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545章 夜太黑(下)

第五百四十五章 夜太黑(下)

转眼八月中旬了,下午,章文开着车去机场接莫心兰,回去了一个星期,莫心兰的父亲还算是稳定,所以莫心兰先暂时回来了,打算过一个星期再回去。莫心兰看上去有些精神不是很好,看到章文,勉强的笑了笑。章文一伸手就把莫心兰搂在了怀里,让她一下了飞机就有最安全最安心的感觉。

回到家,纪清已经做好了一桌丰盛的晚餐,为莫心兰接风,欣儿和曦儿也很亲热的和莫心兰撒着娇,这让莫心兰很有中温馨的感觉。

晚上章文陪着莫心兰早早的安歇,在莫心兰那套房子的卧室里,莫心兰给章文泡上了兰州著名的特产三炮台。还是用专用的盖碗茶具,虽然不是什么多贵重,但是能回味起过去的味道。

“下星期再回去,要我陪你一起回去吗?”章文问道。

“嗯!也好,他们都想见见你这个妹夫呢!现在家里乱着呢,要不我也不会回来。”莫心兰有些嘲讽的说道,她的俩哥三姐不但在争父母的那点遗产,还一直惦记着莫心兰的资产呢,莫心兰回去说自己又结婚了,人家根本不信,再说,莫心兰的父母也想见见章文。

“呵呵!不就是争那点遗产吗?再说,你老妈不是还在嘛!”章文再回来的路上已经知道了个大概。

“唉!等我爸走了,就看我妈住到谁家去了,现在不就是在争这个嘛!我妈跟谁住,那套房子不就基本上归谁了!要我回去也是让我表态,不和他们争遗产,还说的冠冕堂皇的,说我这些年没照顾过父母,哼!我自从经济条件好点以后,每个季度都给父母寄过去一万,这些年加起来都几十万了,他们才是什么都没做,现在都来表功了!”莫心兰愤愤的说道。

“算了,那点财产咱就不要了,下回我去亮个相,给你父母请个安,也算是了却个心愿。”章文不愿意莫心兰参与到遗产的争夺中去。

“我知道,我就根本没想和他们争,问题是他们还惦记着我的资产呢!我们的事,回去怎么解释啊!”莫心兰问道。

“这有什么?我们是合法夫妻,回去给他们看看,也让你那些哥哥姐姐断了念想!诺,看看,这是我刚弄好的结婚证,再加上上次拍的婚纱照,肯定能让你父母放心了!”

上次纪红的婚纱照不是交了钱没有拍成嘛,又不能退款,后来就是章文和莫心兰去补缺,拍了一套豪华的结婚照,现在倒是派上用场了。章文再把自己准备好的结婚证拿了出来,和真的一般无二。

“呀!你早就想到了?做的和真的一样!”莫心兰看着手里的结婚证,轻声的说道。

“什么叫和真的一样?就是真的,不信咱俩现在就去外面开个房?”章文不满的说道。

“去你的!……文!”莫心兰轻声道。

“嗯?”

“回来真好……“

“那当然!“

……

与此同时,老白也在自己的那间临时卧室里细细的品味着普洱茶呢!原来觉得很不适应普洱茶的口味,可是今天怎么就觉得很有味道嘛!一点也不比章文那里的极品龙井差。这一杯茶里品出来的不仅仅是茶香,还有着更多的回味哦!

今天谢慧英母女是在馒头店里烧好了晚饭叫老白一起吃的,理由当然是很充分的想省点煤气费,这老白当然是盼着她们天天想省煤气费啊!而且今天谢慧英居然是烧的米饭炒菜,尽管还有点不怎么地道,但是在老白的嘴里那绝对是比纪清烧的还要好吃。临了,谢慧英母女还把碗筷都洗好收拾好才走的,嘿嘿,真是贤惠啊!

老白现在心里火热火热的,哎!要是能再中个大奖,让自己也在谢慧英面前露一手,那就是最理想了,可惜啊,最近的两期足彩都没中奖,倒是被谢慧英把话说去了:你看,要是不买彩票,又省下来一千块钱,买点什么不好!看样子,还是要改变谢慧英的观念,光靠省钱是不行的,要有投资理财的观念,当然不是指彩票,比方说国债,余额宝或者在其他的公司入股啥的!老白一边在研究着下一期的足彩,一边想着是不是去请教一下时静,那女人才是章文的智囊,理财的高手。

……

半夜,熊大伟也一翘一翘的出了门,怎么是一翘一翘的呢?他不是最近一直是踹发动嘛!每天好几脚撩阴腿才能雄起,爽是爽了,走路就不那么利索了!

今天熊大伟准备再一次开工了,经过几天的踩点,确定了目标,又准备出手了,不出手不行啊!钱又不够用了,现在每天的消费可是比以前大多了,一个星期在家里才住个一两天,其他的时间都在外面逍遥,美酒美食,肆意花丛,这些还不都要靠钱撑着?再说每个月还要给家里三四千块的生活费,这开销能不大吗?

检查了一下所有的装备,千斤顶,撬杠,砖头,轮胎套筒,绳子,急修灯箱。全套的作案工具,现在的熊大伟已经是此中的精英了。穿上球鞋,座位底下藏好砍刀,一踩油门直奔目的地而去。

横穿了市区,开到了前两天就找好的镇子,果然路灯昏暗,路边上停着一排的车,上次踩点看重的几辆车都在,这几辆车的轮胎和轮毂都很新,其中有一辆还是新车,轮胎上的黄漆还没有完全磨掉,熊大伟现在很专业,上次来踩点已经试过了哪几辆车没有装报警器,基本上都是外地的车辆,而且偷轮胎还要看运气,如果人家把车子停得太靠近上街沿,千斤顶塞不进去,那么只能偷到两个轮胎,所以熊大伟找了一圈,终于找到了一辆符合他的要求的,这家伙停车听得离开上街沿足有半米多,车子也很新,估计是个新手。

熊大伟大大方方的把自己的车停在这辆车的旁边,打开车顶的灯箱,灯箱上显示着:急修,下面居然还有报修电话。远远看去还真是像在帮人家修车的样子。

千斤顶顶起,轮胎套筒飞速的转动着,熊大伟做的有条不紊,整个过程才十分钟多一点。唯一麻烦的是,拆完两辆车,八个轮胎就把车里装满了,必须要回去一趟,然后再赶回来。所以在太远的地方偷轮胎,对于熊大伟来说效率差了点,一晚上也就只能偷四辆车。

过了两个小时,熊大伟再一次回到了这里,不过是换了个小区,又拆了一辆车轮胎,还行,挺顺利的,熊大伟打算收工了,收拾好所有的工具,准备发动车子回家了,可是,这会儿车子发动不起来了,试了好几次,光听到启动马达的转动,就是打不着火,熊大伟心沉了下去,关键时候车子居然抛锚了。真是不该贪便宜啊,这假冒为例的汽配真是害死人啊!熊大伟顿时急的汗都下来了,车行还装着四个轮胎呢,那可是赃物啊。总不见得再给人家装回去吧!

无奈之下,熊大伟只好先把自己的车推离现场,前腿弓后腿伸,一只手还要扶着方向盘,另一只手使劲的朝前推,这个费劲啊!熊大伟的车还特别的重,推起来比别人的车更费力,停停歇歇推了500米的样子,离开被盗的车辆有一点距离了,熊大伟才坐回驾驶室,呼呼直喘!拿起手机赶紧打电话,让修车的哥们来救驾。

把详细的症状说清楚了以后,初步判断是点火系统的问题,很有可能是那个伪劣的分电盘坏了,现在也没有地方去买啊,再说熊大伟也不敢在这个镇上找人来修车,车上还有赃物呢!只好等吧,等自己的修车的朋友来。这估计得要等到上午了,熊大伟觉得不放心,又把车向前推了500米,准备在车里睡一觉。

八月份的天,车里都是蚊子,怎么睡啊?熊大伟被蚊子叮的满头的包,只好下车抽根烟,一抬头,看见了一家洗头店,熊大伟眼睛一亮,这方面他可是行家了,这家洗头店隐隐约约的有点灯光,这就说明是在营业的,但里面去混个半宿,再出来差不多修车的哥们也该到了。

再看看自己的车,停在这里,前后都是一些外地牌照的车,自己的车停在中间也不那么显眼,车窗贴着深色的太阳膜,摇起来基本上看不出什么车里的赃物。就算是被盗的车主发现了自己的车被偷了轮胎,也不会想到偷轮胎的车子还会停在这里,这就叫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熊大伟把车窗摇好,锁上车门,直奔洗头店,又挨了几脚撩阴腿,熊大伟再一次雄起了,直奔主题而去!不过这一回只叫了一个小姐。在不熟悉的地方还是低调点的好,再说等到了上午还要修车,估计也得花好几百,唉!还没赚到呢,就已经先出去好几百了!熊大伟心里郁闷极了!

……

熊大伟终于落网了,他想得太天真了,最危险的地方还是最危险!晚上是看不清楚,等到了白天,他的这辆普桑的后保险杠上全是红色的砖屑,车子又是深颜色的,反差特别的大,更何况原来停在他的车子前后的几辆车都开走了,就他这么一辆车孤零零的停在那里。别看他推离了被盗车辆一公里,但是对于警车来说一公里也就是一分钟的事,警察接到报案,去现场拍照记录,回来的时候就发现了这辆停在路边的车,后保险杠上还有砖屑,四个轮胎崭新崭新,装在这辆车上一点也不和谐,马上就引起了注意,再说早就接到关于轮胎大盗的信息了,这可是大案啊!

所以等熊大伟从洗头店出来,还没有完全清醒呢,刚想坐回自己的车里,就被埋伏在一旁的几个便衣跟摁翻在地,拷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