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481章 乱(下)

第四百八十一章 乱(下)

感谢‘西红柿炒蛋号’,‘5天天开心’,‘了又了’,‘安也古浪’,‘盘锦红杏’等大大们的月票!拜谢!

商悦其实到了自家的门口就已经有点清醒了,她的身体对于酒精的溶解速度要比别人快得多,这也是她酒量非常大的原因,但是潜意识里却并没有拒绝章文送她回家,也不愿意太早的清醒过来,趁着酒意两人相拥在一起直到半夜,商悦已经是完全的清醒了,她起身打开了一盏光线柔和的小灯,看着熟睡中的章文,偶尔还会发出磨牙的声音,一只胳膊还保持着伸展的姿势,因为刚才还是搂着商悦的。

商悦还可以隐隐的闻到两人身上的酒气,起身先去于是洗了个澡,然后再接了盆水,帮着章文轻轻地擦拭了一下。接下来商悦却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又是忐忑又是不安,忐忑中还带着些兴奋,不安中还带着些欣喜,在自己的床前坐立不安举棋不定,换了身睡袍觉得太露,换了套运动服又觉得怪异,最后还是换上了一套居家宽松的休闲服,坐在床前犹豫再三,还是关了灯,鼓足勇气贴在了章文的身边,悄悄地把章文的手揽住自己,把脸贴在章文的胸前,静静地感受着不属于自己的亲密……

……

时静一早就赶到了章文的店里,今天是星期六,时静打算把店里的账目和库存都盘点一下,真的要和商悦谈判,这些东西先要心中有数。昨天和章文一起出去奢侈了一把,痛宰了章文一刀,回家后让时静很有些满足,也有些兴奋,感受到了久违的悠闲放松的心情,所以今天很莫名的早早的就来到了店里。今天章文应该在镇上,因为昨晚上章文好像说过是要看球的,还和胖子等人都约好的,这点时静是知道的。

“章文昨天什么时候回去的?玩到几点?”时静问苗香,苗香一大早刚打完沙袋。

“没有啊,昨天胖哥他们来找老板也没找到,电话也没人接,后来胖哥他们就回去了。”苗香一边说着一边在想要不要把昨晚上和商悦在一起的事告诉时静。

“嗯?那家里的电话打了吗?”时静有些意外,什么事能让章文连睹球都顾不上了?

“打了,也没人接!”苗香说的是章文在镇上的房子的电话。

“怎么会这样?他的车也没动过嘛!他昨天来过电话没有?”时静一大早上就看到章文的车还是停在昨天的地方。

“是打过一个电话,不过……是我打给他的,昨天我和商悦在饭店里,商悦喝多了,我就给老板打了个电话……”苗香吞吞推图的说道。

“怎么回事?你怎么和商悦凑到一块去了,你把事情说清楚了!”时静马上有了些感应,盯着苗香问道。

“我……我就是想去吃点好吃的,然后……”苗香有些懊恼的说着事情的经过,自己就想吃点好吃的,就搞得这么复杂,真是不合算。

“你是说,你走的时候,章文和商悦还没走?”时静沉着脸问道。

“嗯,我先走的!”

“你和商悦喝了多少酒?”

“两瓶!”苗香小声地说道。

“两瓶酒就醉了?不可能啊!”时静知道商悦的酒量是相当的好的。

“----白酒,海之蓝!”苗香又补充了一句。

“啊?”

明白了,最近商悦压力太大,八成是真的喝醉了,章文送她回去了,但是夜不归宿,这问题就严重了,这家伙难道真的以身相许了?要是商悦喝醉了,那根本是羊入狼口嘛!

时静立刻跳起来,朝商悦家跑去,商悦的新家很好找,因为莫心兰就曾经抱怨过,商悦的房子就在章文的房子的对面,从窗户看过去,还能看到。时静的脑子转得不是一般的快!

……

“这算是什么事啊?昨天我还约了胖子他们一起睹球呢!”章文这会儿靠在**无奈的说道,他睡醒了的时候都快九点钟了,虽然很有些意外自己醒来是在商悦的家里,但是超强的心里承受能力还是很快的接受了这个现实,更何况自己也能感觉到,昨晚上没有什么越轨的事发生。

“你昨晚上喝醉了!”商悦跪坐在章文的旁边低着头说道。

“这真是丢人现眼的!劝酒的倒被灌醉了!”章文没好气的看了看商悦。

“谢谢你!”商悦有些不知所措。

这时,门铃响了!章文连忙坐起来,很疑惑的看了看商悦。

“没事的,可能是物业,我这里没有别人来过。”商悦连忙说道,就着下了床就去开门。没想到门外站的是时静,商悦忍不住要惊叫了:“啊?时静?”

“开门!”时静很来还有些不确定,一开门就看到了章文的皮鞋摆在门口,于是立刻板着脸命令道。

“哦!”商悦每次和时静在一起都处在下风,这一次也不例外,所以有些无奈的打开了门。

时静径自走到商悦的卧室,看到章文靠在**,怒道:“你给我出来!“

章文更是惊得一蹦老高,手忙脚乱的找拖鞋,找外衣,最后自己也不知道在找什么了。商悦则是呆呆的站在门口不知所措。

“你们两个,都过来吧!”时静的声音从厅里传了出来。

“呃!时静……你怎么来了?……我可什么也没干!”章文也没找到拖鞋,只好穿着袜子挪到了客厅,嘴里还在嘟囔着。

“你呢?”时静转过头问商悦。

“我也没有,昨天就是喝多了!”商悦也摇了摇头说道。

“章文,你可真行,刚说完就真的跑来以身相许了?”时静这时看到章文的衬衫和西裤都是皱皱巴巴的,估计是昨晚上就这么睡的,看来这

厮还真是没来得及干坏事!心里多少有些放心了,同时马上就意识到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我就是看她喝多了,把她送回家,没想到我也喝多了,就睡着了!又没什么事!”章文皱着眉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哼!你呢,商悦?你打算怎么办啊?”时静倒是对章文的态度没怎么在意,这家伙要是真的心虚了,还不会这幅德行。还是先对付商悦。

“嗯!我回来,打工也可以,入股也可以!”商悦低着头表态道,这会儿连台阶都用不着了,也没心思在时静面前耍心眼了。

“嗯!快去洗洗脸,再把衣服整理一下,乱糟糟的!”时静说道。

章文朝商悦看了看,不知道在哪有毛巾,牙刷之类的生活用品,商悦有些扭捏的拉着他的袖子走到卫生间,然后在一旁看着章文刷牙洗脸梳头,气氛倒有些沉闷。

“对不起……”商悦也找不出更合适的话。

“唉!”章文把毛巾挂好,叹了口气,伸手摸了摸商悦的脸颊:“回来吧!”

“嗯!”

再回到厅里,时静和商悦倒是谈论起两点的合并的具体事宜了,章文在一旁听得没劲,时静还不让他走,于是只好耐着性子等着,也不知道是真有那么多事要谈,还是时静故意的,反正一早上就这么干等着,也不管饭,章文真是无奈啊,这做个助人为乐的好人容易嘛,不但要被人误解,连饭都不给吃!

“我和商悦去她的店里,你先回去吧!”时静最后来了这么一句。

“啊?那让我在这等了半天,这不是寻开心吗?”章文很不满的叫道。

“喂!是你的店还是我的店?你不该听听啊?”时静反问道。

“应该,应该!”章文顿时没了脾气。

没精打采的回到店里,章文一进门就看到自己的手机和钱包放在茶几上,再看看苗香似笑非笑的样子,于是问道:“你那个傻帽师兄又来了?”

“你怎么知道?”苗香忍不住问道。

“这还不简单,他还有新鲜点的招没有?”章文不屑的说道,紧接着想到了一个很要紧的问题,这货是什么时候下手的?不会是半夜吧?于是换了副热情的表情:“钱一,出来吧,兄弟可想你呢!”

“嘿嘿!别叫了,在你后面呢!”钱一的声音从章文的身后传了过来。

“好啊!你个贼偷!说,什么时候下的手?”章文喝问道。

“嘿嘿,佛曰:不可说!”钱一大模大样的做到了沙发上。

“你昨天晚上在哪?”章文换了个问法。

“佛曰:不能说!”

“我靠,你不会又拍什么视频了吧?”

“佛曰:该吃饭了,想开荤!”

“好吧!大肠店,我请!”

章文揣起皮夹子就往外走,钱一笑嘻嘻的跟在后面。

“老板,我也去!”苗香在后面紧跟着叫道。

“你给我老老实实呆着,就知道吃饱了给我惹祸!还嫌我这不够乱的?”章文恶狠狠地转过头叱道。昨晚上的事,追根溯源还真是苗香惹出来的。

钱一也转过身,冲着苗香做了个鬼脸,苗香气的直跺脚。

……

“什么时候回来的?”章文有一次坐到了大肠店的包间里,问道。

“早就回来了,商悦的茶叶店出事前就回来了!”钱一话里有话的说道。

“嗯?你是不是有什么办法?或者有什么线索?再或者根本就是你偷得?”章文赶紧问道。

“扯淡,你见过神偷去偷这么一车树叶子吗?我什么也不知道!”钱一摇头晃脑的说道。

“不说是吧?明天,把你那个师妹赶紧给我牵走,什么玩意儿?就知道吃,还专挑好的吃,跟你一个德行!”

“别呀!我说,我说还不行吗?”

……

《赌徒》正式开始冲月票榜,还请各位读者大力支持,正版读者手里有月票的还请尽数投给《赌徒》,如果是注册了非会员的读者,500纵横币(5块钱)可以打赏一张月票,届时还请量力而行。

在其他网站看书的读者,也希望能够在八月份随便哪一天,到纵横中文网注册一下,点击收藏订阅打赏,支持一下,谢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