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198章 招聘店员(下)

第一百九十八章招聘店员下

现在,老顾待在茶叶店的时间比待在自己的棺材店的时间都长,前两天有个死人生意,老顾都不高兴去哭了,也就派了店里的哭丧团出马,马马虎虎的应付了一下,自己还是在茶叶店里看着,章文已经在考虑要不要管这老货收费了,每天得喝掉多少茶呦!而且专门挑好的茶喝。~小~说~~3~o

纪清倒是挺满意的,也不用每天都来了,晚上章文还能按时回家。一般章文下午四点左右就开始开车回家了,再晚就要堵车了。晚上茶叶店的生意就靠刘佳蓉照看了,当然还有老顾在一旁敲边鼓,每天晚上都还能卖出去几斤,大多数是老顾的功劳,这老货在镇上人头熟啊!有的人进来看看,见到老顾聊几句,老顾再拉着人家品尝两杯,也就买了。

晚上,纪清说起这事还挺高兴的:“那个老顾,现在天天在店里帮我们做了不少生意,他真有意思。其实聘用那个刘佳蓉也挺好的,还有老顾照顾着。”

“好什么呀!每天被他喝掉的茶叶都是极品的龙井,八百块钱一斤呢!”章文很不乐意的说道。

“嘻嘻,进价才三百块,你好贪心哦!反正我觉得挺好的。那个刘佳蓉也挺认真的。再说老顾帮吴玫姐买房子花了很多的时间和精力。”纪清趴在章文身上娇笑道。

“你当然觉得好了,我现在天天朝九晚五,从来也没表现这么好!看在老顾帮吴玫买房子的份上,我就不收他的茶钱了。”章文哼哼唧唧的说道。

“嗯,老顾真是个好人,刘佳蓉来了以后,我们俩在一起的时间就多了,真好!”纪清闭着眼睛满足地说道。

“好?我自从按时回家后,上交的税收猛增好伐?这比照看茶叶店还累,都是体力活。我算是知道了什么叫苛政猛于虎!也算是领教了你这狼虎之年的生猛!”章文拍拍纪清的屁股。

“哪有?要不今天你别动,我自己来!”纪清发嗲的说道。

“靠!说了半天,换个花样还得交税!”章文郁闷的说。

“嗯,抱紧点……”

……

莫心兰和纪红她们从章文开张后都恢复了原价,当然这样一来销量减少了很多,这也是没办法,总不能一直归本赚吆喝吧。时静和莫心兰又推出了好评返现的营销策略,效果还不错,纪红则推出了订购即送一小袋品尝装的策略,双方各有自己的经营策略,手段层出不穷,这让章文很是佩服,几个女人的经商的的头脑自己是甘拜下风。

许林的快递生意现在做得相当好,不但有莫心兰和纪红她们这的业务保证,连带的朱志元厂区附近的那些公司收寄件都被他包了,估计现在月收入得有一万多。本来章文招聘店员的时候,首先想到的是他老婆王梅,许林的儿子下学期就上高一了,是寄宿制的。那样王梅也就空下来了,也想搬到许林这里来。让她到自己的茶叶店里来不是两全其美。谁知道章文的一片好心人家王梅不领情,死活不愿到章文这里来。她从心里看到章文就害怕,也很抵触。所以章文也只好算了。

现在王梅住在许林租来的房子里,又像原来一样,成了职业的家庭主妇,让她去莫心兰那里帮忙她也不愿意,好像上次集资的事弄得挺丢脸的,不愿意见时静和莫心兰。宁可在家里买菜烧饭。

倒是许林的儿子考完了试,也跑到许林的快递公司打了一份工,章文帮他借了一辆助动车,小家伙倒挺吃得起苦,每天也要在路上跑将近十个小时,晒得黝黑黝黑的,估计两个月下来也能挣个几千块钱。

……

吴玫接收老白的那套房子的手续也快接近尾声了,就剩下过户了。吴玫的儿子也回来了,虽然还没有办理好过户手续,吴玫毫不客气的让儿子先住进去了。老白也没什么话说,乖乖的交出了钥匙。

不过吴玫心里并不怎么高兴,老白这一卖房,意味着以后儿子娶妻生子都要靠她来操办了。而马上要交给老白的30万,明知道他又要去搏生死了,去也没法阻止。儿子的性格内向,虽然对老白也多有不满,但是也仅仅是不满而已,并没有过多的埋怨老白,只是和老白疏远了许多。但是这已经让老白很难过了。

更让吴玫过意不去的是章文找朱文宇帮她定下的那套房,现在又不要了。事实也是如此,朱文宇打电话给章文,毫无形象的破口大骂:“你当我托人容易是吧!说不要就不要了……”

“谁说的我不要了?留着。过几天我就让人买下来。”章文对朱文宇可一点也不买账。

“真的?”朱文宇知道章文肯定是没钱买的。

“那当然,我像是在吹牛吗?”章文肯定的说。

“好吧。哎!周末去澳门不?我这会想去至尊厅玩两把。”朱文宇压低了声音问道。

“靠!一上来叫得那么响,敢情就是为了说这个。再说再说!最近忙着呢!”章文没好气的挂了电话。

最近章文是真的事挺多,连睹球也减少了很多场次,一来是五大联赛都没开始,现在只是一些小联赛。二来没有太多的时间一个人静静地思考研究,白天要陪着老顾聊天,晚上还要被纪清缠着,吃完饭散步遛狗,回来还要陪她看韩剧,宫廷剧。唉,有家的男人好辛苦!

……

早上,章文开车去茶叶店,远远地就看见老顾穿着大号的沙滩裤,手里拿着扇子,晃晃悠悠的进了茶叶店,妈的,这哥们上班比自己都准时。章文一打方向盘,直接开车去了莫心兰那里,正好看见莫心兰刚从冷库里出来。

看见章文,莫心兰肆无忌惮的扑了上来,章文很顾忌的四周看看,很放不开手脚,莫心兰很不满的拉着章文进了冷库,这回好!倒是不怕被人看见了,问题是冷库里只有5度啊!两人亲热的抱在一起亲吻着,章文抱的格外的紧。没过几分钟,章文受不了了,他穿了个短袖恤。胳膊上都起鸡皮疙瘩了。

“我说,咱们还是出去吧!这也太冷了!”章文说道。

“我不,谁叫你不来看我的。活该!我说今天怎么抱得那么紧!”莫心兰整个人都缠在了章文身上。

“要罚也换一个方式啊!我认罚还不行吗?”这时冷库里的风机启动了,章文被冷库里的冷风一吹,浑身直哆嗦。

“哼!你说的哦!走吧。”莫心兰刚才还行,现在风机已启动也受不了了。

出了冷库,章文才感到在自然的气温下是多么的幸福:“阿嚏!在这温度下我愿意接受任何处罚!阿嚏!”

“走,上车,回家!”莫心兰干脆地说。

“回家?这才刚上班。回家干嘛?”章文有些意外。

“你不是说认罚吗?一出来就忘了?”莫心兰哼道。

“上班时间,影响不好吧?何况我不喜欢白日宣n!”章文凑到莫心兰耳边说。

“我是老板,上不上班我说了算,好像你现在也是个老板了吧,不会没有自主权吧?如果你不喜欢白天,那你晚上和我一起回家,我等你!”莫心兰给出了选这题。

“那还是走吧!”章文马上就做出了选择。

开了四十分钟的路才到了莫心兰自己的家,离得是太远了,所以平时莫心兰都住在时静家,当然最主要的是她不愿意一个人住在这。

进了门,莫心兰已经迫不及待的勾住了章文的脖子,在章文的脸上印满了血红的唇印,章文俯身抱起她,熟门熟路的走进了卧室,霎时,本来冷冷清清的房间立刻温度回升,最后超过了室外的温度……(略)

一通体力活结束,两人都是汗流浃背,因为刚才进门忘了先开空调的。这会莫心兰正拿着毛巾仔细的提章文擦拭着身上的汗,章文也懒得去洗澡,知道不来个梅开二度,莫心兰岂肯罢休。

“叫你这么长时间不来找我!累死你!”莫心兰发烫的脸贴在章文的胸前,手里用力的掐着。

“行了,再掐就紫了!没看我最近那么忙吗?”章文叫道。

“那今天怎么有空了?”莫心兰翻个身,索性整个人都趴在了章文身上。

“嗯,对了!光做这些俗事了,把正事都给忘了。我来是想问你,要不要在镇上买套房子?我的意思是把这套卖了。这样以后你回家也近了,而且镇上的房价比你这里便宜。”

莫心兰现在住的地方在外环边上,正好划进了外环以内,而且附近正好有个外环线的出口,所以她这的房价在一万二左右。

“呀!怎么这么巧,时静前几天也和我说把这套房子卖了,换到市区里去。”莫心兰惊讶的说。

“市区里,你就算是吧这套房子卖了,再加上你手里的钱,也只能买中环以内的房子,你手里还有一套房子,又不能贷款。”章文没想到时静让她买到市区里去,看来时静帮着莫心兰把那些钱做投资,炒黄金,炒白银的赚到钱了。

“嗯,我听你的,隔几天我就去挂到房产公司去。”莫心兰做事一如既往的干脆。

“你不和诗经商量商量?”章文怕她的决定太草率了。

“商量什么呀?我得听老公的。再说,钱都拿出来买房,时静那里的投资就等于停了,本来我就很犹豫,现在正好问题都解决了。”莫心兰也是经过再三考虑的。

“呵呵,看来这西宫娘娘也很有远见嘛!”章文赞道。

“哼!比你的纪清差远了,一个人霸着,天天跟得那么紧!”莫心兰很不满意的说道。

“是啊是啊!我这个皇阿玛真是可怜啊!连个翻牌子的机会都没有。更别说太监宫女的标准配置了。”章文很痛苦的说道。

“去死!还想着翻牌子,你真当你是皇上了?在胡说我让你变成死太监!”莫心兰忍不住笑的骂道。

“是你们都自封的娘娘好不好?我只好勉为其难的被迫的登基了!”章文委屈的说。

“那皇上今天满足了?溜到西宫晃了一圈了?”莫心兰吃吃的笑着。

“唉!到哪都一样,都得缴税……”

“对呀!我想起来了,你还没交足税呢!”

“不对呀!我刚交过一次,你不能实施暴证敛税啊!”

“哼,刚才是补缴前一阵子的偷漏税,现在才是今天的!”

“日!有知识真可怕,懂税法更恐怖!”

“知道就好!看你以后还敢偷税漏税?”

……

老顾看着正在登记做账的刘佳蓉,心里很有些郁闷。俩人现在反而没什么话说,今天章文又不在,弄得气氛更是很尴尬。

刚开始,刘佳蓉也希望能和老顾重新开始,老顾那么起劲的把她前男友的**揭露出来,刘佳蓉以为他就是想重新夺回自己。但是,到了这之后,并没有像她想象的那样发展,刘佳蓉逐渐有些明白了,老顾只是想出口恶气,打败她的前男友,并没有想重新开始,最起码现在来看是没有这个意思。

刘佳蓉挺失望,但是想想自己做的傻事,也没法抱怨什么。本来也想一走了之,但是这几天做下来,她开始有点喜欢茶叶店的工作了,很轻松,也不累,而且包吃包住。像她这样刚做过人流的女人,在这里做些轻松的活最合适了,再说回老家怎么面对自己的父母亲朋啊?本来老顾都要帮她们家在当地买房子了,结果弄成现在这样,房子飞了不算,还做了一次人流。所以刘佳蓉心情还是很郁闷的。

老顾心里更是纠结,如果再把这三奶收回来,那不是还得把买房的是重新提起来,这要是买了房,刘佳蓉再闹出个前男友,后男友的,还不得自己给自己来个一条龙殡葬服务啊!

这时,店里进来了个女人,很好听的声音:“这里招人吗?”

“哦?总算是又来了个应聘的,还是母的!”老顾想着,赶紧叫道:“招!招!你先进来,请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