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二百九十五章 有钱就是任性中

方芳拿着钥匙独自去了新房,商悦很不满的看了一眼只顾玩游戏的段克俭,陪着方芳去新房,要不然她自己找不到。章文也觉得段克俭有些太过份,这厮的表现要比自己差得多啊!忽然觉得自己还是蛮有爱心的,很有点高大上的感觉,浑身散发着浩然正气。正想义正言辞的教训段克俭几句,没想到人家收拾好自己的笔记本,抬腿走人了,心情不好,不玩了……

商悦带着方芳找到了新房,趁机也看了看段克俭新买的房子,眼里也有几分的羡慕,心里也在考虑等回去把自己的麻烦解决好以后,是不是也在镇上买套房子!

送走了商悦,方芳开始动手收拾房子,看着这套新买的房子,方芳有些思维混乱了,不!应该说对现实有些看不懂了,以往脑子里根深蒂固的理念开始产生了动摇。在这之前,她一直认为自己做的才是对的,始终认为股票是一种投资,而赌博绝对是一种不能容忍的错误,但是现实的结果却是:正当的投资输的惨不忍睹,而不正当的赌博却赢的盘满钵满。以至于犯错的人理直气壮,没犯错的倒是岌岌可危,快要被扫地出门了。方芳收拾好房间,坐在地板上,忍不住低头垂泪,感觉自己委屈极了。

下午,段克俭不在,他那个小号又被关进了监狱,章文无所事事,反而有些不适应了,而且这个月因为临近春节,节前只有三次足彩,现在也没什么好研究的,要到投注前才需要在仔细研究一番。

“商悦啊?这些网站都怎么回事啊?怎么都跳出来的是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啊?”章文指着电脑说道,电脑上的页面上跳出来的都是壮阳或者是se情类的游戏。

“哼,这时浏览器的自动联想搜索功能,你之前看过什么网站,它才会跳出类似的网站。”商悦看了看章文的电脑页面,有些尴尬,继而恼怒的说道。商悦现在发现跟章文在一起时不时的就会陷入一种很难堪的局面,经常有种要抓狂的感觉。

“呃!真是倒霉,连这都被你发现了!”章文不禁老脸一红。

“哼,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难怪心兰姐招聘店员要亲自把关!”商悦忍不住哼道。

“其实我就是了解一下保健知识,就像画家画模特一样,毫无杂念!”章文小声地说道。

这时,方芳从门外走了进来,没精打采的,头发也有些乱。不过或多或少缓解了章文的尴尬处境。

“段克俭回宾馆去了,你到宾馆去找他吧!”章文对芳芳说道。

“我……我不找他,我找你……”方芳有些犹豫的说道。

“找我?”章文抬头和站在身边的商悦对望了一眼,很有些心虚的关了浏览器。

“你能不能帮我劝劝克俭,让他回家吧!我真的不是有意的,我也没想到会亏掉那么多,……我不想离婚!而且,我也不想他去赌钱。”方芳做到了章文的对面,有些急切的说道。

“哎!这叫什么话?我可没叫他去赌钱,非但没有,我还是弃赌从商的回头浪子。另外,她不肯回家,那肯定是你们俩之间出现了问题,恐怕不单单是股票亏损造成的。”章文有些不乐意的说道。商悦也很维护自己的老板,点点头。

“哦!对不起,我不是说你。可是我想不出还有什么做的不好的,我知道我们家比不上他们家,我从进了段家就一直努力工作,照顾家庭,孝敬公婆,我不知道我还有什么没做好的……呜呜……我真的不想离婚!”方芳说着说着忍不住哭了起来。

“呃!离婚还不至于。我吧,是这样想的,要抓住男人的心就要抓住男人的胃还要抓住男人的眼。你今年有三十五了吧?”章文觉得方芳如果是像她所说的,那也确实表现很好了,不至于要离婚的。

“三十二……”方芳有些不满的抬头看了章文一眼,低声说道。

“就是嘛,你看,我一下子就找到了问题所在。”章文一点也不在意猜错了方方的年龄,还恍然大悟般的叫道。

“我……”方芳有点明白章文的意思了,感觉有些尴尬。

“嘿嘿,这女人吧,不但要做好份内的事,而且要知道展现自己聪明美丽的一面,要收拾保养,要经常改变形象,让他常看常新,吸引他的注意力。最忌讳的就是,以为结了婚就万事大吉了,不注意自身的形象了,在家里蓬头垢面,打嗝放屁。这样的话,你想啊,每天睡醒了一睁眼,旁边睡个大妈,一天的心情就此破坏了!”章文摇头晃脑的说了一大堆。

“我哪有打嗝放……”方芳听了,脸红心跳,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恼羞成怒的瞪了章文一眼。

商悦在旁边强忍住笑,感觉这老板说话太损了,一点也不考虑人家女同胞的面子,但是,心里也觉得章文说的有道理,偷偷看了看方芳,确实是有些不修边幅。

“嘿嘿,话粗理不粗,你想想是不是这个理,女人一打扮年轻五岁,不打扮显老五岁,里外里就是十年,所以要想改变你们之间的关系,就得先改变自己。”章文貌似很有经验的样子。

“那,你能不能让他先跟我回去?”方芳这会儿连抬起头的勇气都没了。

“你怎么还不明白,算了!我好人做到底,再说的具体点,你先回去,调整一下心态,过几天把自己收拾的漂漂亮亮的,擦个几斤粉,浇上几瓶香水,再带着孩子来,到时候娇妻爱子,又是传统佳节,段克俭能不跟你回去吗?”章文给方芳出了个主意。

“噗!……好吧,那我先回去,麻烦你把房间的钥匙还给他。”方芳被章文的话都乐了。

“没问题!”

……

“老板,想不到你说起来一套一套的,很有经验啊?”商悦很感叹的说道。

“哪里?我不过是理论知识。”

“其实,我觉得方芳已经做得很好了,就是忽略了一些细节!”商悦很客观的说道。

“嗯,这就是所谓的细节打败爱情,小丫头,好好跟哥学着点,保证以后你不会被人家休掉!”章文又开始得意忘形了。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