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395章 取名(上)

第三百九十五章 取名(上)

晚上,莫心兰在有些失落之余,却表现出了超常的温柔体贴,主动让章文回去住一段时间,这让章文很是感动,但是感动之余,章文很怀疑这是时静给出的主意,因为即使莫心兰不说,章文也要回去住一段时间的。既如此还不如表现得大方些。

不过章文还是很高兴的,好歹最近一段时间,把家里的事情处理的还算是和谐,纪清和莫心兰也能够和睦相处,甚至两人还经常地互通有无,经常商量着属于家庭内部的事情。

莫心兰还拿出了两个礼盒,送给纪清的,还有一个是给儿子的,莫心兰现在也称这孩子为儿子。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去买的礼品。

……

章文第二天就接纪清出院了,然后在父母那里住了快一个星期,店里的事完全交给了莫心兰和商悦,章文则是一门心思在家陪着纪清坐月子,不过,说起坐月子,章妈还是讲究挺多的,不能吹风,不能洗澡,更夸张的是还不能刷牙,这遭到了章文和纪清的强烈反对,一个月不刷牙那谁受得了,所以,最终还是章妈妥协了。总的来说虽然有些争议,但是还算和谐,两代人相互之间沟通的还不错。

当然,章文还有个意外的收获,他也有奶吃了。刚开始,章文还不好意思,嘴里咂着手指头很羡慕的看着儿子,等到喂饱了儿子,纪清看到章文的这幅样子,忍不住莞尔一笑:“过来吧,大宝宝,早就知道你眼馋了半天了!”

然后章文就扭扭捏捏的也躺在纪清那里享受儿子的待遇,只不过他的技术比起儿子可是差的远了,纪清的奶/水充足,每天晚上都要多出来不少,所以之后就便宜了章文了。

为了哺乳方便穿的很宽松的衣服,有时候坐在**安静的给孩子哺乳的时候,章文都是呆呆的凝视着,现在的纪清,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母性的光晕,慈爱祥和,宽容满足,嘴角上总是挂着一抹骄傲,轻轻地哼着柔和的小曲……感觉纪清正迅速的向一个成熟的女人转变,似乎有了孩子以后,这女人才算是真正的完美了。

到了周末,家里来的亲朋好友实在是太多了,络绎不绝,还有纪家的人也都过来看望纪清,章文也抽时间回到了镇上。

一个电话,他的那群狐朋狗友都来了,大家坐在店里品茶聊天,倒是很惬意的。

“章文,你这就太儿女情长英雄气短了,纪清坐月子,你干嘛一个星期不露面?我闻闻……嗯,乳臭未干,你居然还揩油了!怪不得乐不思蜀的!”老顾还是最活跃的,伸着鼻子使劲的嗅着。

“不会吧!我来之前特意洗过的!”章文很惊讶老顾的嗅觉灵敏。

“章文,你可是真有福气,你不在的这一个星期,你的这老婆和手下帮你搞定了一个千人大厂的高温降暑用品的订单,啧啧,你坐在家里都有钱赚!”老余这时很羡慕的说道,章文这才留意到老余左臂上挂着一块黑纱,章文没多问,知道肯定是老余他们家的老爷子已经走了。不过老余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难过的表情,也算是解脱了。

章文其实一进得店来,就知道了,但是还是忍不住很赞叹的看了看莫心兰和商悦,两人居然还有些不好意思了。

一帮子人热热闹闹的聊了好长时间,这中间除了胖子有点萎靡不振以外,其他人都挺精神的,也没办法,胖子这一个星期被巧妹强行提高了一倍的工作量,当然是比较辛苦了,唉!看来什么事都要命中率高才行啊!

说到后来,朱老大问起孩子起名的事,章文一时兴起,叫商悦拿了一万块钱出来,现场征集名字。这一下可热闹了,大家的积极性都被调动起来了,特别是老白,他认为那是他的强项啊!

“富贵!章富贵!要不叫章大富。”胖子最先开口。

“俗!一边呆着去!”章文对着货的水平失望透顶。

“大有,章大有,怎么样?大俗即大雅,大有,包罗万象!”老顾说道。

“还行,就是总觉得差了点。”章文说道,莫心兰也在一旁皱了皱眉。

“那我还有更绝的,大小!怎么样?大小通吃,无往而不利!”老顾得意忘形地说道。

“嗤!一头大一头小,你倒是三句话不离本行啊,卖棺材呢!滚!”章文反应飞快,马上把这老货给轰跑了。

“叫章伟,怎么样?够霸气的吧?要是喜欢三个字的,再加个阳,阳刚之气!”朱志元想了半天,想出了个比较满意的名字。

“好!老大就是老大,有水平!”胖子和老余已经迫不及待的拍起了马屁。

“章伟阳!好是挺好,怎么倒过来念就那么别扭呢?”老顾抠着嘴唇说道。

“章伟阳,阳/痿章?哎!朱志元,你这名也不咋地啊?”老白忍不住叫了起来。

“不咋地,那你想个好的!”朱志元马上就泄气了。

章文看着朱老大,忍不住撇了撇嘴,心说,妈的,差点被他带到沟里去!还老大呢!

“呵呵!看我的,章文名字里有个文字,但是有重文轻武之嫌,更何况实际上他是重武轻文,所以这名字一定要起的好,我给取个斌字,文武斌,有文有武,才貌双全,怎么样?”老白说道。

“嗯,名字是还不错,就是结构上太接近了,和我的名字放在一起,倒像是兄弟俩。先放一放,老白再回去好好想想。”章文点点头说道,这里面也就老白还有点靠谱。

结果七嘴八舌的又说了半天,也没人能把这一万块钱拿走,最后这些人都悻悻的走了。

……

快吃晚饭了,莫心兰提议在店里一起吃,章文没什么意见,商悦和小姚都很高兴,莫心兰去饭店买几个热炒,小姚去买啤酒,剩下商悦在收拾这帮人留下来的茶杯烟缸等。

“唉!没想到取个名还这么难,商悦,你有什么好的建议?”章文叹道。

“叫章悦吧!”商悦头也不抬的就说道。

“我弟弟就叫章越,再说,取了这个悦字,估计我们俩得有一个人横尸街头,希望不是我!”章文没好气的看着商悦说道。

“我只是就事论事,悦字是挺好嘛!”商悦捂着嘴笑道。

“在我这犯忌!哼,商悦,你已经失去了拿这一万块钱的机会!”章文哼道。

“嘻嘻,稀罕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