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374章 人间正道是沧桑(下)

第三百七十四章 人间正道是沧桑(下)

下班的时候,章文和莫心兰买了点菜,准备回家自己动手烧饭,路过“和为贵”自助式快餐店的时候,就看见胖子无聊的坐在椅子上,用手撑着头两眼无神的看着窗外发呆呢。桌上还放着一盆毛豆,敢情巧妹还给这货安排了不少活,估计是不剥完这些毛豆,晚饭都没着落。

再看隔壁的彩票店,老顾正扯着嗓子吆喝着,忽悠人家买彩票呢,卖彩票像是菜场卖菜似的还带吆喝的,全国估计也就只此一家。但是,现在刘佳蓉的彩票店还就是人气旺,这回正值下班吃饭的高峰,也是买彩的高峰时段,章文还看到了刁学富正忙得满头的大汗,这厮现在被老顾收拾的服服帖帖,而且神刁大侠卖彩票,也是彩票店的一景啊!

“我也要买彩票,给我十块钱!”莫心兰与其说是想买彩票,还不如说是在向章文发嗲。

“对,对,对!多买多中,不买不中,五注才10块钱,再来个倍投,中了奖得开着卡车去装钱!”老顾看到了章文和莫心兰,吆喝的更起劲了,满脸的笑容绽放得像花儿一样。

“就你会忽悠!”摸了半天也没零钱,章文无奈的递上去一张百元大钞。

“来啦----肥羊一只,双色球随机5注10倍,学富,出票!……客官,您拿好喽!”老顾把过去当店小二的本事都使出来了。

“哎?哎?哎?找钱啊?5注才10块钱啊!”章文接过彩票叫道。

“找什么钱?没看到下面还写着10倍呢嘛!”老顾一转眼就变了脸色,不耐烦的说道。

“我什么时候说要倍投了?”章文刚才就根本没听明白老顾瞎吆喝的是什么。

“去去去,一边呆着去,别站这影响我做生意,要是闲的没事,去帮着胖子剥毛豆去!”老顾更不耐烦了。

“丫的你抢钱啊?……”章文知道老顾是成心的,还是忍不住嚷嚷道,莫心兰也忍不住的笑着,拉着章文走了。

“咯咯咯咯……”

“呵呵呵呵,得!又被他骗走了一百块!”

章文和莫心兰离开彩票店有点距离了,才忍不住相视大笑。然后收起彩票一起回家,莫心兰心满意足的挽着章文的胳膊,每每这种时刻总是觉得生活很充实,却没看到身后的和饭店里胖子正愤怒的朝他俩挥拳呢:来了也不知道进来帮我剥毛豆……

……

第二天,章文一早来到店里,对着电脑正一个数一个数对彩票呢,对完了,直接把彩票扔进了废纸篓里,什么呀,就中了2个红球,还什么用卡车装钱!一百块又打水漂了。

“老板,你的茶!……老板,你看窗外,老白又开始卖煎饼果子了!”商悦把章文的茶杯端过来,然后说道。

“嗯?”

章文站起身,朝窗外马路对面望去,果然,老白新换了一身白色的厨师服,正有条不紊的做生意呢!这时,老顾也晃进了店里。

“看什么呢?怎么样?昨天的彩票中奖了吗?”老顾进了门看到章文正伸着脖子朝窗外看呢。

“中个屁,我在看老白呢!”章文看到老顾就生气。

“呵呵,不中奖是正常的,你当中奖那么好中的?……谁?老白?”老顾开始还笑呵呵的,然后就触电似得蹦了起来,连忙跑到窗口也朝外看看。

“你说这老白是输光了,还是根本没去澳门?”章文问道。

“八成是输光了吧?要是赢了,还会在这卖煎饼果子?”老顾分析道。

“可是看着不像啊?表情很平静嘛!”章文疑惑地问。

“废话,难道一边抹眼泪一边卖煎饼果子啊?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挥泪大甩卖呢!”老顾翻着小眼睛说道。

“顾老板,喝茶!”小姚难得主动地给老顾沏好了茶。

“哎!好,好……”老顾既有些意外又有些受宠若惊。

章文可是心里一惊,这小丫头不会是真的开始采取行动了吧?章文抬头朝商悦看了看,商悦还是一脸的平静,什么也看不出来。

章文和老顾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其实都在等老白收摊,看看老白会不会过来,章文甚至在想回头怎么和吴玫说。

到了九点多,老白收摊以后,把推车停到了章文的店门口,然后像以往一样走了进来,店里的人都抬头看着老白,一时间店里静静地。

“呵呵!我没去澳门!”老白好像知道大家都想什么一样,进了门就给出了回答。

“那你这几天跑哪去了?”老顾还有些不信。

“我到儿子的学校去了一趟,看了看儿子,也把吴玫的事和儿子说了,然后就回来了。”老白很坦然地说道。

“呵呵,我还以为你去了澳门呢!”章文心里很高兴老白没有重蹈覆辙。

“唉!不是不想去,而是不敢去啊!我是舍不得你们啊,要是真的再输光了,那就真的成孤家寡人了!到时候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老白叹口气说道。

“不会,这不是还有老顾嘛!”章文笑道。

“草,钱都没了,谁帮他收尸?”老顾翻着白眼道。

“哈哈哈哈……”

店里面一下子气氛轻松了许多,老白很无奈的看了看这个无耻的棺材店老板。

“商悦,别楞着啊!帮老白泡杯茶啊!”章文对商悦说。

“哦,知道了!”商悦连忙答应着,她一直站在章文的身后,感受着店里面的轻松欢快的气氛,早就忘了给老白泡茶了。

“不用了,我先回去了,下午我再来,把这一期的足彩方案拿给你。哦!对了,这是我的卡,里面有10万块钱,你帮我交给吴玫,就说是给儿子准备的。”老白摆了摆手,然后拿出了一张卡,递给章文。

“好,可是我可不敢保证吴玫肯收下来。”

“没关系,她要是不肯收着,那就放在你这,放我那始终是个祸害。”

“好吧!老白……我想问问你,你是怎么想通的?”章文看这老白问道。

“呵呵,亲情和友情比赢钱更重要。唉!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可惜我明白得还是太晚了些!”

一时间,店里有变得静静地,所有人都被触动了……

……

老白回到家里,仔细的研究这一期的足彩,一直到中午,却是再也没有前两天的感觉了,14场比赛只找到一场感觉有点把握的,老白不禁摇头苦笑: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啊!还是老老实实的做生意来的实在。

索性去胖子那里吃了点午饭,看着胖子面前摆着两盆毛豆,于是很仗义的帮着胖子一起剥毛豆,把胖子感动的都要哭了。

“胖子,怎么这么多,今天剥的完吗?”老白惊讶的问道。

“唉,谁说不是呢?昨天没完成,今天老婆又加量了,我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老白,还是你知道体惜兄弟啊,昨天老顾和章文看到我这一堆的毛豆,愣是没一个人过来帮我!”胖子哭丧着脸说道。

“唉,人间正道是沧桑啊!”老白还在念叨着这句话呢。

“可我这也太沧桑了吧!老白,你有学问,帮我想个主意,怎么样能把我放出去?”胖子哀求道。

“哦!我想想……哎,有了,等会我去章文那里,让他来和巧妹说,他们店里正好要进货了,让你去帮忙跑一趟,巧妹和邢春花都挺相信章文的,应该没问题吧!”老白给胖子出了个主意。

“哈哈,老白,你们这些读书人就是心眼多,好主意,快去快去,你现在就去和文哥说,这点毛豆我自己来剥……”胖子听了,精神一振,双手飞快的剥着……

下午一切都很顺利,章文和老白确定了一个1024元的复式单子,因为这一期都是乙级联赛,估计销售量也不会太多,所以也就相应减小了买彩的金额。

接着,章文又去了胖子那里,和巧妹说了一声,要请胖子出马去进货,其实巧妹也就是找个台阶,所以很痛快的答应了,胖子拿回了自己的全副武装,揣起了钱包,别好了手机,接过了车钥匙,一脚把装毛豆的脸盆踢得老远,满血复活。对老婆千恩万谢,晚上表现的更积极了……

……

晚上,商悦和小姚都靠在**,一人捧着一个笔记本,商悦在研究今天的股市,小姚在看小说,两人倒是互不相干。

“商悦姐,你帮文哥赚了多少钱了?”小姚看完了一章,关了电脑,然后问道。

“嗯,不多,20%都不到……”商悦看着笔记本简单的应付着小姚。

“商悦姐,你说文哥和小戴谁的能力更强啊?”小姚又问道,私下里她一直习惯叫文哥,而不知老板。

“嗯?……他们俩不是同一类人,没法比较,要是从常规的技能来看,那当然是小戴强喽!”商悦关上笔记本,想了想说道。

“那你为什么不喜欢小戴?”小姚看着商悦不解的问。

“也许我更喜欢成熟些的男人吧!”商悦随口说道。

“可是文哥也不怎么成熟啊,老是惹祸的!”

“谁说我喜欢他了?莫名其妙!”商悦白了小姚一眼。

“嘻嘻,别以为我看不出来,文哥在店里的时候,你就特别高兴,做事也轻快!”小姚笑嘻嘻的说道。看来小戴的事对她影响并不大。

“胡说,我就是喜欢咱们店里的轻松欢快的气氛,跟其他的没有关系。”商悦恼怒的说道。

“好,好,其实我也喜欢这种气氛。哎,商悦姐,你给我说说那个刘佳蓉吧,我对她真的很有兴趣哦!”

“小姚,你到底想干什么?”商悦很认真的问道。

“你先给我说说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