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494章 根本利益(上)

第四百九十四章 根本利益(上)

感谢:了又了,g-stefan两位书友连续几天的月票和打赏!谢谢!

看着老顾孤注一掷的样子,章文心里一惊,接下来的比赛就只有一场,浦和红钻主场对阵磐田喜悦,要说这场比赛章文和商悦也是下了很大的功夫的,最后这场比赛的还是下紸了下盘磐田喜悦,受让半球,章文他们已经都下紸成功了,之前的盈利也让大家对这场比赛的下紸极其看好。

但是老顾这会儿要下重注,章文莫名的就感到有些不安,不是赔率表上的数据的问题,而是一种直觉,这种直觉很奇怪,有时候会忽然的冒出来,章文和商悦对视了一眼,商悦也感觉有些不安了,但是这么多人都已经下紸了,也不能不让老顾跟着下紸。

“太多了吧?”章文提醒道。

“哼,你让我在澳门最后一把押10万的时候怎么没嫌多?我还不是照样押上去了?这回我要押10万了就多了?你的意思是你比我运气好?这场比赛你不是也下注了吗?”老顾翻着白眼说道。

“好好好!随你便!”章文连忙让步,现在老顾正呛着火呢,还是少惹这老货为好!

胖子可不管那么多,他心里还憋着气呢,10万下盘干净利索的报了上去,这回好,大家都在同一阵营里了,由于老顾的10万元重注,使得大家伙连麻将也不玩了,也赶巧是吃晚饭的时间了,商悦带着苗香已经去买酒菜去了。

老顾反正是罚款也交了,这会儿又像没事人似得坐在沙发上和老白讨论着……

“老白,你说你看这个大路小路猪仔路,看的这么准,咋还会输呢?你是没看到,我在赌场里大杀四方,从8万一路打到50万,到最后都没人敢和我反着押!那叫一个威风!”老顾咂着嘴说道。

“哼!要是看着路打有用,我还会输吗?那玩意其实也就是给自己一个下紸的理由,说穿了还是看运气!”老白是有过多次大起大落的经历的人,瞟了老顾一眼说道。

“那你说这次赢钱是我的运气还是你的运气?”老顾问道。

“不知道,看这场比赛的结果吧!”老白指了指已经开始的日本j联赛浦和红钻对磐田喜悦。

“什么意思?你不是也下紸了吗?和我买的一样!”老顾很是不解的问道。

“是呀,本来我挺有信心的,你一下紸的时候,我突然就感觉没信心了!”老白也和章文同样的感觉。

“什么话,你的意思是我就这么背,我一下紸,连你们要赢得球都会变成输的?”老顾大怒道。

“唉!我也希望我是感觉错了!”老白摇了摇头说道。

不过比赛的发展还是对大家很有利的,上半场结束,0:1磐田喜悦客场领先,这就意味着浦和红钻要连进两球才能赢盘,形势一片大好啊!

章文也放松了些,也许是自己太过敏感了。

老顾更是大喜过望,按照现在的局势,赢的概率已经是超过了七成了。忍不住倒了一杯酒,冲着众人道:“看到吗?看到吗?坐等收钱!如此完美的比赛,当浮一大白!”

“好啊!老顾,赢了钱咱们又可以去隔壁镇上玩玩了!”老余趁机窜到着老顾,笑得异常的猥琐。

“你不说我还差点忘了,我刚才进门就说要汇报一个重大消息,兄弟们,简直是噩耗啊!”老顾忽然表情严肃地说道。

“怎么啦?又开始严打扫黄了?”老余和老白连忙问,连朱志元和胖子都伸着脖子仔细的听着。

“不是,比那要严重得多!这个月开始,外面去piao,一旦被抓住,你们猜怎么着?”老顾神秘兮兮的卖个关子。

“怎么着,罚款涨价了?”

“靠,你倒是说呀!卖什么关子?”

“告诉你们,现在罚款是没涨价,但是加了一条非常苛刻的放人条件,相信在座的除了我和老白,没有人能吃得消!”老顾颇有些得意的说道。

“你倒是说呀!”老余怒道。

“呵呵,那就是现在被抓要老婆亲自带着结婚证去领人,才能放回来,怎么样,够损的吧?”老顾贼兮兮的问道。

“草,这还让不让人活了?我……还是太平点吧!”老余首先就蔫了下去,想想邢春花的武力值,如果再让她带着结婚证去领人?老余想都不敢往下想。

“嘿嘿!没关系,这场比赛赢出来,哥带你们去澳门,那里才是百无禁忌哦!”老顾这会儿神气活现的说道。

下半场比赛开始了,一直到77分钟浦和红钻终于进球了,扳平了比分,不过这也只是让大家稍微有些紧张,到底还赢盘呢嘛,果然1:1的比分一直僵持到了90分钟,看来是没什么问题了,补时三分钟。这个比分应该是双方都能接受的,连章文也觉得这个比分结束是比较合理的。

到了最后一分钟,没想到主队浦和红钻居然进球了,2:1这下子连反扑的机会都没有了,绝杀!

果然如此!章文心里感叹,自己的直觉还真的是对的,这也是买单场最苦恼的地方,往往就是赢的都是小注,一旦重注就是会出现这样的结果。

老顾更是呆呆的看着比分,连手里的茶水倾斜流出来了都没发现:“完了,完了!10万块又没了,真让老白说着了,这运气还真不是自己的!”

被老顾这么一闹,本来大家都赢万把块钱的,现在都只剩下不到5千的赢利了,老顾就更不用说了,损失惨重,典型的

一只老鼠祸害了一锅汤,而且还是指肥硕的老鼠……

……

输赢成败也只是小插曲,生活还得继续,生意还是要做的,章文这里已经开始准备五一的促销了,这次的促销可是不同以往,不但茶叶的品种增加了很多,而且还是和商悦合并后的第一次大型的促销活动,所有的人都很积极,连章文也破例给朱文宇打了电话,该让这小子出点力了,只要朱文宇一发力,那就是事半功倍,省去好多的精力。

老白那里也招到了一个手脚勤快的很能干的员工,不过是山西人,在镇上住了快二十年了,说话也是本地话里夹杂着山西口音,看上去就是个很本分老实,长相也一般的中年妇女,但是手脚可是够麻利的,这倒是让老白很欣喜,人家那做包子的速度可是比老白快了一倍都不止。老白准备使用一段时间,如果能在招到一名员工,就准备全天营业了。

不但找到个很能干的员工,老顾还真的把上次说的那个小寡妇给老白带过来了,长得确实是还有几分的姿色,反正第一印象还是让老白感觉不错的。老白这一段时间可谓是好事不断,他已经开始盘算着年底要买一套新房子了,因为章文现在住的新房后续的二期房产也已经进入结构封顶了,所以老白已经开始早做打算了。

不过老白这里一有动静,吴玫那里可是坐不住了,马上一个电话把章文叫了过去,因为最近老白和章文交往频繁,所以这段时间还真是很少去吴玫那里。章文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姐!今天把我叫来有什么事啊?”

“没事就不能叫你来啊?你还知道自己有个姐啊?”吴玫很有些怨气的说道。

“呵呵,我不是最近乱七八糟的事太多吗?”章文对于吴玫还是很重视的。

“先不说这个,我问你,老白是不是又要结婚了?”吴玫直截了当的问道。

“没那么快吧?老顾刚给他介绍了一个,才刚开始接触,人倒是长得还可以,当然是没法和你比得了!怎么?你想和老白……”章文一边说一边还不忘拍拍马屁。

“你想到哪去了?我现在担心的是老白要是再结婚再买新房,产权该怎么算?那以后可都是我儿子的财产,以后莫名其妙的少了一半,这算怎么回事啊?”吴玫原来是着急这个问题。

“哦?这我倒是没想过,老白应该会有所考虑吧?”章文对于这种事就没有那么多心眼了,他本来就是怕麻烦的人。

“你当然想不到,可是我得考虑到啊,老白万一一冲动,把房产证上写上那个女人的名字,那我儿子不是平白损失吗?不行我得和老白谈谈。”吴玫现在很有些着急。

“不用那么着急吧,才刚开始接触呢,好歹也要几个月的时间吧!”章文有些不以为然的说到。

“你知道什么?万一这女人是一门心思的为了房子来的,那还不是快刀乱麻!现在闪婚的不也多的是?你先帮我去探探老白的意思!”吴玫说道。

“我?叫我来就是为这事啊?”章文不认为这是什么很重要的事。

“你咋就不想想呢?人家为啥肯和老白交往,还不是现在他有钱了,现在的人都是很势力的,你当都像纪清和莫心兰那样啊?”吴玫忍不住给章文洗洗脑子。

“哦,好吧,我去帮你探探口风!”

“嗯,快点啊,这几天你多给我电话!”

“嗯!”

章文无奈的领令而去。

……

其实,这几天老白也在考虑这个问题,因为老白觉得这个新交的女人好像太热情了!

《赌徒》正式开始冲月票榜,还请各位读者大力支持,正版读者手里有月票的还请尽数投给《赌徒》,500纵横币(5块钱)可以打赏一张月票,届时还请大力支持。

在其他网站看书的读者,也希望能够在八月份随便哪一天,到纵横中文网注册一下,点击收藏订阅打赏,支持一下,谢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