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576章 再度出手(中)

第五百七十六章 再度出手(中)

这是怎样的一张复式投紸单呢?一张40万元的大复式,已经涵盖了商悦要推荐的四场比赛。

“你……你……你怎么会搞得这么大,要是不出现大的冷门,你就算是中奖了也没有多少!”商悦忍不住惊呼道,在她的印象中,章文一直是提倡以小博大,重在参与,没想到这一次居然一反常态,直接准备重注拿下一等奖,这不但是要博一等奖,而且还要博一等奖的含金量。难道手里一旦有了钱,赌徒的本性就显露出来了?

“呵呵!和你一样,我也是凭感觉的,而且我现在的感觉也非常的好。”章文有意无意的说道,同时也确实是自信满满。

“老板,其实没必要买这么大的,这场,还有这一场,都不需要全选的,光是去掉这两个勾选,就能减少二三十万的投紸啊!”商悦显然无法理解章文的做法,而且有几场比赛在她看来实在是太过谨慎了。

“呵呵!你这几个勾选是比较谨慎,但是你怎么没有想过,我既然是奔着一等奖去的,那么多选几个勾选,也就是多了不少的二等奖,只要不是太背,这几个二等奖就能把我的这几个勾选给赚回来。”章文的理由听着很是荒谬,但要是真的中了一等奖,那么二等奖也要多出来好几个,好像也有一定的道理,只要不是出个火锅奖。

“哦!那我这几场推荐也没有什么用了!”商悦有些失落的感觉,昨天晚上的辛苦看来是白费了,推荐的再准也架不住章文的土豪打法。

“谁说的,单场投注还是要打的!这回也是重注,每场5万元!”章文叫道,心里莫名的有些歉意。

“那好啊!给你,这是我的推荐,我感觉比上次的要有把握!”商悦感觉自己手里的推荐又有了价值

“呵呵!等赢了钱给你分成!”章文笑道。

“那,今晚上还要在这看球吗?”

“嗯!不了,那不是找死吗?我老婆知道我买了这么多钱的彩票,非跟我玩命不可!再说也该回家好好的表现一番了,老婆孩子都有意见了!更何况和那帮孙子在一起看球实在是太紧张,心脏受不了!”章文煞有其事的说道。

其实章文这一次这么大的下紸,确实是有一部分的原因是为了避开商悦的推荐,同时强调要回家陪陪老婆孩子,也是给商悦一点提示,希望商悦能够明白吧!

当然,这一次下紸如此之大,也是有着乘胜追击的意愿,章文的本性还是有股子狠劲的,一旦有了机会,就会爆发出来的,再说和时静的谈话也多少的刺激到了章文,这帮女人已经跳开了章文开始操办移民的事了,也就是说几个人里,章文的资产还是最微不足道的,这真是很没面子的事!

到了下班的时候,章文把投注单再看了一遍,把赔率的最后变化也查看了一遍,再三斟酌之后,让苗香去出票了,可以想象,老顾拿到这张单子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表情!临走前,看到商悦有些若有所思的样子,章文知道,商悦一定是感觉到了自己的意思,这样也好,希望她能有所领会!其实章文的心理也是很矛盾的,不愿意商悦受到伤害,但是也害怕商悦要的那个承诺!唉,有时候做人还是很辛苦的。

……

回到家里,纪清已经开始忙活开了,为夜宴做准备,章文特意交代了,今晚上要通宵看球,四十万呢!能睡得着吗?而且还要纪清陪着,这么紧张的时刻,有纪清陪着是最好的了,纪清什么时候都是不急不恼,安安静静的,能让人有种踏实的感觉。

纪清在厨房里忙碌,儿子坐在学步车里横冲直撞的,正玩的不易乐乎,似乎对于呆在学步车里很是有意见,他现在可是能够自己走几步的,为什么还要呆在学步车里?

章文从身后轻轻的揽住了纪清,然后紧紧的贴住了她:“老婆,我回来了!”

“哎呀!别闹,我在忙呢!”纪清明显的受到了影响,娇叱道。

“你忙你的,我忙我的!嘿嘿!”章文一点也没有放松的意思,但是在儿子面前,纪清很有些脸发烫,小凡凡看着父母的表现,很是不解,这样抱在一起有什么意思,还不如陪我玩一会呢!

正在这时,老顾的电话追过来了:“章文,你有没有搞错?这一次买这么多啊?你确定吗?”

老顾接到苗香递过来的单子,着实的吓了一跳,虽然知道章文这一次会重注买彩,但是四十万的投注额还是把老顾惊到了,这一出手比朱老大还要狠啊!老顾不放心,还是打个电话确认一下!

“没错!你就出票吧!记住啊,别再说我没有支持你的小老婆啊!这一下让她赚个好几万了!”章文给了老顾肯定的答复。

“哎!好嘞,哥这就给你出票!”

老顾放下电话,回头对身后的胖子说道:“这孙子是玩真的!真是敢烧钱啊!”

“嗤!那有什么,就算是输了,也不过是奖金的六分之一,要是我,也敢这么玩!”胖子不屑的撇了撇嘴说道。

“嗯!也是,这家伙本来就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不过他可是比朱老大要牢靠,到底他玩足彩的功底要比朱老大深厚的多,我感觉他还是能中奖的!”老顾的直觉很是敏锐。

“那……要不咱们也凑一张大复式?”胖子心里很是眼馋的问道。

“拉倒吧,要是中个火锅奖,咱们找谁哭去,章文是有这二百多万做后盾的,你有吗?你身后只有二百多斤的老婆做后盾!”老顾一点也不客气的把胖子顶了回去。

“呃!那倒是,要是花了大把的钱,中个火锅奖回去,我老婆非把我给拆了不可!”胖子现在差不多已经是步了老余的后尘,巧妹不但武力值赶超了邢春花,而且现在生了个儿子,在家里的地位远超胖子,要收拾胖子只是分分钟的事情。

“算了,咱们还是玩玩任选九吧!那玩意还是比较靠谱的!这一回借着章文的风头,咱们也多买几份!”

“行!要不咱们把章文的那张投注单也精简一下,弄个小他十倍二十倍的小复式?你不是现在干这个拿手嘛!多拍几下脑门就搞定了!”

“对呀!呵呵,死胖子,最算是出了个好主意!哥现在拍脑门一拍一个准,就是……从四十万拍到一两万,这脑门还不拍肿了?”

“呃!你不会轻点啊?”

“不行啊!拍的越重越是准啊!”

“那还是重点吧!”

“……”

……

商悦草草的吃了点晚饭,在店里面来回的踱着步,心里乱乱的,事情的发展好像并没有像自己预想的那样发展嘛!老板这一次下紸这么多,就是想摆脱对自己的推荐的依赖,就算是打不准,也用多个勾选还弥补掉了,什么多出几个二等奖就都赚回来了,谁信啊!

怎么在商场上自己的计划都能顺利的实现,可是到了自己最在意的事情上,每每都是失了方寸,为什么自己总是不能想时静那样淡定从容,一切尽在掌握之中呢?时静,会不会是时静给老板出的主意?也不会啊,时静再怎么样也不会让老板拿出四十万来买彩票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问题出在哪里呢?

商悦整理着自己的思路,试图让自己冷静的分析,可是这一次却是怎么也理不出个头绪来……

章文倒是吃过饭先睡了一觉,特意叮嘱纪清在晚上十点前要把自己叫醒,当然还要把儿子给哄睡着了。倒是老顾和胖子等人都还是生龙活虎的在胖子的琪牌室里一边在搓麻将一边在等着比赛的开始。

“什么意思啊?买了四十万的彩票,也不和咱们一起看球!”胖子到现在还是想不通。

“嘿嘿!紧张呗,四十万啊,要是错一场,那估计跳楼的心都有!”老顾揣测着说道。

“就是啊,我在澳门玩了这么长时间,也就推过一次40万的筹码,那真是紧张啊,心跳二百都有了!”老白回想这感叹道。

“行了行了,别玩了,比赛开始了!别说章文了,咱们几个加在一起也投下去好几万呢!”老顾推倒了眼前的麻将牌,做到电视机前面开始看直播。

章文也洗了把脸,坐在厅里看着电视,等着今晚上的比赛结果,不知道最终到来的是一份惊喜还是失望?纪清把准备好的酒菜都拿了出来,一样一样的重新加热,有条不紊的都摆好,她还是一如既往的不怎么在意,就连章文这一次买了四十万的彩票也是听过就算,好像没什么惊讶的感觉。倒是晚上能够两个人一起看球,却是让纪清很高兴!

第一阶段的八场比赛都是十点左右开始的,这八场比赛有几场是双选,所以章文还是很有些紧张的,特别是国米客场对乌迪内斯的比赛,章文选的是国米赢或是平,虽然过程比较揪心,还好下半场国米就开始接二连三的进球了,又是一场比赛赢出来了!

第二阶段的六场比赛基本上都是半夜12点和凌晨2点钟开始的,还有两场是凌晨4点钟开始的,但是这已经阻止不了章文中奖的步伐了,因为,最后的两场比赛章文是全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