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259章 就好这一口!

章文看了看时间,上午八点半了,原来不是没有生意,而是星期天都起来的比较晚,看来再小的生意也有它的窍门和规律,需要通过实践的积累来掌握。吴玫也把围裙还给了老白,让他重新操作起来,虽然动作慢点,但是已经熟练很多了。装钱的铁盒里的钱也逐渐的多起来了,还出现了一张五十元的大钞。

吴玫和商悦回到店里,吴玫还是透过玻璃窗留意着老白那里的情况。商悦和刘佳蓉则是一人捧着一个煎饼果子,挺高兴的吃着。莫心兰回到自己的网店去了,虽然待在这里很开心,但是自己的网店还是要自己操心的。

除了吴玫和茶叶店的人,其他的人都已经走了,商悦和刘佳蓉在收拾着昨晚上留下来的杯碟碗筷。吴玫还是久久的站在窗前呆呆的看着老白那里。

“姐!看来老白以后也算是有了一技之长,你也不用再担心了!”章文走到吴玫身边说道。

“他这样还不是你们害的!要不然你们现在会这么关心他?”吴玫很冷漠的说道。

“额!这是他没能控制住,所有人里就他是读书人,大家玩的时候都没有把他算进去,他一定要自己往里面钻那也没办法啊?”章文对吴玫的话有些意外。

“可是你们至少也劝劝他呀!”吴玫冲章文叫道。

“怎么没劝?当初连你都劝不住,我们劝他还有什么用?”章文很委屈的辩解着。

“唉!算了,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希望他能好自为之吧!”吴玫收回了思绪,重新回归理智,轻声叹道。

“姐!你是不是有什么想法?和老白……”章文试探着问道。

“你胡说什么呀!我就是不想看到他太落魄了。儿子寒假回来会怎么想?要不然我才懒得管他呢!”吴玫白了章文一眼。

“哦!我还以为你又爱心泛滥了呢!”章文恍然道。

“去死!你嘴里就说不出什么好话来!嗯,刚才我心情不好,有些话说的太偏激了,你别往心里去啊!”吴玫情绪恢复了许多。

“哪能呢?你是我姐啊!”章文笑道。

“哼!你还知道啊?我当你把我这个姐早给忘了呢!你现在一个月也来不了一次。”吴玫哼道。

“我这不是忙吗?你又不是不知道?”章文很勉强地说道:“而且这话听着怎么那么别扭,我是男的啊!而且没怀孕哦!”

“滚!”吴玫叱道。

……

看着老白收摊了,看来今天的生意还不错,吴玫也和商悦等人打了个招呼走了。

“她好像有些情绪不稳定!”商悦凑到章文旁边说道。

“嗯,可能是更年期提前了吧!”章文还在门口看着吴玫离去的方向。

“唉!那也比我好!”商悦也下意识地看着门外轻声道。

“啊?怎么你也更年期提前了?这也太早了点吧?”章文惊讶的说道。

“什么呀!吴玫姐说的一点也没错,到你嘴里就没好话!”商悦很不满意的走开了。

老白捧着铁盒(其实就是铁皮制得月饼盒)很兴奋的回到家,把里面的钱仔细的数了一遍,竟然有二百多块钱,这还是第一天开张没敢准备的太多,看来以后每天做到三百块应该不成问题。更让老白兴奋的是,今天这些钱还有相当一部分是吴玫帮着赚来的,老白想想就觉得高兴,吴玫还是很关心自己的嘛!老白觉得这会浑身是劲,挽起袖子,开始加工明天的脆饼,这二百多块钱带来的幸福感比在澳门赢两万都强,老白无奈的笑了笑,开始认真地准备明天早上的原料。

……

章文在门口那站着,很长时间也没有动,心里想着老白的事,吴玫的话让章文也有所感触,老白要是不认识自己和胖子这些人,是不是真的就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呢?还有,商悦的表现也很奇怪,这个女人肯定也是有故事的人……

“啊!你……你是怎么进来的?还偷东西吃!”店里传出商悦的惊叫声。

章文回头看到很惊讶的一幕,钱一居然坐在沙发上,说理捧着煎饼果子,正吃得香呢!可是自己刚才可就站在门口啊!章文很不可思议,这钱一是怎么进来的?

“哎!小妹妹,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哦!”钱一一边吃着一边对商悦含含糊糊的说道。

“本来嘛!那个煎饼是刚才吴玫姐的,难道是你买的?”商悦认出了钱一就是上次偷东西的贼,尽管没有证据。

“谁说的?我花了钱的,不信你摸摸你的兜里是不是有两块钱?”钱一理直气壮的说道。

“哼!……啊?你怎么放进去的?”商悦把手伸到兜里,真的摸到了两个硬/币。又一次惊叫道。

“这会不能说我是偷得了吧?我可是在吃自己的东西,你别说味道还真不错!小妹妹,别愣着呀!客人来了也不知道上茶?”钱一得意洋洋的说道。

“商悦,给他倒杯白开水!”章文看到钱一很头痛,谁知道又会丢什么东西。

“茶!上茶!上好茶!我告诉你,你不给我上好茶,你店里的茶叶可就没准找不到了!”钱一笑嘻嘻的冲商悦说道。

“给你!小心烫死你!”商悦重重的把茶杯放在了茶几上,权衡再三,还是给钱一沏了杯好茶,心里到底还是怕这家伙真的把店里的茶叶给偷走。

“行了行了,知道你祖传三代的手艺,用不着每次来都显摆一番,说吧,这回来有什么事?要是只想喝杯茶的话,我送你一包上好的茶叶,你就可以走人了。”章文随意的坐到钱一旁边见怪不怪的说道。

“我说章文,有你这样的吗?你这叫卸磨杀驴!我帮着你鞍前马后的把事都办完了,你就一脚把我踹开了?别忘了,你可欠我一双鞋,一坛酒,纪红也欠我一坛酒的!我来收账不行啊?”钱一梗着脖子尖叫道。怎么看怎么像是在放刁。

“嗤!我不会赖你的!你先把偷走的烟酒茶叶还回来再说!”章文没好气的说道。

钱一还是笑嘻嘻的走到商悦跟前,指着柜台边上最靠墙角的橱柜说道:“小妹妹,打开看看!别老是冤枉我!”

商悦这会学乖了,马上打开柜门,果然上次丢的东西全在里面。商悦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做生意她是内行,但是碰到钱一这种人就不知所措了。钱一这时还更得寸进尺的凑到上月的耳边小声地说道:“给我换杯好茶,极品的。要不然我可告诉周庆学哦!”

商悦听了钱一的话顿时变了脸色……

由于商悦是背对着章文,所以章文没有看到商悦的表情,但是也猜到了,肯定上次丢的东西还回来了。

“好了,欠你的东西什么时候要?我给你准备好送过去。”章文也不想赖账,说到底钱一还是帮了不少忙的,尽管钱一的处事方式很让人头疼。

“嘿嘿!不急,今天来是有别的事。”钱一摇头晃脑的又坐回了沙发上。

章文一愣,看样子钱一是有别的事啊!别看这厮油嘴滑舌的,但是办事可是从来都是很有分寸的,不会闲的没事来这瞎闹一通。更让章文惊讶的是,商悦这回老老实实的帮钱一重新换了一杯茶,而且好像很忌讳的样子,上完茶连忙溜走了。

“到底有什么事?说吧!”章文看着钱一。

“就这么简单我就告诉你了?嗤!我今天来是救你们一把的,确切的说是救那个死胖子一把!你就一点表示也没有?”钱一斜着眼不满的看了看章文说道。

“那你还要怎么样啊?茶也上了,煎饼果子也啃完了。答应你的东西你又不要!你他妈的能不能干脆点啊!”章文有些发怒了。

“请我吃顿饭!”钱一立马坐直了身子说道,他还真怕章文发火。章文一发火就找他师父,这还真是让他受不了。

“我草!绕了半天就为了吃顿饭,你累不累呀?直说不就行了嘛!”章文算是被钱一打败了。

“嘿嘿,无功不受禄嘛!”钱一还有些不好意思了。

“那行!海鲜,烧烤,火锅你随便挑吧!”章文心里有点打鼓,这货不会是看中什么满汉全席了吧!

“我要吃白切大肠!就路口的那家的!”钱一很兴奋的叫道。

“啊?闹了半天就为了吃点大肠啊?你还真有出息!”章文很奇葩的看着钱一,很有点忍不住想笑的感觉。

“干嘛!你管得着吗?我就好这一口!少罗嗦,我今天至少要两份白切大肠!”钱一看着章文忍住笑的样子恼怒的说道。

“哈哈!没问题,走吧,今天保证管够,实在不行打包也可以!”

章文大笑着说道。起身就往外走。钱一也跳起来跟着出去,临走还不客气的拿了一瓶酒,对商悦一呲牙:“小妹妹,要不要一起去?”

商悦吓得赶紧摇摇头,连忙躲到柜台后面去了,章文回身看到这一幕很是惊讶,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