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苍穹

第1章 序章风云始动

第1章 序章风云始动

“都给我住手!”一声巨吼如惊雷般响起,顿时令正在混战的双方停下,并迅速分成两拔阵营对峙。

说话的是一个身材矮小的瘦小老人。身高只及一米五的他此时笔直的挺着腰杆,浑身散发出一股雄壮而又恐怖的气势,这股充满了血腥味的气势使人如临修罗战场,那种血淋淋的的视觉冲击所产生的惊惧,无助感能让任何意志薄弱的人为之颤粟,甚至疯狂!额上两抹花白的眉毛以及如同刀刻般的皱纹无声地诉说着老人那沧桑的岁月,但是依旧健壮的身躯与满布肌肉的手臂又在提醒着人们他的强大。老人身上最诡异的要数他那双血色的眼睛了!仿佛要滴出血的红色让人觉得那么的诡异,可怖;而同样血红色的瞳孔此时射出妖邪的光芒,让人如遇鬼神。

老人的右手握着一把同样诡异的血红厚背砍刀,举于头顶的左手举着一婴儿。这婴儿长的白白胖胖,非常可爱。胖乎乎的右手戴着一个黝黑的略显古朴的手镯。手镯上刻满了不知名的符纹,苍劲有力的笔画仿佛呼之欲出,增添了几分手镯的神秘感,婴儿眨着一双灵动澄清的眼睛好奇的望着对面的一男一女,仿佛在寻找着什么。

男的年龄约三十岁,剑眉星目,棱角分明的脸上充满刚毅,有着一股不怒自威的神情。一头无风自动的及肩白发以及充满爆炸性力量的手臂则增添了几分邪异的魅力。当然,如果你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头发的怪异之处了。不同于常人细小的头发,此人的头发十分粗大,较之常人,足足粗了十倍有余,而且头发还呈水晶般的透明,里面隐约可见白色电蛇窜动。男子握着一根古朴的铁棍,上面一个龙飞凤舞的“忍”字几乎覆盖了铁棍的全部。铁棍散发着一股神秘古老的气息,显非凡品。

女的是个芳龄约二十五的绝世美女!一头快及小腿的乌发随着自身强大的气势飘飞舞动,让人怀疑是否天仙下凡。毫无任何暇疵的脸上充满了圣洁,一双如宝石般的丹凤眼此时含着些许泪花焦急的望着那个婴儿。

白眉老人的身旁还站着五人,位于左边的是两个身材同样矮小的老人,两人同样散发着强大的气势,不过这些气势却充斥着野兽的嗜杀味道!一人的眼睛是绿色的!透着一股冰冷的杀机,双手奇异的爬满了狼毛,指甲更有一尺来长!看那森白的利,没人会怀疑它的锋利;另一个那黄澄的眼睛同样透着抹杀机,手上满面虎纹,指甲同样一尺来长!

位于右边的则是三个身材明显高大的美国人,这从他们那满头的金发以及碧绿眼睛可以看出。三人的身子都在暗红色的高领大回麾里,背后画着一只咧着獠牙的蝙蝠,像极了西文传说中吸血鬼的打扮。三个也散发着强大的阴冷的气势,增添了几分恐怖感。

六人的背后还有十几个持着不同兵器的人戒备着,从他们的气势可看出他们个个都是高手。

“嘎嘎……武狂!要你儿子没事的话就别轻举妄动!”白眉老人发着难听的笑声,得意的说道。

“帝天!如果你胆敢伤害我的儿子,哼哼!”武狂冷哼道。

“嘎嘎……这你就说笑了,我们怎么会伤害你的儿子呢?我们只是想收他为徒,把他培养成日本傲佛界第一高手嘛!到时候你们又可以……”

“放了他!”似乎厌恶于老人的虚伪,武狂打断帝天的话,同时猛的提升气势,衣服随之无风自动,猎猎作响。除了那名少妇外其它人都倒退一步。不过很快他们也狂升气势与之对抗。顿时,以这些人为中心,方圆百米都充斥着这些气势,范围内的草木,石块居然颤动着碎成了粉末悬浮于空中,凝成了一幅壮观的场景,不过没人会欣赏。

“妈……妈妈!”正在这剑拔驽张的时刻,一声稚嫩却又清脆的童音响起。所有人都诧异的望着那个婴儿,这时候还能讲话?天啊!真是怪物!要知道修为如他们者,此时说话都困难,更何况是个婴儿?

而始作俑者正眨着大眼睛望着那名少妇,双手轻拍着犹如找到自己最喜欢的玩具般高兴。而那名美妇听到孩子的呼唤,流下了早已噙在眼角的泪水,轻声的念叨着“悟毅”。显然,悟毅就是那名婴儿的名字。

“妈妈……不哭!”同样稚嫩的童音响起。这下人们更惊讶了,这……这还是刚出生没几天的婴孩吗?要不是亲眼所见,亲耳所闻,他们还真不信呢!而那三个美国人眼中更是异芒连闪,不知在想着什么。

“嘎嘎,不愧是怪物家族的子孙,果然很奇特……”帝天诡异的笑道。

“废话少说!帝天,放了我的儿子,今晚的事我可以不追究,还有你们三个,如何?”武狂沉声道。在傲佛界,抢别人婴儿是很严重的事情,那是会引起傲佛界诸人的公愤的。

“嘎嘎,事情既然做了,就没有回旋的余地!哼!我们……撤!”帝天一说完,身子就隐没在黑幕中,其它人也在同一时间消失在原地,空中一阵奇异的波动,露出了几个身穿黑衣,头带面巾的忍者,同样很快向远方遁去。

“悟毅!我的儿啊……”空中只留下少妇那凄凉的喊声……

“狂,你说痴他会不会成功?”良久,少妇流着泪扑到武狂的怀里。

“梦,你放心吧!痴做事虽然有点……不符寻常,但是他在关键时刻可是一点也不含糊的啊!别忘了他的实力!”武狂温柔的摸着梦的头发,安慰道。话间,满头的白头迅速变成了正常的黑色。

“嗯……”梦的凄凉之色并味减少。这事过后,不管如何,她都要与自己的亲生儿子分离很长一段时间,这不能不让梦感到痛心。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武狂望着深邃的天空,沉声道。只留下身后堡状建筑默默的望着这一切……

“嘎嘎,美国的朋友们,多谢你们的帮助了,我们后会有期!”一块近森林的空地上,帝天对那三个美国人说道。

“慢着!小孩,我们要!”三人中一个叫艾克的指着婴儿,说道。

“什么?你们想违约?”帝天愤怒的问道。

“不!我们没违约!”艾克淡淡的回道。事实上,当初他答应帮忙时,可没说不抢这婴儿的。

“你……嘎嘎,既然这样,那就看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了!狼,虎,我们上!”帝天指挥另外两个老人向美方杀去。

“杀!”艾克直接一声大吼,协同另外两个叫利克,萨克的美国人及几位手下向日方迎去。顿时,到处充满了刀光剑影,两方人马撕杀起来。

艾克三人发出三个足球般大小的能量球逼退攻来的虎,狼两人,接着同时杀向帝天。帝天一惊,把婴儿扔向后面赶来接应的忍者,同时拔出那把怪异砍刀。划出一道血红的刀气向三人斩去。”利克,萨克,你们抢回孩子,我来对付他!”艾克向两人叫道,同时一个翻身躲过刀气。然后又发出一个能量球扔向帝天,但是他并没有继续攻击帝天,反而朝那名忍者追去。”糟了!”帝天暗叫一声,横刀破开能量球,尾随艾克而来。而利克,萨克早就追上了那名忍者,由于实力的差距,他们很快的夺回婴儿,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被狼虎两人截住,两人对视一眼,利克把婴儿扔向赶来的艾克,同时准备战斗,可是他们却发现狼虎两人早已追着婴儿而去,两人耸耸肩,苦笑一声,跟了上去。

于是战场出现了一幅有趣的场面:婴儿被扔到哪,人们就蜂拥到哪,像极了古人们抢绣球的场面。就在两方人忙得不亦乐乎时,从远方射出一道人影,接住了被抛向空中的婴儿,长笑着隐没在森林中,留下了一群目瞪口呆的人们……

“都给我住手!”一声巨吼如惊雷般响起,顿时令正在混战的双方停下,并迅速分成两拔阵营对峙。

说话的是一个身材矮小的瘦小老人。身高只及一米五的他此时笔直的挺着腰杆,浑身散发出一股雄壮而又恐怖的气势,这股充满了血腥味的气势使人如临修罗战场,那种血淋淋的的视觉冲击所产生的惊惧,无助感能让任何意志薄弱的人为之颤粟,甚至疯狂!额上两抹花白的眉毛以及如同刀刻般的皱纹无声地诉说着老人那沧桑的岁月,但是依旧健壮的身躯与满布肌肉的手臂又在提醒着人们他的强大。老人身上最诡异的要数他那双血色的眼睛了!仿佛要滴出血的红色让人觉得那么的诡异,可怖;而同样血红色的瞳孔此时射出妖邪的光芒,让人如遇鬼神。

老人的右手握着一把同样诡异的血红厚背砍刀,举于头顶的左手举着一婴儿。这婴儿长的白白胖胖,非常可爱。胖乎乎的右手戴着一个黝黑的略显古朴的手镯。手镯上刻满了不知名的符纹,苍劲有力的笔画仿佛呼之欲出,增添了几分手镯的神秘感,婴儿眨着一双灵动澄清的眼睛好奇的望着对面的一男一女,仿佛在寻找着什么。

男的年龄约三十岁,剑眉星目,棱角分明的脸上充满刚毅,有着一股不怒自威的神情。一头无风自动的及肩白发以及充满爆炸性力量的手臂则增添了几分邪异的魅力。当然,如果你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头发的怪异之处了。不同于常人细小的头发,此人的头发十分粗大,较之常人,足足粗了十倍有余,而且头发还呈水晶般的透明,里面隐约可见白色电蛇窜动。男子握着一根古朴的铁棍,上面一个龙飞凤舞的“忍”字几乎覆盖了铁棍的全部。铁棍散发着一股神秘古老的气息,显非凡品。

女的是个芳龄约二十五的绝世美女!一头快及小腿的乌发随着自身强大的气势飘飞舞动,让人怀疑是否天仙下凡。毫无任何暇疵的脸上充满了圣洁,一双如宝石般的丹凤眼此时含着些许泪花焦急的望着那个婴儿。

白眉老人的身旁还站着五人,位于左边的是两个身材同样矮小的老人,两人同样散发着强大的气势,不过这些气势却充斥着野兽的嗜杀味道!一人的眼睛是绿色的!透着一股冰冷的杀机,双手奇异的爬满了狼毛,指甲更有一尺来长!看那森白的利,没人会怀疑它的锋利;另一个那黄澄的眼睛同样透着抹杀机,手上满面虎纹,指甲同样一尺来长!

位于右边的则是三个身材明显高大的美国人,这从他们那满头的金发以及碧绿眼睛可以看出。三人的身子都在暗红色的高领大回麾里,背后画着一只咧着獠牙的蝙蝠,像极了西文传说中吸血鬼的打扮。三个也散发着强大的阴冷的气势,增添了几分恐怖感。

六人的背后还有十几个持着不同兵器的人戒备着,从他们的气势可看出他们个个都是高手。

“嘎嘎……武狂!要你儿子没事的话就别轻举妄动!”白眉老人发着难听的笑声,得意的说道。

“帝天!如果你胆敢伤害我的儿子,哼哼!”武狂冷哼道。

“嘎嘎……这你就说笑了,我们怎么会伤害你的儿子呢?我们只是想收他为徒,把他培养成日本傲佛界第一高手嘛!到时候你们又可以……”

“放了他!”似乎厌恶于老人的虚伪,武狂打断帝天的话,同时猛的提升气势,衣服随之无风自动,猎猎作响。除了那名少妇外其它人都倒退一步。不过很快他们也狂升气势与之对抗。顿时,以这些人为中心,方圆百米都充斥着这些气势,范围内的草木,石块居然颤动着碎成了粉末悬浮于空中,凝成了一幅壮观的场景,不过没人会欣赏。

“妈……妈妈!”正在这剑拔驽张的时刻,一声稚嫩却又清脆的童音响起。所有人都诧异的望着那个婴儿,这时候还能讲话?天啊!真是怪物!要知道修为如他们者,此时说话都困难,更何况是个婴儿?

而始作俑者正眨着大眼睛望着那名少妇,双手轻拍着犹如找到自己最喜欢的玩具般高兴。而那名美妇听到孩子的呼唤,流下了早已噙在眼角的泪水,轻声的念叨着“悟毅”。显然,悟毅就是那名婴儿的名字。

“妈妈……不哭!”同样稚嫩的童音响起。这下人们更惊讶了,这……这还是刚出生没几天的婴孩吗?要不是亲眼所见,亲耳所闻,他们还真不信呢!而那三个美国人眼中更是异芒连闪,不知在想着什么。

“嘎嘎,不愧是怪物家族的子孙,果然很奇特……”帝天诡异的笑道。

“废话少说!帝天,放了我的儿子,今晚的事我可以不追究,还有你们三个,如何?”武狂沉声道。在傲佛界,抢别人婴儿是很严重的事情,那是会引起傲佛界诸人的公愤的。

“嘎嘎,事情既然做了,就没有回旋的余地!哼!我们……撤!”帝天一说完,身子就隐没在黑幕中,其它人也在同一时间消失在原地,空中一阵奇异的波动,露出了几个身穿黑衣,头带面巾的忍者,同样很快向远方遁去。

“悟毅!我的儿啊……”空中只留下少妇那凄凉的喊声……

“狂,你说痴他会不会成功?”良久,少妇流着泪扑到武狂的怀里。

“梦,你放心吧!痴做事虽然有点……不符寻常,但是他在关键时刻可是一点也不含糊的啊!别忘了他的实力!”武狂温柔的摸着梦的头发,安慰道。话间,满头的白头迅速变成了正常的黑色。

“嗯……”梦的凄凉之色并味减少。这事过后,不管如何,她都要与自己的亲生儿子分离很长一段时间,这不能不让梦感到痛心。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武狂望着深邃的天空,沉声道。只留下身后堡状建筑默默的望着这一切……

“嘎嘎,美国的朋友们,多谢你们的帮助了,我们后会有期!”一块近森林的空地上,帝天对那三个美国人说道。

“慢着!小孩,我们要!”三人中一个叫艾克的指着婴儿,说道。

“什么?你们想违约?”帝天愤怒的问道。

“不!我们没违约!”艾克淡淡的回道。事实上,当初他答应帮忙时,可没说不抢这婴儿的。

“你……嘎嘎,既然这样,那就看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了!狼,虎,我们上!”帝天指挥另外两个老人向美方杀去。

“杀!”艾克直接一声大吼,协同另外两个叫利克,萨克的美国人及几位手下向日方迎去。顿时,到处充满了刀光剑影,两方人马撕杀起来。

艾克三人发出三个足球般大小的能量球逼退攻来的虎,狼两人,接着同时杀向帝天。帝天一惊,把婴儿扔向后面赶来接应的忍者,同时拔出那把怪异砍刀。划出一道血红的刀气向三人斩去。”利克,萨克,你们抢回孩子,我来对付他!”艾克向两人叫道,同时一个翻身躲过刀气。然后又发出一个能量球扔向帝天,但是他并没有继续攻击帝天,反而朝那名忍者追去。”糟了!”帝天暗叫一声,横刀破开能量球,尾随艾克而来。而利克,萨克早就追上了那名忍者,由于实力的差距,他们很快的夺回婴儿,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被狼虎两人截住,两人对视一眼,利克把婴儿扔向赶来的艾克,同时准备战斗,可是他们却发现狼虎两人早已追着婴儿而去,两人耸耸肩,苦笑一声,跟了上去。

于是战场出现了一幅有趣的场面:婴儿被扔到哪,人们就蜂拥到哪,像极了古人们抢绣球的场面。就在两方人忙得不亦乐乎时,从远方射出一道人影,接住了被抛向空中的婴儿,长笑着隐没在森林中,留下了一群目瞪口呆的人们……

“都给我住手!”一声巨吼如惊雷般响起,顿时令正在混战的双方停下,并迅速分成两拔阵营对峙。

说话的是一个身材矮小的瘦小老人。身高只及一米五的他此时笔直的挺着腰杆,浑身散发出一股雄壮而又恐怖的气势,这股充满了血腥味的气势使人如临修罗战场,那种血淋淋的的视觉冲击所产生的惊惧,无助感能让任何意志薄弱的人为之颤粟,甚至疯狂!额上两抹花白的眉毛以及如同刀刻般的皱纹无声地诉说着老人那沧桑的岁月,但是依旧健壮的身躯与满布肌肉的手臂又在提醒着人们他的强大。老人身上最诡异的要数他那双血色的眼睛了!仿佛要滴出血的红色让人觉得那么的诡异,可怖;而同样血红色的瞳孔此时射出妖邪的光芒,让人如遇鬼神。

老人的右手握着一把同样诡异的血红厚背砍刀,举于头顶的左手举着一婴儿。这婴儿长的白白胖胖,非常可爱。胖乎乎的右手戴着一个黝黑的略显古朴的手镯。手镯上刻满了不知名的符纹,苍劲有力的笔画仿佛呼之欲出,增添了几分手镯的神秘感,婴儿眨着一双灵动澄清的眼睛好奇的望着对面的一男一女,仿佛在寻找着什么。

男的年龄约三十岁,剑眉星目,棱角分明的脸上充满刚毅,有着一股不怒自威的神情。一头无风自动的及肩白发以及充满爆炸性力量的手臂则增添了几分邪异的魅力。当然,如果你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头发的怪异之处了。不同于常人细小的头发,此人的头发十分粗大,较之常人,足足粗了十倍有余,而且头发还呈水晶般的透明,里面隐约可见白色电蛇窜动。男子握着一根古朴的铁棍,上面一个龙飞凤舞的“忍”字几乎覆盖了铁棍的全部。铁棍散发着一股神秘古老的气息,显非凡品。

女的是个芳龄约二十五的绝世美女!一头快及小腿的乌发随着自身强大的气势飘飞舞动,让人怀疑是否天仙下凡。毫无任何暇疵的脸上充满了圣洁,一双如宝石般的丹凤眼此时含着些许泪花焦急的望着那个婴儿。

白眉老人的身旁还站着五人,位于左边的是两个身材同样矮小的老人,两人同样散发着强大的气势,不过这些气势却充斥着野兽的嗜杀味道!一人的眼睛是绿色的!透着一股冰冷的杀机,双手奇异的爬满了狼毛,指甲更有一尺来长!看那森白的利,没人会怀疑它的锋利;另一个那黄澄的眼睛同样透着抹杀机,手上满面虎纹,指甲同样一尺来长!

位于右边的则是三个身材明显高大的美国人,这从他们那满头的金发以及碧绿眼睛可以看出。三人的身子都在暗红色的高领大回麾里,背后画着一只咧着獠牙的蝙蝠,像极了西文传说中吸血鬼的打扮。三个也散发着强大的阴冷的气势,增添了几分恐怖感。

六人的背后还有十几个持着不同兵器的人戒备着,从他们的气势可看出他们个个都是高手。

“嘎嘎……武狂!要你儿子没事的话就别轻举妄动!”白眉老人发着难听的笑声,得意的说道。

“帝天!如果你胆敢伤害我的儿子,哼哼!”武狂冷哼道。

“嘎嘎……这你就说笑了,我们怎么会伤害你的儿子呢?我们只是想收他为徒,把他培养成日本傲佛界第一高手嘛!到时候你们又可以……”

“放了他!”似乎厌恶于老人的虚伪,武狂打断帝天的话,同时猛的提升气势,衣服随之无风自动,猎猎作响。除了那名少妇外其它人都倒退一步。不过很快他们也狂升气势与之对抗。顿时,以这些人为中心,方圆百米都充斥着这些气势,范围内的草木,石块居然颤动着碎成了粉末悬浮于空中,凝成了一幅壮观的场景,不过没人会欣赏。

“妈……妈妈!”正在这剑拔驽张的时刻,一声稚嫩却又清脆的童音响起。所有人都诧异的望着那个婴儿,这时候还能讲话?天啊!真是怪物!要知道修为如他们者,此时说话都困难,更何况是个婴儿?

而始作俑者正眨着大眼睛望着那名少妇,双手轻拍着犹如找到自己最喜欢的玩具般高兴。而那名美妇听到孩子的呼唤,流下了早已噙在眼角的泪水,轻声的念叨着“悟毅”。显然,悟毅就是那名婴儿的名字。

“妈妈……不哭!”同样稚嫩的童音响起。这下人们更惊讶了,这……这还是刚出生没几天的婴孩吗?要不是亲眼所见,亲耳所闻,他们还真不信呢!而那三个美国人眼中更是异芒连闪,不知在想着什么。

“嘎嘎,不愧是怪物家族的子孙,果然很奇特……”帝天诡异的笑道。

“废话少说!帝天,放了我的儿子,今晚的事我可以不追究,还有你们三个,如何?”武狂沉声道。在傲佛界,抢别人婴儿是很严重的事情,那是会引起傲佛界诸人的公愤的。

“嘎嘎,事情既然做了,就没有回旋的余地!哼!我们……撤!”帝天一说完,身子就隐没在黑幕中,其它人也在同一时间消失在原地,空中一阵奇异的波动,露出了几个身穿黑衣,头带面巾的忍者,同样很快向远方遁去。

“悟毅!我的儿啊……”空中只留下少妇那凄凉的喊声……

“狂,你说痴他会不会成功?”良久,少妇流着泪扑到武狂的怀里。

“梦,你放心吧!痴做事虽然有点……不符寻常,但是他在关键时刻可是一点也不含糊的啊!别忘了他的实力!”武狂温柔的摸着梦的头发,安慰道。话间,满头的白头迅速变成了正常的黑色。

“嗯……”梦的凄凉之色并味减少。这事过后,不管如何,她都要与自己的亲生儿子分离很长一段时间,这不能不让梦感到痛心。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武狂望着深邃的天空,沉声道。只留下身后堡状建筑默默的望着这一切……

“嘎嘎,美国的朋友们,多谢你们的帮助了,我们后会有期!”一块近森林的空地上,帝天对那三个美国人说道。

“慢着!小孩,我们要!”三人中一个叫艾克的指着婴儿,说道。

“什么?你们想违约?”帝天愤怒的问道。

“不!我们没违约!”艾克淡淡的回道。事实上,当初他答应帮忙时,可没说不抢这婴儿的。

“你……嘎嘎,既然这样,那就看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了!狼,虎,我们上!”帝天指挥另外两个老人向美方杀去。

“杀!”艾克直接一声大吼,协同另外两个叫利克,萨克的美国人及几位手下向日方迎去。顿时,到处充满了刀光剑影,两方人马撕杀起来。

艾克三人发出三个足球般大小的能量球逼退攻来的虎,狼两人,接着同时杀向帝天。帝天一惊,把婴儿扔向后面赶来接应的忍者,同时拔出那把怪异砍刀。划出一道血红的刀气向三人斩去。”利克,萨克,你们抢回孩子,我来对付他!”艾克向两人叫道,同时一个翻身躲过刀气。然后又发出一个能量球扔向帝天,但是他并没有继续攻击帝天,反而朝那名忍者追去。”糟了!”帝天暗叫一声,横刀破开能量球,尾随艾克而来。而利克,萨克早就追上了那名忍者,由于实力的差距,他们很快的夺回婴儿,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被狼虎两人截住,两人对视一眼,利克把婴儿扔向赶来的艾克,同时准备战斗,可是他们却发现狼虎两人早已追着婴儿而去,两人耸耸肩,苦笑一声,跟了上去。

于是战场出现了一幅有趣的场面:婴儿被扔到哪,人们就蜂拥到哪,像极了古人们抢绣球的场面。就在两方人忙得不亦乐乎时,从远方射出一道人影,接住了被抛向空中的婴儿,长笑着隐没在森林中,留下了一群目瞪口呆的人们……

“都给我住手!”一声巨吼如惊雷般响起,顿时令正在混战的双方停下,并迅速分成两拔阵营对峙。

说话的是一个身材矮小的瘦小老人。身高只及一米五的他此时笔直的挺着腰杆,浑身散发出一股雄壮而又恐怖的气势,这股充满了血腥味的气势使人如临修罗战场,那种血淋淋的的视觉冲击所产生的惊惧,无助感能让任何意志薄弱的人为之颤粟,甚至疯狂!额上两抹花白的眉毛以及如同刀刻般的皱纹无声地诉说着老人那沧桑的岁月,但是依旧健壮的身躯与满布肌肉的手臂又在提醒着人们他的强大。老人身上最诡异的要数他那双血色的眼睛了!仿佛要滴出血的红色让人觉得那么的诡异,可怖;而同样血红色的瞳孔此时射出妖邪的光芒,让人如遇鬼神。

老人的右手握着一把同样诡异的血红厚背砍刀,举于头顶的左手举着一婴儿。这婴儿长的白白胖胖,非常可爱。胖乎乎的右手戴着一个黝黑的略显古朴的手镯。手镯上刻满了不知名的符纹,苍劲有力的笔画仿佛呼之欲出,增添了几分手镯的神秘感,婴儿眨着一双灵动澄清的眼睛好奇的望着对面的一男一女,仿佛在寻找着什么。

男的年龄约三十岁,剑眉星目,棱角分明的脸上充满刚毅,有着一股不怒自威的神情。一头无风自动的及肩白发以及充满爆炸性力量的手臂则增添了几分邪异的魅力。当然,如果你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头发的怪异之处了。不同于常人细小的头发,此人的头发十分粗大,较之常人,足足粗了十倍有余,而且头发还呈水晶般的透明,里面隐约可见白色电蛇窜动。男子握着一根古朴的铁棍,上面一个龙飞凤舞的“忍”字几乎覆盖了铁棍的全部。铁棍散发着一股神秘古老的气息,显非凡品。

女的是个芳龄约二十五的绝世美女!一头快及小腿的乌发随着自身强大的气势飘飞舞动,让人怀疑是否天仙下凡。毫无任何暇疵的脸上充满了圣洁,一双如宝石般的丹凤眼此时含着些许泪花焦急的望着那个婴儿。

白眉老人的身旁还站着五人,位于左边的是两个身材同样矮小的老人,两人同样散发着强大的气势,不过这些气势却充斥着野兽的嗜杀味道!一人的眼睛是绿色的!透着一股冰冷的杀机,双手奇异的爬满了狼毛,指甲更有一尺来长!看那森白的利,没人会怀疑它的锋利;另一个那黄澄的眼睛同样透着抹杀机,手上满面虎纹,指甲同样一尺来长!

位于右边的则是三个身材明显高大的美国人,这从他们那满头的金发以及碧绿眼睛可以看出。三人的身子都在暗红色的高领大回麾里,背后画着一只咧着獠牙的蝙蝠,像极了西文传说中吸血鬼的打扮。三个也散发着强大的阴冷的气势,增添了几分恐怖感。

六人的背后还有十几个持着不同兵器的人戒备着,从他们的气势可看出他们个个都是高手。

“嘎嘎……武狂!要你儿子没事的话就别轻举妄动!”白眉老人发着难听的笑声,得意的说道。

“帝天!如果你胆敢伤害我的儿子,哼哼!”武狂冷哼道。

“嘎嘎……这你就说笑了,我们怎么会伤害你的儿子呢?我们只是想收他为徒,把他培养成日本傲佛界第一高手嘛!到时候你们又可以……”

“放了他!”似乎厌恶于老人的虚伪,武狂打断帝天的话,同时猛的提升气势,衣服随之无风自动,猎猎作响。除了那名少妇外其它人都倒退一步。不过很快他们也狂升气势与之对抗。顿时,以这些人为中心,方圆百米都充斥着这些气势,范围内的草木,石块居然颤动着碎成了粉末悬浮于空中,凝成了一幅壮观的场景,不过没人会欣赏。

“妈……妈妈!”正在这剑拔驽张的时刻,一声稚嫩却又清脆的童音响起。所有人都诧异的望着那个婴儿,这时候还能讲话?天啊!真是怪物!要知道修为如他们者,此时说话都困难,更何况是个婴儿?

而始作俑者正眨着大眼睛望着那名少妇,双手轻拍着犹如找到自己最喜欢的玩具般高兴。而那名美妇听到孩子的呼唤,流下了早已噙在眼角的泪水,轻声的念叨着“悟毅”。显然,悟毅就是那名婴儿的名字。

“妈妈……不哭!”同样稚嫩的童音响起。这下人们更惊讶了,这……这还是刚出生没几天的婴孩吗?要不是亲眼所见,亲耳所闻,他们还真不信呢!而那三个美国人眼中更是异芒连闪,不知在想着什么。

“嘎嘎,不愧是怪物家族的子孙,果然很奇特……”帝天诡异的笑道。

“废话少说!帝天,放了我的儿子,今晚的事我可以不追究,还有你们三个,如何?”武狂沉声道。在傲佛界,抢别人婴儿是很严重的事情,那是会引起傲佛界诸人的公愤的。

“嘎嘎,事情既然做了,就没有回旋的余地!哼!我们……撤!”帝天一说完,身子就隐没在黑幕中,其它人也在同一时间消失在原地,空中一阵奇异的波动,露出了几个身穿黑衣,头带面巾的忍者,同样很快向远方遁去。

“悟毅!我的儿啊……”空中只留下少妇那凄凉的喊声……

“狂,你说痴他会不会成功?”良久,少妇流着泪扑到武狂的怀里。

“梦,你放心吧!痴做事虽然有点……不符寻常,但是他在关键时刻可是一点也不含糊的啊!别忘了他的实力!”武狂温柔的摸着梦的头发,安慰道。话间,满头的白头迅速变成了正常的黑色。

“嗯……”梦的凄凉之色并味减少。这事过后,不管如何,她都要与自己的亲生儿子分离很长一段时间,这不能不让梦感到痛心。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武狂望着深邃的天空,沉声道。只留下身后堡状建筑默默的望着这一切……

“嘎嘎,美国的朋友们,多谢你们的帮助了,我们后会有期!”一块近森林的空地上,帝天对那三个美国人说道。

“慢着!小孩,我们要!”三人中一个叫艾克的指着婴儿,说道。

“什么?你们想违约?”帝天愤怒的问道。

“不!我们没违约!”艾克淡淡的回道。事实上,当初他答应帮忙时,可没说不抢这婴儿的。

“你……嘎嘎,既然这样,那就看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了!狼,虎,我们上!”帝天指挥另外两个老人向美方杀去。

“杀!”艾克直接一声大吼,协同另外两个叫利克,萨克的美国人及几位手下向日方迎去。顿时,到处充满了刀光剑影,两方人马撕杀起来。

艾克三人发出三个足球般大小的能量球逼退攻来的虎,狼两人,接着同时杀向帝天。帝天一惊,把婴儿扔向后面赶来接应的忍者,同时拔出那把怪异砍刀。划出一道血红的刀气向三人斩去。”利克,萨克,你们抢回孩子,我来对付他!”艾克向两人叫道,同时一个翻身躲过刀气。然后又发出一个能量球扔向帝天,但是他并没有继续攻击帝天,反而朝那名忍者追去。”糟了!”帝天暗叫一声,横刀破开能量球,尾随艾克而来。而利克,萨克早就追上了那名忍者,由于实力的差距,他们很快的夺回婴儿,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被狼虎两人截住,两人对视一眼,利克把婴儿扔向赶来的艾克,同时准备战斗,可是他们却发现狼虎两人早已追着婴儿而去,两人耸耸肩,苦笑一声,跟了上去。

于是战场出现了一幅有趣的场面:婴儿被扔到哪,人们就蜂拥到哪,像极了古人们抢绣球的场面。就在两方人忙得不亦乐乎时,从远方射出一道人影,接住了被抛向空中的婴儿,长笑着隐没在森林中,留下了一群目瞪口呆的人们……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