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428章 狂飙+抢光(中)

“你姐要结婚了?”章文虽然知道纪红在谈朋友,但是没想到进展的这么快。

“不是结婚,是正式来我们家亮相!”纪清对于纪红的进展还是很高兴的。

“哦,那也差不多了。好呀,总算是快要嫁出去了,不容易啊!”章文笑道。

“什么呀!我姐以前是不想结婚,她要是想结婚,追求她的人可多了!八月五号中午,嫂子叫我们也去!”纪清不满的说道,但是想到八月五号抱着儿子,三口之家一起回娘家,又兴奋起来了。

“呵呵!好啊,我也看看教授登门有什么与众不同之处?”章文很痛快的答应了。

最近虽然和胖子一帮人玩的比较凶猛,但都是隔几天才玩一次,对于平常的工作生活影响倒是不大,这大概就是比原来年轻的时候成熟的地方吧,原来是天天通宵达旦,白天都在睡觉,醒来就在盘算到哪去借钱,嘿嘿,往事不堪回首啊!现在要理智多了,不过话说回来,主要还是得益于自己现在有了正常的收入保障。这应该是一种良性循环吧!

当然由于最近玩的比较大,又有点疯,所以章文很有点做贼心虚的把自己的后院都尽心照顾好,还抽空去了时静那里一次,时静已经提前开始教两个孩子化学了,欣儿在时静这里倒是老实得很,甚至是有些敬畏。

两人在谈话中聊起了商悦,时静对商悦的能力也是很称赞的。

“商悦表现不错,人也聪明,就是不知道品行怎么样?”时静说道。

“怎么?你觉得商悦的品行有问题?”章文一惊,现在商悦对于茶叶店来说太重要了。

“不是有问题,是怕有问题!别的都容易,人心最难测!有的时候太聪明也是把双刃剑。真正了解一个人是需要时间的。”时静叹道。

“那倒是,像我们就可以随时以命相托,以身相许!”章文嬉笑道。

“滚!谁跟你以身相许!行了,这事你也别管了,生意上的事你也管不好,我会盯着点的,就算有事,也不过是损失点客户。不过,她现在在镇上买房子了,应该安定下来了。”其实,时静是希望商悦能给章文带来更大的助力。时静知道,生意上的事,章文肯定是招架不住的,根本不是那块料。

……

当然也有让章文很烦恼的事,那就是前妻陈怡芳的事,章文接到了前丈母娘的电话,然后了解了个大概,陈怡芳现在是一定要这那个孟工程师结婚,但是,正所谓旁观者清,连陈怡芳的老妈,也就是章文的前丈母娘也都看出来了,人家就是看中了你的房子,到时候还要带着老娘一块搬进来,于是坚决的反对。

还好,当初为了和女儿离得近一些,前丈母娘把房子买在了同一个小区里,所以天天看着呢,陈怡芳又因为和章文有协议,倒是还没有胆大妄为,要不然很可能孟工已经入住了。所以在这一点上,前丈母娘和章文的看法是一致的。

于是,章文又抽空去了陈怡芳那里一趟,也就是原来自己的家,当然这回前丈母娘和老丈人也在,哭哭啼啼的,只是现在陈怡芳高烧不退,被**烧坏了脑子,谁的话也听不进去。

“那到底打算怎么办?明眼人都看得出,人家就是冲着你的房子来的,到时候再把老娘也接进来,你还要尽心伺候着,好像你也不是那么勤快贤惠的人吧?”章文最后很直截了当的说道。

“那是你从来没有关心过我,现在老孟才是懂得关心人会生活的人,我当然会做个贤妻良母的。”陈怡芳不屑的反驳道。

“那你连女儿也不要了?”章文有些语塞,对于陈怡芳,章文多少还是有些愧疚的,当初确实是没什么责任心,也没赚到什么钱。

“她选择的是你做监护人,再说你可以再婚,我就不可以了吗?”陈怡芳不耐烦的说道。

“告诉你,我们肯定是不同意的,什么东西?自己的房子给儿子结婚,再带着个老太婆搬到这来住,想得美,他要是敢搬进来,我天天来赶他走!”前丈母娘强硬的搬出了杀手锏。

“哼!别以为我离开这套房子就活不下去了,章文,我现在要把这套房子卖出去,你要是愿意你买回去,你要是不愿意,我就挂到中介那里去,到时候该还你的钱还给你。我们在郊区买一套房子也绰绰有余。”陈怡芳看来早就想好了,搬到这来住肯定是行不通了,索性想搬走了。

“……唉!那就卖了吧!到时候把欠我的和折算出来的装修费用还给我就行了,房子增值的部分就算是我贴给你了!”章文感觉这套房子给他带来了无尽的烦恼,现在他反而不想再收回来了,何况他现在刚在镇上买了房,再买第二套房是要全额付款的,还是卖了干脆,一了百了。

然后,章文没有再多坐,已经这样了,没有再呆下去的必要了,至于陈怡芳和她父母怎么沟通那已经不是自己需要关心的事了,欣儿的利益,相信陈怡芳还是会考虑进去的,到底是亲生母女。只是章文一直很纳闷,陈怡芳不是那个方面比较冷淡嘛!怎么这会儿和那个孟工在一起又变得**澎湃了?难道自己的表现这么差劲?

章文又回到自己父母那里,把这件事也做了个说明,虽然章爸章妈很有些不满意,但是看到章文已经决定了,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了。

……

重新回到镇上,章文才心情好了起来,看着店里商悦和小姚忙的焦头烂额,莫心兰也带了两个网店的员工来帮忙,店里面地上桌上堆满了各式茶叶,还有各种礼包,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章文只好又退了出来,和老顾老余一起去胖子的琪牌室喝茶去了,老白和胖子早就在那里等着了。

“怎么样?下一次扫荡什么时间?咱们是不是该提高点注码了?”胖子看到章文就眉开眼笑的问道。

“呵呵,我关心的是什么时候停手,不可能一直这么好运的!”章文笑道。

“靠!至少赢到一百万吧?”胖子现在手握几十万,胆正肥呢。

“怕什么?什么时候开始输钱了,咱们就停手!”老顾也是还没赚过瘾。

“提高注码就不要了,保住盈利就行了!”老白和老余还是有些纠结的。要是提高注码,一旦输了,他们俩可是没有什么后续资金的。

“嗯!提高注码就不要了,可以适当的打个三串一,四串一啥的!”老顾出主意道。

“这倒是个好办法,以小博大,只要运气在,就没问题!我再把司马刚的投紸单拿出来,照着他的单子反打,嘿嘿,说不定就赢出来了!”胖子得意地笑道,最近司马刚背到了极点,下紸二十几场才赢了三场,简直就是风向标一样。自从上次章文照着司马刚的单子反打全赢以后,胖子觉得想要赢两场球太容易了。

“有信心是好事,但是也要保持心态,看淡输赢,还有,老白!你丫的每天叼着中华烟也就算了,还没事发一圈,你是钱烧的难受是吧?”章文看着老白现在的做派就来气,好像生怕人家不知道他赢钱了一样。

“嘿嘿,嘿嘿。这不是高兴吗!”老白讪讪的笑道。

“嗤!发几根烟算什么本事?你看看我余哥,现在连邢春花都要给他端水洗脚,这才叫霸气!”老顾撇了撇嘴说道。

“呵呵,呵呵,难得的,也就那么一次!”老余很得意的谦虚道,现在老余回到家底气十足,冲着邢春花也敢吼两嗓子了。

“充分说明,还是赢钱好啊!连我们家巧妹都温柔多了!”胖子很满意的说。

“废话!”

第二天几个货就集中在了章文的店里,开始了新一轮的扫荡,不知是天意还是巧合,章文选的三场比赛和司马刚报上来的单子所选的比赛一模一样,同样选了这三场比赛,只是下紸的方向截然相反,章文毫不犹豫的把司马刚的下紸给黑了下来,这样变成了原来每人每场下紸3万,另外又拿出6万和司马刚对赌,更狠的是,索性又加了个2万元的三串一,搏司马刚全输,这回是彻彻底底的把司马刚当成输赢的风向标了,要是司马刚知道自己的下紸就这么被人利用,不知道会不会一口血喷出来。

这一下,所有人又被搞得兴奋起来,下紸没增加多少,赢利可是增加了20万,当然前提是那个三串一要赢出来。不过,章文和胖子都知道,现在的出手相比原来还是太软了,要是在过去,恐怕俩人这时已经把手里的钱都押上去了。

这三场比赛再一次印证了司马刚的风向标的作用,章文不但把司马刚的下紸轻松拿下,而且,三串一也就顺理成章的赢出来了。光是这个三串一就赢利13万,连带着黑掉司马刚的6万,这一轮多赚了19万。看来狂飙抢钱还在继续啊,不但抢赌场的钱,连司马刚也被他们打劫了一票。

到了半夜所有的比赛结束,每个人又增加了20万的资产,看样子,离赢利一百万已经不远了!

读者群:327579994本群除谈论剧情,对于股票,足彩,单场足彩等讨论的较多,所以入群前三思,不喜勿入,欢迎正版读者入群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