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239 结婚前的烦琐事

第二百三十九 结婚前的烦琐事

中秋节放假结束了,所有的人都重新忙碌起来,而且接下来就是十一长假,为了在国庆期间能玩好,接下来的两个星期必须加紧完成手里的工作。

章文在上班的第一天就让商悦把这次礼包促销的最终的销量,毛利,净利润以及库存,应收款等等都统计出来,然后让莫心兰和纪红隔天都来店里做个最后的核算,还好这些事有商悦在做,否则凭章文这个甩手掌柜的根本弄不来。同时,吴玫也把自己饭店代售的数量金额报给了商悦,同时还把收到的钱款也打了过来,剩余的礼包仍旧放在饭店里代售,纪红那里也是如此,礼包作为一种销售模式将长期的存在。

第二天在章文的实体店里,莫心兰和纪红都来了,下午统计结果也出来了,这次净赚了62万,章文有些失望:“怎么这么少?我预计的有上百万呢?”

“毛利是有一百多万,但是好些礼包都是打折销售的,饭店代售的更是八折供货的,还有好多的来采购的客户还要给回扣的,这些人的胃口可不小的。做生意不能光看眼前的利益,你得要适应现在市场的规则。”商悦很耐心的说道。对这个老板的单纯和幼稚她已经有些适应了。

“这我知道啊!但是也太黑了吧!”章文多少也知道些市场上的潜规则。

“现在的社会就是这样,你要想赚钱就必须和人家一起赚,要不你就赚不到钱。”纪红也深有感触的说道。

“嗯!虽然我很讨厌现在的这些潜规则,但是不得不说你们的做法是对的。行了,把这次的盈利除了就下一些流动资金都拿出来,我最近要用钱。”

章文因为莫心兰也在,所以没有说是结婚要用钱。虽然房子卖了能有近百万的钱款,但是章文想把欠章越的钱还掉,还有老妈这次给的30万也不打算用,准备连同上次开公司时借的钱一起还给老妈,章文知道老爸老妈这次是把工资卡上的所有的钱和股市里的钱都拿出来了,连老爸的私房钱都被没收了,这让章文总是感觉很愧疚。而且还欠老顾10万块钱也要还掉。这样一算就没剩什么钱了。

不过,最让人高兴的是淘宝网上的销量现在一直是稳中有升,这次中秋节网上销售掉了不少的高档礼品茶叶,看来好的包装确实能吸引不少的眼球。

接下来的十一国庆,商悦打算把礼包销售继续下去,估计没有中秋节这次的效果那么好,但是也肯定会有相当的销量,章文把这些事一股脑的都交给了商悦操办,因为章文接下来要忙着拍婚纱照去了,还有要把陈怡芳买房的事也解决掉。

……

帮着陈怡芳办理房产过户还是挺顺利的,本来担心章文的父母会有想法,到底房子一卖,章文变成了彻头彻尾的无房一族了,虽然原来房产就不在他的名下,可房子是实实在在存在的呀。

章妈本来心里是有顾虑的,万一以后夫妻不和,章文就得净身出户。但是和纪清接触了几次,章妈章爸渐渐地放心了,纪清是很希望章文能把房产和户口都加上章文的名字,特别是户口一定要是户主。能感觉到纪清很爱章文,也是个很好的老婆。再说章文现在经营的茶叶店很有起色,这让章妈章爸放心了不少。所以这次办理房产过户很顺利,更何况房产证上还加上了欣儿的名字,对这点老两口也很满意。

章文把20万打给了陈怡芳,接下来就是办理公积金贷款和房贷,这都要陈怡芳自己去办理了,反正是按部就班的走程序,章文也不着急,打算过了十一就住到纪清那里去了,把房子让出来让陈怡芳先住进去吧。

最痛苦的莫过于拍婚纱照了,这纪清定的豪华套餐快把人折腾死了,公园,广场,高速公路,乡间小道,湖边树林,小船流水,还有豪华古董车,等等各式场景,像赶场一样马不停蹄的来回跑,还有个事服装,燕尾服,唐装,军官服,和服,长袍马褂几十套服装不停地换,真叫个受罪呀!

不过,这些不同的服装换到身上,视觉效果确实不一样,章文居然是穿着一套军官服的时候最帅气,连摄影师也感叹这家伙的身材是真好!纪清却是穿着婚纱,唐装,和服,旗袍都能显示出不同的韵味,不过总的来说章文还是喜欢纪清穿着旗袍的时候的样子,还有就是穿着和服也很漂亮。穿着各式各样的服装,走到哪都有一大群围观的,像是在拍戏一样,章文是咬着牙才算是坚持下来的,相对的纪清倒是精力旺盛情绪饱满,乐此不疲。

坚持了四天,总算是把这个艰巨的任务完成了,章文在家里休息了整整一天才缓过劲来。

“我发誓!我再也不拍结婚照了!这时我人生的最后一次!”章文悲愤地说道。

“本来就是这么一次的呀!哼,你还想拍下一次?”纪清现在反应那是相当的快,马上娇叱道。

“本来挺幸福的事,被折腾的这么累,有必要吗?”章文现在想想还心有余悸。

“嗯!就结一次婚,当然有必要了,以后你不在家的时候我可以没事拿出来看看,等老了的时候再拿出来看看就更有意思了。”纪清非常认真地说道。

“好好好!反正我是坚持下来了,我警告你哦,到时候照片出来的时候,适当的挑些就行了,别看着什么都想要!”

“哦!我知道了!”纪清小声地回道。

章文知道这些婚纱照的商家,除了合同上约定的,多出来的照片都要另外算钱的,弄到最后又要多花好几千,不过,招纪清以往的表现,章文知道这些警告的话肯定没用,到时候纪清肯定都买下来。

……

就在章文忙的不亦乐乎的时候,胖子也在为十一结婚做着最后的准备,他要办的事情可就多了,首先是要把吃饭的场地搞定,现在大家都拆迁了,办婚礼酒席得要找个地方还真不容易,胖子提前一个月就预定了镇政府礼堂,还算是他有些关系,才把这事给搞定了。然后是借婚车,这倒是难不倒他,他认识的老板相当的多,借个二三十辆车还是不成问题的。别的事情,像请婚庆公司,烧菜的厨子,酒席食材的采购等等都不用他来管了,由他姐姐姐夫一手操办了。就是在请客的名单上,章文这里最不好处理,这莫心兰和时静,还有商悦,刘佳蓉等到底要不要请,胖子有点拿不准主意了,于是打了个电话问问:“我说,十一我结婚。那个莫心兰,时静,要不要也请上?”

“不要!你和她们又不熟,你请她们干什么?”章文一口否决了。

“嘿嘿!我不是考虑到都是一个公司的股东吗?纪红和纪清都请了,不请她们有点说不过去。”胖子怪笑道。

“你少来,到时候你让我怎么办,你还得专门给我准备一桌。再说了我一个人陪着一帮子女人,我还能活着回来吗?”章文恼怒的说道。

“我是想把你和老顾安排在一桌,他带着俩老婆,还要让刘佳蓉一起去,你们俩正好能凑满一桌。”胖子嬉笑道。

“我告诉你啊!纪红你要请是你的事,时静和莫心兰你少给我操心,商悦也不用请,这些人到时候发些喜糖就行了,刘佳蓉是老顾邀请的,跟我没关系,到时候你把她安排在老顾一桌就行了。要不是你结婚,我连纪清都懒得带出来。”章文还真怕这欢猪把莫心兰给请来。

“那好吧!就不请她们了。啧啧!真是可惜,给你个带着三宫六院出来亮相的机会,你还不要!你应该像老顾学学,那家伙,多嚣张!”胖子叹息道。

“你少管我的事,你要是羡慕也和老顾学去!就怕你没那个胆子!”章文不屑的说道。

“我是有贼心没贼胆啊!先不说巧妹,就是那个邢春花我就惹不起,那一顿爆揍,没俩星期甭想起得来床!”胖子还真怕邢春花。

“呵呵!知道就好,还是老老实实的吧!对了,给你打了五万块钱,算我的随礼。”章文现在手里有钱了,底气很足。

“嘿嘿!有钱了是不一样!要不把这5万打场球?说不定就变成10万了!”胖子问道。

“哼!也说不定一分都不剩了。”章文哼道。

“要不咱怎么是专业人士呢?富贵险中求!”胖子满不在乎的说道,这家伙现在手里有不少钱,这次结婚估计还能捞一把。

“那你怎么不把巧妹押上去?说不定结婚那天有俩老婆呢!”章文叱道。

“那不行!这玩意赢了也不好输了更惨,赢了的话,俩老婆非得打起来。输了的话,那…那结婚这天就我一个人了……”胖子想了想,摇头说道。

“行了,你还真展开遐想了!吴玫请了没有?”章文问。

“请了!和你安排在一桌。”

“那可以,她和纪清很熟了。”这次章文倒没有什么意见。

……

老白也回来了,他也准备回来休息几天,等着十一再去大干一场,这次前前后后在澳门待了十天,赢了20万,手里的资金变成了60万。虽然期间被胖子弄得不太愉快,但是结果还是很好的。

一回到镇上就听说胖子十一要结婚的事,这让老白本来很平和的心又起了波澜,想想自己这一年弄得妻离子散,房子也弄没了。而这个他平时最看不起的胖子居然不但买回了一套房子,还要结婚了,老天真是不公啊!

老白一下子觉得心里很不平衡,非常的怨恨,恨胖子,恨章文,恨老顾,恨吴玫,恨所有人……老白唯独没有恨自己!

老白咬牙切齿的想到:“十一,等到了澳门我非让你们都输光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