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334章 走火入魔(中)

第三百三十四章 走火入魔(中)

第二天,章文坐在办公室里,正在研究昨天足彩输掉的那一场比赛,诺维奇主场对维冈。这场比赛章文选的是3,0这场比赛没有什么倾向性,出什么结果都是可能的,所以章文做了双选,没想到还是选错了,再看看自己模拟投注的近万元的投注单,这场比赛是3,1,0全选,章文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是否增大买彩的金额这个问题,又一次摆在了章文的面前。

才九点钟,老白就兴冲冲跑了进来:“章文,哈哈,昨天的足彩又中奖了,又是2注二等奖。给你,这是我今天特意重注加料的煎饼果子,仨鸡蛋,两根火腿肠!”老白递过来一个胖鼓鼓的加料的煎饼果子,足足比一般的大了一圈。

“嗯!我已经知道了。可惜啊!如果按这张万元的复式买就中一等奖了。”章文叹息的说道。

“啊?咳咳,这倒是怪我,太胆小了……”老白有些尴尬的说道。

“呵呵!我没有怪你的意思,是我自己犹豫不决!”章文摆了摆手,不希望老白又什么歉疚感。

“彩票呢?我下午去把奖金领出来。”老白想到奖金,又开始兴奋了。

“彩票?在胖子手里,我昨天让他去买的。”章文倒是没有老白那么着急。

虽然只是二等奖,老白还是忍不住给胖子打了电话:“胖子,彩票在你手里吧?快点过来啊!我和你一起去领奖!”

“彩票?什么彩票?”胖子还睡的迷迷糊糊的,昨晚上运动量稍微大了些,今天有点起不来了。

“足彩啊!昨天章文不是让你去买的吗?”老白很不满意的叫道。

“哦!我把这事都给忘了。你说什么?真的中奖了?好,好,你等等,我马上过来。”胖子拍着脑袋,有点清醒了。

说是马上就来,老白在店里坐立不安的等到了快九点半,胖子才赶过来,进了门叫冲这老白吼道:“老白,你他妈的想钱想疯了吧?还中奖了,哪中奖了。一共才对了10场。害得我连睡觉都没睡好!”

“什么,不可能!我看看……章文!这是你选的吗?不对呀!”老白惊讶的接过彩票仔细地看了看,然后很不解的问章文。

“嗯?这不是我的那张投紸单。胖子,怎么回事?”章文看了看这张彩票,疑惑的问道。

“我怎么知道怎么回事?我就是按照你的单子打出来,那看看,这是打出来的彩票,这是你交给我的投紸单子,上面还有你写的时间,金额。其他的我什么都不知道。”胖子很无辜的大叫道。

“嗯,是我给你的那张投紸单,但是,被改过了,这里橡皮擦掉了一场,还有这,这几场是后来加上去的,颜色涂抹的比其他的勾选要深些。胖子,你是昨天刘佳蓉当着你的面打出来的吗?”章文紧盯着胖子问道。

“我……我昨天去买的时候人太多,我就把投注单子放在了刘佳蓉那里,让她有空帮我打出来,后来我……忘了去拿,这是我刚才去刘佳蓉那里拿来的。”胖子意识到不妙了,估计问题还真的出在自己身上,说话也有些吞吞吐吐的了。

“看!我说嘛,我们选的比赛会错四场?这肯定是被人给调包了。问题是他有调包的钱,跟着我们买一张彩票不就行了嘛,何必还买着一张错了四场的彩票。”老白有些想不通的说道。

“嘿嘿,这有什么想不通的,买的时候是各买各的,等比赛结果全部出来以后,才调的包,这个人应该是和刘佳蓉很熟的,估计是整天泡在彩票店里的老彩民。就是不知道刘佳蓉在中间是扮演了个什么角色,她知不知道这件事?”章文已经能推断出大致的经过了。

“那谁知道?妈的,我找她去问问去!要是她也参合在里面,我把她的彩票店都给她砸了。”胖子现在心里很是窝火,说到底还是自己把这件事搞的这么复杂。

“等等!你说这张彩票是刚才从刘佳蓉那里拿来的?”章文抬头看了看墙上的石英钟。

“对呀!老白一说中奖了,我就去彩票店了。”胖子闷声说道。

“平时彩票店几点开门营业?”

“一般都是十点半左右。嗯?对呀,今天怎么九点半都不到已经开门了,而且我去的时候还看到刁学富刚好从彩票店里出来。”胖子一拍大腿叫道。

“唉!行了,照这么说,刘佳蓉应该是参合到一起了,彩票就是今天早上换的,换彩票的人也差不多就是那位神刁大侠了。”章文心里很失望,没想到刘佳蓉敢这么做。最后还抱着一点希望是自己判断错了。

“我现在就去找这个臭娘们去,敢在我手上做手脚,活的不耐烦了!”胖子顿时怒气冲冲的要去找刘佳蓉。

“等等,等等!章文,换彩票的人不一定就是刁学富啊?你能肯定吗?”老白连忙拉住胖子,问道。

“是不是,问问刘佳蓉就知道了!”

“怎么问?每天买彩票的人那么多,说不定还有其他人也是复式投紸呢?难道刘佳蓉都能记住吗?”老白问的很有道理,连胖子也点头表示了同样的疑惑。

“呵呵!很简单啊,足彩每期的销量只有两千万左右,而且大都是几十元的投紸,一个投注点能有几张五百多元的投紸单,我估计昨天可能就这两张512元的足彩投紸单子,刘佳蓉会记不住?”章文分析道。

“那就更简单了,我们现在就去找刘佳蓉算账去!”胖子杀气腾腾的说道。

“算了,还是我自己去吧!你去非打起来不可。我们总得考虑一下老顾的面子吧?”章文想了想说道。

“不行,我一定要去。大不了我不说话还不行吗?就算是给老顾一个面子!”胖子很坚持地说道。

“那好吧,那现在就去,等会人多了容易把事情闹大,老白就别去了,又不是去打架!”章文收拾好东西说道。

“好吧,我在店里等你们。”老白也没什么意见,他的吃饭家伙还在马路边上放着呢。

……

其实章文的推断已经很接近事实了,还真是今天早上才调包的,把刁学富昨天买的那张彩票换给了章文。

刁学富昨天被刘佳蓉用话一激,花了512元买了一张复式投紸。回到家就从第一场一直看到最后一场,刁学富今年新买了一台电脑,还上了网。因为去年省出来了5千大洋,再加上今年的房租又涨价了,所以刁学富一狠心提高了一下生活的品质,买了台电脑,要不然和小龙女常年隐居在家里实在是太无聊了,总不能天天在**开运动会吧!

等到所有的比赛都结束了,自己手里的彩票才中了10场,这让刁学富心痛的不得了,五百多块钱就这么没了,这不是扯淡吗?心里对刘佳蓉大骂不已,这女人就为了多赚点提成,害得自己多花了好几百,同时对章文也恼火得很,没事你买那么大干什么,买个一二百块不就行了嘛!骂着骂着就想起了章文的那张彩票,凭着自己的记忆力,刁学富把章文的投注单仔细的想了想,越想越感觉那张投紸单好像是全对了,至少也是对了13场,更重要的是那张彩票还在彩票店里,这一下他可睡不着了,翻来覆去的在想那张彩票……

好不容易熬到了早上快九点了,刁学富赶忙给刘佳蓉打电话,把她出来,两人来到了彩票店,一进门刁学富就冲到体彩投紸的那张台子,他记得那张彩票就是放在那里的,果然,被刁学富一下子找到了刘佳蓉放在那里的彩票,哆哆嗦嗦的看了又看,真的是对了13场,刁学富拿着这张彩票再也不肯放手了,两眼放光,心里打起了主意……

“不行,文哥自己填的单子,自己会不知道?你想的也太简单了吧?”刘佳蓉虽然也很眼热,但是,还没有失去最起码的理智。

“这单子放在这,昨天有那么多人,说不定谁的手贱,改了一下呢?”刁学富一边说一边拿着橡皮擦掉了几个勾选,又再照着自己的投紸单填上另外的几个。然后看着刘佳蓉。

“那也不行,他和老顾那么熟,一查就知道我这里出了个二等奖,他会相信吗?”刘佳蓉口气没那么坚决了。

“有没有搞错,这玩意只认彩票不认人,彩票在我手里,就是我买的。谁让他把投紸单子放在这里的,那么多人,被那家的小孩子改掉了也有可能的。再说,谁规定就他能中奖,人家就不能中奖,出了个二等奖就一定是他买中的?”刁学富努力地做着刘佳蓉的思想工作。

“还是不行,那确实是他买中的呀!”刘佳蓉很有些烦乱的摇了摇头。

“哎!你开个彩票店不就是为了赚钱吗?一下子好几十万你就舍得再送回去?”

“真的有那么多?前两次的二等奖只有几千块钱!”刘佳蓉听到有几十万,终于动心了。

“肯定有!这次好几个冷门呢!我估计最起码也有20万,2个二等奖那就是40万。怎么样?只要你一口咬定什么都不知道就行了。”刁学富不断地把诱惑放大再放大。

“这……我……还是不敢啊!”刘佳蓉很纠结的摇了摇头。

“这种机会下次就不会再有了,你真的不要?要不这样,我再让一步,我只要四分之一,剩下的全都归你,怎么样?”刁学富把好处再放大了些。

“那好吧!就这一次!你说真的有40万?”刘佳蓉既忐忑又兴奋的问。

“肯定有!只多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