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二百二十二章 回家吃饭

二百二十二章 回家吃饭

星期五,章文在店里莫名其妙的心神不定,很有点小男生第一次带女朋友回家千的忐忑,兴奋和茫然。

对于陈怡芳要买他的房子,也是一直犹豫不决。章文打电话给吴玫和时静,征求一下她们对这件事的意见,在章文的感觉中也就这两个人的意见值得参考,莫心兰的意见太过情绪化。至于朱志元,胖子,老顾这些人的意见,章文则根本不想问,有时候男人的报复心更重,做法更偏激,从胖子对他前任老婆的态度就可见一斑。

时静和吴玫给出的建议都是赞同将房子卖给陈怡芳,只是两人的出发点有所不同。

吴玫现在是刚搬进了属于自己的新家,儿子也回到了自己的身边,刚开始新的生活,心情愉悦,所以给出的也是柔和与人为善的意见。当然前提还是充分的考虑了章文的利益。

而时静则是比较的客观,考虑的比较长远,她考虑到以后随着年龄的增加,欣儿会有自己的想法和意识,不一定愿意和纪清住在一起,也许两头住可能会更方便。再说也认为章文没必要空着这套房子。

……

终于等到了星期六,很早纪清就起床收拾打扮开了,连欣儿也跟着坐在梳妆台前学着化起妆来,其实纪清和莫心兰有着很大的区别,莫心兰适合化妆,每次化完妆给人一种惊艳的感觉。但是纪清则相反,自然纯净,如深谷幽兰,只需稍加修剪,最多薄施粉黛,描个淡妆就好,化浓妆只能是适得其反。至于欣儿则纯粹是跟着凑热闹。

章文则相对简单多了,意见蓝白黑相间的恤,一条薄型西裤,修长而精悍,都是这次在香港纪清帮他挑的所谓名牌,反正章文也不懂这些,只知道好像用料更好些做工更精细些,别的就没什么感觉了。

一家三口走在路上确实很惊艳,纪清一身浅绿色的套装,淡雅纯净,清丽脱俗。欣儿则是深紫色短衣短裤,运动鞋,还描了鲜红的唇膏,很有点莫心兰的风格。引得路人纷纷刮目相看,这让纪清很有些窃喜,紧紧的挽着章文的胳膊,很有一家人一起出门的归属感。欣儿则在另一侧拉着章文的手,嘴里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另一只手还牵着小旺财,她把这只狗也带出来了。来到车前,章文还很有绅士风度的帮她们拉开门:“夫人,小姐,请!”

纪清和欣儿被逗得嘻嘻笑的开心的上了车,这会纪清居然没有一点紧张的感觉。

周六的马路上车辆少多了,一会就开到了章文的父母家,进了门,居然章越夫妻俩已经到了。这还是纪清第一次来,纪清又有些紧张,更多的是拘束。倒是于妍先和纪清打了个招呼,这让纪清放松了不少。

再一次见到纪清,章爸章妈还是有些惊叹了,刻意修饰过的纪清和上次见到的显得更假的楚楚动人。老妈在看看章文,没想到这个家伙还真是让人眼前一亮,,和纪清站在一起真当得起郎才女貌。而欣儿则被章爸章妈直接忽视了,今天她不是主角。

章越虽然也惊诧于纪清的清丽,但是更让他郁闷的是章文的帅气,自己比章文小着好几岁呢,可是已经显得发福了,而章文的身材却还是很修长,一点也不比年轻人差,难道欠着一屁股债,天天为钱奔波,还有着健身的效果?

一大家子人都坐了下来,今天都聊的都是谢家常话,气氛也相当的随意,这让纪清很快的消除了先前的拘束,偶尔还能插上两句,当然大多数的时间是靠在章文身边低头静静地听着。到了十一点钟,章爸要去烧午饭,这时纪清却很主动的要去代劳,而且很坚决,章文笑着让老爸坐等吃饭就行了,章越也说就是来品尝纪清的手艺的。章妈倒是更干脆,直接让欣儿去给纪清打下手。

章妈这么做是有用意的,现在正好趁纪清和欣儿不在商量一下自家的事,首先就是她最担心的,纪清的条件太好,自家应该拿出多少来才能显得平衡些。章文只章越还有于妍都不是很当回事,于妍更是道出了关键:“妈,现在是她在追阿哥哦,不会在意这些的。现在他们房子也有了,而且都装修好了,接下来不会有很大的开销了。”

章文也表达了自己的意思,他不想大操大办,当然这也是纪清的意思,所以没必要为准备多少钱而担心。倒是把陈怡芬要买房的事重点的提了一下。

经过短暂的沉默,章爸章妈觉得可以卖给陈怡芳,而且老妈的想法和时静分析的不谋而合,这让章文很佩服,老妈平时凡事斤斤计较,大事上却很有远见。章越也很赞成把房子卖给陈怡芳:“把你那套卖给她,你手里也有钱了,接下来结婚办事也方便了,而且就算是要另外再买套房子,我这和老妈那里帮你凑一下也没问题,再说还能贷款。这样两家的付出也算是差不多了,只是我觉得没这个必要。现在的房价已经很高了。”

“这还是要看她们家的意思,如果一定要我们也买套房子,那就只能买了。”老妈有些担心的说道。

“不会的,纪清没那么势利,也没那些心机。”于妍很了解纪清。

“她没这个想法,不代表她家里没这个想法,算了等和她的家人碰个面,就知道了。现在说什么都没用。陈怡芳要买房,你就让她抓紧办手续吧,她跟着你也是没沾到什么光。现在这样也挺可怜。”章妈这会倒是有点同情陈怡芳。

等到纪清把菜烧好,欣儿一个一个端上来的时候,这回是彻彻底底的把全家人给震住了,章越也算是吃得很有水准了,也很有眼力价了,但是也忍不住拍案叫好:“嫂子,就凭你这水平,大饭店得要按年薪百万来算啊!怪不得我哥最近那么老实,原来外面的饭店根本没有吸引力了啊!”

“哪有!他就比原来好了一点点。”纪清轻笑着说。

“抓住男人的心,先要抓住男人的胃!这话一点也不错!今天又要增加不少三高了。”章越叹道。

“怎么?是不是有所指啊?”于妍在一旁不满地问。

“哪里哪里,不过你确实可以和纪清好好学学!”章越连忙道。

“呵呵,来,老婆,敬你一杯!”章文对纪清说道,这个效果也在他的预料之中。

“嗯!”纪清红着脸浅浅的抿了一口。

“哦,这孩子的手艺还真是好!小清,你回去先带小文去见见你的家人,要是没什么问题呢,我们两家就安排个时间见个面,商量一下结婚的事。你看好不好”章妈现在对这个儿媳妇越来越满意了。

“好……好的……”纪清知道自己已经被认可了,心里很是喜悦,兴奋。

“别紧张,慢慢说!”章文在一旁打趣。

“讨…讨厌,你!”

……

回到家里,纪清感觉像做梦一样,抱着枕头不停地回想着今天的事情,不时地把头埋在枕头中窃喜,很有一副小女儿的娇憨样子,连章文也被纪清的傻样给感染了。

“哎!老婆,今天算是民间认证了,就差官方的证书了。该满意了吧?”章文伸手拿掉纪清抱着的枕头。

“嗯,像做梦一样,你们家人真好,我喜欢……”纪清一脸的满足。

“那当然,不过你的表现也不错哦!技惊四座啊!”章文对这个老婆也是越看越爱。

“哪有?就是烧了一顿饭嘛!下回请爸妈到我那里去,我好好准备一番!”纪清还有些不满意的说道。

“别老想着当厨子那点事了,现在是不是该干点夫妻该干的事啊?”看着娇艳的纪清,章文有点蠢蠢欲动。

“嗯!轻点!欣儿还没睡呢!”

“嘿嘿,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

第二天,纪清一大早就跑到纪红那里去了,拉着纪红无比兴奋的讲着这几天的事,看着纪清神采飞扬,一脸的幸福,纪红感觉得到纪清现在是彻底的无药可救了!笑吟吟的听着纪清叽叽喳喳的讲述,也偶尔开口问了问章文家庭的情况,也算是对章文的家庭状况有个大致的了解。

“姐,你说我什么时候带他到咱们家来呀?”纪清很期待的问道。

“嗯,我先和大哥商量一下吧。然后,再和咱爸说。”纪红想了想说道。

“你说老爸会不会不同意啊?”纪清有些担心的问。她知道大哥那里肯定是没问题的。

“哼!连我都不想同意!”纪红想起被章文占得便宜就气不打一处来。

“姐----,姐呀!我求你了!干嘛不同意啊!”纪清对付纪红还是很有些招数的。

“看你那没出息样!好了,好了,我不反对就是了!”纪红无奈的说道。

“我就知道你会帮我的!”纪清抱着纪红发着嗲。

“哼!算我倒霉,一套房子又要让给他了!”纪红哼道。

“他说不买了,没必要。”纪清根本没在意纪红说的话。

“是吗?那可别后悔哦?我还打算半价卖给他呢!”

“这有什么好后悔的?我的就是他的!”

“傻妹妹,我真佩服你到现在还没被人骗光!”

“哎!也就他能骗到我!”

“花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