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328章 都是高人(下)

第三百二十八章 都是高人(下)

“其实我不建议给小孩子喝普洱茶,她才14岁,应该以增加运动量以及改变饮食结构为主。你们夫妻俩饮用还是可以的……”商悦在像林巧妹详细的介绍,同时也给出了比较中肯的建议。

章文看着胖子一家三口很是奇怪:“怎么回事?你怎么心血**想减肥了?还是全家一起减肥!”

“唉!不得以呀,前一段时间我和朱老大一起参见体检,这一查才知道都是浑身的毛病,我还算是好的。然后我就再花点钱带着全家还有我姐一家人都去做了个体检,这不,结果出来了,严重超重,我们家三个人加一起五百多斤了,我女儿都快一百三十斤了,巧妹也突破了160斤,正奔着170去呢!这不是愁死人吗?”胖子很担忧的说道。

“你不是也超重吗?怎么没见你发过愁啊?老婆孩子胖了点你倒着急了?”章文忍不住笑问。

“我虽然胖,那是遗传,再说我现在已经降下来10斤了,210都不到了。但是巧妹和鑫鑫还在疯长啊!巧妹一直想要个孩子,医生说我们俩都太胖,不容易怀孕,所以才来你这买点普洱茶试试。”胖子还是很看重巧妹的,又能干又吃得起苦,还很知道尊老爱幼,孝敬公婆,全家上下都很喜欢她。

“那我看光∵,.靠喝茶没什么用,还是要去运动,游泳是最好的,但是没这个条件,就跑步吧,每天坚持2小时,在适当的减少些饭量,保证有效。”章文很肯定的说。

“哪有那时间啊?巧妹每天一大早就开始忙活饭店的事了。”胖子叫道。

“多雇两个人嘛!别老想着省钱!实在不行吃完晚饭去跑2小时也行。”

“干嘛非要2小时?这么长时间?”

“第一个小时是消耗热量,第二个小时才是分解脂肪,你要是只运动1小时,那只会增肥。”章文很有经验的说道。

“哦!这样啊!那我女儿呢,总不见得也跟着我们跑2小时吧?那还做不做功课了?”胖子掐着下巴考虑着。

“不用,鑫鑫只要减少摄入量,尽量少吃肉就可以了,在学校多参加体育运动。等再过两年女孩子知道要漂亮了,自然而然的就会注意饮食了。”

“你别说,你女儿还真是霸气,我每天给她的煎饼果子都是俩鸡蛋加火腿肠的,特别加料的。”老白也在一旁插话道。

“靠!怪不得我女儿最近长得那么快,原来每天还有一个煎饼果子助长呢!我说怎么比我预计的还长得快!”胖子愤愤的冲老白叫道。

“是……是两个!再加一盒酸奶,正好10块钱!”老白小声地更正道。

“啊?我真希望他妈的立马回到解放前!童鑫鑫明天开始,零用钱全部取消!”胖子暴怒了。

这回胖子比朱老大还要干脆,付了钱拿了茶叶,怒气冲冲的带着巧妹和鑫鑫回家去了。胖子是真着急了。

章文和老白看着胖子离开。两人无奈的笑了笑,他们俩都属于偏瘦的,体会不到胖子的烦恼。这时商悦走了过来:“老板,你刚才说的是真的吗?”

“我说什么了?”章文很诧异地问道。

“如果只运动1小时只会增肥?”商悦迟疑的问。

“哦!呵呵,这种方式对你没多大用,你要是想长胖点,每天晚上睡觉前再大吃一顿,保证有效,唯一的缺点就是,这种方法一般来说是先从肚子上长肉。”章文摇头晃脑的说道。

“啊?那怎么行?”商悦惊呼。

“所以呀,你还是别试了。其实你这身材多少人羡慕还来不及呢!”章文笑道。

“哦!……”商悦若有所思的转身离开,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章文和老白还在讨论着下期足彩的几场比赛,章文很仔细的听着老白的思路,老白还真是花了些心思的,他现在提供给章文的推荐,都是把赔率的走势图和以往的出现过冷门的比赛的赔率走势图做比较之后在选出来的。不得不说这是一种方法,但是比较花费时间精力,而且存在着巧合,但是确实能给章文一定的提示。

现在老白很痴迷研究足彩的赔率,连早上做生意的时候都带着个小收音机,专门收听体育节目,生活也变得充实起来了。

两人正说得起劲,章文的电话响了,看看来电显示,居然是吴玫的,章文看了老白一眼,犹豫了一下,还是起身走到外面去接听:“干嘛?”

“小文,你……有空来我这坐坐吧!”吴玫有些尴尬的说道。

“不去,我忙着呢!”章文没好气的说道。

“上次的事是我不好,做事没考虑清楚,你……别再计较了!”吴玫电话里诺诺的说道。

“我没计较,你现在好像很空嘛!不陪你的宝贝儿子了?”

“盛涵回学校了,我……有些事想和你说……”吴玫吞吞吐吐地说道。

“老白在我这呢!我正帮你撮合呢!”章文压低声音说道

“小文,你别瞎来!真的别瞎说什么!我和老白真的不可能的。”吴玫惊叫道。

“好了好了,我没说什么,老白到我这来是研究足彩的,跟你没关系。我先挂了!”

章文回道办公桌前坐下来,有点犹豫该不该和老白说。

“是吴玫的电话吧!没事的,我早就没什么想法了!”倒是老白先打破了沉闷。

“呵呵!吴玫说,盛涵回学校了。”章文说道。

“我知道了,前天他和女朋友来我的摊上和我打过招呼了。我现在已经很满足了,就想多攒点钱,等到他结婚时能出点力。”老白轻声的说道。

“你……真的打算一个人过下去?”章文有些迟疑的问。

“呵呵!你是说吴玫吧?我们真的不合适了,她已经把我远远的甩开了,其实我早就有这种危机感了,我会沉迷于赌钱,也是因为想从某种方面证明自己,其实到了最后才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一无是处,人最可悲的是,不是不知道自己的无能,而是不愿意承认,更不愿意面对。”老白很坦然地说道。

“哦?老白,你现在到真的让人刮目相看!”章文笑了起来。

“章文,你要是能帮得上就帮着点她吧,她一个女人确实很不容易。”老白轻声的说道。

“嗯,我会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