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502章 连锁反应(下)

第五百零二章 连锁反应(下)

放假三天,第一天是在父母那里过的,连欣儿也被时静批准放假了一天,全家福八个人都聚齐了,这也是老两口最高兴的时候,吃一顿中饭就想走?没门。必须是实实在在的一整天。到外面饭店去吃?想都别想了,有两个儿媳帮着烧饭,那简是一种享受,章妈章爸是怎么也不会同意到外面去浪费这种享受天伦之乐的时刻的,更何况,外面饭店的还没自家烧的好吃。

唯一让章妈章爸不如意的就是章越还没有孩子,起来章越也35岁了,这可是让老两口很着急,又不好多问,偷偷地去去烧香许愿倒是去了好几回。不过,章文知道,章越夫妻俩也去医院检查过了,具体结果不得而知,好像也没什么问题,看来还是功课做得不够啊!

很难的的和章越一起去玩了会台球,又聊聊天,这在章越来已经是很难得的了,实在是太忙了,一个月有一半的时间在出差,当然,忙碌的结果就是收入和业绩的增加。本来以为自己发展的很不错了,没想到章越同样的在稳步发展,光是股票里的投资就几万,不过暂时是被套住了。当然,想要再往上升一步,那就很难了,国营企业还是要排资历的,不混到40岁估计很难再往上升。

……

放假第二天,章文则是¢☆,全家出动,去到时静那里,得把女儿交还回去,莫心兰也去了。两个孩子都有些瘦了,看着很揪心的,连时静都是面带疲惫之色,唉!为了个中考,把大人孩子都搞得疲惫不堪,大概这也是中国特色吧!

“不就是考个高中吗?至于这样拼命吗?”章文对时静道,很想缓和一下现在这种紧张的气氛。

“怎么不至于?你什么事都不管,还要风凉话,我为了谁?还不是为了让两个孩子能在一起上高中?”时静很有些委屈的大声道。两个孩子都识相的跑到自己的房间去看书去了。

“其实,其实我是想让你轻松些的,我知道你最近很辛苦!”章文有些慌乱地道,没想到时静会犯脾气,看样子这一段时间时静还是很操劳费心的,穿了,主要是欣儿还有些跟不上,曦儿是肯定没问题的。

“欣儿现在在他们年级里只有前一名,以他们学校的教学质量,要想考进市重点,必须进到年级前50名,我都急死了!”时静没注意到,她这一发脾气,连纪清和莫心兰都躲到卧室里去了。

“我知道,你……你这一段时间辛苦了,其实只要两个孩子尽力了就行了,结果不要太强求了,看到你这么辛苦,我不是也揪心嘛!”章文贴在时静的身后声的安慰道,同时把时静的肩膀轻轻地拉过来,让她靠在自己的胸前。

“不行!我一定要把欣儿的成绩抓上去,明天开始,欣儿就住在我这里,再坚持一个多月的时间,只要进了市重点,一只脚就等于踏进了重点大学,现在招聘,你要是拿出来的是普通高校的文聘,人家都不怎么搭理你!”时静完全是按照自己的意愿在安排。轻靠在章文的胸前,时静又想起了当初的事,要不是自己一纠结于章文的学历,自己也不会一犹豫不决,也许早就拿下了。但是时静一也没有觉得有什么错,她对于学历的看重一是很执着的。所以对于章文的感觉也一处于一种矛盾之中。

章文虽然是竭力的安慰着时静,但是想法却是不同,他并不希望女孩子以后太过强势,这样,以后嫁人都成问题,当然在时静面前,他是不敢表露出自己的想法的。不过,现在章文也看到了读书的威力,像朱志元就是因为朱文宇的发展而迅速的崛起,朱文宇凭什么,不就是读书好嘛!

“那好吧,就按照你的办!还有一个多月就让欣儿住在这里,那我也经常来看看!”章文虽然有点心疼女儿,但是还是同意的,也就四十几天,咬咬牙就挺过去了。

“不用,你来只会是帮倒忙!一个星期来看一趟就行了。”时静摇了摇头道。

“哦!”章文顺手揽住了时静,其实章文知道如果和时静在一起,两人肯定会有很多的分歧,但是这并不妨碍章文对于时静的好感。

时静略微的挣扎了一下,看了看卧室那面,然后静静地倚在章文的胸前,相持了一会儿,时静似乎恢复了平静,声的道“放开我……”

“好!走吧,我们去看看两个丫头学的怎么样了!”章文也透了口气道。

“嗯!”

其实,在放假之前,施光明给时静打过电话,想搞一次同学聚会,被时静否举了,时静的态很明确,在中考以前,这些事都不会考虑,同时很干脆的帮章文也拒绝了,时静有时候根本不和章文商量就帮章文做主的,而且已经变得习惯了,不过章文好像也已经习惯了!

不过也从施光明的电话里知道了一些同学的近况,熊大伟买了一辆车,挂的外地牌照,现在做起了黑出租的生意,据还做的不错,但是这并不是一个好的生财之道,一旦被抓到,罚款就是2万。庞丽娟这一年多也结婚生子了,但是却是嫁了个五十多岁的老外,头发都谢顶了,也不是什么有钱人,但是庞丽娟却是好像很满足的样子,各人有各人的想法,各人有各人的命,章文也就是听听而已。

同学里要发展的最好的还是许林,他现在已经月收入能到4万多了,快递这个行业还是很有前途的,他已经打算在镇上买房了,原来的房子他现在是出租了,因为是第二套房,所以可能要全额付款,许林已经来和章文打过招呼了,到时候需要章文支持一把的。章文算是明白了,这房价要想降下去估计是不可能了,国人的想法都是有了一套,还想买第二套,然后第三套,第四套……尽管传二十年以后一对夫妻手里会有6套房子,但是,又怎么样呢?恐怕那时候千元大钞也已经出来了!

其实,时静早已经提醒章文了,纪红的选择应该是对的,只是章文不愿意考虑那么多,他的观点就是,只要人家能过得下去,那自己也不会混得太差!

……

五一放假的最后一天,总算是又回到了镇上,过个节也搞得挺累的。朱老大和老顾等人都回来了,就等着章文来聚一聚了。嘿嘿!别,还是这这帮没心没肺的家伙们待在一起既简单又开心啊!老顾回来给了几个老婆一人3万,家里立刻变得温馨祥和,彼此相敬如宾,老顾又变得神气活现起来。这次去澳门老顾有了朱志元的助力,后来再加上自身的努力,最终赢了11万,胖子也背回来了4万多块钱。

光喝茶就觉得没意思,朱老大提出来搓麻将,结果没有人响应。朱老大不由得大为光火“这样,佰家乐,21点,二八杠,扎/金花,随你们来,我做庄,连抽水都免了,怎么样?”

还是没人搭茬,朱志元一咬牙怒道“同样的点数,算你们大,这总行了吧?”

这一下大家都动心了,条件好像很优厚哦!再,实在不行,还可以少下点注,甚至不下紸嘛!主动权完全控制在自己的手里嘛!

然后,就悲剧了!

佰家乐,朱志元拿到手里的牌总是6点以上的,好不容易赢一把,还是押的最少的那一把。再后来,就靠着和局才能赢朱志元一把,因为打平算朱志元输,就这样,每个人还输了3千。其中老白最是悲催,看到朱老大连赢了5把,然后输了一把,老白赶紧的押了200元,没想到朱老大又是连赢好几把,老白就这样200,400,00,1600一翻上去,到了最后他都不敢再下紸了,再押就要3200了,老白魂不守舍,坐立不安,东张西望。朱老大调侃道“别看了,这附近没有战斗鸡,连个站街的升机都没有!”

“唉!这真是个悲伤的故事!”老白哀叹道。

21点,那就更难过了,发来的牌不是13点就是16点,这弄得众人无比的纠结,补牌吧,撑爆了。不补吧,简就是在等死。好不容易凑了个21点,朱老大翻出个BLAKJAK,通杀!

扎/金花,10块钱一个底,朱志元从一开始就没有看过牌,每把都是闷的。也不管别人看没看过牌,一路跟到底,跟的人家看过牌的心里发毛,到最后还真就大不过他。还是老顾争气,拿到一把同花,还带着一个K,一和朱志元押到封顶5千元,朱志元翻出了三张A,至尊豹子!翻三倍,老顾一下子就瘫了下去。

一个下午,连章文在内,五个人输掉了万块,老顾一个人就输了4万多,老余是输得最少的,也损失6千。

“老大,你不会真的就拿着兄弟们的钱就走了吧?”老顾最先开始耍无赖。

“是呀!我们是陪你玩玩啊!”

“老大,我们家可还等米下锅呢!”

“装!再装!瞧你们那点出息,还一个个都是个老板……”朱志元笑眯眯的道。

“好吧,你怎么办吧?”五个人也都不装了,反而有点破罐子破摔的味道。

“呵呵!这样吧,今天又足彩,来场八万元的大复式,二十万以下的奖金我只收回成本,二十万以上的我拿一半。怎么样?够可以了吧?”朱志元看样子还没有玩的尽兴。

“行!”

几个人痛快地答应道,同时把头都转向了章文这里……

感谢三年三年,兰花飘香,bi,SeeSpener,等读者的月票!感谢三年三年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