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462章 各得其乐(中)

第四百六十二章 各得其乐(中)

老白的脸色变了变,其实他现在并没有什么报仇雪恨的想法,随着这么长时间的感悟,老白已经很理智了,但是猛然看到这个肥佬,心里还是有些复杂,最好是能够避开,但是大伙现在都在一起玩,也没理由自己一个人就离开啊!再说只要自己把持住下紸的尺度,有什么好怕的?老白心里是这么想的,但是看到肥佬在自己对面坐了下来,还是觉得浑身的不自在。

肥佬好像比原来更肥了,有他在,胖子的身材就显得匀称多了,这肥佬坐在那里像一堆肉山似的,不过气场还是很大的,一只手拿着雪茄,一只手还是和原来一样贴在打码女的屁股上,只不过他身边的打码女又换了个人,肥佬坐下来以后,也不用自己动手,打码女站在他身边熟练的开始从包里往外拿筹码,这一下可是震慑了这张台子上的所有赌客,四个50万的大筹码,十个10万元的筹码,总共300万筹码。

这下连朱志元也不觉中感受到了压力,原来他在这张台子上时不时的还能博牌,现在要是和肥佬押的一样的话,全都是肥佬在看牌。不过还好现在大家都没怎么输,所以刚开始的时候还算是相安无事。

直到出了一把长庄,开始有分歧了,本来大家都押庄,都在赢钱,气氛还挺融洽的,这肥佬在第四把庄结束后,忽然押到闲上去了,朱老大看了看老白,有点询问的意思,因为这段时间都是老白在看牌路,给大家拿主意,一个下午赢回来了不少。老白缓缓的摇了摇头,意思还是押庄,果然,继续出庄,接下来再出庄,再出庄!

连输三把,肥佬有些恼火了,一下子押了30万在闲上,然后看到朱老大这些人还是押庄,又在庄闲上各加了一个10万的筹码,把原来对付老白的招数又使出来了。

凭心而论,这一招还是起作用了,因为不能博牌,老白示意大家都减小了下紸额,结果还是出庄,无形中少赢了不少。心里多少有些懊恼。然后再增加下紸额的时候,却又输了。这让朱老大等人非常的恼怒,现在的这些人可不是以前的身价了,也不是当初的吴下阿蒙了,都是见过大场面的人了,面对肥佬的三百万倒还真没怎么害怕,几个人索性把筹码都押在了老白这里,结果被荷官制止了,原来他们都是坐在位置上的,下紸只能押在自己的座位号里,于是大家都占了起来,站在老白的身后,把筹码都防到了老白的跟前,这一下也有上百万的筹码了。

老白有些发懵,没想到又把自己推到了对抗肥佬的最前线,不过看到自己眼前的筹码,也不觉得胆气一壮,这回有这么多兄弟在后面撑着,老白也想发飙了!只不过事与愿违,老白和肥佬展开了拉锯战,输输赢赢,快一个小时下来,老白还输了点,而且最神奇的是这肥佬每次伸手摸摸打码女的屁股,就马上赢一把,使得老白不但要研究牌路,还要时刻盯着肥佬的胖乎乎的左手。到了后来就不对头了,肥佬手里的雪茄抽完了,右手解放了,于是左手索性肆无忌惮的放在打码女屁股上不拿下来了,这下老白连输六把,一下子输掉了30万。

老白有些眼红了,连喘息都急促了很多,这时正好荷官在换新牌,而那肥佬也没有离开的意思,和打码女耳鬓厮磨的打情骂俏呢!老白忽然站起身,甩了甩头发,毅然的走出了贵宾厅。

朱老大和老顾等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老白什么意思,贵宾厅里就有厕所啊!

“老大!我觉得老白可能是使出他的杀手锏了!”老顾还是反应最快。

“真的?都这么长时间了,那只战斗机还管用吗?”朱志元也马上想到了,很怀疑的问道。

“应该可以吧!老白最近火力很猛的!”老顾很期盼的说道,他现在算下来已经输掉了30万了。

“靠!就冲老白这种敢于牺牲自我的精神,我就支持他,再给他加100万。”这时胖子那面也在换新牌,于是胖子也凑过来了。

“反正别管结果如何,这钱咱们平摊,怎么样?老余,你行不行啊?我知道你另外还藏了10万块钱呢!”老顾和几个人交头接耳的商量着。

“行!我嚯出去了,其实我刚才就想到了,老白肯定要出杀手锏了!”老余难得的发了狠。

“好!我还就不信了,拿了几百万筹码就敢和咱们叫板?没睡醒吧!”朱老大现在也是跻身大老板的行列了,只是还没有思想准备,被肥佬一下子打懵了。

“我也没问题!”章文也表态道。他在这桌上洗码倒是赚了不少。

……

苗香这会儿正和时静,莫心兰还有吴玫在玩麻将呢,一边吃着烧烤一边还要抓牌,忙的不亦乐乎,而且欣儿和曦儿还殷勤的帮着苗香烧烤,烤好了还巴巴的送到她手里,因为苗香每吃完一串烧烤,手里的钢钎随手一扔,都是准确的插在十几米开外的纸箱上,排列的整整齐齐,这让欣儿和曦儿大感佩服,所以自愿的帮着苗香烧烤。连时静和莫心兰都享受不到这么好的待遇。通过几次的接触,大家都很喜欢苗香,话不多人也很单纯,没什么心机,就是吃起来有点拼命三郎的感觉。

不过这两天玩下来,大家才觉得原来几个女人在一起也挺有意思的,相互在一起可以交流的东西很多,吃的穿的用的,减肥健身采购,甚至原来时静一直视为洪水猛兽的麻将,也是可以接受的,而且时静还有点上瘾的感觉,时静都感觉自己堕落了,但是大家在一起的感觉确实是很好啊!大家都需要这么个属于自己的小圈子。

商悦今天很意外的销售掉了几个礼包,原来是一些去拜访亲友的人,临时想准备点礼品,于是就在她这里买个礼包,又体面又漂亮。

但是,商悦还是有些心不在焉,下午的时候又忍不住给自己找了个借口去超时了一趟,然后再路过章文的茶叶店,又听到了里面的欢声笑语,又一次看到了曾经很熟悉的人……

……

老白回到座位上,看到大家都在很赞成的看着他,台面上还多出了100万的筹码,有了兄弟们的支持,老白像打了鸡血一样,战意高昂,一回到座位上,连气势都跟刚才不一样了。

一出手就是10万,押庄。把对面的肥佬吓了一跳。很有些猝不及防的感觉,一上来就连输三把,又开始采用他的骚扰战术,没想到老白比他更鬼,等到肥佬两头下紸的时候,老白在买定离手前却把筹码给撤了回来,使得肥佬不但输钱,还要多付好几千块的抽水钱。一路打下来,老白的气势逐渐回升,手法运用的得心应手,到了最后,不是肥佬不让他博牌,而是老白反过来开始不让肥佬博牌了,因为两人台面上的筹码已经差不多了,按照原始的筹码量,现在肥佬已经输掉了五十几万了。

更要命的是肥佬的神奇的左手现在抓什么都不管用了,打码女的屁股都被抓肿了,也没见到一点效果。

“50万!庄!再来!”肥佬涨红了脸,恶狠狠地叫道。

老白轻描淡写的在闲上只放上去了1万块的筹码,一脸的不屑,肥佬也在闲上加了5万元的筹码,不给老白看牌。老白也再跟进5万。肥佬还真较劲,直接再加了20万在闲上,老白索性把自己的下紸收了回来。还没等肥佬再做出什么反应,已经开始发牌了,结果这把还真是肥佬赢了,但是因为闲上押了25万,所以少赢了25万,再去掉抽水,才赢了225万。

肥佬暴怒了,不但把上次的赢利都押了上去,另外又加了50万,老白这回下紸2万,也不和肥佬争了,主动地把筹码押在了分界线上,笑眯眯的示意这把他连牌都不搏了。

“庄5点,闲6点,闲赢!”荷官报出了这副牌的结果。然后把庄上的筹码收走了。

“呵呵!冲动是魔鬼啊!”老白一边拿回自己的赢利,一边摇头晃脑的说道。

肥佬看看自己的台面上只剩些150万了,不由得面红耳赤,气喘心跳,连拿着雪茄的收都有些哆嗦了:“100万!还是庄!”

“啧啧!太多了,我好害怕啊!少个0吧!”老白现在是诚心在搞心情,故作害怕的样子,站在老白身后的朱老大和老顾等人都忍不住乐了。

这几把牌可是被老白打出了水平,吃大的赔小的,愣是把肥佬给撩拨得发毛了。这回肥佬连反押的钱都不够了。

这回轮到老白博牌了,老白才押了10万块,心情很是轻松,随手一翻,接着很装逼的叹道:“才押了10万块而已嘛,干嘛这么客气呢?非要给我个9点!”

哄!……这一下周围的人都惊叫了起来,都很同情的看着那个肥佬,就算是搏个9点出来,也不过是堪堪打平。

老顾更是把他的折扇背面使劲的对着肥佬那里扇着……

说个事啊!八月份,《赌徒》准备冲一冲月票榜,还请各位读者大力支持,正版读者手里有月票的还请尽数投给《赌徒》,如果是注册了非会员的读者,500纵横币(5块钱)可以打赏一张月票,届时还请量力而行。在其他网站看书的读者,也希望能够在八月份随便哪一天,到纵横/book/l注册一下,点击收藏打赏,支持一下,谢谢!

注:从八月一号开始啊,到八月三十一号结束。别投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