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514章 鬼迷心窍(下)

第五百一十四章 鬼迷心窍 下

readx;

这几天章文一家都住在镇上,但是章文却是又期待又紧张,六月十五号就要中考了,女儿现在正在做着最后的冲刺,这半个月时静就根本没有上班,一下子用掉了十几天的年休,天天在督促着两个女孩子,章文知道,不管是时静还是两个孩子,都已经是很疲劳了。☆→,而且这个星期时静连章文要过去看女儿也没同意,怕影响到孩子学习。看来只好等着中考结束了,才能见到女儿了。

章文对于女儿的中考还是很有信心的,肯定比他原来预想的要好啊!有时静的辅导,那是肯定要比自己的管教要强得多,就连最近和小刘老师通电话也是得到了充分的肯定:章紫欣同学的成绩这学期提高的很快!听听,这可是欣儿的老师说的,章文每次听完这些,心里充满了自豪感,曾经不怎么敢奢望的市重点,现在看来也不是不可能了!当然这都是时静的功劳,章文心里对于时静充满了感激之情!

相比之下,这几天章文对于足彩就不怎么上心了,看起赔率来也有些心不在焉,纯粹是跟着感觉买,连和朱老大的赌约也抛在了脑后,只出了一张512元的小复式,倒是和刁学富商量着又合买了一张任选九的5倍投紸。这让老顾极为不满,这买彩的金额缩水了太多了。

还好朱老大又回到镇上开始出票买彩了,这一回一出手就是二十几万的大复式,他是憋着一口气呢,要把上次的损失打回来,这可让老顾的脸上霎时多云转晴,一扫这几天的阴霾,连刘佳蓉也笑的楚楚动人的!

但是就这么个美好的时候,胖子很不识时务的在刚中出了11个二等奖的彩票店里买了张双色球,还是张七百多元的8倍投紸,最可气的是,他还拿到老顾这里来显摆,这不是成心斗气嘛!顿时就把老顾的火气撩拨起来了。

“死胖子,你买彩票不会在我这里买啊?非要跑到那面去买,诚心拆我的台是不是?”老顾很是恼火的问道。

“那面人气旺啊!买张彩票还要排队,我还特意的和那中奖的哥们握了握手,看到没,这张彩票就是那个中奖的哥们帮我选的,八倍啊!那要是中个一等奖,得有好几千万啊!到时候我扔给你几十万花着玩!,你不就火气全消了嘛!”胖子得意洋洋的说道,已经开始计划着怎么花这还没影子的几千万了!

“就你?这辈子也不会有那个命!还是把你的盒饭做的好吃点,才是正经,我都快吃腻了!”老顾不屑的说道。

“呵呵!能中奖的都是像我这样的长得比较富态的!不瞒你说,我的儿子就要出世了,我得给他准备的充分点,以后大学一毕业就让他接手个资产上亿的大公司,到时候我就可以安心的养老了!”胖子的计划很远大!

“嗤!你就知道一定是儿子?说不定是个丫头呢?”老顾忍不住叱道。

“不可能!老顾,不瞒你说,昨天我把咱们镇上的神婆给请到医院去了,让她给好好地看了看,摸了摸,她说这次巧妹怀的肯定是儿子!”胖子压低了声音神秘兮兮的说道。

“你丫的钱多烧的是不是,不就差一个月时间了吗?生出来不就知道了?”老顾对于胖子的败家行为很是无语。

“这不是花钱买个放心吗?神婆说是儿子那就是肯定是儿子,准着呢!”胖子毫不在意的说道。

“准个屁!那老太婆说佳蓉会给我生个儿子,都几年了也没个动静!”老顾原来也请镇上的神婆给看过。

“哎!你不说我还给忘了,哪天还得请神婆看看,我这辈子有几个老婆啊?你看你现在都三个了,我也不能太落后啊?”胖子贼眉鼠眼的说道。

“别!千万别,兄弟,千万别往火坑里跳啊!哥哥我就是前车之鉴!”老顾勾着胖子的肩膀深有感触的说道。

“干嘛?就许你放火,还不许我点灯啊?”胖子很不乐意的说道,大小现在也是镇上的很有名气的老板。

“唉!我那是为你好啊!你看看,人家一对夫妻只要赡养4个老人,我呢?八个,麻烦啊,家里女人一多,外面爹妈满天飞,现在我老婆只要是跟我说她父母来电话了,我就知道又要掏钱了,不是生病了,就是要装修房子了,要不就是连面都没见过的小舅子要结婚了,反正说穿了就是要钱!我每年赚的钱有一半都花在这上面了!”老顾无比郁闷的说道。

“呃!那多赚点钱不就行了嘛!”胖子呆了呆,然后说道。

“嗤!你当钱是那么好赚的?还是章文的办法高啊!我跟你说,据我推测,不出两个月,商悦就该被他搞定了!还绝无后顾之忧!”老顾贴着胖子的耳朵小声地念叨着。

“不会吧!我怎么没看出来?再说他有什么高招?”胖子疑惑的问道。

“我亲眼看到的,俩人一起出去吃饭,美其名曰的谈生意,听到没有,章文这小子已经把这事上升到谈生意的层次了,一点不留后患!高吧?”老顾挤眉弄眼的越说越来劲。

“这叫什么高招啊!我去隔壁镇上不也是花钱找乐嘛,最便宜的只要二百块,还能还价的!那才叫谈生意!”胖子不谢的说。

“那不一样,你那叫piao娼,是违法乱纪,人家有品位的玩的那叫‘一夜情’,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对了,不求天长地久但求曾经拥有!”老顾抓耳挠腮的才想出来这句话。

“那跟谈生意有什么关系?”胖子问道。

“那……那……事后总给些好处吧,给个十万八万的,或者给点股份?”老顾吞吞吐吐的说道。

“那玩个几趟‘一夜情’还不破产了?比你养个老婆开销都大!”胖子不可置信的叫道。

“那……要不就是女方给他点好处?”老顾觉得自己的想法越发的站不住脚了。

“啊?卖身啊!”

……

“阿嚏!”

章文和商悦在店里面像接力似得不停地打着喷嚏:“商悦,你干什么坏事了?怎么老是打喷嚏?连带着我都受影响了!----阿嚏!”

“你才干坏事了呢!我才是跟着受害的!”商悦没好气的说道。

现在的商悦心里可是着急着呢,上次请苗香吃了饭,苗香也没敢答应什么,只是答应给钱一打个电话,有什么事让商悦自己谈,可是都两天了,也没见到钱一的影子,再问苗香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是说电话已经打过了。

所以商悦现在心里七上八下的,吃不准钱一到底会不会来见她,在钱一面前商悦只能算是个小人物,商悦很怀疑自己是不是有些想当然了!

到了下班的时候,商悦从柜子里拿出自己的包,准备回家,这两天商悦都是一下班就赶紧回家,希望有奇迹发生。今天也不列外,商悦下意识的打开包,忽然发现自己的皮夹子不见了,商悦先惊后喜,连忙问章文道:“老板!把你的身份证给我用一下,我需要一张复印件!”

“不是分音了好多份了嘛,怎么又要用啊?”章文嘴里嘀咕着,掏出了自己的皮夹子,抽出了身份证递给商悦。

太好了!老板的皮夹子还在,那说明钱一没有找过章文。商悦要身份证是假,只是想知道钱一有没有来找章文。

兴冲冲的往家跑,还带了瓶酒,急急忙忙的打开门,果然,钱一已经坐在了客厅里,餐桌上不但放着自己的皮夹子,还摆着好几份熟菜,电脑里还是播放着那首《鬼迷心窍》。

看到商悦笑嘻嘻的说道:“不好意思,出门没带钱,只好先借用你的了!”

“你…你…是怎么进来的?”商悦有些结结巴巴的说道。

“当然是开门进来的,你们家的们又不怎么难开!呵呵,看来是有所准备啊,连酒都带回来了!”钱一看了看商悦手里拎着的东西笑道。

“嗯!我……我知道你会来,今天。”商悦别别扭扭的说道,看到神出鬼没的钱一还是很有些心理压力的。

“找我什么事?”钱一直截了当的问道。

“我想请你帮我查一个人,她叫常晓蓉……”

商悦仔细的把情况说了一遍。

“是她哦!这个女人我有点知道,是你要查还是章文要查?”钱一当初为了纪清把章文身边所有的人都查了一遍,只是因为常晓蓉的事是在章文认识纪清之前,后来又离开了,所以钱一没有深究。但是印象还是有的。

“我是帮着我们老板查的!”商悦适时的抬出了章文。

钱一再没说话,自顾自的吃喝,商悦在一旁感觉有些尴尬,不知所措。一直到钱一吃完饭,才抹了抹嘴站起身,看样子准备离开。

“钱……哥!我……”商悦疑惑的问道。

“这首歌不适合你!”钱一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就背起自己的包走出了门。

商悦有些发呆,不知道钱一会不会帮忙,也不知道钱一最后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屋里这会儿只剩下了电脑里反复播放的歌曲声

是鬼迷了心窍也好

是前世的因缘也好

然而这一切已不再重要

如果你能够重回我怀抱

是命运的安排也好

是你存心捉弄也好

然而这一切已不再重要

我愿意随你到天涯海角

虽然岁月总是匆匆的催人老

虽然情爱总是让人烦恼

虽然未来如何并不知道

现在说再见会不会太早

……

刚才在看广州恒大的比赛,所以上传晚了些,抱歉啊!

感谢:了又了,巴巴熊123(三票连投),书友15436519,背水一战胜等书友的打赏和月票!谢谢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