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283章 过节前

第二百八十三章 过节前

章文没再和莫心兰抬杠,而是想了一会说道:“你打电话问问时静,最近的股票有没有反弹的可能,能不能入市?”

“干嘛?你又想炒股票了?你怎么不自己问她?”莫心兰一愣。

“我?不是上次挪用公司款的事以后嘛,她一直不怎么搭理我,不冷不热的。”章文有些尴尬的说道。

“哼!你等会……”莫心兰拿出手机打了过去,其实莫心兰自己也有些心虚,自从搬到镇上来以后再没去过时静那里,很有点重色轻友的感觉。

“呦!我的姐姐,你总算是想起我来了?我还以为你要过个一年半载的才会想起来打电话呢!”时静电话里先发制人。

“嗤!不是天天都qq里聊天的吗?”莫心兰也不示弱。

“是呀,现在只闻其声不见其人,连曦儿都在问你是不是比我们先去美国了!你说说现在我们见个面,哪次不是我到你的网店里来,好像你搬到新房子以后再没来过我们家哦!”时静可没打算放过莫心兰。

“我不是忙吗?嘻嘻,你又不是不知道!要不明天周六,我来看看你和曦儿?”莫心兰自觉理亏,亡羊补牢。

“说吧,有什么事?不会是网店有什么事吧?”时静叹口气说道。

“不是,就是想问问最近股市跌了很多,能不能进去?”莫心兰连忙说正事。

“嗯?你又想炒股票了?你可真够能折腾的!”时静没想到莫心兰还会关心股票,她从来不炒股的呀,嫌天天看这股指走势太麻烦。

“不是我,是他让我问你的!”莫心兰小声地说道,人也离开章文越来越远。

“哼!不知道,你不会让他自己来问?”时静顿时声音冷了下来。

“哎呀!静,你就说说嘛,算我求你了!”莫心兰没想到时静回的这么干脆。

“真不知道他哪根筋又搭牢了,又想炒股票了,才赚了点钱就不知道怎么折腾好了!”时静叱道。

“呃呃!他说不敢打给你,上次挪用公司款以后就没敢再打电话!”莫心兰小心翼翼的说道。

“哼!一个大男人比女人的心眼还小!你告诉他,最近都不要买股票,我估计至少一年里不会有什么起色。”时静没好气的说道。

“哦,知道了!静,明天我到你家来。”莫心兰点头说道。

“心兰……要不你今晚就来吧,好久没睡在一起说说话了!”时静忽然放低了声音说道。

“嗯……那行!那我下了班就过来,今天我来烧饭,我最近厨艺可是大涨哦!”莫心兰心里有点舍不得,但是还是答应了,而且很想赶着去显摆一番。

“是吗?啧啧,爱情的力量真是伟大,那晚上我拭目以待了!”时静有些酸溜溜的说道。

“哼!那当然!”莫心兰很得意的挂了电话。

回到章文身边把时静的话告诉了他。

“啊!是这样啊?这可真的没办法了!”章文听了时静的建议很失望。

“你干嘛这么急着要炒股票啊?”纪清问道,莫心兰也疑惑的看着章文。

“唉!我是想要是有反弹的话,把手里的钱投到老妈那里,让她拉点损失回来,这回好,彻底没戏了!”章文一摊手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我还以为是你自己想炒股呢!那今天晚上我住时静那里,我再问问清楚!”莫心兰恍然道。

“什么?你今晚住到时静那?”章文惊讶的问道。

“嗯,好久都没去了,人家都以为我重色轻友了!”莫心兰苦恼地说。

“本来就是!”

“滚!你才重色轻友呢!”

“那你呢?今晚上也想大义灭亲!”章文转头问纪清。

“我……我……怕你…那个……”纪清犹犹豫豫的,心里矛盾极了。

“别这个那个的了,就这样定了,元旦咱回家关起门来过自己的小日子!”章文拍板道。

“那我呢?”莫心兰又急又怒的问道。

“你不是到时静家住嘛?”

“我最多明晚再住一天,还住几天呀?你巴不得我一个元旦都住在她家里是不是?”莫心兰叫道。

“那好办,元旦你也到纪清这来!”

“不要!……”莫心兰小声惊叫道,想到了某些不妙的事。

“好呀!……”纪清也叫了出来,她想到了有人能救驾了……

……

时静在办公室里,看着电话有些发呆,心里很有点期盼莫心兰今晚上的到来,觉得有好些话想说想问,凭心而论,时静很是不能接受莫心兰的做法,可是现在却是很想知道些莫心兰的那些私密,心里很是好奇,甚至是有点羡慕……

自从章文开起了实体店以后,没想到小小的三国搞得热热闹闹,轰轰烈烈,再加上又招来个商悦,更是后来搞得精彩纷呈,真就让章文莫心兰站稳了脚根,自己本来很高兴的参与其中的,也很上心的,就因为管了管章文的不是,没想到这家伙现在见了自己每次都躲得远远的,哼!难道非要像莫心兰纪清那样事事都顺着他?连商悦也是,光嘴上说说,从来没见她坚持原则。

现在连问个股市的操作也要莫心兰来问,真没胆!还大男人呢!时静一时间思绪纷乱,心里七上八下的,有些坐立不安,就盼着早点下班,失去了平时的淡定沉静,这让时静对自己很不满意!

……

如果说时静是心神不宁,那纪红就是彻底的暴怒了,看着纪清和莫心兰慌手忙脚的收拾自己的东西,紧巴巴的跟着章文走了,生怕掉队一样!刚才还同心敌忾的一致对外的,转眼间就被章文轻描淡写的化解了,店里就剩下了纪红和商悦面面相觑,刘佳蓉是无所谓,老顾晚上带她去吃海鲜,心里正美着呢!

“你看看这俩人的没出息样子,中午还说要收拾那个混蛋呢,现在倒好,跟在后面跑了个快,也不知道那个混蛋给她们灌了什么**药了,又开始发痴了……”纪红怒道,看看手里的活,忽然也没心情再做了。

“今天就到这吧,剩下的晚上我来收拾吧!呵呵,这很正常呀!她们俩的心思本来就是放在老板的身上的嘛,中午时瞎胡闹,好玩而已,到了这会儿才是真的……”商悦倒是没受多大的影响。

纪红才发现,到了最后自己才是真正的孤家寡人,心里不禁很是失落……

莫心兰出了门,直接驱车到时静家。

章文则带着纪清去了陈怡芳那里,也就是原来自己的家,把欣儿接上,带着一起回纪清那里,明天一家三口一块去看望父母,再把章越两口子也叫上,虽然股票上是帮不上什么忙了,但是章文相信儿媳,孙女一到场,老爸老妈肯定什么怨气都烟消云散了。车上纪清和欣儿亲亲我我的悄声的说个不停,时不时的笑出声来,这几天纪清又感受到和章文在一起很开心,但是还是很担心,因为和章文在一起时常的大喜大笑,总让她担心会对胎儿有影响,这让纪清一直处于一种很矛盾的心里,但是待在一起确实是很开心很幸福的事呀。

……

时静一下班难得的急急忙忙的跑到了超市,买了好多的东西,再赶到菜场买了些蔬菜,对于莫心兰的到来莫名其妙的很是重视……

“静!我好想你哦!来,抱抱,亲一个!”时静打开门,莫心兰还是和过去一样抱着时静嬉闹起来。

“去去去!还是没个正经!”时静好久都没和莫心兰一起疯了,心里真有些感动。嘴里还是很传统的数落道。

“嘻嘻,你不想我啊?”莫心兰也买了一大堆的东西。

“想你干什么?你不知道你不在我有多清净!”时静搬出不屑的神态。

“是吗?我怎么看到了一个怨妇的楚楚可怜的样子?都瘦了耶!”莫心兰捧着时静的脸说道。

“要死了,你胡说什么呀!”时静连忙躲开。

“行,晚上想吃什么,看姐给你露一手!”莫心兰很有自信的说道。

时静发现莫心兰好像变化很大,连人也白胖丰满了些,不像原来精瘦精瘦的,特别是屁股都有点鼓出来,翘起来了,而且状也没以前那么浓了。

“真的?”时静在电话里只当是莫心兰在吹牛呢。

“那当然,最近可都是我自己烧的吃的。”莫心兰手脚利索的开始动手了。

“是你一个人吃吗?”时静很仔细的问道。

“一个人谁高兴烧?”莫心兰像看白痴一样瞄了时静一眼

“……”

等曦儿放学回来看到莫心兰,高兴地大叫:“心兰阿姨,你都好久没来了,我都想你了!”

“哈哈,我也想你了,来尝尝你心兰阿姨烧的菜!”莫心兰很感动,连忙说道。

“哇!好赞的!我知道了,心兰阿姨这么长时间没来,是去学烧菜了!”曦儿吃了一口说道。

“哼!不但学烧菜,还学会伺候人了!”时静哼道。

“伺候人?伺候谁呀?”曦儿听不懂了。

“咳咳!学会烧菜,回来伺候你呀!”莫心兰被说得脸红心跳,忍不住悄悄瞪了时静一眼。

“那太好了,以后你天天来,好嘛!”曦儿很开心地说道。

“好了,快去洗手,我们吃饭了!”时静也为刚才的话有点后悔,连忙对曦儿命令道。

“知道了!”曦儿去洗手了。

“我能把你刚才的话当成是嫉妒吗?”莫心兰趁着曦儿不在嬉笑着问道。

“少臭美!我才不稀罕呢!”时静莫名其妙的脸红了。

“你脸红了!”莫心兰悄悄说道。

“滚!你个死妮子!”

……

章文和纪清也买了好多的菜,这可把欣儿高兴坏了,连着点了好几个她自己不会烧的菜,纪清很爱惜的说道:“好!我的公主!”

“嘻嘻,是格格!小妈最好了,亲一下!”欣儿拍马屁的功夫好像有见涨了。

“要不,你在旁边指导,我来烧吧!”章文有些担心纪清会不会太累了,今天在店里已经忙了一天了。

“没事的,我哪有那么娇贵呀!”纪清难得听到章文这么把关爱表露出来,心里很满足的。

“那,我帮你打下手吧!”章文知道纪清看不上他的那两下子,只好退而求其次。

“嗯,文!晚上……晚上……”纪清吞吞吐吐的说了半天。

“你想说什么?说呀!”章文满眼的火热,兴奋莫名。

“晚上……我们别脱衣服睡觉,好不好?”纪清艰难的说道。

“行啊!就穿着内衣睡呗!”章文有些失望,但是也没太过在意。

“我是说,薄的羊绒衫也别脱了,我怕你踢到我……”纪清小心翼翼的说道。

“不行!我还要检查一下你最近的发育状况呢!再说我保证不踢到你!”章文大失所望的断然拒绝,心里郁闷极了。

“那……好吧……”纪清也觉得自己的要求有些过分,只好答应道。

“这还差不多!”

给人的感觉像是小孩子抢回了自己的玩具,心满意足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