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苍穹

第3章 三字之诀

第3章 三字之诀

“扔了?那怎么行?它们可是爷爷千辛万苦才找来的。而且爷爷要拿它们来训练!”老人说道。

“不……不要啊!”小毅愈加惊恐了。原来小毅坐在地上的时候,老人推开了盒子,里面尽是相互堆叠,不断爬动的蜘蛛!蜘蛛有小毅的头颅般大小,身上的绒毛清晰可见。显然,老人找的都是些最难看的一种。

“小毅,你知道我们家族的称号吗?”老人突然转换话题,问道。

“斗……斗氏家族!”小毅有点结巴地说道。

“对!斗氏斗氏,以斗为姓!由于我们十分好战,固有此称号,在世人的眼中,我们就是‘战斗’的代名词。其实我们比他们想象的更加好战!但这并不能说我们嗜战,皆因我们知道战斗是提升实力的最佳捷径!”老人沉声道。

“战……战斗?”

“是的,战斗!可以说,战斗的次数越多,实力提升的越快!小毅,对你来说,战斗绝对是必不可少的功课,因此学会在战斗中如何获胜是非常重要的,而‘不动’则能助你做到这点。’不动’主要有三个内容:敏锐的洞察力;强大的记忆力;严密的分析力。它们在战斗中是很重要的!要知道,战斗中实力并不能代表一切,诸如心理因素及一些外在因素也是很重要的,忽视任何一点,都有可能成为致命的破绽!’不动’的三个内容能让你充分把握对手及外界的情况,达到克敌的目的!所以‘不动’训练你是一定要通过的!”老人严肃道。

“可……可是……”小毅望着爬动的虫子,害怕道。

“小毅,要记住!我们斗氏家族是不会惧怕任-何-困-难-的!”讲到最后,老人几乎是用吼的说道。

小毅身躯一震,坚定的点了点头。

“那好,开始吧!”老人命令道。

小毅无奈地盘腿坐下,双手掐诀,同时默念口诀:心动则物生,心静则无物。很快,他忘掉那些蜘蛛,沉入窥境。

老人点了点头,嘴角微扯,露出了那抹诡异的微笑,接着朗声道:“哇!这只蜘蛛好大呀……哎呀,别乱爬……嗯,终于到手了,啧啧,毛居然这么长,真丑啊,嗯,小毅,我决定把它放到你的身上了。我要放了……我开始放喽……我真要放啦……那我放了……”

“啊……”一声尖叫撕破森林的宁静,惊走了一群栖息的鸟类。只留下满头大汗的小毅和双手环胸,冷笑着的老人。小毅简直郁闷死了,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己明明入定了,没想到还能听到武痴的声音。

第二次

“小毅,你叫个什么劲呀?爷爷还没放呢!”

“是爷爷……”

“自己的定力差,还怪爷爷!嗯,算了,开始吧!”老人说道。接着同样的废话,然后:啊……

第三次

“小毅,你怕什么啊?爷爷不过是用手碰你而已。”

“可是……”

“别可是了,再来!”老人道。然后又是同样的废话,接着:啊……

第四次:啊……每五次:啊……

……

“小毅,这已经是第几次了?1486?”老人略显嘶哑着嗓子,疲惫道。

“错了,爷爷!是1485次,呵呵,爷爷,你多说了一次呢!”小毅摇摆着双手,傻傻的纠正道。

“1485!小毅,你再不通过的话,今天的晚餐就是它们!”老人气地指着那些蜘蛛,狂吼道。

“不……不要啊!爷爷。”

“废话少说,开始!”这次老人不再废话,直接把蜘蛛放在了小毅的身上,小毅身躯巨震,不过似乎想到了什么,身躯逐渐静了下来,老人点了点头,毫不犹豫的入上了二只,第三只……最后,小毅的上身爬满了蜘蛛,虽然他的身躯还在抖动,却终于没有再叫出声了。

“呼……”老人呼了口气,望着依旧在不断抖动的小毅,喃喃道:“太差劲了,居然花了十四天的时间才适应,想我接受类似训练时只用了三天,而其它斗氏成员也没有超过十天的,没想到小毅一开始就破了纪录……不行,一定要快速提升他的实力,不然……看来得启动‘适应性训练二’了……”其实也不能怪小毅,这些蜘蛛都是被武痴做过手脚的,修为不深的根本就不能进行冥想。

又是一个晴朗的早晨,幻梦森林中部。

“哇!好大的蜈蚣啊!爷爷,你从哪里找来的?”小毅望着老人手中不断扭动着的蜈蚣,讶声道。

这是一只三心长,手掌宽,通体赤红的蜈蚣!一眼望去,如同则从血池中爬出来。正是二十年前震惊傲佛界的“血蜈蚣”。如同世俗界的谈虎色变,说起血蜈蚣,绝对能让傲佛界的人为之变色,一旦让它上身,就很难摆脱它,而且接踵而来的麻痒,酸痛能让人难受的发狂。最厉害的要数血蜈那五十对一百只足了,每被****一对,那种酸,痒的感觉就增加一倍,但这并不足以让傲人害怕,真正令傲人恐惧的是每当他们提升功力与之对抗时,那种感觉非但没减轻,反而成几何倍数的增长,让傲人们吃尽了苦头!可以说,血蜈是傲人的克星,当它被有权势的傲人家族作为刑具时,人们对它的恐惧过到了颠峰,最后在所有傲人强烈谴责及反对下,这一不人道的刑具终于被销毁。没想到本该被灭族的血蜈居然再次出现,老人拿出它来意欲何为?

“想知道呀?通过训练再说!”老人满意的看着小毅惊讶的样子,说道。

“哦……爷爷,该……该不会,用它来训练吧?”小毅脸色难看的问道。虽然通过前面的训练,他已经不再怕那些虫子了,但这么大的一只还是让他感到发悚。

“呵呵,你猜到啦,小毅真聪明呢,嗯,那就开始训练吧!”老人轻松的宣布道。

“哦!”小毅无奈地脱下衣服,沉入窥境。老人手一扬,血蜈浮起,缓缓飘到小毅身上,并盘绕起来。

血蜈一上身,小毅顿觉一股冰凉直透心田,古井般的心境差点失守!上毅一惊,连忙收摄心神,严守本心。接着一阵奇痒直逼脑际,原来血蜈的一对足****了小毅的肌肤。很快,一阵阵麻痒,酸痛的感觉如山洪爆发般轰击脑际,小毅全身抽搐,最后大吼一声,弓着背跪在地上,口中白沫不断涌出,脸上更是汗如雨下!老人一惊,连忙伸手虚抓,顿时,血蜈如线牵般飞向老人,接着金光一闪,消失不见。老人一个闪身,来到小毅身边,扶正小毅,同时额中霞光一闪,一道绿光自额间射向小毅的额头,血蜈造成的伤害,必须由拥有强大念力的人才能治好,这也是很多傲人害怕血蜈的原因。很快,小毅安静下来,苍白的脸变得红润。老人望着恢复的小毅,喃喃道:“还是太早,看来得先进行下一个训练了……”

“爷……爷爷,蜈蚣,好可怕!”小毅心有余悸的说道。

“它可不是一般的蜈蚣呢,它叫‘血蜈’,现在整个地球也就这一条了。”老人柔声道。

“就一条?太好了!不过它好可怕啊,爷爷,能不能……”小毅期待道。

“放心吧,目前不会用它来训练了。我们先进行下一项训练吧!”老人安慰道,他可不想让小毅留下阴影,那样对以后的修行是很不利的。

“好哦,爷爷真好!爷爷是最好的了”小毅兴奋的拍手欢呼道。

“不过下面的训练可是很辛苦的,小毅可不能退缩啊!”

“不怕,我才不怕呢!”小毅大声道。在他想来,没有什么比血蜈更可怕的了。

“嗯,你先调息一会儿,爷爷去准备。”老人吩咐道。

“好的,爷爷!”小毅穿上衣服,闭眼调息……

半小时后

“哇!好大的箱子啊!”调息后的小毅抬头望着高耸的箱子,惊讶道。箱子有十米,三米宽,对于三岁的小毅来说,算是耸入云天了。亮银色的身子上镶一颗几乎占据全部空间的喇叭状物体,箱子背后同样镶着一颗圆形晶状物。小毅的四周七个方位也排列着同样类型的箱子。小毅好奇地打量着它们,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于是问道:“爷爷,这些大箱子是从哪搬来的?”同时扭头疑惑的望着茅屋,该不会从里面般出来的吧?小毅傻傻的想道。

“它们叫音箱!至于从什么地方来嘛,等你通过这顶训练后再告诉你。”老人指着音箱说道。

“唔,又是这句话……爷爷真小气!呃,爷爷,音箱是什么?”孩子心性的小毅很快转入另一个话题。

“就是会发出声音的箱子。”老人简单解释道。

“发出声音?哇!好神奇哦!爷爷,能不能让小毅听听?”小毅眨巴着眼睛,期待地说道。

“这个啊……那……好吧!不过待会儿小毅可不能后悔啊!”老人跷起嘴角,又一次露出了那抹久违的诡异的微笑。

“不后悔,不后悔!小毅决不后悔!”丝毫没注意到老人表情变化的小毅摆着手摇晃着脑袋说道。

“好吧!嗯……听声音的事一会儿再来,先说正事。”老人躺在草地上,舒展着手臂,缓缓道,“知道为什么给你取名‘悟毅’吗?我们……”

“呃……爷爷,取名字还有原因吗?”小毅奇怪的问道。老人在进行训练前都会说一大堆激励性的话,小毅是知道的,虽然他有点麻木了,但这次的内容他还是很感兴趣的。

“当然了。每个人的名字都有它的含义,就比如说……”

“爷爷,那‘武痴’有什么含义呢?”小毅歪着脑袋看着老人,好奇地问道。

“噗”这是人头部被击打的声音,“砰”这是人倒地的声音。

“呜……爷爷,你干什么打我!”小毅摸着脑袋,委屈的说道。这两人正是悟毅与武痴,当初武痴奉大哥武狂之命夺回悟毅后来到了幻梦,并开始对悟毅进行了训练。

“混小子,有你这样直接称乎爷爷名字的吗?”武痴再次躺在地上,摸着那两根寿眉,佯气道。

“我……对不起,爷爷!”悟毅道歉。

“呵呵,没事。其实你就算叫爷爷的名字,爷爷也不会生气的。”武痴笑道。

“那还打我!”悟毅小声嘀咕道。

“武痴嘛,是爷爷给自己起的外号,意思呢就是说爷爷威武好战,而且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武痴厚着脸皮说道。

“爷爷,那你的原名呢?”

“原名啊……好多年了,都忘了呢……”武痴眼中流露出一股悲凉,缓缓道。

“哦,对了,爷爷,小毅的名字有什么含义,你还没说呢!”悟毅看着武痴的样子,懂事的转移话题道。

“你还好意思说啊,老打断爷爷的话题!”

“爷爷,你就告诉小毅嘛!爷爷是最好的了!”悟毅吐了吐舌头,撒娇道。

“好了,好了,都多大人了,还撒娇!知道我们家族的‘三字决’吧?”

“爷爷说它们是通往某一境界的境界!”

“嗯,‘三字诀’分别是‘忍’字诀,‘恒’字诀,‘意’字诀。’忍’即是‘隐’,是为‘不露’;‘恒’即‘久’,是为‘不变’;‘意’即‘虚’,是为‘不真’。此乃三字之口诀,要记住,小毅!”

“是,记住了,爷爷!”

“每个字诀都有有属于它的一个境界。这些境界大不相同,却又有联系,只要把握住这种联系,再加上一番苦修,就有可能达到另一个全新的境界——毅之境!也就是你名字中的毅。我们给你取这个名字,就是希望有一天你能参悟这个境界!”武痴沉声地说道。

“是这样啊……呃,爷爷,你们为什么不自己去修练‘毅’之境呢?”悟毅认真的听着,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于是问道。

“我们吗?”武痴头一次露出苦笑,摸了摸寿眉,沉声道:“参悟‘毅’之境最讲究的就是平衡,也就是一开始就要同时修练三字诀,而且要保证三字境界要同一进度!由于我们一开始就研究符合自己属性的字决,到发现时已经晚了!

“晚了?不能重修吗?”悟毅傻傻的问道。

“重修?谈何容易!那时候我们已经达到各自字诀境界的颠峰啦,想重修?难啊……”武痴无限感慨的说道。

“这样啊……”

“所以啊,小毅。你可别让我们失望啊!有没有信心修成‘毅’之境!”武痴不失时机的激励道。

“有!”

“扔了?那怎么行?它们可是爷爷千辛万苦才找来的。而且爷爷要拿它们来训练!”老人说道。

“不……不要啊!”小毅愈加惊恐了。原来小毅坐在地上的时候,老人推开了盒子,里面尽是相互堆叠,不断爬动的蜘蛛!蜘蛛有小毅的头颅般大小,身上的绒毛清晰可见。显然,老人找的都是些最难看的一种。

“小毅,你知道我们家族的称号吗?”老人突然转换话题,问道。

“斗……斗氏家族!”小毅有点结巴地说道。

“对!斗氏斗氏,以斗为姓!由于我们十分好战,固有此称号,在世人的眼中,我们就是‘战斗’的代名词。其实我们比他们想象的更加好战!但这并不能说我们嗜战,皆因我们知道战斗是提升实力的最佳捷径!”老人沉声道。

“战……战斗?”

“是的,战斗!可以说,战斗的次数越多,实力提升的越快!小毅,对你来说,战斗绝对是必不可少的功课,因此学会在战斗中如何获胜是非常重要的,而‘不动’则能助你做到这点。’不动’主要有三个内容:敏锐的洞察力;强大的记忆力;严密的分析力。它们在战斗中是很重要的!要知道,战斗中实力并不能代表一切,诸如心理因素及一些外在因素也是很重要的,忽视任何一点,都有可能成为致命的破绽!’不动’的三个内容能让你充分把握对手及外界的情况,达到克敌的目的!所以‘不动’训练你是一定要通过的!”老人严肃道。

“可……可是……”小毅望着爬动的虫子,害怕道。

“小毅,要记住!我们斗氏家族是不会惧怕任-何-困-难-的!”讲到最后,老人几乎是用吼的说道。

小毅身躯一震,坚定的点了点头。

“那好,开始吧!”老人命令道。

小毅无奈地盘腿坐下,双手掐诀,同时默念口诀:心动则物生,心静则无物。很快,他忘掉那些蜘蛛,沉入窥境。

老人点了点头,嘴角微扯,露出了那抹诡异的微笑,接着朗声道:“哇!这只蜘蛛好大呀……哎呀,别乱爬……嗯,终于到手了,啧啧,毛居然这么长,真丑啊,嗯,小毅,我决定把它放到你的身上了。我要放了……我开始放喽……我真要放啦……那我放了……”

“啊……”一声尖叫撕破森林的宁静,惊走了一群栖息的鸟类。只留下满头大汗的小毅和双手环胸,冷笑着的老人。小毅简直郁闷死了,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己明明入定了,没想到还能听到武痴的声音。

第二次

“小毅,你叫个什么劲呀?爷爷还没放呢!”

“是爷爷……”

“自己的定力差,还怪爷爷!嗯,算了,开始吧!”老人说道。接着同样的废话,然后:啊……

第三次

“小毅,你怕什么啊?爷爷不过是用手碰你而已。”

“可是……”

“别可是了,再来!”老人道。然后又是同样的废话,接着:啊……

第四次:啊……每五次:啊……

……

“小毅,这已经是第几次了?1486?”老人略显嘶哑着嗓子,疲惫道。

“错了,爷爷!是1485次,呵呵,爷爷,你多说了一次呢!”小毅摇摆着双手,傻傻的纠正道。

“1485!小毅,你再不通过的话,今天的晚餐就是它们!”老人气地指着那些蜘蛛,狂吼道。

“不……不要啊!爷爷。”

“废话少说,开始!”这次老人不再废话,直接把蜘蛛放在了小毅的身上,小毅身躯巨震,不过似乎想到了什么,身躯逐渐静了下来,老人点了点头,毫不犹豫的入上了二只,第三只……最后,小毅的上身爬满了蜘蛛,虽然他的身躯还在抖动,却终于没有再叫出声了。

“呼……”老人呼了口气,望着依旧在不断抖动的小毅,喃喃道:“太差劲了,居然花了十四天的时间才适应,想我接受类似训练时只用了三天,而其它斗氏成员也没有超过十天的,没想到小毅一开始就破了纪录……不行,一定要快速提升他的实力,不然……看来得启动‘适应性训练二’了……”其实也不能怪小毅,这些蜘蛛都是被武痴做过手脚的,修为不深的根本就不能进行冥想。

又是一个晴朗的早晨,幻梦森林中部。

“哇!好大的蜈蚣啊!爷爷,你从哪里找来的?”小毅望着老人手中不断扭动着的蜈蚣,讶声道。

这是一只三心长,手掌宽,通体赤红的蜈蚣!一眼望去,如同则从血池中爬出来。正是二十年前震惊傲佛界的“血蜈蚣”。如同世俗界的谈虎色变,说起血蜈蚣,绝对能让傲佛界的人为之变色,一旦让它上身,就很难摆脱它,而且接踵而来的麻痒,酸痛能让人难受的发狂。最厉害的要数血蜈那五十对一百只足了,每被****一对,那种酸,痒的感觉就增加一倍,但这并不足以让傲人害怕,真正令傲人恐惧的是每当他们提升功力与之对抗时,那种感觉非但没减轻,反而成几何倍数的增长,让傲人们吃尽了苦头!可以说,血蜈是傲人的克星,当它被有权势的傲人家族作为刑具时,人们对它的恐惧过到了颠峰,最后在所有傲人强烈谴责及反对下,这一不人道的刑具终于被销毁。没想到本该被灭族的血蜈居然再次出现,老人拿出它来意欲何为?

“想知道呀?通过训练再说!”老人满意的看着小毅惊讶的样子,说道。

“哦……爷爷,该……该不会,用它来训练吧?”小毅脸色难看的问道。虽然通过前面的训练,他已经不再怕那些虫子了,但这么大的一只还是让他感到发悚。

“呵呵,你猜到啦,小毅真聪明呢,嗯,那就开始训练吧!”老人轻松的宣布道。

“哦!”小毅无奈地脱下衣服,沉入窥境。老人手一扬,血蜈浮起,缓缓飘到小毅身上,并盘绕起来。

血蜈一上身,小毅顿觉一股冰凉直透心田,古井般的心境差点失守!上毅一惊,连忙收摄心神,严守本心。接着一阵奇痒直逼脑际,原来血蜈的一对足****了小毅的肌肤。很快,一阵阵麻痒,酸痛的感觉如山洪爆发般轰击脑际,小毅全身抽搐,最后大吼一声,弓着背跪在地上,口中白沫不断涌出,脸上更是汗如雨下!老人一惊,连忙伸手虚抓,顿时,血蜈如线牵般飞向老人,接着金光一闪,消失不见。老人一个闪身,来到小毅身边,扶正小毅,同时额中霞光一闪,一道绿光自额间射向小毅的额头,血蜈造成的伤害,必须由拥有强大念力的人才能治好,这也是很多傲人害怕血蜈的原因。很快,小毅安静下来,苍白的脸变得红润。老人望着恢复的小毅,喃喃道:“还是太早,看来得先进行下一个训练了……”

“爷……爷爷,蜈蚣,好可怕!”小毅心有余悸的说道。

“它可不是一般的蜈蚣呢,它叫‘血蜈’,现在整个地球也就这一条了。”老人柔声道。

“就一条?太好了!不过它好可怕啊,爷爷,能不能……”小毅期待道。

“放心吧,目前不会用它来训练了。我们先进行下一项训练吧!”老人安慰道,他可不想让小毅留下阴影,那样对以后的修行是很不利的。

“好哦,爷爷真好!爷爷是最好的了”小毅兴奋的拍手欢呼道。

“不过下面的训练可是很辛苦的,小毅可不能退缩啊!”

“不怕,我才不怕呢!”小毅大声道。在他想来,没有什么比血蜈更可怕的了。

“嗯,你先调息一会儿,爷爷去准备。”老人吩咐道。

“好的,爷爷!”小毅穿上衣服,闭眼调息……

半小时后

“哇!好大的箱子啊!”调息后的小毅抬头望着高耸的箱子,惊讶道。箱子有十米,三米宽,对于三岁的小毅来说,算是耸入云天了。亮银色的身子上镶一颗几乎占据全部空间的喇叭状物体,箱子背后同样镶着一颗圆形晶状物。小毅的四周七个方位也排列着同样类型的箱子。小毅好奇地打量着它们,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于是问道:“爷爷,这些大箱子是从哪搬来的?”同时扭头疑惑的望着茅屋,该不会从里面般出来的吧?小毅傻傻的想道。

“它们叫音箱!至于从什么地方来嘛,等你通过这顶训练后再告诉你。”老人指着音箱说道。

“唔,又是这句话……爷爷真小气!呃,爷爷,音箱是什么?”孩子心性的小毅很快转入另一个话题。

“就是会发出声音的箱子。”老人简单解释道。

“发出声音?哇!好神奇哦!爷爷,能不能让小毅听听?”小毅眨巴着眼睛,期待地说道。

“这个啊……那……好吧!不过待会儿小毅可不能后悔啊!”老人跷起嘴角,又一次露出了那抹久违的诡异的微笑。

“不后悔,不后悔!小毅决不后悔!”丝毫没注意到老人表情变化的小毅摆着手摇晃着脑袋说道。

“好吧!嗯……听声音的事一会儿再来,先说正事。”老人躺在草地上,舒展着手臂,缓缓道,“知道为什么给你取名‘悟毅’吗?我们……”

“呃……爷爷,取名字还有原因吗?”小毅奇怪的问道。老人在进行训练前都会说一大堆激励性的话,小毅是知道的,虽然他有点麻木了,但这次的内容他还是很感兴趣的。

“当然了。每个人的名字都有它的含义,就比如说……”

“爷爷,那‘武痴’有什么含义呢?”小毅歪着脑袋看着老人,好奇地问道。

“噗”这是人头部被击打的声音,“砰”这是人倒地的声音。

“呜……爷爷,你干什么打我!”小毅摸着脑袋,委屈的说道。这两人正是悟毅与武痴,当初武痴奉大哥武狂之命夺回悟毅后来到了幻梦,并开始对悟毅进行了训练。

“混小子,有你这样直接称乎爷爷名字的吗?”武痴再次躺在地上,摸着那两根寿眉,佯气道。

“我……对不起,爷爷!”悟毅道歉。

“呵呵,没事。其实你就算叫爷爷的名字,爷爷也不会生气的。”武痴笑道。

“那还打我!”悟毅小声嘀咕道。

“武痴嘛,是爷爷给自己起的外号,意思呢就是说爷爷威武好战,而且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武痴厚着脸皮说道。

“爷爷,那你的原名呢?”

“原名啊……好多年了,都忘了呢……”武痴眼中流露出一股悲凉,缓缓道。

“哦,对了,爷爷,小毅的名字有什么含义,你还没说呢!”悟毅看着武痴的样子,懂事的转移话题道。

“你还好意思说啊,老打断爷爷的话题!”

“爷爷,你就告诉小毅嘛!爷爷是最好的了!”悟毅吐了吐舌头,撒娇道。

“好了,好了,都多大人了,还撒娇!知道我们家族的‘三字决’吧?”

“爷爷说它们是通往某一境界的境界!”

“嗯,‘三字诀’分别是‘忍’字诀,‘恒’字诀,‘意’字诀。’忍’即是‘隐’,是为‘不露’;‘恒’即‘久’,是为‘不变’;‘意’即‘虚’,是为‘不真’。此乃三字之口诀,要记住,小毅!”

“是,记住了,爷爷!”

“每个字诀都有有属于它的一个境界。这些境界大不相同,却又有联系,只要把握住这种联系,再加上一番苦修,就有可能达到另一个全新的境界——毅之境!也就是你名字中的毅。我们给你取这个名字,就是希望有一天你能参悟这个境界!”武痴沉声地说道。

“是这样啊……呃,爷爷,你们为什么不自己去修练‘毅’之境呢?”悟毅认真的听着,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于是问道。

“我们吗?”武痴头一次露出苦笑,摸了摸寿眉,沉声道:“参悟‘毅’之境最讲究的就是平衡,也就是一开始就要同时修练三字诀,而且要保证三字境界要同一进度!由于我们一开始就研究符合自己属性的字决,到发现时已经晚了!

“晚了?不能重修吗?”悟毅傻傻的问道。

“重修?谈何容易!那时候我们已经达到各自字诀境界的颠峰啦,想重修?难啊……”武痴无限感慨的说道。

“这样啊……”

“所以啊,小毅。你可别让我们失望啊!有没有信心修成‘毅’之境!”武痴不失时机的激励道。

“有!”

“扔了?那怎么行?它们可是爷爷千辛万苦才找来的。而且爷爷要拿它们来训练!”老人说道。

“不……不要啊!”小毅愈加惊恐了。原来小毅坐在地上的时候,老人推开了盒子,里面尽是相互堆叠,不断爬动的蜘蛛!蜘蛛有小毅的头颅般大小,身上的绒毛清晰可见。显然,老人找的都是些最难看的一种。

“小毅,你知道我们家族的称号吗?”老人突然转换话题,问道。

“斗……斗氏家族!”小毅有点结巴地说道。

“对!斗氏斗氏,以斗为姓!由于我们十分好战,固有此称号,在世人的眼中,我们就是‘战斗’的代名词。其实我们比他们想象的更加好战!但这并不能说我们嗜战,皆因我们知道战斗是提升实力的最佳捷径!”老人沉声道。

“战……战斗?”

“是的,战斗!可以说,战斗的次数越多,实力提升的越快!小毅,对你来说,战斗绝对是必不可少的功课,因此学会在战斗中如何获胜是非常重要的,而‘不动’则能助你做到这点。’不动’主要有三个内容:敏锐的洞察力;强大的记忆力;严密的分析力。它们在战斗中是很重要的!要知道,战斗中实力并不能代表一切,诸如心理因素及一些外在因素也是很重要的,忽视任何一点,都有可能成为致命的破绽!’不动’的三个内容能让你充分把握对手及外界的情况,达到克敌的目的!所以‘不动’训练你是一定要通过的!”老人严肃道。

“可……可是……”小毅望着爬动的虫子,害怕道。

“小毅,要记住!我们斗氏家族是不会惧怕任-何-困-难-的!”讲到最后,老人几乎是用吼的说道。

小毅身躯一震,坚定的点了点头。

“那好,开始吧!”老人命令道。

小毅无奈地盘腿坐下,双手掐诀,同时默念口诀:心动则物生,心静则无物。很快,他忘掉那些蜘蛛,沉入窥境。

老人点了点头,嘴角微扯,露出了那抹诡异的微笑,接着朗声道:“哇!这只蜘蛛好大呀……哎呀,别乱爬……嗯,终于到手了,啧啧,毛居然这么长,真丑啊,嗯,小毅,我决定把它放到你的身上了。我要放了……我开始放喽……我真要放啦……那我放了……”

“啊……”一声尖叫撕破森林的宁静,惊走了一群栖息的鸟类。只留下满头大汗的小毅和双手环胸,冷笑着的老人。小毅简直郁闷死了,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己明明入定了,没想到还能听到武痴的声音。

第二次

“小毅,你叫个什么劲呀?爷爷还没放呢!”

“是爷爷……”

“自己的定力差,还怪爷爷!嗯,算了,开始吧!”老人说道。接着同样的废话,然后:啊……

第三次

“小毅,你怕什么啊?爷爷不过是用手碰你而已。”

“可是……”

“别可是了,再来!”老人道。然后又是同样的废话,接着:啊……

第四次:啊……每五次:啊……

……

“小毅,这已经是第几次了?1486?”老人略显嘶哑着嗓子,疲惫道。

“错了,爷爷!是1485次,呵呵,爷爷,你多说了一次呢!”小毅摇摆着双手,傻傻的纠正道。

“1485!小毅,你再不通过的话,今天的晚餐就是它们!”老人气地指着那些蜘蛛,狂吼道。

“不……不要啊!爷爷。”

“废话少说,开始!”这次老人不再废话,直接把蜘蛛放在了小毅的身上,小毅身躯巨震,不过似乎想到了什么,身躯逐渐静了下来,老人点了点头,毫不犹豫的入上了二只,第三只……最后,小毅的上身爬满了蜘蛛,虽然他的身躯还在抖动,却终于没有再叫出声了。

“呼……”老人呼了口气,望着依旧在不断抖动的小毅,喃喃道:“太差劲了,居然花了十四天的时间才适应,想我接受类似训练时只用了三天,而其它斗氏成员也没有超过十天的,没想到小毅一开始就破了纪录……不行,一定要快速提升他的实力,不然……看来得启动‘适应性训练二’了……”其实也不能怪小毅,这些蜘蛛都是被武痴做过手脚的,修为不深的根本就不能进行冥想。

又是一个晴朗的早晨,幻梦森林中部。

“哇!好大的蜈蚣啊!爷爷,你从哪里找来的?”小毅望着老人手中不断扭动着的蜈蚣,讶声道。

这是一只三心长,手掌宽,通体赤红的蜈蚣!一眼望去,如同则从血池中爬出来。正是二十年前震惊傲佛界的“血蜈蚣”。如同世俗界的谈虎色变,说起血蜈蚣,绝对能让傲佛界的人为之变色,一旦让它上身,就很难摆脱它,而且接踵而来的麻痒,酸痛能让人难受的发狂。最厉害的要数血蜈那五十对一百只足了,每被****一对,那种酸,痒的感觉就增加一倍,但这并不足以让傲人害怕,真正令傲人恐惧的是每当他们提升功力与之对抗时,那种感觉非但没减轻,反而成几何倍数的增长,让傲人们吃尽了苦头!可以说,血蜈是傲人的克星,当它被有权势的傲人家族作为刑具时,人们对它的恐惧过到了颠峰,最后在所有傲人强烈谴责及反对下,这一不人道的刑具终于被销毁。没想到本该被灭族的血蜈居然再次出现,老人拿出它来意欲何为?

“想知道呀?通过训练再说!”老人满意的看着小毅惊讶的样子,说道。

“哦……爷爷,该……该不会,用它来训练吧?”小毅脸色难看的问道。虽然通过前面的训练,他已经不再怕那些虫子了,但这么大的一只还是让他感到发悚。

“呵呵,你猜到啦,小毅真聪明呢,嗯,那就开始训练吧!”老人轻松的宣布道。

“哦!”小毅无奈地脱下衣服,沉入窥境。老人手一扬,血蜈浮起,缓缓飘到小毅身上,并盘绕起来。

血蜈一上身,小毅顿觉一股冰凉直透心田,古井般的心境差点失守!上毅一惊,连忙收摄心神,严守本心。接着一阵奇痒直逼脑际,原来血蜈的一对足****了小毅的肌肤。很快,一阵阵麻痒,酸痛的感觉如山洪爆发般轰击脑际,小毅全身抽搐,最后大吼一声,弓着背跪在地上,口中白沫不断涌出,脸上更是汗如雨下!老人一惊,连忙伸手虚抓,顿时,血蜈如线牵般飞向老人,接着金光一闪,消失不见。老人一个闪身,来到小毅身边,扶正小毅,同时额中霞光一闪,一道绿光自额间射向小毅的额头,血蜈造成的伤害,必须由拥有强大念力的人才能治好,这也是很多傲人害怕血蜈的原因。很快,小毅安静下来,苍白的脸变得红润。老人望着恢复的小毅,喃喃道:“还是太早,看来得先进行下一个训练了……”

“爷……爷爷,蜈蚣,好可怕!”小毅心有余悸的说道。

“它可不是一般的蜈蚣呢,它叫‘血蜈’,现在整个地球也就这一条了。”老人柔声道。

“就一条?太好了!不过它好可怕啊,爷爷,能不能……”小毅期待道。

“放心吧,目前不会用它来训练了。我们先进行下一项训练吧!”老人安慰道,他可不想让小毅留下阴影,那样对以后的修行是很不利的。

“好哦,爷爷真好!爷爷是最好的了”小毅兴奋的拍手欢呼道。

“不过下面的训练可是很辛苦的,小毅可不能退缩啊!”

“不怕,我才不怕呢!”小毅大声道。在他想来,没有什么比血蜈更可怕的了。

“嗯,你先调息一会儿,爷爷去准备。”老人吩咐道。

“好的,爷爷!”小毅穿上衣服,闭眼调息……

半小时后

“哇!好大的箱子啊!”调息后的小毅抬头望着高耸的箱子,惊讶道。箱子有十米,三米宽,对于三岁的小毅来说,算是耸入云天了。亮银色的身子上镶一颗几乎占据全部空间的喇叭状物体,箱子背后同样镶着一颗圆形晶状物。小毅的四周七个方位也排列着同样类型的箱子。小毅好奇地打量着它们,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于是问道:“爷爷,这些大箱子是从哪搬来的?”同时扭头疑惑的望着茅屋,该不会从里面般出来的吧?小毅傻傻的想道。

“它们叫音箱!至于从什么地方来嘛,等你通过这顶训练后再告诉你。”老人指着音箱说道。

“唔,又是这句话……爷爷真小气!呃,爷爷,音箱是什么?”孩子心性的小毅很快转入另一个话题。

“就是会发出声音的箱子。”老人简单解释道。

“发出声音?哇!好神奇哦!爷爷,能不能让小毅听听?”小毅眨巴着眼睛,期待地说道。

“这个啊……那……好吧!不过待会儿小毅可不能后悔啊!”老人跷起嘴角,又一次露出了那抹久违的诡异的微笑。

“不后悔,不后悔!小毅决不后悔!”丝毫没注意到老人表情变化的小毅摆着手摇晃着脑袋说道。

“好吧!嗯……听声音的事一会儿再来,先说正事。”老人躺在草地上,舒展着手臂,缓缓道,“知道为什么给你取名‘悟毅’吗?我们……”

“呃……爷爷,取名字还有原因吗?”小毅奇怪的问道。老人在进行训练前都会说一大堆激励性的话,小毅是知道的,虽然他有点麻木了,但这次的内容他还是很感兴趣的。

“当然了。每个人的名字都有它的含义,就比如说……”

“爷爷,那‘武痴’有什么含义呢?”小毅歪着脑袋看着老人,好奇地问道。

“噗”这是人头部被击打的声音,“砰”这是人倒地的声音。

“呜……爷爷,你干什么打我!”小毅摸着脑袋,委屈的说道。这两人正是悟毅与武痴,当初武痴奉大哥武狂之命夺回悟毅后来到了幻梦,并开始对悟毅进行了训练。

“混小子,有你这样直接称乎爷爷名字的吗?”武痴再次躺在地上,摸着那两根寿眉,佯气道。

“我……对不起,爷爷!”悟毅道歉。

“呵呵,没事。其实你就算叫爷爷的名字,爷爷也不会生气的。”武痴笑道。

“那还打我!”悟毅小声嘀咕道。

“武痴嘛,是爷爷给自己起的外号,意思呢就是说爷爷威武好战,而且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武痴厚着脸皮说道。

“爷爷,那你的原名呢?”

“原名啊……好多年了,都忘了呢……”武痴眼中流露出一股悲凉,缓缓道。

“哦,对了,爷爷,小毅的名字有什么含义,你还没说呢!”悟毅看着武痴的样子,懂事的转移话题道。

“你还好意思说啊,老打断爷爷的话题!”

“爷爷,你就告诉小毅嘛!爷爷是最好的了!”悟毅吐了吐舌头,撒娇道。

“好了,好了,都多大人了,还撒娇!知道我们家族的‘三字决’吧?”

“爷爷说它们是通往某一境界的境界!”

“嗯,‘三字诀’分别是‘忍’字诀,‘恒’字诀,‘意’字诀。’忍’即是‘隐’,是为‘不露’;‘恒’即‘久’,是为‘不变’;‘意’即‘虚’,是为‘不真’。此乃三字之口诀,要记住,小毅!”

“是,记住了,爷爷!”

“每个字诀都有有属于它的一个境界。这些境界大不相同,却又有联系,只要把握住这种联系,再加上一番苦修,就有可能达到另一个全新的境界——毅之境!也就是你名字中的毅。我们给你取这个名字,就是希望有一天你能参悟这个境界!”武痴沉声地说道。

“是这样啊……呃,爷爷,你们为什么不自己去修练‘毅’之境呢?”悟毅认真的听着,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于是问道。

“我们吗?”武痴头一次露出苦笑,摸了摸寿眉,沉声道:“参悟‘毅’之境最讲究的就是平衡,也就是一开始就要同时修练三字诀,而且要保证三字境界要同一进度!由于我们一开始就研究符合自己属性的字决,到发现时已经晚了!

“晚了?不能重修吗?”悟毅傻傻的问道。

“重修?谈何容易!那时候我们已经达到各自字诀境界的颠峰啦,想重修?难啊……”武痴无限感慨的说道。

“这样啊……”

“所以啊,小毅。你可别让我们失望啊!有没有信心修成‘毅’之境!”武痴不失时机的激励道。

“有!”

“扔了?那怎么行?它们可是爷爷千辛万苦才找来的。而且爷爷要拿它们来训练!”老人说道。

“不……不要啊!”小毅愈加惊恐了。原来小毅坐在地上的时候,老人推开了盒子,里面尽是相互堆叠,不断爬动的蜘蛛!蜘蛛有小毅的头颅般大小,身上的绒毛清晰可见。显然,老人找的都是些最难看的一种。

“小毅,你知道我们家族的称号吗?”老人突然转换话题,问道。

“斗……斗氏家族!”小毅有点结巴地说道。

“对!斗氏斗氏,以斗为姓!由于我们十分好战,固有此称号,在世人的眼中,我们就是‘战斗’的代名词。其实我们比他们想象的更加好战!但这并不能说我们嗜战,皆因我们知道战斗是提升实力的最佳捷径!”老人沉声道。

“战……战斗?”

“是的,战斗!可以说,战斗的次数越多,实力提升的越快!小毅,对你来说,战斗绝对是必不可少的功课,因此学会在战斗中如何获胜是非常重要的,而‘不动’则能助你做到这点。’不动’主要有三个内容:敏锐的洞察力;强大的记忆力;严密的分析力。它们在战斗中是很重要的!要知道,战斗中实力并不能代表一切,诸如心理因素及一些外在因素也是很重要的,忽视任何一点,都有可能成为致命的破绽!’不动’的三个内容能让你充分把握对手及外界的情况,达到克敌的目的!所以‘不动’训练你是一定要通过的!”老人严肃道。

“可……可是……”小毅望着爬动的虫子,害怕道。

“小毅,要记住!我们斗氏家族是不会惧怕任-何-困-难-的!”讲到最后,老人几乎是用吼的说道。

小毅身躯一震,坚定的点了点头。

“那好,开始吧!”老人命令道。

小毅无奈地盘腿坐下,双手掐诀,同时默念口诀:心动则物生,心静则无物。很快,他忘掉那些蜘蛛,沉入窥境。

老人点了点头,嘴角微扯,露出了那抹诡异的微笑,接着朗声道:“哇!这只蜘蛛好大呀……哎呀,别乱爬……嗯,终于到手了,啧啧,毛居然这么长,真丑啊,嗯,小毅,我决定把它放到你的身上了。我要放了……我开始放喽……我真要放啦……那我放了……”

“啊……”一声尖叫撕破森林的宁静,惊走了一群栖息的鸟类。只留下满头大汗的小毅和双手环胸,冷笑着的老人。小毅简直郁闷死了,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己明明入定了,没想到还能听到武痴的声音。

第二次

“小毅,你叫个什么劲呀?爷爷还没放呢!”

“是爷爷……”

“自己的定力差,还怪爷爷!嗯,算了,开始吧!”老人说道。接着同样的废话,然后:啊……

第三次

“小毅,你怕什么啊?爷爷不过是用手碰你而已。”

“可是……”

“别可是了,再来!”老人道。然后又是同样的废话,接着:啊……

第四次:啊……每五次:啊……

……

“小毅,这已经是第几次了?1486?”老人略显嘶哑着嗓子,疲惫道。

“错了,爷爷!是1485次,呵呵,爷爷,你多说了一次呢!”小毅摇摆着双手,傻傻的纠正道。

“1485!小毅,你再不通过的话,今天的晚餐就是它们!”老人气地指着那些蜘蛛,狂吼道。

“不……不要啊!爷爷。”

“废话少说,开始!”这次老人不再废话,直接把蜘蛛放在了小毅的身上,小毅身躯巨震,不过似乎想到了什么,身躯逐渐静了下来,老人点了点头,毫不犹豫的入上了二只,第三只……最后,小毅的上身爬满了蜘蛛,虽然他的身躯还在抖动,却终于没有再叫出声了。

“呼……”老人呼了口气,望着依旧在不断抖动的小毅,喃喃道:“太差劲了,居然花了十四天的时间才适应,想我接受类似训练时只用了三天,而其它斗氏成员也没有超过十天的,没想到小毅一开始就破了纪录……不行,一定要快速提升他的实力,不然……看来得启动‘适应性训练二’了……”其实也不能怪小毅,这些蜘蛛都是被武痴做过手脚的,修为不深的根本就不能进行冥想。

又是一个晴朗的早晨,幻梦森林中部。

“哇!好大的蜈蚣啊!爷爷,你从哪里找来的?”小毅望着老人手中不断扭动着的蜈蚣,讶声道。

这是一只三心长,手掌宽,通体赤红的蜈蚣!一眼望去,如同则从血池中爬出来。正是二十年前震惊傲佛界的“血蜈蚣”。如同世俗界的谈虎色变,说起血蜈蚣,绝对能让傲佛界的人为之变色,一旦让它上身,就很难摆脱它,而且接踵而来的麻痒,酸痛能让人难受的发狂。最厉害的要数血蜈那五十对一百只足了,每被****一对,那种酸,痒的感觉就增加一倍,但这并不足以让傲人害怕,真正令傲人恐惧的是每当他们提升功力与之对抗时,那种感觉非但没减轻,反而成几何倍数的增长,让傲人们吃尽了苦头!可以说,血蜈是傲人的克星,当它被有权势的傲人家族作为刑具时,人们对它的恐惧过到了颠峰,最后在所有傲人强烈谴责及反对下,这一不人道的刑具终于被销毁。没想到本该被灭族的血蜈居然再次出现,老人拿出它来意欲何为?

“想知道呀?通过训练再说!”老人满意的看着小毅惊讶的样子,说道。

“哦……爷爷,该……该不会,用它来训练吧?”小毅脸色难看的问道。虽然通过前面的训练,他已经不再怕那些虫子了,但这么大的一只还是让他感到发悚。

“呵呵,你猜到啦,小毅真聪明呢,嗯,那就开始训练吧!”老人轻松的宣布道。

“哦!”小毅无奈地脱下衣服,沉入窥境。老人手一扬,血蜈浮起,缓缓飘到小毅身上,并盘绕起来。

血蜈一上身,小毅顿觉一股冰凉直透心田,古井般的心境差点失守!上毅一惊,连忙收摄心神,严守本心。接着一阵奇痒直逼脑际,原来血蜈的一对足****了小毅的肌肤。很快,一阵阵麻痒,酸痛的感觉如山洪爆发般轰击脑际,小毅全身抽搐,最后大吼一声,弓着背跪在地上,口中白沫不断涌出,脸上更是汗如雨下!老人一惊,连忙伸手虚抓,顿时,血蜈如线牵般飞向老人,接着金光一闪,消失不见。老人一个闪身,来到小毅身边,扶正小毅,同时额中霞光一闪,一道绿光自额间射向小毅的额头,血蜈造成的伤害,必须由拥有强大念力的人才能治好,这也是很多傲人害怕血蜈的原因。很快,小毅安静下来,苍白的脸变得红润。老人望着恢复的小毅,喃喃道:“还是太早,看来得先进行下一个训练了……”

“爷……爷爷,蜈蚣,好可怕!”小毅心有余悸的说道。

“它可不是一般的蜈蚣呢,它叫‘血蜈’,现在整个地球也就这一条了。”老人柔声道。

“就一条?太好了!不过它好可怕啊,爷爷,能不能……”小毅期待道。

“放心吧,目前不会用它来训练了。我们先进行下一项训练吧!”老人安慰道,他可不想让小毅留下阴影,那样对以后的修行是很不利的。

“好哦,爷爷真好!爷爷是最好的了”小毅兴奋的拍手欢呼道。

“不过下面的训练可是很辛苦的,小毅可不能退缩啊!”

“不怕,我才不怕呢!”小毅大声道。在他想来,没有什么比血蜈更可怕的了。

“嗯,你先调息一会儿,爷爷去准备。”老人吩咐道。

“好的,爷爷!”小毅穿上衣服,闭眼调息……

半小时后

“哇!好大的箱子啊!”调息后的小毅抬头望着高耸的箱子,惊讶道。箱子有十米,三米宽,对于三岁的小毅来说,算是耸入云天了。亮银色的身子上镶一颗几乎占据全部空间的喇叭状物体,箱子背后同样镶着一颗圆形晶状物。小毅的四周七个方位也排列着同样类型的箱子。小毅好奇地打量着它们,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于是问道:“爷爷,这些大箱子是从哪搬来的?”同时扭头疑惑的望着茅屋,该不会从里面般出来的吧?小毅傻傻的想道。

“它们叫音箱!至于从什么地方来嘛,等你通过这顶训练后再告诉你。”老人指着音箱说道。

“唔,又是这句话……爷爷真小气!呃,爷爷,音箱是什么?”孩子心性的小毅很快转入另一个话题。

“就是会发出声音的箱子。”老人简单解释道。

“发出声音?哇!好神奇哦!爷爷,能不能让小毅听听?”小毅眨巴着眼睛,期待地说道。

“这个啊……那……好吧!不过待会儿小毅可不能后悔啊!”老人跷起嘴角,又一次露出了那抹久违的诡异的微笑。

“不后悔,不后悔!小毅决不后悔!”丝毫没注意到老人表情变化的小毅摆着手摇晃着脑袋说道。

“好吧!嗯……听声音的事一会儿再来,先说正事。”老人躺在草地上,舒展着手臂,缓缓道,“知道为什么给你取名‘悟毅’吗?我们……”

“呃……爷爷,取名字还有原因吗?”小毅奇怪的问道。老人在进行训练前都会说一大堆激励性的话,小毅是知道的,虽然他有点麻木了,但这次的内容他还是很感兴趣的。

“当然了。每个人的名字都有它的含义,就比如说……”

“爷爷,那‘武痴’有什么含义呢?”小毅歪着脑袋看着老人,好奇地问道。

“噗”这是人头部被击打的声音,“砰”这是人倒地的声音。

“呜……爷爷,你干什么打我!”小毅摸着脑袋,委屈的说道。这两人正是悟毅与武痴,当初武痴奉大哥武狂之命夺回悟毅后来到了幻梦,并开始对悟毅进行了训练。

“混小子,有你这样直接称乎爷爷名字的吗?”武痴再次躺在地上,摸着那两根寿眉,佯气道。

“我……对不起,爷爷!”悟毅道歉。

“呵呵,没事。其实你就算叫爷爷的名字,爷爷也不会生气的。”武痴笑道。

“那还打我!”悟毅小声嘀咕道。

“武痴嘛,是爷爷给自己起的外号,意思呢就是说爷爷威武好战,而且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武痴厚着脸皮说道。

“爷爷,那你的原名呢?”

“原名啊……好多年了,都忘了呢……”武痴眼中流露出一股悲凉,缓缓道。

“哦,对了,爷爷,小毅的名字有什么含义,你还没说呢!”悟毅看着武痴的样子,懂事的转移话题道。

“你还好意思说啊,老打断爷爷的话题!”

“爷爷,你就告诉小毅嘛!爷爷是最好的了!”悟毅吐了吐舌头,撒娇道。

“好了,好了,都多大人了,还撒娇!知道我们家族的‘三字决’吧?”

“爷爷说它们是通往某一境界的境界!”

“嗯,‘三字诀’分别是‘忍’字诀,‘恒’字诀,‘意’字诀。’忍’即是‘隐’,是为‘不露’;‘恒’即‘久’,是为‘不变’;‘意’即‘虚’,是为‘不真’。此乃三字之口诀,要记住,小毅!”

“是,记住了,爷爷!”

“每个字诀都有有属于它的一个境界。这些境界大不相同,却又有联系,只要把握住这种联系,再加上一番苦修,就有可能达到另一个全新的境界——毅之境!也就是你名字中的毅。我们给你取这个名字,就是希望有一天你能参悟这个境界!”武痴沉声地说道。

“是这样啊……呃,爷爷,你们为什么不自己去修练‘毅’之境呢?”悟毅认真的听着,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于是问道。

“我们吗?”武痴头一次露出苦笑,摸了摸寿眉,沉声道:“参悟‘毅’之境最讲究的就是平衡,也就是一开始就要同时修练三字诀,而且要保证三字境界要同一进度!由于我们一开始就研究符合自己属性的字决,到发现时已经晚了!

“晚了?不能重修吗?”悟毅傻傻的问道。

“重修?谈何容易!那时候我们已经达到各自字诀境界的颠峰啦,想重修?难啊……”武痴无限感慨的说道。

“这样啊……”

“所以啊,小毅。你可别让我们失望啊!有没有信心修成‘毅’之境!”武痴不失时机的激励道。

“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