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519章 还是嫩了点!

第五百一十九章 还是嫩了点!

这几天章文这里居然很清静,一帮子狐朋狗友都没有像往常一样来喝茶聊天,再加上下一期足彩要间隔一个星期,所以连朱志元也没有来过。

朱老大虽然上一期只中了个一万八的一等奖,但是,第二天就签下了个六百万的追加的合同,就是上次停工的那个工地。是总包方的老总直接让他报价的,连个竞争的对手都没有,看来,朱志元的足彩策略还是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胖子和老顾现在还是天天钻在网上娱乐场里,玩得不亦乐乎,这玩意太方便了,躺在家里都可以玩。那句话怎么说来着----躺着就把钱给赚了!现在玩游戏的人里又增加了个老余,玩个几千块钱的游戏对于老余来说还是没有任何负担的。

老顾已经是第三次存钱进去了,这一回一发狠存了2万进去,到现在的情况还算不错,账面上居然已经到达4万多了。

不过,老余可就没那么高兴了,昨天晚上玩金花,碰到一个死皮赖脸的,不管什么牌都跟,一路跟到底,好几把牌老余挺好的牌,愣是被对方跟的发毛,结果放弃了,然后开牌一看,对方才是个10,6,7也不是同花,一手的垃圾牌,倒是老余把手里好端端的对子牌给扔了。连着好几次的偷鸡,让老余一时火起,和对方拼了几把,没想到这回人家是真的金花了。一晚上愣是把老余存进去的2千块钱给搞光了。

结果老余第二天在吃盒饭的时候,碰到了胖子,谈起这事,胖子听得嗔目结舌:“尾号是要你去死(1274)的id?那是老顾啊!你怎么和他碰上了,这家伙最喜欢偷鸡!”

“草!都半夜了,玩来玩去就这么几个人,所以老是碰到他,不行,我得找这孙子算账去!”老余很有点要抓狂的意思。现在想想那人玩牌的套路可不就是老顾的德行嘛!

“呵呵!这有什么?那是你玩不过人家,技不如人,嘿嘿,老余,想赢回来不?”胖子转着眼珠问老余。

“废话!2千块钱呢!你当是捡来的!”老余气哼哼的说道,说实话真的去找老顾还是听觉得丢人的。

“嘿嘿!这样……”胖子在老余的耳边嘀咕了一阵子,老余兴冲冲的跑回去有充钱去了,等在电脑旁准备再和老顾一较高下。

胖子一路撒着欢的跑到老顾的家里,老顾正坐在那里玩的高兴呢,都没空招待胖子:“胖子?来啦,坐!抽烟自己拿,喝茶自己倒。”

“你忙你的,我自己来!怎么样,赢了吧?”胖子在老顾后面看着。

“哈哈!昨天碰到一个二货,被我宰了2千块。咦?这二货又来了,看来挺有钱啊!”老顾欢喜的说道。

“我就不死(5984)!这id号也够奇葩的!”胖子小声地念叨着,老余的id号比老顾的还要牛----我就不死!

“哈哈!看看,我这id号专治他这个号!”老顾都有点乐不可支,得意忘形了!

不过接下来老顾可就笑不出来了,对方好像换了个人似的老顾不看牌他也不看牌,老顾看牌,他也看牌,还都比老顾大,难得老顾拿到了大牌,人家立马放弃了。一会功夫就输了1千多块钱。气的老顾换别的游戏玩,奇怪了,老顾到哪对方也跟到哪,老顾终于发觉不对头了,每次都是胖子在后面发短消息,接着对方就能做出准确的判断。

“好啊!死胖子,原来是你在捣鬼,说,这个我就不死(5984)是谁?”老顾大怒的问道。

“哈哈,哈哈,老顾,老顾,别!我交代!”胖子嘻嘻哈哈的讨饶道:“他是老余,哈哈,笑死我了!”

“靠!原来是这二货,怪不得我看着牌风那么眼熟呢,叫他过来!”老顾也忍不住笑道。输了一千多,也不算什么。

男人都有些孩子气吧,别看老顾老余还有胖子都四十多了,老余都快五十了,这老男孩玩起来照样神情专注,忘乎所以,也不是很能控制自己,所以有时候一个厉害点的老婆还是很有用的!

……

老顾他们玩的起劲,章文也没闲着,因为钱一回来了,一摸自己的皮夹子不见了,就知道钱一回来了。

“怎么样?怎么样?有什么好消息?”章文有些迫不及待的问道,不觉中连心跳也加快了。

“不怎么样!我告诉你,这事就此作罢,是最好的办法。”钱一摇了摇头说道。

“什么意思啊?你倒是说清楚啊,没头没脑的这么一句话,谁听得懂?”章文有些气恼的叫道。

“好吧,先说集资的老板,你当是他的个人行为啊?人家那是一个团体,市里的头头脑脑的都有参与,要不然能搞得这么大?现在崩盘了,跑了,你以为是真的找不到啊,那是根本不想找到,找到了还不得咬出一大片来!”钱一喝着酒说道。

“我不管他躲到哪去了,我只要借用他的名义把钱还给常晓蓉。就像上次的王学伟那样。”章文不耐烦的说道。

“你怎么还不明白,这次不一样,王学伟是集资方下面的一个环节,也就是王学伟醒悟的早,收来的钱没有交上去,在他自己手里,所以容易解决。这一次不同了,先不说能不能找到这个跑路老板,就算是找到了,恐怕只会是惹来麻烦,这里面的水可是很深的……”

其实钱一稍微一查就已经知道了,这里面的事不是章文能插手的,而且很容易就查到了,因为人家有恃无恐啊,典型的官商结合,这是钱一这种人最忌讳的,一般的策略都是井水不犯河水,所以钱一二话没说就放弃了!他之所以去了好几天,其实一直是在查常晓蓉的情况。

“那常晓蓉那里怎么办?她现在怎么样?”章文心里还是惦记着常晓蓉的情况。

“给你看看这个!”钱一把手机递了过来,

章文吓了一跳,心想不会是这变态又去拍了什么视频吧?连忙接过来……

还好不是章文想象中的“动作片”,而是常晓蓉的日常的一些照片,再一次看到常晓蓉,章文还是很感慨的,常晓蓉瘦了很多,好像变得深沉,变得成熟了,几张照片上基本上都是和女儿在一起的,母女俩倒是很像,有两张是一家三口在一起的。贵喜倒是胖了些,脸上始终陪着笑,一直是看着常晓蓉,弯着腰跟在旁边,一家人都是以常晓蓉为首是瞻……

“这……?她现在过得好不好?”章文迟疑的问道。

“还行吧,最起码没我想的那么糟,前两年,那个男的的了抑郁症,调养了一年多,现在在一家合资厂里开班车。女的在一家工程公司做预算员,一年大概有六七万的收入,虽然不高,但是工作相对轻松,每天四点多就下班了,还是双休,这女人还在外面接了不少的活,一年十万总该有了吧!”钱一可是为了章文花费了不少的精力,了解的够详细的。

“那他们家还欠多少钱?”章文问道。

“就这个比较难查,我费了好大得劲,才算是查的差不多清楚了,前年他们办理了房屋抵押贷款40万,现在还欠银行19万。常晓蓉现在的银行账户上还有3万多块。我看了看她的转账记录,一年的外快收入大概是五万左右。所以她现在确切的说应该是还欠16万不到。现在的家庭生活也比较稳定。女儿刚上初中,至于夫妻生活?你要是还想了解更详细的,嘿嘿,我也没问题!”不得不说,钱一的本事还是有点的,不过这家伙的这幅嘴脸实在是太可恶了。

“停!够了,够了,我只想知道,我怎么才能帮到她?”章文连忙说道。

“想听实话吗?”钱一问道。

“那当然,我就是说实话干实事的人!”

“那就什么也不要做,不要去打扰人家的生活,别以为有那么点破事就好像要花钱买心安似的,人家又不是出来卖的。你送钱过去,更像是在炫耀你现在混的比她好!知道不?”钱一说的一点也不客气,章文被说得脸红脖子粗的。

“那能不能借着跑路老板的名义还点钱给她?”章文其实并不觉得这是个好主意。

“哼!那只会给她惹来天大的麻烦,说是杀身之祸也不为过!”钱一冷笑道。

“唉!明白了,放弃才是最好的选择!”章文轻声叹道。

章文有些怅然若失,有些风景看过了就再也看不到了,只能是留在记忆中了……也许,以后可以抽个时间去远远地看看,可是那样有没有意义呢?

……

“商悦!常晓蓉的事我已经解决了,你就在不要管了!”章文找了个没人的机会对商悦说道。

“啊?那我……你是……”商悦有些猝不及防,不知所措。

“以后也不要再提常晓蓉的事!听到了没有!”章文的态度异常的强硬,坚决。还带着某种决心。

“哦!知道了!”这种状态下的章文是不容反驳的,商悦低声的答应道,但是心里却是七上八下的,不知道章文为什么会忽然做出了这个决定。难道他真的自己给常晓蓉打过电话了。

“唉!钱一来过了,有些事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的!”看着商悦百思不得其解,费神的在猜测的样子,章文叹了口气,还是和商悦说了实话。

“啊?你,你早就知道了?”商悦吃惊地问道,虽然一直猜测章文是知道自己会找钱一帮忙的,但是一旦印证了,还是让商悦有些尴尬。

“呵呵!你做生意是比较精明,但是其他的事还是嫩了点!”章文忽然有种很得意的感觉。

商悦低着头,感觉脸有些发红,这该死的老板,很是狡猾哦!

呵呵!又见到石姥爷来打赏了,谢谢哦,还有要感谢书友511793396的月票支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