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530章 夜宴

第五百三十章 夜宴(二更)

这会儿朱志元觉得有必要说两句,到底他是这次事件的带头大哥,总要有些交代吧!

“这一次去澳门,害的大家都损失了,主要责任在我,前期太顺利,有些忘乎所以了,在这里我也要给哥几个道个歉,以后还是要一自己的生意为主,对于你们的损失,我也会尽量从你们的生意上多加关照,当然除了老顾的生意以外。”朱老大说的很诚恳,就这一点来说,朱老大还是很有老大的样子的,敢作敢当,这才是原来的稳重的朱老大。

“哪里!哪里!认赌服输,输了钱肯定都不高兴,但是这也是自己贪心,怪不得谁。不古这一次也是个教训,我们还是小老板,还是玩的小一点才是我们的娱乐方式,靠赌发财是没有的,至少我是没有见过!”老顾接着朱老大的话说道。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几个人中还是老顾这里的气氛最尴尬,几个老婆好像都不怎么高兴,基本上都沉着脸。

“啊!对对对,如果能借着这一次的失利,吸取教训,分清楚主次,那我觉得还是挺值得的!”老白也连连点头说道。

老白一开口,大家才发现他身边居然坐的是吴玫,这恐怕是胖子有意安排的。不过吴玫对于老白还是没什么表示,她主要关心的还是老白的婚姻动向,最近都在说老白又开始有了新的目标,这让吴玫多少心里又开始担心了。

“不说这个了,我也是打算吸取教训,重新做人,把我的快餐店再搞的大一些。但是今天主要是我高兴,生了个儿子。所以请大家来一起高兴高兴!其他的事先不提了!来,先干一杯!”胖子为了把大家的兴致提起来,先干了一杯!

“好!恭喜胖子,喜得贵子!”

“童家还就你涨能耐了,连儿子都整出来了!”

“恭喜哦!胖哥”

“……“

“你怎么不表个态?你看人家都认识到错误了,最起码态度还是很值得肯定的!”时静坐在章文的身边轻笑着问道。

“我?我就不用表态了,我是以实际行动为主。不像他们,都是党员,发言表态那是必须的!”章文振振有词的说道。

“那胖子呢?不会他也是党员吧?”时静轻声的哼道。

“他是预备党员。他比我积极多了,一直在向组织靠拢!”

“狡辩!”

今天莫心兰果然不愿意来,一个人在家里帮着纪清带孩子,所以现在章文两边分别坐着纪清和时静。纪清旁边是苗香,时静的另一边则是商悦和小姚。

酒过三巡。果然气氛就逐渐热闹起来了,几个货也频频的像邢春花赔不是,心里还不是为了及早的救出老余嘛!邢春花还真是架不住这几个货的好言相求,终于放了句软话:“算了,这一次就便宜了你,以后零用钱减半,澳门不许再去了!”

“是,是!一定不再去了。就在家守着老婆过安稳日子!还是老婆好啊!”老余赌咒发誓的像邢春花保证道。临了还不忘拍拍马屁。

“少拍马屁!”邢春花嘴里骂道,心里还是挺高兴的,老余的态度还是值得肯定的。

席间最受大家欢迎的人居然是苗香,这妮子酒量不在商悦之下,又比较单纯,和谁都敢拼一杯,而且吃起东西来也很有点巾帼不让须眉的意思,所以很得大家的好感,而且绝对是没有邪念的好感,谁敢对她动邪念啊?那不是老寿星喝砒/霜----活的不耐烦了!像苗香这种人才,倒是那些大老板千金难求的,只是没想到居然蜗居在章文的这件小小的茶叶店里。但是问题是人家根本就不缺那几个钱。

最意外的还是吃到一半,老白和吴玫之间起了争执,吴玫还是竭力的保护着儿子的切身利益,老白这回却是一点也不相让,明确表示,要是婚后所赚来的财产那就是和第二任老婆的共同财产,吴玫是没有权力干涉的,结果闹得不欢而散。

章文也觉得吴玫有些太过于苛刻,老白其实还没有实质性的进展呢,再说老白结婚以后的财产也确实是应该算是共同财产。看来以后还得找机会和吴玫说说,没必要太计较这方面的细节

,章文觉得以后主要还是要靠孩子自己来创业,而不是都由吴玫前前后后的都安排好。只是现在的场合不适合劝说。

纪清是比较早离席的,因为儿子一刻不在身边她就不踏实,一顿饭吃到一半就想着回去了,章文也是拿她没有办法,现在儿子的在纪清心目中的分量明显的超过了他这个老子。纪清匆匆的和众人打了个招呼就赶回去了,其实她也知道有莫心兰在,不会有什么事的,但是心里就是放不下!

“你也别喝酒了!”时静小声地对章文说道。

“干嘛?”章文很奇怪的问道。

“等会送我回去!这么晚了,让我一个人回去啊?”时静嗔怒的说道。

“哦!对对,是我疏忽了!”章文有点恍然地说道,还好今天章文没有喝多少酒。

酒宴吃到差不多快九点钟才结束,本来按照惯例是要玩一会儿的,搓个麻将啥的,但是现在都是手里没钱,再说还有老婆在身边,所以酒宴结束以后倒是都挺乖巧的跟着老婆回家了。商悦也和苗香、小姚一起回去了。

“坐我的车回去吧!你的车就留在这里,正好我在教俩孩子开车,你这辆小车比较合适!”章文对时静说道,他已经开始叫曦儿和欣儿开车了,他才不管什么年龄呢,找个地方先教起来,时静的那辆smart学起来最方便!

“嗯!”真的要章文送她走了,时静倒有些拘谨了,或许是喝了一点酒的缘故,时静脸上微微的有些发红。

一路上倒是反而显得很沉默,两人都没怎么说话,等开到了高架的出口时,时静忽然说道:“别下去,开到外滩去,我想看看情人墙!”

“嗯?好!”

一刹那,章文心里很有些惊喜的感觉,一脚油门,车速提到了100码……

晚上,外滩的人不多,今天不是双休日也不是什么节日,所以显得人并不多。时静挽着章文的胳膊,缓缓地朝前走着,晚上虽然是各式灯光闪亮,但是毕竟是晚上,这使得时静似乎有了很大的勇气,可以堂而皇之的和章文一起散步在街上,要不怎么犯罪活动大多数都发生在晚上呢!

时静准确的找到了上次待过的地方,不得不说女人的心是很细的,章文基本上已经忘了上次是不是待在这里。时静很自然地把章文的双手又撑在自己的两侧,给自己营造出了一个安全的狭小的空间,原来有的时候并不是空间越大越好。不过他们并没有看到所谓的情人墙。

“失望吧,没有你想看到的情人墙!”章文低头说道。

“失望吗?”时静反问道。

“呵呵!醉翁之意不在酒……”

“在乎山水之间……”

两人相视而笑,时静顿时脸红心跳,章文把嘴轻轻地吻了过去,并且一双手也没有闲着,呵呵!醉翁之意在乎山水之间……

时静有些应接不暇了,甚至是有些庆幸没有在家里,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在夜幕之下,给了双方很大的勇气,章文更是显得肆无忌惮。

“我该怎么办?”时静软软的伏在章文的胸口,喃喃的问道。

自从上次和章文一起逛街以后,时静感觉自己好像有些压制不住自己了,没有了以往的淡定和睿智,取而代之的是渴望和**,也许再给章文设定了目标以后,自己也觉得有了归宿,尽管并不知道最后会发展到怎样的结果。

“要不提前兑现吧?”章文满眼火热的问道。第一次感觉到心目中的女神离自己是如此的近,已经可是触手可及了!

“别!别!求你了,再别进一步了……”时静满心慌乱地说道。

“唔!……你干什么?”章文捂着嘴唇惊叫道,下嘴唇被时静咬了一口。

“哦!对不起,对不起,我……有点害怕,我不是故意的!疼吗?”时静连忙说道。

“嗯!”章文有些郁闷的哼了一声。时静这一下还咬的真够用力的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别生气,好嘛?”时静时静的抱紧了章文,把头深深地埋在他的胸前。

“其实你

不需要这么压抑自己的!”章文此时温度下降了一些。

“我很乱,别逼我,让我好好地待一会儿,好吗?”时静呢喃着说道。

良久,两人还是静静地相拥而立,感受着彼此的心跳。

“想好了去哪里旅游吗?”章文花了个话题,打破了沉静。

“我想去德国,美国,法国和澳大利亚,就我们两个……”时静低声的诉说着自己的梦想。

“还是先去纪红那里吧,我想看看她那里的生活环境。”章文说道。

“嗯!听你的,这事你来安排!”时静这会儿一点也不像原来的样子,倒像是个毫无主见的少女一般……

“额!这真是个艰巨的任务!真是头疼!”章文很有些头疼地说道。

“头疼什么?我还没和你算账呢,跑到澳门去输了那么多钱,看来我是太放纵你了,给你留下的自由空间太大了。”时静这会儿也恢复了一些,反应也随之敏捷了。

“所以说还是有个厉害的老婆比较靠谱,至少能守得住家财!你这个管家就很合适!”章文笑道。

“我有那么凶吗?”时静抬起头,眼里又恢复了原来的灵动。

“没有那么暴力,但是却是我最让我顾忌的!”章文老老实实的说道。

“今天真不该喝酒,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失态!”时静心虚的为自己开脱着。

“你就是不肯面对现实,其实早就该放下这些虚伪的面具了。”章文叹口气说道。

“有时候现实太残酷,我怕接受不了。”时静幽幽的说道。

“好吧,看来下回还要多喝点,我喜欢你喝多了的样子!”章文点头说道。

“去死!还想占便宜啊?”时静涨红了脸叱道。

“我什么便宜也没占到啊!”章文很夸张的叫道。

正说着,身后传来了很不和谐的声音:“先生太太,行行好吧,给点钱吧……”

章文这次的心情比上次好得多,转身看到一对中年夫妻,女的前者一根竹竿,竹竿的另一头抓在一个盲人男子的手里,男子的双眼翻着白眼仁。

哎!没想到,乞讨这一行也是需要加夜班的,哪一行的钱都不好赚啊!章文掏出了皮夹子,居然没有零钱,只好拿了一张百元大钞递给了那个女人:“十块!找我九十!”

时静先是对这厮的大方很是惊讶,接着听到了后面的一句,顿时感到头昏脑涨,丢人现眼,这家伙还真是说得出口,时静感觉自己都有些难为情,可是好像一百元还真是多了些……

“哎!哎!谢谢啊,好人有好报,你等等啊,我们的包裹在那边……”那女人说着,也不管章文同意不同意,转身带着她的盲人老公就往身后的那里走去……

“有你这样的吗?给就给了呗,还要找钱?”时静看着章文,感觉气不打一处来。

“我不是有点舍不得吗?现在手里的钱紧张啊!”章文尴尬的说道。

“那你不会和我说,我有零钱的呀!”时静还在埋怨。

俩人正说着,令人吃惊的一幕发生了,那对乞讨的夫妻忽然甩开大步,飞奔而去,连那个瞎子也跑得飞快……

得!这回九十块的找零是拿不回来了。

时静也在一旁看的嗔目结舌。一次乐善好施的行为,受到了无情的践踏……

“走吧,看到了吧?有了百分之九百的利润,连瞎子都开眼了!”章文忍不住乐了。

“额!走吧,哼!以后再也不相信这些人了!”时静愤愤的说道。

“勿以善小而为之,勿以恶小而不为!我就是一直这么做的,今天和你在一起,本来想做个好人,没想到事实证明,还是我的原则更靠谱些。”章文揽住时静的腰附耳说道。

“你比他们还要坏!”时静没好气的说道,可是身子却是紧紧的靠向了章文。

“所以虚伪的刘备更得人心,善良耿直的曹操反而不得人心!”

“哼!曹阿瞒!”

“小的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