当中也就是中上的水平,现在有了章文的加入,立马把老妈的水准提高了一个档次。也不知道有什么好比的!现在小一辈的拼爹,老一辈的比拼儿子,女儿。就说章文的老爸,前一阶段参加个摄影班,结果,去了没几天,就不高兴去了,原来人家配的相机都是好几万的,有的甚至于十几万,章文老爸拿了个入门级的单反,当然觉得没面子了,所以这几节课一直没有去。

得!明白了,这是给两个不孝子发信号啊!章文出了父母家门口就给章越打了个电话,章越也有些哭笑不得,兄弟俩一商量,先把章越自己家里的尼康单反给老爷子送过来,这台单反好歹也要两万呢。先给老爷子过渡一下,然后让于妍赶紧找他们广告公司的专业摄影师,给介绍一台拿得出手的相机。

最让章文没想到的是,老妈这次又拿出了一堆的照片,还有她老人家的笔记本,上面记着每个她认为和自己家的儿子配得上的女人的详细情况,还有两个居然是大龄剩女,据说还是原装的。章文耐着性子听老妈把她所搜集来的,值得配种的各方佳丽介绍完。老妈才算是心满意足的舒了口气,到底这些天没白忙活,儿子中意不中意没关系,关键是接下来又可以去忙活了。要不生活多没意思,现在股票又不好,都没事干了。

章文还真是专心的听了半天,把每个佳丽的不足以及缺点一一指了出来,本来想把纪清的照片给老妈看看,后来想想还是算了,她爱折腾就去折腾吧!反正章文是看出来了,她老人家是享受这个拉郎配的过程,那就随她去吧!

……

星期天,是纪红她们开张的日子,为了以示公正,章文这天谁家都没去,而是和胖子一起去把门面房的事解决掉,弄了半天管理这些门面房的人居然是陈培勇。这让章文很意外,叫上了胖子和老顾,在镇上最大的饭庄和陈培勇一起吃了顿饭,陈培勇只是管这些门面房的出租,具体产权是谁的,章文很识相的没有多问,连老顾也是讳莫如深。

陈培勇很不在意的挥挥手:“谈什么租金?你什么时候要用,跟我说一声就行了。现在那的合约早就到期了,一直没人租,所以老白的几台麻将机一折就放在了那里。”

其实章文和陈培勇接触的不多,但是感觉到这家伙对章文很是恭敬,和老顾,胖子等是很熟,经常地插科打诨。但是对章文绝对的是恭敬,甚至带着点讨好。章文估计多半是因为他和九哥的关系让陈培勇产生了错觉。反正章文对陈培勇这种地头蛇的态度是既不得罪也不刻意亲近,因为他听说陈培勇是吸毒的,一天要吸掉上千块呢。对这玩意章文是不敢多接触的,没钱没胆子。

“对了!说起老白,这老兄今天又去澳门了,据说是最后一搏了!”陈培勇想起来刚听到的消息。

“哦?你怎么知道是最后一搏了?”胖子马上兴奋的问。

“前天他去找邢寡妇借钱,想凑个10万整数。邢寡妇没借给他,俩人又吵了一架。”陈培勇笑呵呵的说道。

“你怎么知道的?”胖子连忙帮陈培勇倒了杯茶,据说吸毒的人是不怎么喝酒的,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反正陈培勇从头到尾都是喝的茶,他自己说是胃不好不能喝酒。

“邢寡妇又姘上了个姘头,正好是我的手下,这回邢寡妇可是倒贴着姘上的!这女人是真猛,我那手下三十岁都不到,愣是被她搞得没了精神。”陈培勇有些叹服的说。

“那老白没借到钱,怎么还是去了澳门?”胖子不关心邢寡妇,他是盼着老白早点输光,老白赖掉他14万他一直都耿耿于怀。

“他结清了装潢款,手里还剩7万块,没借到钱,他也就带着7万去了。”陈培勇有点提老白惋惜。

“唉!自作孽不可活!他那套房子是保不住了!”章文感觉这次老白是差不多了。

“就是呀!本来和吴玫一起开个饭店,小日子挺好的,非要去睹球,这回好,老婆也离了,连房子都要被输出去了。哎?你说他会不会输光了想不开?”老顾转着小眼睛问章文。

“你他玛有点出息行不?为了推销你那点香烛供品,你看谁都盼着人家从楼上跳下来!”章文没好气的等着老顾。

“我不就是提前做个准备吗?职业病,习惯了!嘿嘿……”老顾很猥琐的点头哈腰的笑道。

“哎!文哥,你要那两间门面房干什么?”陈培勇问道。

“嘿!我要当老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