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405章 化解

章文是在接到莫心兰的电话之后才知道纪红今天也在网店的,自从章文上次和莫心兰提过把纪红的那套房子买下来的建议之后,莫心兰就时时的惦记着这事,所以今天看到纪红在店里,于是就赶忙给章文打电话了,倒是章文已经把这事给忘了。

此行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来看看小戴,当然不是以胜利者的身份,而是以过来人的身份,章文打心里不愿意和小戴撤案生什么隔阂,更不愿意他有什么误会,对于他最近的表现,章文也知道那是属于男人特定的时期的一种偏执和狂热,等以后接触的人越来越多,心理越来越成熟些就会理智而全面的考虑问题。

章文把车停在了宝马车的后面,下了车,看看这辆光可鉴人的宝马,暗自思付:这朱老大现在接触的人就是不一样,动不动就是宝马奔驰,就是这辆宝马怎么停在这啊?然后也懒得多想,径直朝莫心兰的网店那里走,正看到刘大志正拿着一块新毛巾在那擦汗呢:“呵呵!那个……不好意思,把你的新毛巾都给弄脏了!”

“咯咯!没事!送给你了,没想到你这人干起活来还真的挺实在的。”莫心兰看着刘大志一脸的憨厚相咯咯的笑道。随即看到章文,惊喜的叫道:“呀!你来了?”

“嗯!你是新招进来的?”章文看了看刘大志问道。

“是!领导,今天刚来。”刘大志只当章文是厂里的干部,反正叫领导错不了。

“他是新招进来的,干活可卖力了!刘师傅你忙你的去吧,剩下的我们自己来。”莫心兰在一旁说道。

“哎!好,以后有什么事叫一声就行了,咱别的没有,力气有的是!”刘大志听到莫心兰的称赞,心里挺高兴的,顺手把那条新毛巾挂在了脖子上,然后对章文赔个笑指了指章文的车:“领导,把你的车让一下,我把车开出去。”

“哦!好!”

等刘大志把车开走了,章文再度从车上下来,看着那辆宝马,不禁摇头道:“老大现在就是不一样了,又买了一辆车,这人不简单啊,刚招进来就让他开宝马?”

“嘻嘻!哪呀,那是人家自己的车,他是来应聘门卫的。”莫心兰忍不住笑道。

“啊?朱老大这是什么公司啊?开宝马只能应聘门卫?那应聘别的岗位还不得开着保时捷来?”章文仰头看了看朱志元新建的厂房,也没有达到金茂大厦的标准嘛!

“哎呀!这人是个特例,人家喜欢守着财富过平常的日子,有什么不好,一点也不张扬!也从不乱花钱,这点就比你强!”

“这还不张扬?门卫开宝马,镇上也就独此一家吧?再说,我哪乱花钱了,今天来还不是为你?”章文肆无忌惮的把莫心兰揽了过来。

“嗯!”莫心兰每次被章文这么霸道的揽住腰,就浑身软绵绵的,失了方寸。

进了莫心兰她们的办公室,里面可是够热闹的,办公桌都重新的排放,会客室也取消了,原来最近又新增加了两个员工,办公室的地方不够用了,所以把会客室取消了,因为用处不大,以后真的要是有客户来,借用朱志元的会客室就可以了,那里的装修更豪华。

“说吧!找我什么事?不会是专门来看看我吧?”纪红看到章文还是一点也不客气。

“这叫什么话?好歹咱们也是亲戚,我这回来主要是来看看你,然后才是有点小事和你商量!”章文叫道。

“哼!好吧,那我就先听听你所谓的小事!”纪红哼道。

“咳咳!是这样,为了以后我的家庭的和睦,也为了你避免不必要的尴尬,我想把你在纪清隔壁的房子买下来,确切的说,是莫心兰买下来。”章文清了清嗓子很正式的说道。

“不卖!”纪红干脆地说道。

“为什么?你非要跟我们挤在一起啊?多别扭啊!”章文惊讶的问道。

“喂!你有没有搞错?现在那套房子在增值啊!我干嘛要卖掉?再说,我和我妹妹住在一起,有什么别扭的?”纪红说道。纪红那套无意中买下来的房子确实在不断地增值,已经比买来的时候涨了30%了,纪红现在是真的有点舍不得卖了。

“别的地方的房子也在增值,你可以另外买一套嘛!再说,这也是纪清的意思,你想啊,我们一家子,把这一层都买下来了,我再把楼梯那里装个铁门,整个12楼都是我们家的了。嘿嘿,你也不希望我们这么和睦的大家庭因为你就分居两头,来回跑吧?”章文打着心里的如意算盘说道。

“你烦不烦啊?当初给你你不要,现在又想要了!我没空陪你瞎折腾。”纪红不耐烦的说道。

“嘿嘿!当初不是没经验吗?没考虑到住在一起也要保持相对的独立空间,经验是要慢慢积累的嘛!”章文嬉笑道。

“纪……纪红,我按照现在的市场价买,所有的手续费都由我来!”莫心兰低声对纪红说道,她一直和纪红不怎么和睦,也就最近才缓和了些,那是因为纪红最近在谈朋友,经常没时间管理网店这一块,都是莫心兰代管的。

“也不知道我这傻妹妹怎么想的,居然还这么放纵你!章文,我是真的觉得你就是个混蛋!莫心兰,你也是!和纪清一样傻!”纪红骂道,连莫心兰和纪清都一起带了进去。

“是是是,我是混蛋了点!但是这年头像我还有这么多优点的混蛋实在是不好找了,你就包含点吧!”章文的态度倒是超好,莫心兰在一旁倒是有些挂不住了,脸都红了。

“噗!好了好了,现在已经这样了,就便宜你了!这套房子也别买来买去了,你们搬进去住就行了,只要你没有对不起我妹妹,这套房子就是你们的。钥匙过两天就给你们。”纪红看到章文和莫心兰都有些不自然,接着拍板道。纪红不差这点钱,懒得再去办理过户交易。

“好嘞!这回还省钱了!”章文很高兴,莫心兰心里却有些不适,说到底这房子还是纪红的,莫心兰更希望把名字变更过来。只是章文已经同意了,她也不好再有异议。

章文的想法就实惠多了,只要没有对不起纪清,那不就等于白捡了一套房子嘛!再说一旦搬进去了,再想让自己搬出来,门都没有,到那时主动权可是在自己的手上了。看到莫心兰还有些不情不愿的样子,看来还要加强思想教育,,捡了便宜还不知足!

接下来的事就简单多了,章文离开纪红那里,去了朱志元的办公室,章文一进厂门就看到胖子和老顾的车了,所以知道这帮孙子都在朱志元这里。

“你来干什么?得意吧?赢了小戴!”朱志元最先看到章文,没好气的问。

“我就是来安慰安慰小家伙的,你当是来看你的啊?一点没义气,看着兄弟在那里搏命,躲了个远!”章文更不客气的回敬道。

“少来,你那哪是搏命?就是欺负小孩子!”朱志元很不爽的说道。

“行了,把小家伙叫过来吧,别有什么想不开!”章文坐了下来,顺便和老顾等人打了个招呼。

小戴接到朱志元的电话来得很快,一进门,看到这帮子人,特别是看到章文也在,顿时有些不自然了。

“小子,拿好了!四万一千元,胖哥贴你40元,行啊!一出手就玩个三串一,还能赢出来,不简单哦!”胖子很夸张的拍了拍小戴的肩膀,还不忘提醒小戴自己贴了40元钱。

“拿着吧!这本来就是你的!”朱志元看到小戴有些不知所措,于是说道。

“小戴,呵呵,这两天的事……”章文还在想着怎么措辞。

“我知道!我知道!我认赌服输!”小戴连忙说道。

“我就是要说这个,什么赌不赌的,只不过是大家娱乐一下,开心一下,你别太当回事!”章文摆了摆手说道。

“不不不,文哥,是我自己一厢情愿,没考虑到商悦的感受,比起你们,我真的还是不够成熟。”小戴赶紧说。

“就是嘛!大丈夫何患无妻?五步之内必有芳草!等你再经历多点,你就知道了,娶老婆还是要温柔体贴点的好,太强势的,太强壮的,可不是什么好事情!你看老余,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啊!被一座大山压在身上,一辈子都没能翻身,到最后人都跟纸片一样了,惨啊!”老顾也貌似关心的说道。

“你放屁!老子怎么了?我过得比你幸福得多!”老余一听顿时大怒。

其实也就是这帮哥们待在一起才会相互调侃,平时老顾说话也不会这么没分寸。

“呵呵!多谢各位前辈,我知道你们都是为我好,我一定向各位前辈好好学习,努力工作,嗯,其他的我也说不来,要不我请大家吃顿饭,好不好?反正我也赢钱了!”小戴挺感激的说道。很多想不通的事在这热闹的氛围中倒是轻松地化解了。

“这不用!说起来我倒是要提醒你,澳门这种地方再不要去了,老白,老顾,段克俭,哦!还有我和胖子哪个不是刚开始都赢钱,到最后都是翻着倍的还回去,所以我不希望你沉迷于此,你是有才华的人,好好工作,前途无量!”章文最怕再出老白那样的事。

“我知道,我并不喜欢赌钱,那都是碰运气的事,我还是希望在这个新的公司有所建树。”小戴点头道。

“你能这么想我就放心了!走吧,今天的晚饭还是我来做东吧!”朱志元听了小戴的话,总算是放心了,这段时间他也最担心这个问题。

……

“莫心兰,你真的打算就这么跟着他过一辈子?你还年轻,依然漂亮!”纪红问道,章文离开以后俩人就这么一直坐着,沉默了好久,还是纪红先打破了沉默。

“我还有选择吗?他是我的初恋,我已经错过一回了,如果我不错过前一次,也就没纪清什么事了!我不想再错过第二回。你别想挑拨我们!”莫心兰眼中有些懊恼,更多的是坚定。

“好吧!不管怎么说,我还是挺佩服你的!”

“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