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611章 三人行(上)

第六百一十一章 三人行(上)

时静这会儿坐在办公室里很是有些郁闷,元旦都过去好几天了,上一个季度的盈利还没有打过来,只有莫心兰的网店的盈利是按部就班的打过来了,但是商悦这里的钱却是一定也没有动静,按照道理来说,商悦还比莫心兰结算的更早,而且大都是批发的订单,应该比莫心兰的结算更方便,自己前几天还和她对过账了,怎么反而是商悦这里没有把钱打过来呢?

现在基本上已经是形成了一种惯例,每个季度都会把盈利的钱打到时静那里,这些钱再由时静做投资理财,这样已经运作了一年多了,而且现在的时静已经运作到了一个关键的时间点,原来的炒金炒银都已经停止了,把资金都投入到股市中去了,按照时静的预测,股市马上就要反转了,现在的股市已经是蠢蠢欲动了,几年的运作和蛰伏马上就要有回报了,时静现在正是急需追加投入的时候,怎么这个时候商悦这里会没有把钱转过来呢?

时静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的在考虑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难道刚上位就想改变以往的模式了?不太可能啊?商悦还不至于这么头脑简单吧?她现在的状态也就是有了点暧昧,有了点亲密度而已,还不至于这么不知道天高地厚吧?可是现在的情况又怎么解释呢?连个电话也没有,这让时静很有些想不通。∑頂點小說,x.

“商悦?他在吗?”时静最终还是忍不住打电话给商悦。

“时静姐?老板不在,出去了,有什么事吗?”商悦还是像以往一样很恭敬的回答,声音还有些怯生生的。

“那最好!我就是要找你!你们实体店的钱是怎么回事啊?怎么到现在还没有打过来?”时静听到章文不在,松了口气的感觉,然后直截了当的问道。

“账上的钱,都……都用掉了,所以没打过来……”商悦小声的说道。

“用掉了?谁用掉的?干什么用了?你怎么不打电话告诉我?”时静顿时大吃一惊的问道。

“是老板用的,他不让我说,他说会打电话告诉你的!他没给你打电话啊?”商悦貌似很委屈的说道,心里却是悄悄的高兴,时静开始上钩了!

“嗯?没有给我打电话!他手里不是有钱吗?怎么会用账面上的钱?”时静听了上月的话直皱眉。

“我也不知道,他最近心情很差,输了好多钱,可能不够用了吧?”商悦不确定的说道。

“啧!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怎么还不如从前了?真是的!”时静气恼的挂断了电话。然后又开始莫名其妙的发脾气,过了好一会儿,时静跑到盥洗室去洗了一把脸,开始稍微的平静下来,时静不断的告诫自己一定要冷静,自己几次发火都是为了那个混蛋,不行,这一次一定要冷静!

时静仔细的想了想刚才的电话,不对啊,这商悦的态度有点不对劲啊,照理来说,现在俩人都走的那么近了,不应该还是什么都不知道啊,也不应该什么都不关心啊!时静连忙再打电话给商悦,让她把转账的截图发过来,看了以后,先是松了口气:看来事情并不是自己最担心的,因为被转掉的钱里面,也包含了商悦的那部分股份的分成,这说明商悦还没有争权夺利的意思,充其量也就是太顺着章文了!至于商悦连自己的分成也搭进去了,这很好理解,女人这时候是最容易被**烧坏脑子的时候,这种事在莫心兰身上也发生过,不!应该说是还在继续的发生。

接下来时静就开始仔细的玩味这件事情了,到底是章文擅作主张还是商悦助纣为虐,如果是后者,那么这个小妮子还是很有点个性的嘛!虽然每每都是被打压,可是却总是不断的向自己出招,而自己却是见招拆招。好像反而变得很被动了,最可恼的是,居然有些事还被她抢先了一步!时静忍不住嘴上翘起了弧度,是不是该适当的敲打敲打商悦了?要不以后还真的收服不了她……

章文并不知道商悦和时静已经通过电话了,他还在为最近的几场足彩郁闷不已呢!已经连续八,九期都没有出大奖了,当然其中是有一期一等奖空缺,现在还真是骑虎难下了,期盼中的大奖也许马上就要降临了,现在是不买都不行了!就像是佰家乐里的长庄和长闲一样,马上就会变盘了。只是最近的亏损有点太多了!

正在考虑着足彩的事,没想到接到了时静的电话:“章文,我有话问你!”虽然还是冷冰冰的,但是能主动打电话来,已经是让章文惊喜莫名了!

“啊?静?呵呵,呵呵,你怎么……你说,你说!”章文有点准备不足,说话都不连贯了。

“你最近是不是玩球输了?还动用了公司里的钱?”时静开门见山的问道。

“额!是亏了一些,那个……”章文抬头看到商悦在朝自己挤眉弄眼的,猛然想起了前天晚上商悦说的话,于是回答道:“差不多吧!我不是最近有点心烦嘛!”

“心烦?哈!谁告诉你的,心烦了就可以动用公司的钱了?”时静在电话那头差点气昏过去。

“你都不管我了!我才会这样的嘛!要不你过来,咱俩好好的谈一谈,或者我过去也行!”章文顺势说道,这大概就是商悦想出来的高招吧,看上去好像有点效果哦!

“哼!想得美!我才懒得管你!告诉商悦要是连公司的账都管不好,趁早走人,省的在那里丢人现眼!”时静怒气冲冲的挂断了电话,但是章文看不到的是,时静挂断了电话,脸上却是微微的笑了起来,看谁比谁会演戏!

“啊?喂,喂……”章文不可思议的看了看自己的手机。

“她说什么了?”商悦连忙问道。

“告诉商悦要是连公司的账都管不好,趁早走人,省的在那里丢人现眼!”章文原封不动的把时静的话重复了一遍。

“嘻嘻!好怕怕哦!”商悦吐了吐舌头嬉笑道。

“你转给老顾的钱是从公司的账户里转出去的?”章文问道。

“嗯!要不怎么能引起她的注意?”商悦点头道。

“你……”

章文本来想说什么,但是这时忽然灵感所致,闭口不说了,既然她们俩要斗法,那就在一旁静观其变吧,自己最重要的事不就是用好身边的这几个女人嘛,还是先装傻的好!所以章文叹息的摇了摇头,不再说话了。

商悦也退到一边在考虑接下来会出现怎样的局面!时静这一招很厉害呀,又把压力通过章文的嘴转移到自己这里来了,商悦感觉时静好像是要做出某些反击了,不过她心里并不担心,本来就没打算赢过她的嘛!当然最好两个都是输家,让老板独赢才是最理想的!所以商悦的嘴上还是挂着微笑。

这时,老顾喘着气闯了进来,一进门一点都不客气:“商悦,上茶,上好茶!”

“你又来干什么?钱不是已经转给你了?”商悦没好气的说道。

“哥苦啊!来找我兄弟诉诉苦!不行啊?”老顾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一点也没把自己当外人。

“你又怎么了?我没功夫听你诉苦啊!我自己还没地方哭呢!”章文瞥了老顾一眼说道。

“要不怎么说同病相怜呢!听我慢慢道来!”老顾端起商悦递过来的茶杯抿了一口,然后评价道:“茶叶少了点,下回注意啊!”

“哼!下回只提供白开水!”商悦怒道。

“嘿嘿!还长脾气了!”老顾厚皮老脸的笑道,然后接着诉苦:“兄弟,我最近可是又碰到麻烦了,帮我出出主意呗!再不行让时静或者商悦帮我出出主意?”

“什么麻烦?”不得不承认老顾还是很会吊人胃口的,一句话就引起了章文的好奇心。

“我元旦不是去了一趟刘佳蓉的老家嘛!也算是以新郎官的姐夫身份出场的,刘佳蓉还给了她弟弟十万元钱,这一次也算是够长脸的了!”老顾幽幽的说道。

“靠!十万块钱?你出手倒是够大方的!”章文惊叹道。

“哎!不是我出的,是刘佳蓉自己的钱!可问题就出在这十万块钱身上了!”老顾强调着说道。

“有什么问题?这样最好了,省的你那两个老婆跟你闹了!人家刘佳蓉是自己拿出来的钱!”章文倒是马上想到了关键点。

“谁说不是呢?我也以为刘佳蓉自己拿出来的钱,没什么问题的!可是回家以后,李九妹就开始跟我闹开了,说刘佳蓉一年能赚好多钱,说我偏心,非要我也给她弄个店面,还要保证一年也能赚个几十万!这不是要我的命吗?”老顾郁闷的说道。

“这我帮不上忙!一年能赚个几十万的店,我不会自己开店啊?”章文不屑的说道。

“别呀!帮我出个主意嘛!说不定有什么生意,你们看不上的,帮我想想?或者让时静商悦帮我想想?这俩人脑子好使,一眨眼就是一个主意!”老顾赶紧说道。

“你这么一说,我还真的想起来了,要不你开个娱乐会所,找点小姑娘,让你老婆当个妈妈桑,一年别说几十万,几百万都能赚!”章文还真的帮老顾出了个主意,商悦则是对着章文怒目而视。

“不不不不!这不行!我估计还没开张就得被邢春花把店拆了!再说了你们以后出点啥事,还不得都怪到我的头上!不行!绝对不行!”

老顾把头摇的像卜楞鼓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