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478章 也是绝杀?(下)

第四百七十八章 也是绝杀?(下)

还没等章文有什么动作呢,胖子、老顾还有老余已经分别掏出了自己的手机一个个电话打了出去。马上各种有关于镇上的这几天的大事小事都汇总过来了,要不怎么叫地头蛇呢!连镇上派出所那里做的笔录都能了解一二……

“是昨天半夜发生的事,今天早上报的案,现在还没有什么结果。”

“陈培勇那里没有什么消息,估计是外地人干的,而且是团伙做案。”

“据说是有一辆白色的小面包车,挂外地牌照……”

“最新的情况是,现在朱老大厂里的那个极品门卫刘大志正在商悦那里闹呢,他入股了150万,现在一下子没了,他立马就不干了,吵着要商悦还钱,连他的三个哥哥都来跟着帮腔呢!”

“怎么样?咱哥们的消息够快吧?”老顾摇头晃脑不无得意的问章文,紧接着又是一个电话打进来了,老顾听完之后马上就变了脸色:“我草,怎么我们家佳蓉也投了20万啊?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家法不严啊!”

吵吵闹闹了一阵,几个人都安静了下来,开始看向章文:“你打算怎么办啊?那可是你的竞争对手,难道你就没有点想法?”

“我?我有什么想法,我就没把她●∟长●∟风●∟文●∟当成竞争对手,根本就竞争不过!现在问我有什么用,总不见得我去帮她抓贼去吧?”这倒是一句实话,自从商悦回来,章文就一直是龟缩防守,不!应该说是逃避竞争,或者说是根本没有想去竞争,心思也没放在这上面,谁想倒现在会出这种事。

“那总不能见死不救吧?好歹人家也跟了你一年多呢!”老白也觉得章文应该把商悦请回来,章文在做生意方面的能力实在是太差了。

“其实吧,我们都觉得商悦在这个店里,你这个店才能像个茶叶店,要不然总觉得差了点什么!和茶馆没什么区别。”胖子也频频点头道。

“那还不是你们闹得?唉!先静观其变吧,说不定过两天派出所就把赃物追缴回来了,那我们不是瞎操心吗?”章文对这件事还是持谨慎的态度的,心里的第一想法就是过几天听听时静的意见。

……

相比章文的沉默,商悦这里可是内外交困,被偷走了那么多的茶叶不说,现在刘大志还吵着要退股,没想到刘大志的反应会那么激烈,才刚刚出了点事,就已经忍不住了,刘大志身后还有他那几个哥哥帮着一起想商悦施压。

“……我不管,你得把我的钱还给我,哪有这样的,才几天钱就没了!”刘大志红着眼叫道。

“我也不想这样的,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我觉得我们应该是齐心协力共度难关,而不是落井下石!”商悦对刘大志的反应很是失望,前一段时间商悦还在想是不是和刘大志接触一段时间,做个朋友也是可以的,这样的人虽然没有什么本事,但是为人本分,还挺热心,也不会闯什么祸。没想到今天刚一出事,刘大志已经暴跳如雷了。

“什么共度难关?谁知道那帮小偷是不是和你是一伙的,把东西拿到别的地方卖掉,损失的还不是我家兄弟?”刘大志的几个哥哥在一旁阴阳怪气的说道。

“如果你要是这么说,那我们也就没什么好谈的了,入股本来就是双方自愿的,也是签了协议的,任何投资都是有风险的,其中被盗也是风险之一。你们如果认为我是监守自盗,那也可以去报案,只要有足够的证据!”商悦也沉下脸回敬道。

“我们乡下人,没有你那么多道道,我们现在就是要把钱拿出来,你要是不给,我们就搬东西了!”刘大志的几个哥哥眼看说不过商悦,索性耍起无赖了。

“那你们可以试试看,我可以再报一次警的,而且我想警察很愿意搞清楚你们是不是和昨天晚上的小偷是一伙的。”商悦到底是在生意场上混迹多年的,对付这些事还是很有经验的。

“那你说怎么办?我的钱就这么没了?那可是我的命跟子啊!”刘大志情绪很是激动,其实这一点上商悦也疏忽了,以为刘大志再怎么说也是个大男人,应该有一定的风险承受能力。其实刘大志的守财奴的性格根本就不适合做有风险的投资,他原来的理财思路才是最适合他的,要不是这回起了色心,有了点想法,他才不会来投资的。

“大志,我希望你还是相信我,不出一年我就能把被偷走的损失赚回来!”商悦对自己的能力还是很有信心的,也希望刘大志能够冷静下来。

“你连库存的茶叶都没了,拿什么去赚回来?”看到刘大志有些犹豫了,几个哥哥都着急了,连忙向商悦发难。

“我这里是被盗了不假,但是账户上的钱还没有被盗,我可以重新进货,重新开始!”商悦对刘大志很诚恳地说道。

“哈哈,原来你手里有钱,那不得了,你把我弟弟的钱还给他,你去重新开始好了。你赚的再多我们也不眼馋。”几个哥哥顿时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两眼放光。

“对呀,你把我的钱还给我,你再去赚行了嘛!”刘大志再一次表现出了很弱智很自私的一面。

“哼!那是店里的流动资金,我不可能给你的。我已经和你说的很清楚了,你要是还要坚持,那你就找个律师打官司吧,看看法院怎么判!”商悦感到已经没有必要再和刘大志纠缠下去了。

吵吵闹闹的最终也没有设么结果,刘家兄弟最后还是不甘心的离开了,他们真的去找律师咨询讨回这笔钱的可能性有多少。

其实这次的被盗,商悦还是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的,本来是想装一套防盗系统的,但是手里的钱实在是有些紧张,再说,商悦前几天已经开始招聘员工了,她想和在章文这里一样,弄两个员工住在店里,这样既可以省去了安装防盗设施的费用,安全也有了保障,只是前几天来应聘的人都不能达到她的要求,所以没有录用,本来想着这个星期一定要把招聘的事解决掉,没想到就出了事,这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

莫心兰知道这件事已经是两天以后了,因为章文回到家并没有说这件事,所以莫心兰是过了两天才知道这件事的,她马上就给时静打了电话。

“真的?这个混蛋怎么也不告诉我们?”时静听了以后也是大吃一惊。

“也许他也不知道吧?”莫心兰不确定的说道。

“嗤,他会不知道,他是不想你知道。心兰,那这件事你怎么看?”时静马上就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于是问莫心兰。

“嗯,一下子损失那么多,也挺可怜的,要是我肯定受不了。”莫心兰想了想说道。

“谁问你这个呀?我是说有没有考虑过把商悦的店吞并掉,或者现在可以和她谈谈合作?”时静很有些恼火的说道。

“啊?你是说这个呀?我都没想过,我要问问他的意见才行,再说商悦会同意吗?”莫心兰一下子没了主意,时静的思维太快了,自己完全跟不上。

“哎呀,不跟你说了,我就问你要是商悦回来你有什么想法没有?”时静索性说的更明白些。

“我……我也不知道,应该没有吧,我也不希望她混不下去,也不希望阿文那里一直没什么生意,我……还是听你们的吧!”莫心兰这时的思绪更加混乱了,各种想法也是乱七八糟的,根本就没有什么主见。

“好了好了,我先给章文打个电话,然后抽空去商悦那里看看。”时静知道现在莫心兰是没有什么作用了,跟个白痴差不多,于是挂断了电话,马上在打给了章文。

“时静?有什么事?不会是为了商悦的事吧?”章文就显得比较心虚了,马上有所反应。

“哼!总算是有个明白事的,我问你,商悦的事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时静理解了当的问道。

“嗯,知道一点,详细的不是很清楚。”章文小心翼翼的斟酌着用词。

“那有没有想过把商悦重新召回来?”时静追问道。

“这恐怕不合适吧?回来再和心兰吵起来,那不是没事找事吗?再说商悦现在好歹也是个老板,我也没这个实力把她的店买下来呀!”章文很为难地说道。

“要是莫心兰同意呢?”

“那我也没什么意见,关键是商悦是不是同意,人家做的可比我这要好得多!”章文倒是有点自知之明。

“就是你做的太差了,我才想帮你把商悦召回来,有她在,你玩起来也放心了不是?”时静好像还抛出了个诱饵。

“真的?那敢情好啊,就是怎么和她说啊?要不你去说?反正我是不去的。”章文这会儿倒耍起无赖了,商悦能回来,无疑对自己有百利而无一害。

“明天我去她那里看看吧,探探她的口气!”

“嘿嘿,我就知道,这事非得你出马才行!来,抱抱!”章文在电话里很高兴地说道。

“去死!”

《赌徒》正式开始冲月票榜,还请各位读者大力支持,正版读者手里有月票的还请尽数投给《赌徒》,如果是注册了非会员的读者,500纵横币(5块钱)可以打赏一张月票,届时还请量力而行。

在其他网站看书的读者,也希望能够在八月份随便哪一天,到纵横中文网/book/l注册一下,点击收藏订阅打赏,支持一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