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273章 神奇的罚款

第二百七十三章 神奇的罚款

段克俭把老婆赶出了章文的茶叶店,没想到这小子自己却又回来了,这让章文很郁闷:“段公子,你不回家去陪你老婆,你怎么又回来了,真当我这是茶馆啊?”

“哪呀!我今天过来就是心里高兴,请你们吃饭的,你说我能走吗?”段克俭还理直气壮的。

“你老婆真的是学金融的?”老顾凑过来问。

“那当然!那是我们家学历最高的!”段克俭很有些自豪地说道。

“那怎么会去炒股票?”老顾很纳闷的问道,镇上的人都不怎么炒股票,自从06年股票跌下来以后,更是没什么人炒股了,平时镇上最普遍的娱乐就是搓个麻将,斗个地主。所以镇上的琪牌室少说也有六七十家,有时候去的晚了就只能呆在一旁飞个苍蝇,看一晚上了。这大概就是市区和郊区最大的区别。

“学金融的不炒股票,那干什么?这是我老婆的强项啊!”段克俭反问道。

“你老婆都买的什么股票?”老顾问道。

“我也不太清楚,好像是中石化还是中石油吧!”段克俭倒是真的很少关心这些东西,他的心思都花在玩游戏上面了。

“嗤!就这还学金融的?我不炒股票都知道----买了石油,家里没油;买了石化,直接火化!哈哈,真是笑死人了!”老顾大笑道。章文等人也跟着笑了。

“是呀!那些被套牢的钱都能在这买套房子了。唉,算了,我老婆平时也挺辛苦的,就真么点爱好,亏就亏点吧!”瞧,这家伙有时候还挺善解人意的。这让章文对段克俭的看法很有点改观。

“哼!你那点装备上花的钱也能买套房子了!”章文摇头说道,他实在是想不通怎么会玩个游戏花那么多钱。

“哎!文哥,我真的想在这买套房子,你说好不好?以后和你们一起去澳门也方便,这的房价比市区里便宜多了。”段克俭这种人还想到哪就是哪。

“别!那样的话,你老婆吵上门来更方便了。”章文可不想跟着这厮瞎胡闹。

“不会!平时我叫让着她,真的认真起来还是得听我的,再怎么说咱也是个大老爷们啊!”段克俭尖着嗓子叫道。

章文听着怎么这么像小品演员巩汉林的架势,这时,店门被推开了,老白探头探脑的,想进来有不好意思的样子。

“老白,进来呀!还客气上了!”老顾大大咧咧的叫道。

“嘿嘿!顾老板,章老板!”老白很别扭的打着招呼。

“我说老白,你就叫章文就行了,什么章老板,我听着别扭!来,坐!有什么事?”章文连忙说道。

“谢谢啊!老顾,抽烟!”老白坐下来,先掏出了包中华,递给老顾一根。

“行啊!中华都抽起来了,看来生意不错啊?”老顾接过烟调侃道。

“哪里哪里!一般一般!”老白陪着笑说道。

“老白,有什么事?咱又不是外人,用不着这么客气!”章文看到老白这样很不是滋味。

“嗯,是这样,我想下午反正也没事,也出来做点生意,在镇上的学校旁边摆一会摊。”老白吞吞吐吐地说道。

“好呀,是不是生意不好?我帮你去抓几个人来!”老顾先叫了起来。

“不是,是城管不让下午摆摊,只允许上午九点以前做个早市,昨天……就被罚了50块钱。”老白心痛的说道。

“什么?哪个混蛋罚的?他们家一天就吃一顿饭啊!”老顾大怒道。

“所以我来问问你,看能不能打个招呼?”

“草!你今天接着去学校门口摆摊,我看谁敢过来罚款!”老顾恶狠狠的叫嚣道。

“那好!那好!还有,章文你能不能帮我问问吴玫,面粉还送不送了,上次送来的差不多用光了,要是不方便我还是自己买吧!”老白看着章文问道,眼里闪动着某种期待。

“嘻嘻,行!我帮你问问,也许是吴玫姐太忙,忘了。”章文笑嘻嘻的说道。

“那行,谢谢你们了!我先去准备准备!”老白很客气的说道。

章文和老顾看着老白离去,面面相觑,都感觉和老白有了一种距离感,甚至是陌生感,心里很不是滋味,两人商量了一下,决定下午一块去学校门口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话说老白近一个月经过努力,逐渐适应了这份工作,也没有原来那么顾忌了,口罩也不带了,大大方方的赚钱,生意倒是真不错,一个月也赚了三千多块钱,这还是他的手脚太慢,估计下个月还能增加点收入,因为有了收入,所以老白很想把多余的时间也利用起来,下午也做做生意,反正现在一个人在家里呆着也没事做,还不如出来赚点钱,没想到,昨天下午刚在学校门口摆了一个多小时,就被罚了50元钱,才知道下午不让在街道上设摊。原来做这一行也得讲规矩,老白时抱着试试看的心情来请老顾帮忙的,现在老顾一口答应了,老白马上回家准备起来。

下午,段克俭去找胖子,朱志元等人晚上吃饭,先告辞了。章文和老顾一起晃到学校门口,远远地看到老白刚把摊支起来,开始做生意了,学校门口的生意确实不错,这些学生放了学好多都买一个煎饼果子一边吃一边往家走,还是女学生更多些,特别是还喜欢结伴一起买着吃,章文看着不禁笑了笑,自己的女儿其实也这样,有的时候根本不是饿了,就是喜欢凑热闹,嘴巴馋!

离开老白不远,还有两家摆摊的也和老白一样顶风作案,生意也很好,果然,过了半个多小时,开过来一辆皮卡,下来个城管,一过来也不客气直接罚款。

“怎么意思?昨天不是罚过了吗?”老顾凑过来问道。

“呦!顾哥,这个没办法呀!九点以后这里不让摆摊!”那人倒是认识老顾。

“你去罚那面两家去,这家就不用罚款了!”老顾很不客气的说道。

“顾哥,这不好吧,你别让我为难啊!”那城管脸露难色。

“草!你罚,你罚!多少,50元,是不是?给你!”老顾掏出钱拍在城管的手上,顺手打起电话来。

老白接过了罚单,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老顾,章文示意他别理会,接着做生意,那名城管也走到另外的两家去罚款了,过了一会,车上下来一个人,看样子是个头,老顾有点眼熟,板着脸点点头。

“不服是吧?再罚50元,交钱!”那人也是板着脸,大声的说道。这下,旁边两家还在讨价还价的立马交钱了事。

“喏!给你!”老顾又掏出50元,连同刚才的罚单一起递了过去。

“哼!拿好!”

那个小头头收好钱,重新开了一张一百元的罚单递过来,这时,章文就发现这张罚单下面还很隐蔽的夹着一百元钱一起递给了老顾,老顾心领神会的接过来大声叫道:“罚款也交了,今天可以做生意了吧?”

“哼!愿意罚款你就天天来!”

老顾这会儿把罚单贴在很显眼的地方,对老白说道:“看到了,咱接着做生意。”

老白是佩服的五体投地,这回是放心大胆的做生意了。

“看到没,这种人才知道怎么做人,才能当领导!像刚才那个傻了吧唧的就是个跑腿的货!”老顾很得意的冲章文小声地说道。

“高,实在是高!一点小权被他们玩的像金箍棒一样,不服不行!那这张罚单怎么办?开出了罚单没收到钱?”章文问。

“嗤!这是罚单吗?这现在就是尚方宝剑,城管这咱交过罚款了,其他的小贩也挑不出理了,咱愿意认罚。收不到钱没关系,罚单到了月底咱给他还回去,总不能让人家贴钱吧!做人要厚道。”老顾对这里的道道门清。

“他玛的真长学问!我知道我第一次开公司为什么失败了,有知识不一定赚钱,有关系一定赚钱!”章文很感叹的说道。

这会儿好了,老白变成独家经营了,生意是真不错,忙的不亦乐乎!章文和老顾一人啃着一个老白免费提供的煎饼果子站在一旁,帮他看场子呢。

老白的生意现在做的很灵活啊,外带着还提供酸奶,饮料。煎饼果子里还可以另外加火腿肠,培根,海带丝……花样很多啊,看样子这一段时间老白没少花心思。

这时,胖子的女儿童鑫鑫放了学也来买煎饼果子,老顾热情的招呼着:“鑫鑫,你也要吃这个?”

“顾叔,章叔,嗯!有点饿了!”童鑫鑫倒是很有礼貌。

“来,顾叔请客,想吃什么?加培根,酸奶。一个够不够?”老顾眉开眼笑的说道。

“我……能吃两个!再给我巧妹阿姨带两个。”童鑫鑫果然有其父的风格。

“没问题……拿好了!”老顾还真喜欢这小胖妞。

看着童鑫鑫心满意足的走了,老白冲着老顾笑道:“一共20元!”

“多……多少?老白,你没算错吧?”老顾吓了一跳,怒吼一声。

“没有啊!又是加培根又是酸奶,总共四份呢,其实应该21元的。”老白算着说道。

“靠!城管都没宰到老子,被这小胖妞痛宰一刀,这死胖子教女有方啊!”

“呵呵,胖子也不容易啊!一家三口一顿饭就是平常人家半个月的口粮!”章文忍不住笑道。

“这回亏大了!喏,20元,不用找了!”老顾心痛的摸出一张20的票子。

老白冲他直翻白眼,还差着一块呢,找个屁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