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626章 春天刚来,冬天还没走远呢!(上)

第六百二十六章 春天刚来,冬天还没走远呢!(上)

十二点,准时开始放鞭炮!这里是郊区,炮仗放的可是比市区里欢实多了,几乎家家户户都在放鞭炮!章文这里也不例外,今年还买的特别的多,第一是今年的生意比较好,值得庆贺,第二就是抹不开人情,镇上的鞭炮生意都被陈培勇垄断了,特别是他们几个老板,都是挨家挨户的送上门来的,还不是单个的,都是几千、几万的套餐的形势,章文买了8888元的套餐,好家伙,一下子四个大纸箱,把个商悦心疼的要命,都是钱啊!

章文这还算是靠谱的,朱老大那里就更加的夸张了,一下子买了28888元的,还专门叫了几个手下的工人还有小戴等人,去厂区里放鞭炮!据说镇上的最大的老板今年买了88888元的炮仗,雄踞炮仗烧钱榜的榜首!

开始往楼下去放鞭炮的时候,就热闹了,几个女人都换好了各自的新衣服,纪清和时静都是穿上了旗袍,两人一个丰腴,一个典雅,各有千秋!莫心兰和商悦不约而同的都是皮短裙,莫心兰还穿上了一件超短的皮上衣,依旧妖娆明艳,商悦则是穿了一件短风衣,显得很干练!最出人预料的居然是苗香,今天突然脑洞大开,穿了一袭长裙,外加短外套高跟鞋,还特意的化了妆,也蛮有女人味的!章文不由得多看了两眼,愣是把苗香给看得不好意思了!

正在发愁四个大纸箱怎么拿下去呢,神偷钱一居然驾到了,原来他也想放放炮仗过过瘾,这一下子就方便了,章文、钱一还有苗香一人抱着一个大纸箱,还剩一个纸箱的炮仗就只好化整为零了,每人手里拿一点,也就差不多解决问题了!

到了楼下,更是热闹了,和胖子的一家子人碰到了一起,胖子今年买的是6666元的套餐,这会儿有点不乐意,就少了两千多块,愣是比章文少了一个纸箱。胖子为了示威,当着众人的面手里拿着高升,用香烟点燃,直接开张了,放完了手里的高升还挑衅的看了看章文这一群人。

这一下,章文这面可不干了,一下子走出来三个人,章文、莫心兰还有苗香,都是把高升拿在手里放的,更让胖子汗颜的是莫心兰也点了一根烟,很优雅的时不时的吸一口!没办法,章文这里什么样的人才都有!不过让章文和胖子哑然失笑的是,钱一居然不敢拿着高升直接燃放,还是老老实实的竖在地上,然后才点燃的。

“大侠!你这胆量不咋地啊?还不如苗香呢!”章文忍不住对钱一调侃道。

“哼!匹夫之勇,不足道哉!”钱一很不自然的哼道。

这时候最欢快的要数苗香了,这下她那条长裙可是显得碍手碍脚了,时不时的就看到苗香手里提着裙子,跑来跑去,原本好不容易有了点淑女的样子,现在又打回原形了!等到放花炮的时候,按照章文家里的习惯,每个人都要亲自去燃放一个,所以大家都挑了一个自己喜欢的花炮,亲自点燃,就连纪清也不例外,章文接过儿子,让儿子其在自己的脖子上,看着纪清在点花炮,临了,章文很体贴的递给纪清一根很长的燃香,纪清的旗袍相对来说还是有些紧,章文怕她蹲下去不方便。手拿一根场的燃香,只要弯着腰就可以点燃了。纪清点燃了炮捻,又开心又有些羞涩的跑到了章文的跟前,挽着章文一起看烟花。

接下来,莫心兰、时静、商悦还有苗香都去然放各自选中的烟花,其中苗香最是起劲,一大半的烟花都是苗香点放的。

章文、胖子还有钱一凑在一起倒是闲聊了几句,知道初一下午胖子等人就要去澳门,钱一忍不住提醒了一句:“怎么又要去了?玩的小一点,别惹麻烦!”

“放心吧!我们都是能控制得住的人,就是去玩玩!”胖子很是自信的说道。

“你这次不去?还真是转性了哈!”钱一问章文道。

“不去了!我现在要去,必须经过这么多人同意,实在是太麻烦!”章文用手一划拉,那面还在放烟花的还几个女人呢!

“呵呵!管起来了啊?”

“不是,我们家民主,一般采取投票制,最终的结果基本上都是一票赞成,剩下的全是反对票!”章文笑道。

“被管出来的幸福不叫幸福!”钱一不屑的说道。

“哼!没人管的幸福才不叫幸福呢!连个暖床的人都没有!”章文反驳道。

“嗤!”

“哼!”

谁也不买账!

……

年初一,年初二,章文带着纪清还有欣儿和小帆帆马不停蹄的到各家的亲朋好友那里去拜年问好!虽然每年都是这一套,但还是要做一遍的,特别是章爸章妈,每每都要带着两个儿子和儿媳到处招摇一番,好像不这么全家亮亮相,心里就觉得堵得慌。所以这两天过的还是很辛苦的,红包就发出去了几十个。当然欣儿和小帆帆那里又收回来不少!

总算是年初二的下午把所有的亲戚都跑完了,该聚餐的也吃过了,晚上可以舒舒服服的休息一会儿了。胖子的电话也跟过来了,一接通就听到胖子的大嗓门:“文哥!我说什么来着,让你一起来吧!我们已经赢了一百多万了!怎么样,要不要下注一把。现在可是一条好路啊!输了算我的!”胖子依旧是那么的豪爽!电话里还能隐隐约约的听到老顾的“吹顶”的叫声。

“呵呵!那不错嘛!我说,差不多就可以了!还想赢多少啊?”章文现在正陪着时静,莫心兰还

有商悦她们几个在搓麻将呢!家里面热闹着呢,章文也没想在胖子那里下注一把。

“三百万!我们商量过了,赢到三百万就立马回家!”胖子信心十足的说道。

“呃!你们狠!我等着你们的好消息!”

挂断了电话,章文继续玩牌,看着章文看上露出的浅浅的笑意,时静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后悔了,没有和他们一起去?”

“没有!好像现在没有原来那么兴奋了,还是在家里这样比较温馨,比较安逸!”章文笑着说道,确实感觉身上暖洋洋的!

“呵呵!不简单,总算是能让人放心些了!”时静轻笑着说道。

“是呀!年纪大了,没原来那么惹事了,现在连打架都不怎么有**了,反正有苗香呢!”章文看着苗香,苗香很得意的扬了扬头!

“哦!对了,老顾的二百万已经打过来了,还有苗香的钱,想不到苗香还是个小富婆!”时静顺便向章文汇报了一下。

“嗯!知道了,现在投进去没什么风险吧?苗香的那可是卖命钱,千万要稳健些!”章文点点头说道。

“放心吧!3000点以下已经没有风险了,现在投进来就是锦上添花!”

“哈哈!还是这样好,坐着、躺着就把钱给赚了!省的跑到澳门去吹啊,顶啊,累个半死,到最后还说不定是输是赢呢!”

还真是被章文无意中说着了,这会儿老顾、胖子还有老余正在涨红着脸,吹了个卖力,六只眼睛都开始放绿光了!三头狼现在横扫所有胆敢和他们反押的人,就在章文和时静说话的这么一会儿功夫,胖子他们的台面上又多出了二十几万的筹码,现在的感觉就像是在捡钱一样。

更让人意外的是,这一次三个人居然又一次碰到了原来一直和老白对着赌的那个肥佬。只不过今非昔比,当初动辄三百万筹码的肥佬,现在台面上只有几十万的筹码了,整个人也是胡子拉碴的,显得很落魄,人也瘦了一圈,而且打码女也不再给他拿再多的筹码了,更别说还想摸一把揩点油,想都别想了!打码女现在看向肥佬的表情更多的是厌恶和不耐烦。

年初三一早,老白就收到了胖子的电话:“老白,你猜我们在赌场碰到谁了?”

“碰到谁了?”老白心里一哆嗦,生怕是碰到那只战斗鸡了,不会是这只战斗鸡突然又开始怀念自己了吧?这要是被谢慧英知道了,那也太掉价了!

“那个喜欢摸打码女屁股的肥佬,就是专门和你作对的的那个肥佬!哈哈,现在不比从前了,现在咱是台面上堆着几百万筹码的主,那肥佬就剩下几十万卖厂子的钱了!几十万也敢和我叫板,才半个多小时,那孙子就立正了!现在估计躲在哪里哭呢!怎么样?解气吧?哥们帮你出了口恶气吧?”胖子兴奋地在电话里说个不停。

“哦!原来是他呀!也谈不上解气不解气,谁都有旺的时候,也都会有背的时候,来来去去终究是越来越少!”老白心里忽然有了种看破这一切的感觉,所以语气也是显得很是平静淡然。

挂断了电话,老白对谢慧英笑了笑说道:“胖子他们的电话,好像是赢了点钱!”

“有什么好高兴的,有赢就有输,你看,现在连章文都不去澳门了,外面四季分明,赌场里永远是冬季!”谢慧英不以为然的说道。

“是呀!赢了点钱,该收手了!春天刚来,冬天还没有走远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