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543章 夜太黑(上)

第五百四十三章 夜太黑(上)

感谢‘三年三年’又一次出手,还有‘闲看书看闲书’和‘熬夜看书’的打赏和月票!鞠躬!

章文在某些方面的动作还是很快的,两天时间就把小敏的电脑给搞定了,不过价格是超出了相当的多,不开票也要快五千了。这还是没什么利润的情况下。

“小丫头,看看怎么样,23吋的显示器,i5四核,win7的操作系统,还满意吧?”章文和小戴直接把电脑送到了谢慧英的住处,也就是老白的原来的房子。

“章叔,这台电脑肯定不止三千,我不要!”小丫头摇了摇头说道,为了买电脑,她早就把行情摸得很清楚了,所以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额!是稍微超了一点,不过没超多少,我们拿来的价钱比外面便宜很多,要不这样吧,23吋的想时期我给你换成19吋的,这样差不多就三千几百块钱,超出的几百块就算是我们几个一直在你们那里蹭饭吃的汇报,好不好?”章文心里越发的对这个女孩子有好感了。

“放心吧!小妹妹,这是电脑公司给我们公司测试性能用的,如果能达到我们的要求,我们才会批量订购,你只要把每天使用方面的一些数据记录给我们就可以了。其实这台电脑没有你想的那么贵,成本也就四千不到。”小戴从这个女孩的身上好像看到了自己的影子,自己也是从偏僻的农村走出来的,条件还不如小敏呢,所以很有些勾起了心底的酸楚,也很想尽自己的能力尽量帮助她。当然他这个理由可就比章文说的要冠冕堂皇多了。

“真的?那……我一定把数据记录的详详细细的给你!”以劳动换商品,这样的方式还是能够接受的。

……

不用说又在谢慧英那里蹭了一顿揪面片,香辣的过瘾!等回到家都已经快晚上十点钟了,章文好真是感觉有些累,躺在**搂着纪清轻声的聊着,现在睡觉还有些太早,今天小凡凡早早的就睡了,没有打搅他们,电脑里播放着林忆莲的《夜太黑》,朦胧迷醉的歌声,使得卧室里很有些旖旎的气氛。

“没想到做点好事还要花言巧语,连哄带骗的,倒是做点坏事理直气壮,得心应手。”章文一面轻轻的抚摸着纪清光滑的脊背,一面说着给小敏买电脑的事。

“那是因为你老是做坏事,没干过好事!”纪清轻笑的说道,两人现在很少有这么悠闲安逸的时间,因为儿子现在已经开始扶着家具自己走路了,每天的精力旺盛,纪清跟在后面很是辛苦的,今天真是给面子,儿子居然早早的睡着了,而莫心兰又不在。纪清感觉道身体在章文的抚摸下慢慢的升温。

“什么话?我容易吗我?做一件坏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坏事不做好事!”章文哼道。

“嗯!那你……现在可以做坏事了……”纪清的双眼迷离,鼻息越来越热,一条腿也不由得缠绕上来。

“嘿嘿!这个我在行,娘子,待小生帮你宽衣!”章文积极的回应着。

夜太黑

告别白昼的灰

夜色轻轻包围

这世界正如你想要的

那么黑

霓虹里人影如鬼魅

这城市隐约有种沦落的美

只怪夜太黑

……

朦胧迷醉的歌声不停的循环播放着,纪清还在微微的娇/喘,脸上余韵未消,依旧缠绕在章文的身上,慵懒享受的样子,再把章文的一只手拉倒自己的后背,更有依赖和安全的感觉。

“嗯!你现在是表现越来越好了!身材也开始恢复了。”章文由衷的赞叹。自从生了孩子以后,纪清变得更加的成熟丰满了,也没有以前的羞涩和生疏,完全是个成熟的少妇了,而且纪清在逐步的恢复体重,半年多来已经开始有了效果。

“还是有点胖,不过已经比我姐好多了,她现在还有140斤呢!”纪清几乎每天都和纪红通电话,也总听到纪红抱怨自己长的太胖了。

“呵呵!到底是在国外,天天牛排汉堡,都喂成奶牛了!”章文坏坏的笑道。

“不许你瞎说!小心我告诉我姐,她可是在帮你安排去那面旅游骑马,射击,狩猎的事呢!”纪清警告的说道。

“哦!好吧,你最好给她说一声,能安排一辆坦克就更好了!”章文无限遐想的说道。

“美得你!真是搞不懂,你怎么会对这些东西感兴趣!”纪清一直不能理解章文为什么对枪支弹药有着浓厚的兴趣。

“嘿嘿!这就是男人和女人的区别!对了,这次去国外旅游你和时静是怎么安排的啊?”敢情具体做主的还不是章文。

“嗯!这次时静姐、心兰姐和你一起去,心兰姐的父亲最多还有一个月,所以到时候正好让她去散散心,我这次就不去了,孩子还太小。”纪清说道,莫心兰的老父亲八十多岁了,肝癌晚期,已经放弃治疗了,家里的俩哥三个姐都催她回家,所以前天莫心兰回兰州去了。

“唉!也好!她们家现在肯定是够乱的。”章文叹了口气说道。

“到时候,她父亲真的没了,你不陪她回去看看?”纪清问道。

“去!肯定要去的,我已经在托人把结婚证弄好了!”章文点点头说道。

“啊?假的?”纪清有些吃惊,这家伙真的是专干违法的事。

“不!是真的,对我们来说是真的。”章文很认真的说道。

“你就是个坏蛋!害人精!”纪清喃喃的说道,心里好像各种滋味都有点……

……

与此同时,熊大伟在洗头店里,也算是美女相伴吧。朦胧的灯光,再加上老板娘亲率两名小姐窗前侍寝,同样的,**窝里很巧合的也在播放着《夜太黑》,这厮把嫖和窃都发挥到了极高的境界。

连续十几天的疯狂拆卸,让熊大伟找到了极大的成就感,他已经把老毛的游击战术发挥得淋漓尽致,应该说是收获颇丰,除了在章文那里失手了一次,其他的可以说是堪称完美,当然现在兜里的钱也见见鼓了起来,当然现在风声越来越紧,熊大伟知道到要收敛一些,暂时停手几天,他已经闹的附近几个镇的警察坐卧不宁了。

但是就是在章文那里的失手,好像让熊大伟留下了

后遗症,兴冲冲的跑到洗头店里,从一进门的日立,过度到方正,然后是微软,再后来是松下,直至最后疲软,前后不到一刻钟,最关键的是还没发射呢,怎么就罢工了。任由老帮娘和两个小姐怎么卖力的摆弄,也再没有一点起色,自己的小老弟真的就这么一直永垂不朽了。

坏了,该不会是在章文那里被那个叫苗香的女打手最后的一脚撩阴腿给踢坏了吧?熊大伟心里大为恐慌,更为郁闷的是,白天没事的时候挺坚挺的嘛!这玩意日夜颠倒,那不是瞎胡闹嘛!

还有一件事也让熊大伟够闹心的,就是车子修好以后,声音响点也就算了,还抖得厉害,车厢里还老是有股汽油味,现在很多乘客都不愿意乘他的车,有的甚至是上了车,又扭头下去了。唉,这路边快修车来的车,质量是不怎么样啊,更何况又都是劣质假冒的配件。

可是自己的小老弟可是原装的啊,想有假冒的都不可能,可是现在却疲软了,这真是个悲伤的故事。折腾了两个小时,没一点反应,钱还得照付。熊大伟心情极度郁闷的打发走了两个小姐,搂着老板娘睡了一晚上。

只是夜再黑

也能看见藏在角落的伤悲

oh夜太黑

谁也没尝过真爱的滋味

如果谁看来颓废

只是累

无心跌碎了酒杯别理会

只是只是只是夜再黑

也遮不住那眼角的眼泪

暖暖的安慰

它给过谁

谁又在乎酒醒之后更憔悴

谁又担心明天会不会后悔

但夜太黑

夜太黑

……

……

由于莫心兰回去照看父亲了,现在的网店只好纪清和时静轮流坐镇,于是就可以看见章文带着孩子在马路上瞎晃悠,现在这孩子还喜欢自己走,拉着章文的手,跌跌撞撞的还走了个高兴。还不敢让他多走,生怕刚开始学走路,骨头太嫩。所以还过一会就要抱起来,小家伙还不乐意,又哭又闹的,一点也不给章文面子。

章文这厮还不老实,抱着孩子跑到了老白这里,想和老白一起研究研究下一期的足彩,这可把谢慧英母女高兴坏了,大概是女人的天性吧,看到小宝宝都喜欢的不得了。章文索性把兜里揣着的奶瓶连同宝宝也交给了谢慧英,自己却是在老白的那间小屋里商量着下一期的足彩。

“哎!老白,我打听清楚了,上次买彩票的是谢大姐,不是小敏。在刁学富那里买的,非要买足彩,还是随机的。”章文侨声的告诉老白。

“太好了!看来我的事还是很有希望的!”老白很是兴奋的说道。

“何以见得?”章文问道。

“她要是不关心我,会去关心足彩吗?所有人里就咱们俩玩足彩,总不会是关心你吧?”老白笑着说道。

“那倒是!这么说,你这事还是很有希望的。”章文也笑了。

“嘿嘿!说不定到最后还要靠小敏推波助澜!”

“哼!老奸巨猾!”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