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415章 满月酒

终于等来了满月酒的这一天,纪清为了这一天做足了准备,现在纪清的装扮完全是少妇的打扮,这一个月,纪清已经恢复了不少了,脸也没有怀孕时那么胖了,头发也盘起来了,看上去成熟了好多,也自信了好多,举手投足之间显得从容不迫,温和娴静。相比之下,莫心兰还是那副火辣的装扮,就是妆没有原来那么浓了,鞋跟的高度也稍微低了些。这女人生过孩子和没生过孩子就是个分水岭,完全不一样。章文看的暗暗称奇。

满月酒比章文预计中的还要热闹,除了朱志元和小戴在外地的工地上赶不回来以外,剩下的该来的全来了,期间的热闹自不必多说,倒是各人的位置很有意思,很多人都是相互换过的。老顾这一桌,除了老余胖子和老白等人,这帮货居然把商悦给请到了这一桌来,段克俭后来也凑了进来,还好这一桌还有个邢春花,要不然商悦倒还真不敢坐过来。

邢春花今天的兴致极好,坐在老白的身边在给他介绍女朋友呢,老白则是有点愁眉苦脸,虽然说现在一个人多少有点寂寞,但是邢春花介绍的是她们村的一个离异的女人,这让老白很是恐慌,邢家村专门出产悍妇,邢春花介绍的这个估计也不差多少。

吴玫今天坐在纪清的身边,这时章文特意安排的,也是为了显示他对这个姐姐的看重。还有章越和于妍也坐在了纪清这一桌,今天小家伙倒是没有睡觉,好像也很兴奋的样子,胃口也好,这不!纪清又抱着孩子回房间去喂奶了,章文也跟着一起去了,回到纪清原来的房间,不禁有些感慨,当初自己还被纪红劈头盖脑的打了出来,想不到才一年的时间,自己和纪清已经是抱着个孩子回来了。纪清想到的更多,当初的那个笔记本里的文件夹,还有章文在自己胸前留下的爪印,更有当初晚上帮着章文和胖子偷偷地到厨房偷菜……

“抱抱!”纪清有些发嗲的轻声道。

“呵呵,这一年变化可真大啊!你都长胖了一圈!”章文笑道,伸开手臂把纪清兰在怀里。

“讨厌,不许说!我过几个月就能减回来!”纪清有些怪怨的娇叱道。

“呵呵,其实这样也挺好的,很成熟的美!”章文安慰道。

“嗯,不行还是太胖了些!”纪清不满意的说道。

“好了,我们回去吧!再不回去,他们要找过来了!”

“嗯!”

俩人回到大厅里,章文意外地发现时静,莫心兰,纪红还有林巧妹这几个人坐在了一起,很投机的在商量着什么,还不时的看看章文,这让章文很有些不安,这几个娘们凑在一起能有什么好事?难道胖子又对林巧妹交代了什么?

其实是章文多心了,这几个人凑在一起实在探讨纪清所说的偏方,莫心兰这几天一直蠢蠢欲动,想试试怎么能触怒章文,但是一直没能得手,也有点心虚,于是这会儿三个急于怀孕的女人在加一个智多星时静正在研究这个偏方的可行性。

时静听了莫心兰说的这些原委,差点笑出来,莫心兰也就算了,连纪红这么有主见的人也居然也拿不定主意,林巧妹就更不用说了,她倒是想法实在,大不了回去让胖子沾点便宜,反正他们夫妻俩打架是家常便饭的事。随即时静也挺同情莫心兰的,这妮子为了孩子的事现在都有些魔障了,每天就想着怎么能快点怀上孩子。

“难道挨揍都这么困难吗?”时静忍着笑问道。

“是呀!他现在不怎么发火,更别说打老婆了!”莫心兰哀叹道。

“要不你也让他陪你去趟港澳,然后再大街上耍耍赖,男人最烦女人在大街上胡搅蛮缠,估计你的愿望就能实现了!”时静再聪明也想不出什么好主意了。

“不行啊!我早就想过了,现在纪清刚生完孩子,哪有时间?”莫心兰摇头道。

“就是,这个主意不好。”纪红也不赞成。

“要不把商悦赶走,当然我说的是假的赶走,等完事了再请回来。”莫心兰问道。

“这个主意好,我就觉得商悦现在有点得意忘形了,对我妹妹也是个潜在的威胁。你看,她现在很受欢迎啊!”纪红居然很赞成。用眼神像商悦那里示意了一下。

“不行,你们别瞎来。商悦,你们不管她一点事也没有,章文也不怎么当回事,但是一旦刺激到了他们,反而会惹出些事来的。说不定就真的走到一起去了,到时候你后悔都来不及!”时静立刻警告莫心兰,时静凭直觉更了解商悦。

“我就是说说!”纪红也有些后悔刚才说的话。

……

商悦在老顾这一桌上和这些人倒是都能说得来,关键是她什么都懂,什么都能说出个子丑寅卯,而且喝酒还不输与在座的任何人,这让一帮人都佩服的很,连邢春花也很佩服商悦,这妮子还真是能力出众,有些经营理念,连邢春花都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

商悦也不禁有些飘飘然了,但是,忽然就觉得背后有种如芒在背的感觉,忍不住回头朝莫心兰和时静那一桌看了看,好像也没看出什么,但是心里却是陡升惊觉,自己好像最近太高调了,还有些得意,刚才的感觉绝不是空穴来风,商悦对自己的直觉一向很相信的。

而且,最让商悦郁闷的是,时静还是那么淡定从容,每每和时静相比,商悦总觉得落在下风,好像总是能被时静看穿自己一样,但是又似乎很兴奋有了个一较高下的对手,今天又见到时静,商悦很想知道时静的股票有什么起色,因为自己和时静打赌的账户里已经盈利不少了,很想再碰碰时静,看她有什么反应。

商悦端着酒杯,笑吟吟的来到时静这一桌,顿时感到和刚才那一桌完全不同的氛围,看来女人间的明争暗斗才是永远的主旋律……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