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367章 奇葩的二连斩(中)

两张投紸单加在一起已经超过了一万块了,章文和老白商量,还是谨慎些,到底现在章文手里的资金已经不那么富余了,老白手里也就三万多块钱,而且老白的钱赚的还是比较辛苦的。

“老白,反正要明天晚上才截止投注呢,咱俩再回去好好地研究一下,最好还是截止投紸前再出票。”章文对老白说道。

“对,对,是要在仔细些,这可是我买彩最大的一次啊!明天下午我再来和你碰头,晚上我请你吃饭!”老白连连点头说道。

“呵呵,你最近请客上瘾啊?你个卖煎饼果子的现在动不动就请客,你什么时候养成这毛病了?”章文忍不住笑道。

“嘿嘿,说实话,我一个人真的挺没劲的,还是和你们在一起才开心啊!”老白叹道。

“那也用不着天天下馆子吃-优-优-小-说-更-新-最-快-饭啊!”

“也不是,这两天不是心情好嘛?吴玫也算是度过一劫,我心里觉得挺高兴的,不管怎么说,这次都是你出的力,我什么也帮不上,所以才想请你吃饭嘛!”老白诚心诚意的说道。

“算了吧,等过几天,我姐出院了,我们再一起庆祝一下吧!”章文有点心虚的说,尽管老白早就和吴玫离婚了,但是章文心里还是觉得不愿意和老白谈论吴玫。

“行,那咱们明天再碰头!”老白说完就回家了。

等老白走了,章文给胖子打了个电话:“在哪呢?有空过来帮我看看这两张足彩投紸单!”

“嗤!我现在哪过得来?我在澳门呢!今天上午来的。”胖子电话里没好气的说道。

“哦?你又去澳门了?怎么?洗码不太顺利?好像火气不小嘛?”章文这两天光顾着吴玫的事情了,胖子去了澳门他一点都不知道。

“嗯,过了个清明节,来这玩的人这么少,都一天了也没换掉几个码。”胖子很郁闷的说道,随后又压低了声音说道:“我怎么感到九哥的赌场里的气氛不太对劲啊?冒出来好多生面孔,而且范老大见到我一点笑模样都没有,凶巴巴的,我看着都瘆的慌!”

“哦!可能是周边那些小赌场撤回来的人,你只管你洗码,别的不要多问,知道不?”章文嘴里说的轻松,心里警觉得可能有什么事情了,连胖子都感觉到了,那就是说已经比较明显了,再想想钱一最近的一些表现,章文感到九哥那边估计是出问题了,而且不是一天两天了,应该是从严老大被杀就开始了。

“我知道,我才不会没事找事呢!”胖子回答道。

“嗯,那就好,老白刚才给你说过了吧,这回老白要单独买一张彩票。”章文再核实一遍。

“我知道,不就是四百多块钱吗?你先帮我垫上。”胖子毫不在意的说道。

“好!说不定老白一出手就中奖呢!”

“拉倒吧,我是不想打击他的积极性,友情赞助一把!我还是相信你的那张大复式投紸。”

挂了电话,章文坐在那里想了一会儿:如果九哥那里真的有问题,会不会波及到纪家啊?这才是章文最担心的问题,其他的要砍要杀的跟自己没有什么关系,当然心里是希望九哥能力挽狂澜,平定乾坤。章文很犹豫要不要给钱一打个电话,最终还是放弃了,如果有什么是钱一肯定会提前打电话来的。再说九哥和纪家的关系也就钱一和范志成等有限的几个人知道,应该没什么问题,难道还真的会波及到内地来?

回到莫心兰那里,好像生活又恢复到了原来的样子,看到章文的心情还不错,莫心兰适时地又发了发嗲,但是听到时静今天去了吴玫那里,莫心兰还是很警惕的盘问起她和章文的谈话内容,这让章文很有点抓狂,还是干脆的把莫心兰按倒在**就地正法,这才让莫心兰转移了注意力,当然代价也是不小的,最起码就很耗费体力。

第二天,章文接到了吴玫的电话,说是后天可以出院了,其实今天就可以出院的,但是今天是星期六,所以要打星期一才能办理出院手续。这可是个好消息。

“好的!我星期一来接你出院!”章文连忙抢着说道。

“好呀!就你一个人来就行了,没什么太多的东西!”吴玫对章文的表现还是很高兴的。

“知道了!”

……

下午,老白快下班的时候又来了:“章文,我回去又仔细地比对了一下这几场比赛的赔率走势图,我觉得可以去掉一场德甲的多选,增加一场意甲的双选,买彩/金额还是不变。”

“可以,我也参考了一下你的投紸,改了几场比赛的勾选,这几场比赛的赔率变化都比较大,所以你的选择说不定是对的。”章文昨晚上忙着应付莫心兰,一直到下午才最终确定了自己的投注单子,已经比昨天做了不少的改动。

“好,那我就去出票了。”老白心里很兴奋,对于他来说这次可是一次大的复式投紸。

晚上,章文特意的买了些熟食,开了瓶酒,和莫心兰一起看直播,这一期足彩是12050期足彩。其中九场比赛是晚上21:30和22:00开始的,这是章文最喜欢的,因为如果前面这几场全对,那么就有机会中奖或者是反打随后开赛的比赛,即使不中奖也能赢不少的钱。只是最近的投紸都是前面几场一结束,彩票就爆了,当然也就不存在反打的机会了。

与此同时,老白也买了酒食,一个人坐在家里自斟自饮,倒也逍遥,开玩笑,两千多块的投注呢,再加上些酒食算什么!当然老白主要是看直播,这次可是大手笔投注啊!

到了24:00前面的九场比赛结束,没想到居然是章文的彩票先爆了,已经输了两场了,这下连反打的机会也没有了。章文极度郁闷的关了电脑,悻悻的睡觉了。

倒是老白!在家里欣喜若狂,九场比赛全对!这太让人真振奋了,还有五场比赛,其中三个双选,两个单选,要说中个二等奖应该不难吧?老白心里盘算着。

到了早上六点钟,章文还在睡觉,就被老白的电话吵醒了:“章文,怎么回事啊?两场意甲怎么不比了,其他的我全对了啊!”电话里传来了老白焦急的声音。

“不比了?哦,过去也有这种情况的,一般来说就算你全对了!什么,什么?你昨晚上的比赛全对了?”章文先是回答了老白的问题,接着一下子惊叫起来。

“是呀!怎么我好容易中了一次奖,就碰到这种事!章文,昨天晚上的德甲,拜仁主场被逼平了,这应该算是大冷门了吧?还有沃尔夫斯堡主场输给了弱队,也应该算是冷门了吧?这次的奖金应该不少了吧?”老白听了章文的解释,很兴奋的问道。

“拜仁主场被逼平了?这倒真是个比较大的冷门。不过要是意甲的两场比赛算全赢的话,那就不好说了,估计几十万还是有的。”章文冷静的分析了一下,他现在心里也很高兴,老白的那张彩票可是有他的30%的份额的。

“文,什么事?谁这么早打电话来?”莫心兰也被吵醒了。

“好事!可能中奖了!我也投了30%呢!”章文这会儿睡意全无,伸手拍了拍莫心兰。

“真的?那太好了!”

“是呀!来,庆祝一下,咱们晨练吧!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日之计在于晨!”章文心情大好,一掀被子把莫心兰拖了起来。

“讨厌!谁要陪你晨练?还在于春,在于晨呢!什么话到了你嘴里就变了味!”莫心兰也受到了章文的好心情的感染,嗔怪的叫道。

“孩儿们,操练起来!”

“嘻嘻,你个混蛋!”

……

来到店里,章文特意伸着头朝窗外看了看,还真不错,老白还在很敬业的做着煎饼果子,并没有因为中了奖而歇业,其实章文是不知道,老白是早就把面糊调好了,不卖不行。不过今天明显不在状态,要么忘了加香菜,要么忘了收钱,心不在焉的总算是把一桶面糊都用完了,然后撒腿就朝章文这里跑,进了门就忍不住的叫道:“快看看,快看看,多少个一等奖?”

“早就看过了,123个一等奖,这一期销量两千八百多万,这么算下来,一等奖大概十万块左右。”章文能理解老白此时的激动心情,甚至还很羡慕老白。自己从来也没中过一等奖,老白一出手居然就拿下了一等奖。

“啊?才十万块钱!那说了没有为什么两场意甲取消?”老白多少有些失望,又问道。

“说了,官方的消息说是因为意乙比赛有球员猝死,所以取消了这两场意甲比赛,详细情况还要等到下午在清楚。”章文也只知道个大概。

“哦!才十万块钱,我还以为能有几十万呢!这意乙球员猝死跟意甲有什么关系,真是莫名其妙!”老白有些气恼地说道。

“行了,知足吧,要是两场意甲输掉一场呢?恐怕连十万块钱都没有。”

“可是我中的是一等奖啊!那也太少了!”

“不少了,你昨天还加了一场意甲的双选。”

“什么意思?”

“我是说----你中了两个一等奖!”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