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651章 大结局(中)

第六百五十一章 大结局(中)

星期天的傍晚,章文和纪清带着儿子散步回来,很不放心的来到原来莫心兰的房间,时静现在就住在这里,这两天时静一直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对着电脑里的各个股票的走势图在认真的研究。连着几天都是这样,让章文很是有些不放心。

现在进到房间里,时静都没有感觉到章文的到来,依旧静静的看着电脑,桌子上摆满了各种文具,铅笔、橡皮、笔记本、计算器等等,甚至还有个量角器,对着个股的走势图还用量角器侧量角度,这恐怕是时静的独门秘籍了吧!

“啧啧!想不到沉思中的女人竟然也很有魅力!”章文忍不住叹道。

“……嗯?你说什么?”时静过了好久才有些惊醒般的问道。

“哦!我说你要不要休息一会儿?连着几天都钻在电脑里,别太累了啊!”章文笑道。

“嗯!我知道了,现在是关键时候,我要好好的预判一下以后的走势,你先回去吧,你在这我没法专心思考!”时静的心思完全是放在了股票的走势图上。

这回好,章文被晾在那里了,只好悄悄的退了出来。直到第二天上班来到了店里,章文还在闷闷不乐的。

“你昨天是不是到我的房间里来了?有什么事吗?我都不记得你说了什么了!”时静有些迟疑的问章文。

“哼!没事,想拍马屁却是拍在了马脚上!”章文还有些不痛快的说道。

“呀!真的?我一点都不记得了!好了,都是我不好,别计较了,好吗?”时静绕到章文的背后,很有些讨好的贴着章文的耳边说道。这在时静来讲是难得的软语相求,还带着点娇魅。

“没点实际的表现吗?”章文得寸进尺的问道。

“嗯!表示就没有了,不过可以给你们提个建议,现在是进入股市的时机了!你可以让你的那些狐朋狗友都进去抓点钱了!”时静笑笑的说道。

“嗤!就他们?连证交所的门朝那面开都不知道,还炒股票?”章文不屑的说道。

“谁说的我们不知道?就算是不知道,怎么?就不能炒股票了?”老顾的声音很及时的响了起来,门口居然是胖子和老顾气昂昂的走了进来。

还别说一个多星期锻炼下来,这俩家伙的气色相当不错,穿着一身运动服,很有些活力四射的样子!

“靠!你们来干什么?这不让抽烟!”章文没好气的说道。

“就是不让抽烟,所以我们俩才来这的,省的控制不住,咱到这来是来喝茶的!商悦,上茶,长好茶!”随着经典的吆喝声,老顾和胖子大大咧咧的坐了下来。

你瞧,这理由还充分得很!

“我来吧!商悦忙着呢!”时静轻声说道。

“呃!不不不,怎么干劳您大驾啊?应该是我们来!”老顾和胖子都惊得跳了起来,对于商悦是随意和佩服,但是对于时静则更多的是敬畏!

“你们坐吧!”时静笑着摇了摇头说道,然后去拿茶壶准备沏茶。

“你昨晚上看来表现的不错啊?”老顾挤眉弄眼的冲章文低声说道。

“滚!没你想的那么龌龊!”章文恼怒的瞪了老顾一眼说道。

“我哪需要想啊?这一个星期下来,我们家的娘们各各活力四射,差点没那我给累死!”老顾心有余悸的说道。

“呵呵!要不怎么说生命在于运动呢!”胖子在一旁傻笑道。

“嘿嘿!刚才时行长说什么来着?让我们去抓点钱?是这么说的吧?”老顾凑到章文的跟前两眼放光的问道,反正一提到钱,老顾都是这德行!

“没用!她不了解情况,要进股市的要有钱才行啊,还不是一点点的钱!你们有吗?”章文不以为然的说道。

“草!什么话?你把最后一句话的最后一个字去掉!还差不多!”老顾大叫道。

“就是!丫的敢看不起我们!”胖子也是不满的哼道。

这是时静端来的茶壶茶杯,帮两人沏好茶。老顾也不搭理章文了,转头就问时静:“时行长!你说的是不是真的?现在能到股市里捞一票了?”

“嗯!我估计现在是从熊市走出来了,正在启动的阶段!不过我只是预判哦!盈亏自负!”时静说的还是很保守的,什么时候也不愿意把话说满。

“嘿嘿!明白明白!这就跟佰家乐一样,出了好几个闲了,刚出第一个庄!正是下重注的时候!”胖子连连点着头说道,他把佰家乐的经验用到这来了!

“呵呵!你这比喻倒也蛮形象的!”时静忍不住笑了,胖子这比喻有些不伦不类,但是很形象。

“进去多少钱才好啊?能涨多少?现在进去还来得及吗?”老顾急吼吼的问道。

“进去多少钱要根据自己的财力来!预计翻一倍是应该可以的,现在刚刚开始启动,成交量不大,还不着急,这样的小幅上涨应该还能持续一段时间!等到成交量上来了,那就真的开始大涨了!”时静把自己这两天的研究得出的结论告诉了老顾他们。

“好嘞!那就上!抢钱什么时候咱们也不会落后啊!”老顾一拍脑门叫道。

“对!上!GO!GO!GO!一家一当老婆孩子全都押上去!”胖子更是嚣张的叫道。

“噗!提醒你们啊,我说的仅供参考!”时静笑着提醒道。

“知道!知道!走,死胖子!咱们现在就去筹钱去!”老顾已经是打算动作起来了!

“哎!也用不着那么急吧?你们本来是来干什么的?有事?”章文连忙问道。

“啊!对了,一点小事,现在来说就根本不算个事!”老顾想了想才说道。

“什么事?”章文还是追问道。

“就是,现在不是缺少点**嘛!所以想来拉你一起玩玩彩票,也算是有个乐子!”老顾说了半天还是帮自己的老婆拉生意来的!

“这事有空再说,咱们先去忙正事去!”胖子也是蠢蠢欲动,时静的能力那可是比商悦还要恐怖的,要不然他们这些人能那么敬畏时静嘛!

看着老顾和胖子争先恐后的奔出店门,章文疑惑的看了看时静:“这俩孙子有钱吗?弄得跟真的似的!”

“你以为都像你啊?大部分的人家里多少都有点家底的,我估计老顾能凑个二百万来!胖子也能拿出一百万来!”时静白了一眼章文说道。

“不可能!”

“哼!我们拭目以待!”

“打赌!”

“打赌就打赌!”

“赌什么?”

“嗯!你说!”

“好!你输了,晚上你来找我!我输了,晚上我来找你!”

“滚!想得美!”

……

老顾和胖子这一番折腾,把动静给闹大了,把朱老大还有老白老余都给带上了!出于对时静的信任,都是跃跃欲试的,老顾、胖子、老白还有老余四个人愣是凑出了六百万来,老余别看身边没钱,可是邢春花手里有啊!而且邢春花的魄力也不小,硬是拿出了一百五十万。

朱老大先前是不屑一顾的,后来看到了老顾他们的热情,也有些坐不住了,然后更是后来居上,一千万直接打到了老顾的股票账户里了。从这么保守的操作手法来看,很有点像朱文宇的风格,章文估计是朱文宇在朱老大背后在操纵。

老顾则是把三个老婆都聚在一起开会,期间软磨硬泡,威胁恐吓,反正是什么招都用上了,把老婆的私房钱都抽过来了,当然也是许下了15%超高的借款利息!再加上自己七拼八凑的钱,凑足了二百万的整数。

胖子和老白都差不多,都是靠着家里的全力支持,也拿出了不少的钱。

当然这帮人凑足了一千六百万,还是得来找时静,杀进股市里,买什么股票还是要时静来推荐的,连具体操作也是时静在网上帮他们来完成的,不过时静没有推荐自己手里持有的股票,她怕这些人到时候急功近利,会影响到自己的操作思路。

“能涨到多少点啊?”老顾看到账面上的钱已经变成了股票,追着时静问道。

“你们不是在跑步吗?跑吧,只要你们一直跑,股指就会一直涨!”时静说的很有些玄机。

“嘿嘿!那我要是跑个半年呢!”老顾有些不信的问道。

“那就再涨半年!到时候人瘦下来了,钱包胖出来了!”时静很有信心的笑道。

“真的?这么邪乎?”

“信文哥,得永生!信静姐,得超度!跑吧!”

……

才早上七点多钟,气温已经是达到了30度了,老顾和胖子在树荫下累的呼呼直喘,后面还跟着老白,也是满头的大汗。

“还跑啊?都快一个月了!”老顾喘着气问道。

“不跑不行啊,时行长不是说了嘛,跑起来才能股票涨起来,你看连涨一个月了,都三成的赢利了,再累也得跑啊,一步下去就是一张百元大钞,累死我也愿意!”胖子比老顾喘的更凶!

“我是想问问时行长,还能不能追加点投资?”老白也气喘吁吁的说道。

“靠!丫的你还有钱?早干嘛去了?”

“我这不是这个月的营业额嘛!就几万块钱,但是蚊子再小也是肉啊!放到股市里,每天就能钱生钱啊!”

“这倒是!会去我也在倒腾倒腾,看还有没有钱了!”

“哥!我说,这两天股票开始疯涨,咱们是不是也该疯跑啊?”

“啊?你个欢猪……”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