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染坊

第二十九章

第二十九章

采芹从南京回来了,一家三口坐在那里吃饭。寿亭手里拿着一个镜框,里面是一张满月婴儿的照片。

采芹笑着说:“快吃饭吧,都看了一百遍了!你也真是老了,这么喜欢孩子!”

福庆把镜框要去:“该我看了!”

寿亭端起酒来一饮而尽:“好,这孩子长得虎头虎脑的,像个军人的后代!”说着又要照片。福庆亲了照片一下,还给了父亲。寿亭看着相框,对着里面的孩子说:“六子,这个名行吗?这是我给你起的,你和我一个名儿,我是你舅!”眼里满是慈爱。他端过酒盅,一碰相框:“咱爷儿俩先干一个!”说着一饮而尽,纵声大笑。

采芹把相框要过去:“你别给弄湿了,先吃饭。”

寿亭又是一盅。

福庆说:“爹,把小表弟的相片挂到我屋里吧?”

寿亭说:“那可不行,我还得看呢!”

采芹说:“你派去的那犒军团快成了送年货的了,吉普车那斗子差点装不下!”

寿亭说:“我这还从礼单上弄下来一些没用的来呢!要是依着东俊嫂子那意思,我看得专门挂一节车厢!家驹说,德国有冰箱,吃不了的东西可以放在里面,夏天也不怕。咱中国要是有那东西就好了!”

福庆说:“我那物理老师也说过。”

采芹说:“咱妹子家里就有!就是太响,在楼下厨房里放着,像个大衣橱,整天嗡嗡地转,没让那东西乱死我!”

寿亭说:“噢?要是早知道有那东西,咱就多办上几个肘子了。”

采芹说:“还吃肘子!远宜可胖了,现在都不敢吃饭了。”

寿亭:“哈哈,胖了好,显得富态!我就看着那些面黄肌瘦的不得劲,和没吃饱似的。你们也没一块儿照个相?”

采芹说:“照是照了,远宜不让往回拿,说是太难看了,怕拿回来大伙笑她。”

寿亭笑着说:“嗨,好看难看的怕什么,知道是那个人就行。”

采芹说:“寿亭,我就纳闷,你怎么知道坐月子要吃阿胶?我又没吃过。”

寿亭说:“咱这些土孙哪知道这些!是厂里那些上海师傅说的。嘿嘿,怎么着?”

采芹说:“这东阿阿胶一捎了去,远宜那佣人直说正宗地道。远宜天天吃,只是捎得少了些,这兴许快吃完了。”说时,采芹脸上有计算数目的表情。

寿亭不以为然:“这好办。既然远宜觉得好,明天让家驹寄一箱子去。你体质弱,也该吃一些,不用等着坐月子。可是,你什么时候坐月子?”

“我揍你!”

寿亭笑得很幸福:“我说,咱那妹夫没领着你们在南京逛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