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322章 冷门迭爆

足彩经过了一月份的“球荒”,终于迎来了一波**,从1月29号道2月6号连续六期足彩310让足彩竞猜的彩迷热情高涨,要知道1月份总共就只有3场竞猜。而这几期开/奖的结果也是冷门迭爆。

12010期头奖248万。

12011期头奖空缺。

12012期头奖500万。

特别是12011期和12012期足彩310凭借着连续两期的7场平局,绞杀了众多的足彩迷,当然也包括章文在内。

虽然店里的生意清淡,可是章文却是感觉时间紧迫,一场接一场的足彩,使得他必须花费大量的时间研究赔率,查阅资料,半夜还要看比赛直播。

这几天莫心兰倒是没有缠着他,原因是她的例假又准时的来了,这让莫心兰很是失望,心情也不怎么好,章文每天还要花些时间安慰安慰她,对于莫心兰的心情章文还是能理解的。

其实莫心兰自己也知道这种事是强求不来的,只能是尽人事凭天意,但还是闷闷不乐的,连晚饭最近都懒得烧,两人都是在胖子的盒饭店吃的,吃完饭顺便散散步,有了章文的陪伴,莫心兰感到心里踏实了很多。

章文这几天也再没关心过澳门那面的情况,只知道胖子又过去洗码了,其他人的情况一概不知,心思都放在了足彩上面,现在每期的投紸额章文已经提高到了512元,连续六场的投紸也投入了三千多块钱呢,每天看直播时的心情像是过山车,兑奖的结果也是被屡屡出现的平局挡在了中奖之外,虽然有两场都博中了大冷门,但是还是正打中了11场。

这几天每天上午章文都会到老白那里买早餐,然后和老白聊一会。

“老白,这几天投紸有没有增加?”章文吃着老白给他加料制作的煎饼果子问道。

“呵呵!这几期足彩的投注额增加了不少,奖池里又有了余额,我也提高了点,现在我买的都是64元的小复式。不过冷门太多了,只能中7场,呵呵,重在参与嘛!”老白现在倒是心态很好。

“那也花掉好几百块了?”章文没想到老白也提高了投紸的力度。

“是呀!下一期我准备还是买32元的复式,多一个选择好像用处不大。”老白点点头说道。

“我现在是512元的复式,连续三期都是打中11场,想中个大奖还真是挺难的。”章文其实挺享受这个过程的,只是一直不能中奖多少有些遗憾,莫心兰和纪清倒是都很支持他,对于他每期512元的复式投紸不怎么在意,在她们的眼里,这总比去澳门好得多,最起码每天还能见到人,生活也还算是正常,不过现在每天能见到的是莫心兰,纪清还在老家静心养胎呢,每天都是通过电话联系。

“你现在网上还推荐码?或者和网上的网游一起合买,那样中奖的概率会高很多。”老白也知道网上有很多合买的。

“现在已经不跟单了,也不推荐了,更不参与合买了。那么多人跟着买就算是中奖了也分不到多少钱。”章文现在已经不再给纪红提供推荐了。

回到店里,章文开始研究下一期的投紸方案,虽然这几期没有中奖,但是,几场单场投紸都赢了,这也是买足彩带来的附加值,和以往一样,到了最后几场比赛,在有可能中奖的情况下,章文就单场下紸可能出意外的比赛,权当是上个保险,如果单场下紸输了,那彩票就中奖了。但结果是都赢了,于是足彩那里就爆了。

所以总的来看章文还是从足彩投紸中得到了好处,再加上赔率表的分析,单场投紸的盈利还是很不错了,章文在考虑是不是把足彩的投紸额再提高一点,如果每期投紸2千,那中奖率会提高不少,只是风险也很大,出个火锅奖,那就不单单是损失2千块的问题了,连作为保险用的单场投注也要搭进去!所以章文有些举棋不定,犹豫不决。

……

下了班,章文和莫心兰还是在胖子的盒饭店里吃的晚饭。吃完饭,章文也转到彩票站里去看了看,里面的人很多,吵吵嚷嚷,乌烟瘴气的,今晚上有双色球的开/奖,现在正是买彩的高峰,刘佳蓉在店里和一些老彩民打得火热,神色间很是得意。她的彩票站现在是全镇最大的,居然还雇了一个人,里面还摆设了不少的桌椅板凳,很多所谓技术型的老彩民都喜欢在这聊天喝茶买彩,研究彩路。只是章文始终不懂这随机摇出来的几个球有什么好研究的。

“章老板,是不是也来买双色球?今晚开/奖,奖池里有两亿多了。”刘佳蓉笑容满面的招呼道,已经不再称呼文哥了,而是称呼章老板,似乎也在提醒章文,她现在也是老板,彩票站的老板。至于莫心兰,刘佳蓉仅仅是点了点头。

“哦!我不买这一类的彩票,路过来看看而已。”章文对刘佳蓉的表情倒是不怎么在意。

“那你是要买足彩吧?现在要出票吗?”刘佳蓉问道。

“这一期足彩还有两天才截止,先不急。”章文摇了摇头。

“那你随便看看吧!”刘佳蓉顿时没了心情,说完忙着招呼其他的人,操着半生不熟的本地话,在中间很是活跃。门口还停着一辆崭新的POLO

意外的,章文在彩票站里面还看到了神刁大侠刁学富,也坐在彩票店里捧着茶杯侃侃而谈。难道神刁侠侣也出山了?

“走吧!有什么好看的,乌烟瘴气的,瞧她那神气劲,还真当自己是老板了!”莫心兰看不惯刘佳蓉的样子,不耐烦的说道。

“呵呵!你总得然人家享受一下当老板的感觉吧!再说也得给老顾面子嘛!”章文笑道。

“走,回家!以后不在她这里买彩票了,看着就烦!还不都是老顾出的钱,显摆什么!”莫心兰挽着章文说道。

“走吧,走吧!嘿嘿,等退了潮就知道谁在裸泳了!”章文不伦不类的说道。

“你少胡说!就算是她裸泳也不许你看!”莫心兰使劲的掐着章文的胳膊叫道。

“我还没看到什么呢!”

“想也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