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313章 心有不甘

第三百一十三章 心有不甘

章文一直睡到上午十点多钟才醒,还是被莫心兰吵醒的,整个人摆成一个大字趴在**。

“我送上商悦去机场,冰箱里有饺子,等会自己下饺子吃,听到了没?”莫心兰的声音传到了耳中。

“嗯,知道了。拜拜!”章文懒洋洋的闭着眼嘟囔着。

“哎!我要走了,你也不睁开眼看看!”莫心兰嗔怪的叫道。

“嗯?……妖孽,你是去送人还是去勾引人啊?”章文睁开眼努力地看了半天,莫心兰穿了一条皮裤,短外套,外罩一件大红的风衣,一如既往的妖艳,不对,脸上的妆没有过去那么浓了,但是比原来多出了些成熟妩媚……

“怎么样?我觉得比以前丰满了,皮肤也细嫩了,好看吗?”莫心兰抚摸着自己的脸颊沾沾自喜。

“说明你运气好啊!插在了一坨好牛粪上!”章文又闭上了眼睛哼哼唧唧的说道。

“嘻嘻!你今天怎么安排?”

“出去鬼混!”

“讨厌!不跟你说了,我走了!亲一下……啧!”莫心兰临走前还亲热了一下。

“嗯,拜拜!……”

……

章文在**又趴了一会儿,摸摸索索的摸到手机,犹豫了一会儿,还是给钱一打了个电话:“在哪呢?商悦今天下午的飞机,你都准备好了没有?”

“我就在云南,嗤,她那点也算事?就是我让她今天回来的,正好我在这,顺手带过。”钱一好像还有其他的事在办。

“哦?你已经在云南了?还有别的事?”章文没想到钱一已经在云南了。

“不该问的少问!过完节我把商悦给你带回来就是了。”钱一很不客气的挂断了电话。

“草!真没礼貌!”

章文一骨碌身爬了起来,洗漱一番,换好了衣服,哪还有点萎靡不振的样子,精神得很!本来还想给胖子打个电话,后来想想该说的都和胖子说过了,也没必要了。

一路驱车直接开到了“又一邨”饭店,已经十一点多了,正是午餐的时间,门口停了不少的车,现在的人逢年过节都是在饭店聚餐的,谁还在自己家里烧,所以这几天所有的饭店生意都很好。

“弄点吃的,送到财务室来,午饭还没吃呢!”章文在柜台那里找到吴玫,一点也不客气。

“嗯!你先上去吧,给你钥匙。”吴玫把财务室的钥匙递给了章文。

章文熟门熟路的进了财务室的里间,里面的摆设依旧是原来的样子,依旧散发着淡淡的香味。每次一到这里就有种安宁平静的感觉。

“来,吃饭吧!纪清不在连吃饭都成问题了?”吴玫端着三菜一汤走了进来,接着又去拿了碗筷,还有一瓶和酒。

“哪呀!没那么惨!”章文笑道。

“呵呵!正好我也没吃呢,一块吃吧?”吴玫帮自己也盛了一碗饭。

“那最好了,你也喝一点酒?”章文帮吴玫也倒了一杯酒。

“嗯!就喝一杯!”吴玫犹豫了一下点头道。

一会功夫,两人就把饭菜扫荡一空,一瓶酒也喝光了,基本上都是章文一个人吃的:“不错呀!味道比以前又进步了嘛!”

“嗯,你的胃口倒是真好!来,漱口洗把脸。”吴玫收拾掉了碗筷,又端来了脸盆。

“……怎么样?儿子现在好点了没有?还是不肯出门?”章文一边擦脸一边问。

“唉!每天就是在家里上网,话也不怎么说。”吴玫一下子神情黯淡。

“哦!等过一段时间就好了,时间一长,什么事都想通了。”章文还是没当回事。

“我想……和老白复婚……”吴玫犹犹豫豫的说道,低着头连看都不敢看章文。

“什么?就为了这点破事你就和他复婚?我,我不同意!”章文大吃一惊,毫无准备之下脱口怒道。

“那怎么办?我总不能看着儿子每天闷闷不乐的,连门都不出,同学也不愿意见。”吴玫低着头说道。

“这件事要靠你儿子自己去解决,这么大的人了,这点事都接受不了,以后还怎么到社会上混。”章文直截了当的说道。

“事情不是发生在你身上,你当然说得轻巧!”吴玫不满意的说。

“你就算是复了婚,老白去赌场的事,和邢寡妇的事,还有摆摊的事,它还是存在的,别人还是会说的,你和他复婚不过是镇上又多了条新闻而已。”章文很着急的说道。

“那我也要试一试,只要我儿子能高兴就行!”吴玫很坚决的说。

“你有没有脑子啊?现在老白根本不适合你了,你和他复婚,事情只有越来越乱。我告诉你,我不同意!”章文又急又怒。

“我自己的事,干嘛要你同意!”吴玫越发的坚持了。

“你……”

章文紧盯着吴玫,后者也抬起头无畏的看着他。

忽然,章文抢步上前抱住了吴玫,直接用嘴堵住了吴玫的嘴,舌尖撬开了齿缝,吴玫顿时脑子里一片空白,不知所措,浑身无力……

直到脸颊绯红,浑身燥热,气喘心跳,吴玫才惊觉的用尽力气推开了章文,恼怒的给了他一个耳光,怒道:“你,你就想着你自己,你们男人都是这样自私自利!”

章文仅仅是侧了侧头还是站得笔直,定定的看着吴玫,不错,听到吴玫要复婚,章文是自私的,是嫉妒的,愤怒的,感觉就是被别人抢走了自己的女友一样。想起刚才的冲动,心里很惭愧,很恼怒,很失望,还产生了一丝侵略性……

沉默使得房间里的气氛很压抑,过了许久,章文深深地看了吴玫一眼,低沉的开口道:“我走了,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我再也不来了……”

转过身,章文低着头走了,感觉自己心里很痛,很酸楚,很失落,很悲哀……

吴玫看着章文消沉而落魄的背影,伸手想说什么,却说不出话来,不甘而又复杂的看着章文离去,忍不住留下了眼泪……

……

回到了家,章文有些茫然的环顾四周,忽然有种悲凉孤独的感觉,木然的从冰箱里拿了两盒罐头,又拆了一袋花生米,开了瓶酒,一边看着电视一边喝着酒,可是半瓶酒都喝完了,电视里放的什么也不知道。也许是身上的厌气太重,连小旺财都没敢过来蹭点吃的。

期间接到了胖子的电话:“文哥,段克俭和老顾又输了……”

“跟我有什么关系?还有其他事没有?没有的话,我挂了!”章文很不耐烦的打断了胖子的话。

“我,年初五我的盒饭店搬迁,你能不能来澳门帮我洗码,就两天!”胖子凭直觉感到章文现在的心情很差,小心翼翼的说道。

“嗯,到时候我过来接替你。”章文很干脆的答应了,他忽然很想出去散散心。

“文哥!你没事吧?”胖子感觉很不对头。

“真啰嗦!挂了!”章文直接挂断了电话。

再喝了一会儿酒,感觉有些头重脚轻,两眼发花,使劲的看了看茶几上的酒瓶:“咦?怎么是一瓶白酒?……”

莫心兰从机场回到了家里,买了些水果和吃的,看着自己新买的家,心里总有种满足的感觉,现在的家里充满了温馨惬意。可是今天打开门,却闻到了一股浓烈的酒味,再看到章文躺倒在沙发上,已经喝醉了。

莫心兰大惊失色,慌忙跑到章文的身边,先在他额头试了试,又连忙打来热水,帮他擦拭清洗,使出浑身的力气把章文架到了**,莫心兰看着沉睡的章文,心里感觉害怕极了,平时的泼辣果敢荡然无存,守在章文的身边不停的掉眼泪……

……

老顾和段克俭这会儿也坐在吧台边上在喝着酒,只是喝到嘴里索然无味,两人面面相觑。

“怎么办?还玩下去吗?”段克俭有些不知所措了。

“唉!再玩下去输得更惨!你别看我输了,这点道理还是懂的。”老顾摇摇头无奈的说。

“这回真的是麻烦了!我的计划全都被打乱了。”段克俭懊恼的说道。

“嗤!你还有什么计划?不就是玩个游戏吗?”老顾很不屑的说道。

“这叫什么话?你花钱租门面开彩票站,把刘佳蓉搞到手,你觉得是乐趣,有成就感。我在游戏里花钱打造装备,秒杀别人,这也是成就感,也是乐趣。我们两有什么不一样?”段克俭不服气的说道。

“额!也许吧!”

老顾低头想想还真是这么回事。唉!人还是不能得意忘形啊,想想来的时候,两个人雄赳赳,信心满满,看看现在,俩二货灰溜溜,垂头丧气。最痛苦的是回去马上还要准备钱,换掉这些赌账。本来大过年的在家里待着不是挺好嘛!自己犯贱跑到这来,这回输的这个惨啊!所有的套路都用过了,一点也不起作用,最后,老顾连战斗鸡都用上了,结果没想到输的更惨,简直是输钱的风向标,这哪是战斗鸡啊,整个一落水狗!

两人你一声我一句的长吁短叹,都在盘算着怎么把这个漏洞给填上?这会玩到最后反而是老顾输的最多,他输了70万,段克俭输了30万。也不是段克俭比老顾理智多少,而是老顾战斗鸡附体以后神经有些错乱,出手又狠又准,只是这个“准”都体现在了输的牌上了。最后一把输了之后,老顾有点发狂的征兆,抢过了段克俭台面上的20万筹码,押了上去。结果就变成现在的结果了。

“老顾,段少!这是2万块钱,一人一万,算是我贴给你们的。赶紧回家,想办发凑钱去。别让我为难!还好文哥让我把你们的尺度压在了一百万,要不然你们俩还得再输一百万”胖子倒是很有一套,做得很漂亮。

“嗯,我们明早就回去!”老顾和段克俭虽然心有不甘,但是还算是理智。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