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436章 惊喜(下)

门口站着邢春花和吴玫,她俩正好今天来章文这里问问纪红怀孕的事,好歹也算是挺熟的了,所以也挺关心的,没想到来到店门口正好听到了老白的话,邢春花暴怒的转身就朝棺材铺奔去。吴玫也不满的看了看这些人,然后瞪了章文一眼,连门都没进,转身就走了,老白那她更是看都没看。

老顾摇着折扇,另一只手端着紫砂壶,很悠闲的踱着步正朝章文这晃悠呢,最近的日子太顺心了,手里的投资涨了不说,连彩票店的销量也增加了不少,更让人满意的是自己的主营业务相当的火爆啊,这玩意如果也按照销量来算的话,已经超过了去年同期的销量了,过了立秋,生意真是好啊!怪不得过去都是秋后问斩呢!

唯一遗憾的就是前天晚上去隔壁镇上的桑拿会所,一时兴起,斗胆叫了俩非洲妹妹,愣是一个都没搞定就败下阵来,早知道还不如让给老余一个呢!真是丢人啊,看来下回一定要做足充分的准备,才能让双飞飞起来,听说巧妹最近又搞来了极品蛇鞭,这可得去弄几根过来,听说那玩意比伟哥还有用!老顾真闷头胡思乱想着,忽然脖子被一只手掐住了。

“谁?敢掐老子的脖子?活的不耐烦了?……啊,嫂子?……呦呦呦……轻点,轻点!”老顾先是一声怒喝接着看清楚来人之后就蔫了下去。

“姓顾的!今天老娘不把你给拆散架了,我就不叫邢春花!”邢春花一声怒喝道。

“嫂子,嫂子,轻点,轻点!我没干什么对不住你的事啊?……呦呦呦……你先松手,好歹咱还是个党员,这大马路上多影响形象!”老顾缩着脖子叫道。

“哼!还没干对不起我的事?八根蛇鞭,老白全交代了!”邢春花拎着老顾朝章文的店里就走。一边走一边还给老余打了个电话:“你给我滚过来!章文的茶叶店!”

不到十分钟,在镇上叱咤风云的几个人物,全被邢春花抓过来了,章文和胖子也缩在一边尽量不去招惹邢春花。

“……真的!我们就是去看了看艳舞表演,老余什么都没干!”老顾捂着脖子坐在沙发上很委屈的叫道。

“哈!当我三岁的小孩好糊弄是吧?你和老白都去鬼混了,他会没去?”邢春花指着老余问道。

“真的!那天老余喝醉了!上厕所里去吐了,结果看到小便池上写着:同志们,冲啊!然后老余就捧着小便池一遍一遍的在冲厕所呢!等我们完事出来,他还在那冲呢!”老顾说着忍不住想笑。

“是啊是啊!我那天真的没干别的,没想到那洋酒的后劲这么大……”老余也为自己辩解道,冲厕所总比做别的罪过轻点。

“闭嘴!还好意思说,都跑到外面去丢人现眼去了!”邢春花听了由暴怒变成了恼羞成怒。

“嘿嘿!嫂子,消消气!其实也怪不得老余,前天他和我们一起去的时候,不是早被你放空了嘛!没三天恢复不了,所以只能借酒消愁了!可惜了,我那双飞还浪费了一个……嗷!”老顾看到替老余洗清了冤屈,笑嘻嘻的凑到邢春花的耳边说道,还的得意的甩开了折扇,帮邢春花扇着,他忘了这山上还有他亲笔写的墨宝呢!正面是:带你装逼带你飞

“滚!这里面你最不是东西!”听老顾这么一说,邢春花估计应该是真的了,老余每次都要恢复个三天才行。但是看到老顾得意洋洋还有点幸灾乐祸的样子,再看到扇面上的一行字,忍不住又大怒起来,抬腿把老顾给踹了出去。

老顾“嗷”的一声,人就飞回了沙发上,不过这回是躺在了沙发上,那把折扇也跟着落在了他身上,捡起来一看,这回看到的是折扇的背面:让你转眼变成灰!

老顾哀叹道:我怎么这么倒霉啊!妈的今天出门没看黄历吧!

邢春花知道了事情的经过,不再搭理老顾和老余,杀气腾腾的朝胖子和章文这里走来,章文和胖子俩人都是一紧张,连忙站了起来,虽然章文自认能抗衡邢春花的武力,但是那可是大姐啊,敢还手吗?胖子就更心惊了,巧妹的那两下子可全是从邢春花那学来的。

“死胖子!”邢春花一拍桌子喝道。

“春花姐!我……我……可什么也没干!”胖子吓得一哆嗦。

“知道你没赶上!便宜你了,刚才说的八根蛇鞭呢?”邢春花哼道,现在她倒是担心老余的状态了,实在是太差了。

“在……在家呢!”胖子有种不妙的感觉。

“嗯!给你十分钟,去拿过来!十分钟拿不回来,我就亲自到你家去取!”邢春花说道,根本没有商量的意思。

“哎!哎!……”胖子苦着脸答应道,老白这他还能耍赖,邢春花这他不敢啊!那要是杀上门去,后或不堪设想啊!但是一下子少了八根蛇鞭,巧妹那可怎么交代啊!

“嗯?快去!我现在开始计时!”邢春花拿出手机。

胖子撒腿就跑,先把邢春花对付过去再说,到底巧妹的杀伤力还比不上邢春花。这货的奔跑能力还真不是盖的,九分钟就赶回来了。八根十公分左右长短的蛇鞭,小拇指粗细。应该是算极品了,据说还是泰国进口过来的。

邢春花拿了四根扬长而去,老白还想和老顾平分剩下的四根,老顾恶狠狠地伸出手:“交出来,今天要不是你这个叛徒,我和老余能被收拾的这么惨吗?”

“我……最起码给我留一根吧?”老白不甘心的叫道。

“哼!便宜你了!”老顾拿走了三根,然后打开折扇,翻了个面,把正面对着自己,从折扇后面露出半个脑袋贼兮兮的问道:“老白,上次你坚持了多少时间啊?”

“滚一边去!你管得着吗?”老白看着折扇背面的墨宝,忍不住怒道。

看着这帮损友都走了,胖子对着章文哀叹道:“完了完了,回家怎么和巧妹交代啊?“

“你就知足吧,这一下子帮你解决了八根,你得少受多少罪啊!”章文同情的说道。

“唉!也是,这一个月都快累死了,指望着她来例假能让我休息几天,怎么还没来呀?”胖子哀叹道。

“嗯?”说到这,俩人对望了一眼。

忽然,胖子大吼一声,又一次撒腿就跑,这次比上次还要快!

……

纪红的能力和关系还是相当强的,还真给她找到了一家大饭店,这家饭店原来预订婚宴的一对新人刚领了证就吵翻了,马上又去领了离婚证,所以原来定的酒席只能退掉了,于是纪红马上给定了下来,又去和卢教授把结婚首饰也订做了,十一前交货,纪红现在可是忙坏了。

纪红还特意跑到纪清这里看看纪清和章文的结婚照,详细的询问了相关的细节,然后马上找到一家认识的影楼,订了一套两万八的婚纱摄影套装,比章文和纪清那时候的价格高出了一万元。而且明天就开始拍摄,因为这婚纱照从拍摄到交货试讲还是很长的,所以要提前些才行,何况现在卢教授正好是放假阶段,时间也安排得出。

第二天,纪红由嫂子陪着先去了影楼,因为女同胞的化妆比较繁琐,所以一般都是先帮女同胞化妆,反正和卢教授说好了十点钟影楼碰面,再开始拍摄。本来纪清也要来的,但是考虑到拍婚纱摄影一拍就是一天,纪清还要带孩子,肯定吃不消的,所以最后没有让纪清来。

镜子前,纪红看着化妆师仔细的帮自己修眉描唇,打粉盘头,好长一段时间,一个高雅清新,身着婚纱的新娘走出了化妆室,所有的人都觉得眼前一亮,长长的婚纱配合着纪红高挑的身材,如出水芙蓉般的清新亮丽,又不失高贵典雅,连这些天天和穿着婚纱的新娘打交道的工作人员也不得不承认,这时他们见到过的最美的新娘,别看纪红都已经三十好几了,但是身材却是保持的非常的好,好身材在这个关键的时刻显露无遗,让所有人叹为观止。

纪红感觉好极了,对着镜子来回的扭动着腰肢,欣赏着自己的婚纱,感觉幸福离自己越来越近了,不!是已经降临到自己的身上了。现在就等着心目中的白马王子来和自己一起留住这美丽的永恒了。

纪红和嫂子有说有笑的等在影楼里,还在商量着婚礼的宾客的安排,还有结婚当天车辆的选择,纪红已经预订了一辆宾利,但是总觉得伴郎和伴娘的车辆还是不能让她满意,这次结婚为了结婚可是下了大本钱了。基本上没有让卢教授操什么心,更没有花什么钱,但是纪红心甘情愿,心里就是高兴,充满了幸福感!

等到十点钟都超过了,卢浩行卢教授还没有来,连电话也没有,纪红连忙打过去,居然是关机了,这让纪红很是不解,耐着性子又等了半个小时,还是不见卢教授来,而影楼的工作人员已经开始询问纪红是不是要改天?纪红摇了摇头,心里有了种不好的预感!

纪红再次拿出手机,打电话到卢教授所任职的高校!——

纯读者群:悠闲品书101971795只讨论剧情,以及对作品的意见和建议。

杂议群:327579994本群除谈论剧情,对于股票,足彩,单场足彩等讨论的较多,所以入群前三思,不喜勿入。

欢迎正版读者入群R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