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339章 做个了断(上)

正说着,朱志元也来了,章文忍不住看了看台历,今天不是周末啊,怎么都来了?

不但朱志元来了,后面还跟着胖子和老余,段克俭夫妇也跟来了。老余手里还拎着好些从刁学富那里抢购来的进口水果,要不怎么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呢,刁学富把家里的那些进口水果拿到楼下打折甩卖,愣是比水果店的还便宜,而且货色绝对的好,一会功夫就排起了长队,大家都以为刁学富中了2个二等奖开始让利于民了,连老余都跟着排队购买,要不是后面的人提意见,老余都想把剩下的包圆了,这会儿收到了顾家弟妹的电话,老余就拎着水果来了。

别说章文,就是老顾也很纳闷,怎么今天都在吃进口水果啊?还都是一样的三个品种,连货色都看着差不多。

原来是老顾的老婆看到老顾把那套别墅的房产证要了过去,心里已经知道老顾可能是要拿去作抵押了,但是又不敢管老顾,其实所有的人里,老顾才是最人任性的,从来都是没人敢管他,更别说家里的这些女人了。但是老婆又有些不甘心,所以不但给陈培勇打了电话,而且还给朱志元也打了电话,老顾要抵押借钱必然会去找陈培勇,而朱志元又是为数不多的能镇住老顾的人。

其实朱志元也正为这事着急呢,因为他把一百万还给了老顾,但是,胖子根本就没收到钱,所以胖子也找朱志元诉苦呢,这会儿又接到老顾老婆的电话,朱志元不知道这老顾是要干什么,眼看着就要把事情给搞大了啊!所以也赶紧过来了,顺带着把段克俭也叫了过来。

段克俭这几天也住在镇上新买的房子里,最起码现在还是他的房子,把他老婆方芳也叫来了,他要方芳把股市里的钱拿出来一百万,方芳死活不肯,两人正闹着呢。接到朱志元的电话俩人也跟来了。

这会人都聚齐了,莫心兰倒是很知趣的从楼上下来帮着众人沏茶倒水,本来应该是商悦的事,但是现在钱一在楼上喝茶吃水果呢,商悦也不敢跑开。

商悦对钱一是既感激又敬畏,还很怕他,因为这一次回云南,她是见识到了钱一的歪门邪道的本事,更让商悦心惊肉跳的是钱一有着极特殊的恶趣,他喜欢给人家拍视频,而且水平相当的专业,更可怕的是都是些极其隐私的隐秘的,至于其他的账本,密码,账户,合同等等这些更是举手之劳,所以商悦一直想问问钱一手里有没有自己的什么相片视频之类的,但是又不敢问。所以一直像个心病一样挂在脑子里,在钱一面前,商悦总感觉到像被看了个精光一样,虽然自认不是什么美女,但是也还是很害羞的啊!

众人对老顾和段克俭乱七八糟的劝说了一通,朱志元发现现在说什么都显得很苍白无力了,老顾和段克俭都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老顾,说吧!你们俩到底是要闹哪样啊?你们难道非要搞得和老白一样吗?”朱志元无奈的问道。

“不会的!再折腾下去我也折腾不动了,我再去一次,做个了断!其实我挺后悔的没有听章文的话,但是现在这样你让我就这么收手,我又不甘心!”老顾有些疲惫的以上眼说道。

“那玩意是要死人的,每年从楼顶上跳下去的人可不少啊!”老余担心的说道,嘴里还吃这一块榴莲。

“所以我现在做个了断,现在最多也就是从二楼跳下去,还摔不死人!”老顾自嘲的笑道。

“输了呢?你打算怎么办?”朱志元问道。

“输了的话就彻底认输,我回来把所有的资产凭证都交给老婆管,一门心思做生意!你要是不相信,我交给你管也行!其实我也不是输不起,我就是有点不服气!”老顾这会儿倒是说了句实话,他就是心里不服,自打开了棺材铺以后,老顾可谓顺风顺水,横行镇上,常常自喻横行阴阳两界。没想到这回在澳门栽了跟头,所以心里还是不怎么服气!

“你呢?也是这个打算?”朱志元再问段克俭。

“嗯,我要是再输了,以后全听老婆的,连游戏也不玩了!”段克俭这儿也发狠的说道。

“那你同意吗?”朱志元又问方芳。

“我能怎么办呢!说到底都不是我的钱!我这次要陪他一起去。”方芳很无奈的说道,原来,别看段老头很欣赏方芳,但是喜欢欣赏并不代表着信任。家里的房产和车子基本上都是段克俭的名字,有的甚至是段老头的名字,就连方芳现在炒股票的账户也是段克俭的,往里存钱是没问题,要想取钱还得段克俭的身份证才行,还好从方芳开始炒股票还没有拿钱出来过,因为进去就是被套牢了。所以方芳也是很无奈,感觉自己没有什么话语权。这次的事又不敢跟段老爷子说,要是自己一多嘴,段克俭被取消家族企业的继承权或是减少了持股比例,这都是她不愿意看到的,明知段克俭很任性,还是只好迁就他。

“好吧,什么时候去?我也去给你们助威!”朱志元叹口气说道,老余也频频的点头。如果真的能像老顾说的那样,那就算是这次输了,也可以接受,到底老顾的底子还很厚实呢。

“再过几天吧,这几天精神状态还不是太好!“老顾心里盘算了一下说道。

“他们俩现在总共输了多少了?”章文小声地问胖子。

“从春节那次算起,差不多三百多万了。”胖子咧着嘴小声说道。

“咝!有钱就是任性啊!”章文倒吸一口凉气,俩任性的人合在一起,那就是更加的任性。

“怎么样?这次你去不去?这次可是大手笔啊!”胖子问道。

“我就不去了,我胆小,受不了那么紧张的气氛。”章文摇了摇头说道。

“嘿嘿!怕什么?说不定他们赢了呢!”胖子有朱志元在,心里底气很足了。

……

既然决定了,也就没什么可多说的了,众人也都散了,连钱一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反正肯定不是从店门出去的。

这时,老白鬼鬼祟祟的溜了进来:“章文,听说老顾要去澳门狠狠地搏一把?”

“丫的你个卖煎饼果子的咋消息这么灵通呢?怎么你又坐不住了?”章文瞪着老白说道。

“不是,不是!我是想帮老顾关键时候参谋一下,我不是有这方面的经验吗?再说,胖子说你不去,那……那个洗码的抽水不是浪费了吗?所以我去帮你洗码怎么样,赚的钱一人一半?你放心,我保证不上台子。”老白慌慌张张的解释道。

“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