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苍穹

第10章 走出幻梦

第10章 走出幻梦

“时光如流水,一去不复返”。如果说这是人过迟暮,回首往事,对一件件恨事,憾事,悔事无法挽回发出的无奈感;那么“时光匆匆,白驹过隙”则是一个人对生前一幕幕幸事,成事,兴事无法长享而发出的感叹声!

在幻梦中的训练是很辛苦的,对于悟毅来说,每天都是一个漫长的过程,然而当悟毅猛然间回首这些过程时,却发现时间——原来过的这么快!一晃五年过去了,现在的悟毅是一个十岁的小大人啦,呵呵,当然,他还是那么的漂亮!

清晨,茅屋里,武痴悠闲的品着茶,身子随着摇椅一晃一晃的,甚是惬意。武痴尽情的享受着这难得的清闲,这几年来,他可快被悟毅烦死,累死啦,每次训练下来都能受伤,真是败给他了!正当武痴大发感慨时,“砰”的一声茅屋门径直朝武痴飞来。武痴通苦的揉着太阳穴,发出一道念力移开屋门,不高兴道:“小毅,什么事啊?你就不能温柔点?爷爷这条老命可经不起折腾!”“爷爷,妈妈是什么?”“妈妈啊……妈妈嘛,嗯,妈妈……妈妈就是给你生命,让你出生在这个世界的人!”武痴太佩服自己了,这么复杂的词都能让自己解释出来。”也就是说有了妈妈才有了我,那么妈妈她为什么不要我了?我恨妈妈!”悟毅恨声道。”妈妈”一词是悟毅在一个月前的“科技训练”中知道的,虽然五年前悟毅就已经开始了“科技训练”,但那都是武痴安排的,直到月前武痴才准许悟毅可以半自主的进行“科技训练”。也就是在学完武痴教的内容后就可以自学了。也就是在那时,他知道除了爷爷外,还有“妈妈”,“爸爸”的存在。

“啊?”武痴惊讶的望着悟毅,此时悟毅整张脸都冷了下来,双眼怒火熊熊,似乎要喷出来。武痴一惊,这要一个处理不好,真让悟毅恨起他母亲来,到时候他都不知道要怎么跟自己的大哥大嫂交待了。”悟毅!你可以恨任何人,但是就是不能恨你的母亲!”武痴开始严肃起来,接着道,“记住,母亲是伟大的,她对孩子的爱是任何情谊都比不上的!世上每位母亲都认为孩子是自己身上掉下的一块肉,她们护它,爱它,疼它都来不及,又怎么会抛弃它呢?小毅,你说你恨母亲,因为她不要你,可是你知道她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做吗?你可又知道她没有你是多么痛苦,多么难过?或许以后你也会悲伤,难过,可是你母亲呢?她从你出生开始就要为你操心,为你难过,甚至她以后都要!还有小毅,记住,你的母亲是很爱你的,她并不是抛弃你,不要你,她只是让你暂时离开她,到时候你们自然会见面的!”

“爷……爷爷,为什么妈妈要离开我?还有我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妈妈啊?”听着武痴的话,悟毅怒火很快平息下来,他开始想妈妈了。

“原因以后你自然会知道的,至于见面的事等你达到‘战形’后再说吧!”武痴柔声道。战形是他们家族可以独立进行战斗的标志,其最明显的特征是头发结晶化。

“哦……那我去训练了……”悟毅说完,失魂落魄的离开了茅屋。

“看来该是让他们见一面的时候了……”武痴望着悟毅远去的背影,自语道。

……

“爷爷,我们去哥化比亚的卡塔赫纳吧,那地方是南美最美的要塞古城呢……要不我们去美国的奥兰多?那地方有迪尼斯乐园,很好玩的……那我们去希腊卫城看巴特农神庙?要不去看泰姬陵?空中花园?瑞光大金塔?爷爷!你说我们去哪吧!”最后,悟毅无奈的问道。自从昨天武痴答应悟毅出动游玩,他可高兴啦!要知道以前悟毅就多次求过武痴,不过都被拒绝了。也就是在昨天,武痴突然要带悟毅出去,悟毅高兴的一个晚上都在和小虚讨论游玩的地方,可是好象武痴都不怎么满意似的。

“中国北京!”简短的回答后,武痴依旧保持着高速向前奔跑。清晨一大早,武痴就叫上悟毅离开了幻梦。

“哦……”悟毅忐忑的跟上武痴,而小兔兔也在悟毅旁边跟着,速度不在悟毅之下。其实一开始悟毅就想到了中国,毕竟中国有许多的名胜古迹,不过不知为什么,他对于中国之旅总有种忐忑的感觉,这也是他一开始为什么不说去中国的原因。

“爷爷,我们坐飞机去吧,那玩意儿飞的很快的……要不坐般去也行,虽然慢了点……爷爷,我们该不会坐车去吧?那要换几辆啊?”狂奔了一会儿,悟毅想到了要如何去中国的问题,于是问道。

“不坐车,我们跑步去!”武痴淡淡地说道,而后又补充道,“记住,随时随着地都不要忘了训练!”

“……哦!”正要反对的悟毅咽下了将要说的话,同时腿根子开始发软了,他看过地图,自然知道幻梦到中国的距离。真是一段漫长的旅程啊……

跑了一会儿,武痴和悟毅同时停下,小兔兔则跳上悟毅的肩上,他们的脚下是一片海滩,而前面则是——太平洋!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大海。

“爷……爷爷,你该不会想……游过去吧?呵……呵呵……呵呵呵……”悟毅说到最后开始傻笑了。

“呵呵,小毅变聪明了嘛!嗯,小毅,你先调息一会儿吧,待会儿我叫你。”武痴心情愉快的说道。”爷爷,大海茫茫,我们会迷路的。”“这个你不用担心,爷爷有定星神盘,不会迷路的。”“爷爷,这到中国要好久的,我们会饿肚子的。”“你的手镯里不是有很多食物吗?”“这么远的路我会撑不住的。”“放心吧,有爷爷在呢!”“好吧……”千方百计想说服武痴放弃的悟毅无奈的盘腿坐下,他要尽快恢复平常最佳状态。而小兔兔则显得很悠闭,它闭着眼睛躺在悟毅肩上,一副安祥的样子。

悟毅一沉入内视,就推动能量光柱,光柱随着念力缓缓转动,同时能量光珠也抛射出来,在光柱外,如绸缎般盘旋缠绕着光柱,然后流向全身各处。此时的能量光柱只有普通柱子般大小,长短,不过悟毅可一点也高兴不起来!他记得五年前的那件事情后,想重新凝聚出能量光柱已经不行了,不过却让他凝聚出了能量光……针!那能量光针真的就像锈花针一样,听爷爷说自己还要把光针修练成那副无始无终的光柱,才能回复当时的水平!悟毅简单要郁闷死了。

“小毅,出发吧!”半个时辰后,武痴叫上悟毅,当先****而出,那速度……我不知怎么说了,反正就一眨眼的功夫,武痴就成了一个小黑点。

“爷爷!等等我啊!”悟毅一头扎进海里,追向武痴。悟毅可没武痴那本事,他只能选择游泳了。也幸亏他在幻梦学过游泳,不然这关就难过了!而小兔兔则跃上悟毅的头,看来是想搭顺风车啊。

“小兔兔,你也游着吧,这可是训练!”在前面的武痴突然说到,真不知他是怎么发现的。可怜的小兔兔被莫名其妙的扬起,两只前爪徒然的虚爪着,接着“砰”的一声掉进水里,不过小兔兔也很快浮出水面,摇了摇它那可爱的兔头,迅速向前游去。

叙雾游乐园,位于北京西山风景区南麓,占地约为30公顷。这是所大型的现代游乐场,具有欧洲风格的郊野园林,格林童话式的灰姑娘城堡;园中崇垣锥顶,雄伟端庄,伫立于碧水中,构成了童话世界的主题。

当然,做为一所儿童式游乐园,自然就有许多的家人携带着儿女前来游玩,每天这里都充斥着欢声笑语。这天清晨,大人们高兴地陪着他们的孩子玩着。突然,一声兴奋的略带稚嫩的童声响起:“哇,爷爷,快来看啊!好多女人哦!快来……唔……唔……”顿时,人们都安静下来,望着不远处的一老一少。老的有两根花白寿眉,一副健壮的身躯,而小的则是个很漂亮的小男孩,嘴巴被捂住,正极力挣扎着。小男孩的肩上还有一只很可爱的小白兔。血红如宝石般的眼睛正盯着他们,眼中充满了好奇。”不好意思啊,我这孩子从小这里就有问题,哎……”老人一手捂着男孩的嘴巴,一手指着男孩的脑袋,一脸痛苦的望着安静的人们,悲声道。”哦,没事,老人家你节哀啊……”人群再次热闹起来,不过都是安慰这位命苦的可怜的老人的声音。造孽啊,这么漂亮可爱,惹人怜惜的小男孩居然是个智障?

在园中的一处僻静的场所,老人一脸愤怒的指着小男孩:“臭小子,嚷什么嚷!没见过女人啊!”“是的,爷爷。”小男孩眼巴巴的望着老人,一脸委屈道。”你……呃,小毅啊,其实女人也没什么特别的,只不过胸前比我们多了两块肉而已,以后见到女人不能瞎嚷嚷了,知道吗?”老人无奈的说道。”是的,爷爷!”小男孩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这两人正是武痴与悟毅。经过那段惨痛的海上之旅后,悟毅以为来到大陆就可以悠闭,轻松了,毕竟武痴说过傲人是不能随便在普通人面前展露实力的,那么他们也就可以坐车了。可武痴说训练要随时随地,而且时间紧迫,现在又是晚上。于是晚上他们就在无人烟的地方狂奔,总算在黎明时赶到了这里。可悟毅就不明白了,不是说旅游吗?怎么会时间紧迫?肯定是爷爷故意整我的,哼哼!最后悟毅想到。

“好了,小毅,你就在这玩吧。爷爷有事,一会儿找你!”武痴眼中闪中莫名的光茫,叮嘱道。”嗯!爷爷慢走。”悟毅高兴极了,他总算可以自由自在玩一回了。”那爷爷走了,对了,小毅,不能走出这座游乐园啊,不然爷爷会找不到你的。”“是,爷爷!”刚说完,金光一闪,武痴消失不见,悟毅晃了晃头,高兴的游园去了。

这座游乐园是很大的,有峡谷漂流,飞天蹦极,勇敢者转盘,水上世界,电影城,驯鹿园,俄罗斯式餐厅等娱乐服务设施。悟毅漫无目地的走着,不知不觉就来到了水上世界。水上世界由种种大中型水滑梯,人造海浪池,按摩池,儿童水滑梯,家庭乘筏式滑道及浪摆滑道等组成,集水上运动与娱乐于一身。悟毅望着儿童水滑梯上同龄孩童轻松,愉悦的笑声,不禁一阵心动,也想上前一试,不过他突然想起自己现在是独自一人,而那里的每个小孩都有大人陪同,他没有勇气去了。”他们都有爸爸,妈妈,而我……哎,早知就不让爷爷走了。”悟毅一边叹气一边离开。

心情郁闷的悟毅专挑僻静地地方走,看着同龄孩童在父母的陪同下欢乐的笑语,悟毅不禁一阵难过,不过幸亏悟毅还有小虚和小兔兔。”算了,找处没人的地方一起玩吧。”悟毅极度郁闷的找寻着没人的地方,突然,悟毅耳朵微动,“小兔兔,抓紧了!”看下四周无人,悟毅全速奔向远方,而小兔兔则紧抓住悟毅肩上的衣服,两只可爱的长耳随着劲风飘扬着,以悟毅的速度,常人是根本看不清的。这也是悟毅选择全速奔跑的原因。

“时光如流水,一去不复返”。如果说这是人过迟暮,回首往事,对一件件恨事,憾事,悔事无法挽回发出的无奈感;那么“时光匆匆,白驹过隙”则是一个人对生前一幕幕幸事,成事,兴事无法长享而发出的感叹声!

在幻梦中的训练是很辛苦的,对于悟毅来说,每天都是一个漫长的过程,然而当悟毅猛然间回首这些过程时,却发现时间——原来过的这么快!一晃五年过去了,现在的悟毅是一个十岁的小大人啦,呵呵,当然,他还是那么的漂亮!

清晨,茅屋里,武痴悠闲的品着茶,身子随着摇椅一晃一晃的,甚是惬意。武痴尽情的享受着这难得的清闲,这几年来,他可快被悟毅烦死,累死啦,每次训练下来都能受伤,真是败给他了!正当武痴大发感慨时,“砰”的一声茅屋门径直朝武痴飞来。武痴通苦的揉着太阳穴,发出一道念力移开屋门,不高兴道:“小毅,什么事啊?你就不能温柔点?爷爷这条老命可经不起折腾!”“爷爷,妈妈是什么?”“妈妈啊……妈妈嘛,嗯,妈妈……妈妈就是给你生命,让你出生在这个世界的人!”武痴太佩服自己了,这么复杂的词都能让自己解释出来。”也就是说有了妈妈才有了我,那么妈妈她为什么不要我了?我恨妈妈!”悟毅恨声道。”妈妈”一词是悟毅在一个月前的“科技训练”中知道的,虽然五年前悟毅就已经开始了“科技训练”,但那都是武痴安排的,直到月前武痴才准许悟毅可以半自主的进行“科技训练”。也就是在学完武痴教的内容后就可以自学了。也就是在那时,他知道除了爷爷外,还有“妈妈”,“爸爸”的存在。

“啊?”武痴惊讶的望着悟毅,此时悟毅整张脸都冷了下来,双眼怒火熊熊,似乎要喷出来。武痴一惊,这要一个处理不好,真让悟毅恨起他母亲来,到时候他都不知道要怎么跟自己的大哥大嫂交待了。”悟毅!你可以恨任何人,但是就是不能恨你的母亲!”武痴开始严肃起来,接着道,“记住,母亲是伟大的,她对孩子的爱是任何情谊都比不上的!世上每位母亲都认为孩子是自己身上掉下的一块肉,她们护它,爱它,疼它都来不及,又怎么会抛弃它呢?小毅,你说你恨母亲,因为她不要你,可是你知道她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做吗?你可又知道她没有你是多么痛苦,多么难过?或许以后你也会悲伤,难过,可是你母亲呢?她从你出生开始就要为你操心,为你难过,甚至她以后都要!还有小毅,记住,你的母亲是很爱你的,她并不是抛弃你,不要你,她只是让你暂时离开她,到时候你们自然会见面的!”

“爷……爷爷,为什么妈妈要离开我?还有我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妈妈啊?”听着武痴的话,悟毅怒火很快平息下来,他开始想妈妈了。

“原因以后你自然会知道的,至于见面的事等你达到‘战形’后再说吧!”武痴柔声道。战形是他们家族可以独立进行战斗的标志,其最明显的特征是头发结晶化。

“哦……那我去训练了……”悟毅说完,失魂落魄的离开了茅屋。

“看来该是让他们见一面的时候了……”武痴望着悟毅远去的背影,自语道。

……

“爷爷,我们去哥化比亚的卡塔赫纳吧,那地方是南美最美的要塞古城呢……要不我们去美国的奥兰多?那地方有迪尼斯乐园,很好玩的……那我们去希腊卫城看巴特农神庙?要不去看泰姬陵?空中花园?瑞光大金塔?爷爷!你说我们去哪吧!”最后,悟毅无奈的问道。自从昨天武痴答应悟毅出动游玩,他可高兴啦!要知道以前悟毅就多次求过武痴,不过都被拒绝了。也就是在昨天,武痴突然要带悟毅出去,悟毅高兴的一个晚上都在和小虚讨论游玩的地方,可是好象武痴都不怎么满意似的。

“中国北京!”简短的回答后,武痴依旧保持着高速向前奔跑。清晨一大早,武痴就叫上悟毅离开了幻梦。

“哦……”悟毅忐忑的跟上武痴,而小兔兔也在悟毅旁边跟着,速度不在悟毅之下。其实一开始悟毅就想到了中国,毕竟中国有许多的名胜古迹,不过不知为什么,他对于中国之旅总有种忐忑的感觉,这也是他一开始为什么不说去中国的原因。

“爷爷,我们坐飞机去吧,那玩意儿飞的很快的……要不坐般去也行,虽然慢了点……爷爷,我们该不会坐车去吧?那要换几辆啊?”狂奔了一会儿,悟毅想到了要如何去中国的问题,于是问道。

“不坐车,我们跑步去!”武痴淡淡地说道,而后又补充道,“记住,随时随着地都不要忘了训练!”

“……哦!”正要反对的悟毅咽下了将要说的话,同时腿根子开始发软了,他看过地图,自然知道幻梦到中国的距离。真是一段漫长的旅程啊……

跑了一会儿,武痴和悟毅同时停下,小兔兔则跳上悟毅的肩上,他们的脚下是一片海滩,而前面则是——太平洋!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大海。

“爷……爷爷,你该不会想……游过去吧?呵……呵呵……呵呵呵……”悟毅说到最后开始傻笑了。

“呵呵,小毅变聪明了嘛!嗯,小毅,你先调息一会儿吧,待会儿我叫你。”武痴心情愉快的说道。”爷爷,大海茫茫,我们会迷路的。”“这个你不用担心,爷爷有定星神盘,不会迷路的。”“爷爷,这到中国要好久的,我们会饿肚子的。”“你的手镯里不是有很多食物吗?”“这么远的路我会撑不住的。”“放心吧,有爷爷在呢!”“好吧……”千方百计想说服武痴放弃的悟毅无奈的盘腿坐下,他要尽快恢复平常最佳状态。而小兔兔则显得很悠闭,它闭着眼睛躺在悟毅肩上,一副安祥的样子。

悟毅一沉入内视,就推动能量光柱,光柱随着念力缓缓转动,同时能量光珠也抛射出来,在光柱外,如绸缎般盘旋缠绕着光柱,然后流向全身各处。此时的能量光柱只有普通柱子般大小,长短,不过悟毅可一点也高兴不起来!他记得五年前的那件事情后,想重新凝聚出能量光柱已经不行了,不过却让他凝聚出了能量光……针!那能量光针真的就像锈花针一样,听爷爷说自己还要把光针修练成那副无始无终的光柱,才能回复当时的水平!悟毅简单要郁闷死了。

“小毅,出发吧!”半个时辰后,武痴叫上悟毅,当先****而出,那速度……我不知怎么说了,反正就一眨眼的功夫,武痴就成了一个小黑点。

“爷爷!等等我啊!”悟毅一头扎进海里,追向武痴。悟毅可没武痴那本事,他只能选择游泳了。也幸亏他在幻梦学过游泳,不然这关就难过了!而小兔兔则跃上悟毅的头,看来是想搭顺风车啊。

“小兔兔,你也游着吧,这可是训练!”在前面的武痴突然说到,真不知他是怎么发现的。可怜的小兔兔被莫名其妙的扬起,两只前爪徒然的虚爪着,接着“砰”的一声掉进水里,不过小兔兔也很快浮出水面,摇了摇它那可爱的兔头,迅速向前游去。

叙雾游乐园,位于北京西山风景区南麓,占地约为30公顷。这是所大型的现代游乐场,具有欧洲风格的郊野园林,格林童话式的灰姑娘城堡;园中崇垣锥顶,雄伟端庄,伫立于碧水中,构成了童话世界的主题。

当然,做为一所儿童式游乐园,自然就有许多的家人携带着儿女前来游玩,每天这里都充斥着欢声笑语。这天清晨,大人们高兴地陪着他们的孩子玩着。突然,一声兴奋的略带稚嫩的童声响起:“哇,爷爷,快来看啊!好多女人哦!快来……唔……唔……”顿时,人们都安静下来,望着不远处的一老一少。老的有两根花白寿眉,一副健壮的身躯,而小的则是个很漂亮的小男孩,嘴巴被捂住,正极力挣扎着。小男孩的肩上还有一只很可爱的小白兔。血红如宝石般的眼睛正盯着他们,眼中充满了好奇。”不好意思啊,我这孩子从小这里就有问题,哎……”老人一手捂着男孩的嘴巴,一手指着男孩的脑袋,一脸痛苦的望着安静的人们,悲声道。”哦,没事,老人家你节哀啊……”人群再次热闹起来,不过都是安慰这位命苦的可怜的老人的声音。造孽啊,这么漂亮可爱,惹人怜惜的小男孩居然是个智障?

在园中的一处僻静的场所,老人一脸愤怒的指着小男孩:“臭小子,嚷什么嚷!没见过女人啊!”“是的,爷爷。”小男孩眼巴巴的望着老人,一脸委屈道。”你……呃,小毅啊,其实女人也没什么特别的,只不过胸前比我们多了两块肉而已,以后见到女人不能瞎嚷嚷了,知道吗?”老人无奈的说道。”是的,爷爷!”小男孩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这两人正是武痴与悟毅。经过那段惨痛的海上之旅后,悟毅以为来到大陆就可以悠闭,轻松了,毕竟武痴说过傲人是不能随便在普通人面前展露实力的,那么他们也就可以坐车了。可武痴说训练要随时随地,而且时间紧迫,现在又是晚上。于是晚上他们就在无人烟的地方狂奔,总算在黎明时赶到了这里。可悟毅就不明白了,不是说旅游吗?怎么会时间紧迫?肯定是爷爷故意整我的,哼哼!最后悟毅想到。

“好了,小毅,你就在这玩吧。爷爷有事,一会儿找你!”武痴眼中闪中莫名的光茫,叮嘱道。”嗯!爷爷慢走。”悟毅高兴极了,他总算可以自由自在玩一回了。”那爷爷走了,对了,小毅,不能走出这座游乐园啊,不然爷爷会找不到你的。”“是,爷爷!”刚说完,金光一闪,武痴消失不见,悟毅晃了晃头,高兴的游园去了。

这座游乐园是很大的,有峡谷漂流,飞天蹦极,勇敢者转盘,水上世界,电影城,驯鹿园,俄罗斯式餐厅等娱乐服务设施。悟毅漫无目地的走着,不知不觉就来到了水上世界。水上世界由种种大中型水滑梯,人造海浪池,按摩池,儿童水滑梯,家庭乘筏式滑道及浪摆滑道等组成,集水上运动与娱乐于一身。悟毅望着儿童水滑梯上同龄孩童轻松,愉悦的笑声,不禁一阵心动,也想上前一试,不过他突然想起自己现在是独自一人,而那里的每个小孩都有大人陪同,他没有勇气去了。”他们都有爸爸,妈妈,而我……哎,早知就不让爷爷走了。”悟毅一边叹气一边离开。

心情郁闷的悟毅专挑僻静地地方走,看着同龄孩童在父母的陪同下欢乐的笑语,悟毅不禁一阵难过,不过幸亏悟毅还有小虚和小兔兔。”算了,找处没人的地方一起玩吧。”悟毅极度郁闷的找寻着没人的地方,突然,悟毅耳朵微动,“小兔兔,抓紧了!”看下四周无人,悟毅全速奔向远方,而小兔兔则紧抓住悟毅肩上的衣服,两只可爱的长耳随着劲风飘扬着,以悟毅的速度,常人是根本看不清的。这也是悟毅选择全速奔跑的原因。

“时光如流水,一去不复返”。如果说这是人过迟暮,回首往事,对一件件恨事,憾事,悔事无法挽回发出的无奈感;那么“时光匆匆,白驹过隙”则是一个人对生前一幕幕幸事,成事,兴事无法长享而发出的感叹声!

在幻梦中的训练是很辛苦的,对于悟毅来说,每天都是一个漫长的过程,然而当悟毅猛然间回首这些过程时,却发现时间——原来过的这么快!一晃五年过去了,现在的悟毅是一个十岁的小大人啦,呵呵,当然,他还是那么的漂亮!

清晨,茅屋里,武痴悠闲的品着茶,身子随着摇椅一晃一晃的,甚是惬意。武痴尽情的享受着这难得的清闲,这几年来,他可快被悟毅烦死,累死啦,每次训练下来都能受伤,真是败给他了!正当武痴大发感慨时,“砰”的一声茅屋门径直朝武痴飞来。武痴通苦的揉着太阳穴,发出一道念力移开屋门,不高兴道:“小毅,什么事啊?你就不能温柔点?爷爷这条老命可经不起折腾!”“爷爷,妈妈是什么?”“妈妈啊……妈妈嘛,嗯,妈妈……妈妈就是给你生命,让你出生在这个世界的人!”武痴太佩服自己了,这么复杂的词都能让自己解释出来。”也就是说有了妈妈才有了我,那么妈妈她为什么不要我了?我恨妈妈!”悟毅恨声道。”妈妈”一词是悟毅在一个月前的“科技训练”中知道的,虽然五年前悟毅就已经开始了“科技训练”,但那都是武痴安排的,直到月前武痴才准许悟毅可以半自主的进行“科技训练”。也就是在学完武痴教的内容后就可以自学了。也就是在那时,他知道除了爷爷外,还有“妈妈”,“爸爸”的存在。

“啊?”武痴惊讶的望着悟毅,此时悟毅整张脸都冷了下来,双眼怒火熊熊,似乎要喷出来。武痴一惊,这要一个处理不好,真让悟毅恨起他母亲来,到时候他都不知道要怎么跟自己的大哥大嫂交待了。”悟毅!你可以恨任何人,但是就是不能恨你的母亲!”武痴开始严肃起来,接着道,“记住,母亲是伟大的,她对孩子的爱是任何情谊都比不上的!世上每位母亲都认为孩子是自己身上掉下的一块肉,她们护它,爱它,疼它都来不及,又怎么会抛弃它呢?小毅,你说你恨母亲,因为她不要你,可是你知道她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做吗?你可又知道她没有你是多么痛苦,多么难过?或许以后你也会悲伤,难过,可是你母亲呢?她从你出生开始就要为你操心,为你难过,甚至她以后都要!还有小毅,记住,你的母亲是很爱你的,她并不是抛弃你,不要你,她只是让你暂时离开她,到时候你们自然会见面的!”

“爷……爷爷,为什么妈妈要离开我?还有我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妈妈啊?”听着武痴的话,悟毅怒火很快平息下来,他开始想妈妈了。

“原因以后你自然会知道的,至于见面的事等你达到‘战形’后再说吧!”武痴柔声道。战形是他们家族可以独立进行战斗的标志,其最明显的特征是头发结晶化。

“哦……那我去训练了……”悟毅说完,失魂落魄的离开了茅屋。

“看来该是让他们见一面的时候了……”武痴望着悟毅远去的背影,自语道。

……

“爷爷,我们去哥化比亚的卡塔赫纳吧,那地方是南美最美的要塞古城呢……要不我们去美国的奥兰多?那地方有迪尼斯乐园,很好玩的……那我们去希腊卫城看巴特农神庙?要不去看泰姬陵?空中花园?瑞光大金塔?爷爷!你说我们去哪吧!”最后,悟毅无奈的问道。自从昨天武痴答应悟毅出动游玩,他可高兴啦!要知道以前悟毅就多次求过武痴,不过都被拒绝了。也就是在昨天,武痴突然要带悟毅出去,悟毅高兴的一个晚上都在和小虚讨论游玩的地方,可是好象武痴都不怎么满意似的。

“中国北京!”简短的回答后,武痴依旧保持着高速向前奔跑。清晨一大早,武痴就叫上悟毅离开了幻梦。

“哦……”悟毅忐忑的跟上武痴,而小兔兔也在悟毅旁边跟着,速度不在悟毅之下。其实一开始悟毅就想到了中国,毕竟中国有许多的名胜古迹,不过不知为什么,他对于中国之旅总有种忐忑的感觉,这也是他一开始为什么不说去中国的原因。

“爷爷,我们坐飞机去吧,那玩意儿飞的很快的……要不坐般去也行,虽然慢了点……爷爷,我们该不会坐车去吧?那要换几辆啊?”狂奔了一会儿,悟毅想到了要如何去中国的问题,于是问道。

“不坐车,我们跑步去!”武痴淡淡地说道,而后又补充道,“记住,随时随着地都不要忘了训练!”

“……哦!”正要反对的悟毅咽下了将要说的话,同时腿根子开始发软了,他看过地图,自然知道幻梦到中国的距离。真是一段漫长的旅程啊……

跑了一会儿,武痴和悟毅同时停下,小兔兔则跳上悟毅的肩上,他们的脚下是一片海滩,而前面则是——太平洋!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大海。

“爷……爷爷,你该不会想……游过去吧?呵……呵呵……呵呵呵……”悟毅说到最后开始傻笑了。

“呵呵,小毅变聪明了嘛!嗯,小毅,你先调息一会儿吧,待会儿我叫你。”武痴心情愉快的说道。”爷爷,大海茫茫,我们会迷路的。”“这个你不用担心,爷爷有定星神盘,不会迷路的。”“爷爷,这到中国要好久的,我们会饿肚子的。”“你的手镯里不是有很多食物吗?”“这么远的路我会撑不住的。”“放心吧,有爷爷在呢!”“好吧……”千方百计想说服武痴放弃的悟毅无奈的盘腿坐下,他要尽快恢复平常最佳状态。而小兔兔则显得很悠闭,它闭着眼睛躺在悟毅肩上,一副安祥的样子。

悟毅一沉入内视,就推动能量光柱,光柱随着念力缓缓转动,同时能量光珠也抛射出来,在光柱外,如绸缎般盘旋缠绕着光柱,然后流向全身各处。此时的能量光柱只有普通柱子般大小,长短,不过悟毅可一点也高兴不起来!他记得五年前的那件事情后,想重新凝聚出能量光柱已经不行了,不过却让他凝聚出了能量光……针!那能量光针真的就像锈花针一样,听爷爷说自己还要把光针修练成那副无始无终的光柱,才能回复当时的水平!悟毅简单要郁闷死了。

“小毅,出发吧!”半个时辰后,武痴叫上悟毅,当先****而出,那速度……我不知怎么说了,反正就一眨眼的功夫,武痴就成了一个小黑点。

“爷爷!等等我啊!”悟毅一头扎进海里,追向武痴。悟毅可没武痴那本事,他只能选择游泳了。也幸亏他在幻梦学过游泳,不然这关就难过了!而小兔兔则跃上悟毅的头,看来是想搭顺风车啊。

“小兔兔,你也游着吧,这可是训练!”在前面的武痴突然说到,真不知他是怎么发现的。可怜的小兔兔被莫名其妙的扬起,两只前爪徒然的虚爪着,接着“砰”的一声掉进水里,不过小兔兔也很快浮出水面,摇了摇它那可爱的兔头,迅速向前游去。

叙雾游乐园,位于北京西山风景区南麓,占地约为30公顷。这是所大型的现代游乐场,具有欧洲风格的郊野园林,格林童话式的灰姑娘城堡;园中崇垣锥顶,雄伟端庄,伫立于碧水中,构成了童话世界的主题。

当然,做为一所儿童式游乐园,自然就有许多的家人携带着儿女前来游玩,每天这里都充斥着欢声笑语。这天清晨,大人们高兴地陪着他们的孩子玩着。突然,一声兴奋的略带稚嫩的童声响起:“哇,爷爷,快来看啊!好多女人哦!快来……唔……唔……”顿时,人们都安静下来,望着不远处的一老一少。老的有两根花白寿眉,一副健壮的身躯,而小的则是个很漂亮的小男孩,嘴巴被捂住,正极力挣扎着。小男孩的肩上还有一只很可爱的小白兔。血红如宝石般的眼睛正盯着他们,眼中充满了好奇。”不好意思啊,我这孩子从小这里就有问题,哎……”老人一手捂着男孩的嘴巴,一手指着男孩的脑袋,一脸痛苦的望着安静的人们,悲声道。”哦,没事,老人家你节哀啊……”人群再次热闹起来,不过都是安慰这位命苦的可怜的老人的声音。造孽啊,这么漂亮可爱,惹人怜惜的小男孩居然是个智障?

在园中的一处僻静的场所,老人一脸愤怒的指着小男孩:“臭小子,嚷什么嚷!没见过女人啊!”“是的,爷爷。”小男孩眼巴巴的望着老人,一脸委屈道。”你……呃,小毅啊,其实女人也没什么特别的,只不过胸前比我们多了两块肉而已,以后见到女人不能瞎嚷嚷了,知道吗?”老人无奈的说道。”是的,爷爷!”小男孩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这两人正是武痴与悟毅。经过那段惨痛的海上之旅后,悟毅以为来到大陆就可以悠闭,轻松了,毕竟武痴说过傲人是不能随便在普通人面前展露实力的,那么他们也就可以坐车了。可武痴说训练要随时随地,而且时间紧迫,现在又是晚上。于是晚上他们就在无人烟的地方狂奔,总算在黎明时赶到了这里。可悟毅就不明白了,不是说旅游吗?怎么会时间紧迫?肯定是爷爷故意整我的,哼哼!最后悟毅想到。

“好了,小毅,你就在这玩吧。爷爷有事,一会儿找你!”武痴眼中闪中莫名的光茫,叮嘱道。”嗯!爷爷慢走。”悟毅高兴极了,他总算可以自由自在玩一回了。”那爷爷走了,对了,小毅,不能走出这座游乐园啊,不然爷爷会找不到你的。”“是,爷爷!”刚说完,金光一闪,武痴消失不见,悟毅晃了晃头,高兴的游园去了。

这座游乐园是很大的,有峡谷漂流,飞天蹦极,勇敢者转盘,水上世界,电影城,驯鹿园,俄罗斯式餐厅等娱乐服务设施。悟毅漫无目地的走着,不知不觉就来到了水上世界。水上世界由种种大中型水滑梯,人造海浪池,按摩池,儿童水滑梯,家庭乘筏式滑道及浪摆滑道等组成,集水上运动与娱乐于一身。悟毅望着儿童水滑梯上同龄孩童轻松,愉悦的笑声,不禁一阵心动,也想上前一试,不过他突然想起自己现在是独自一人,而那里的每个小孩都有大人陪同,他没有勇气去了。”他们都有爸爸,妈妈,而我……哎,早知就不让爷爷走了。”悟毅一边叹气一边离开。

心情郁闷的悟毅专挑僻静地地方走,看着同龄孩童在父母的陪同下欢乐的笑语,悟毅不禁一阵难过,不过幸亏悟毅还有小虚和小兔兔。”算了,找处没人的地方一起玩吧。”悟毅极度郁闷的找寻着没人的地方,突然,悟毅耳朵微动,“小兔兔,抓紧了!”看下四周无人,悟毅全速奔向远方,而小兔兔则紧抓住悟毅肩上的衣服,两只可爱的长耳随着劲风飘扬着,以悟毅的速度,常人是根本看不清的。这也是悟毅选择全速奔跑的原因。

“时光如流水,一去不复返”。如果说这是人过迟暮,回首往事,对一件件恨事,憾事,悔事无法挽回发出的无奈感;那么“时光匆匆,白驹过隙”则是一个人对生前一幕幕幸事,成事,兴事无法长享而发出的感叹声!

在幻梦中的训练是很辛苦的,对于悟毅来说,每天都是一个漫长的过程,然而当悟毅猛然间回首这些过程时,却发现时间——原来过的这么快!一晃五年过去了,现在的悟毅是一个十岁的小大人啦,呵呵,当然,他还是那么的漂亮!

清晨,茅屋里,武痴悠闲的品着茶,身子随着摇椅一晃一晃的,甚是惬意。武痴尽情的享受着这难得的清闲,这几年来,他可快被悟毅烦死,累死啦,每次训练下来都能受伤,真是败给他了!正当武痴大发感慨时,“砰”的一声茅屋门径直朝武痴飞来。武痴通苦的揉着太阳穴,发出一道念力移开屋门,不高兴道:“小毅,什么事啊?你就不能温柔点?爷爷这条老命可经不起折腾!”“爷爷,妈妈是什么?”“妈妈啊……妈妈嘛,嗯,妈妈……妈妈就是给你生命,让你出生在这个世界的人!”武痴太佩服自己了,这么复杂的词都能让自己解释出来。”也就是说有了妈妈才有了我,那么妈妈她为什么不要我了?我恨妈妈!”悟毅恨声道。”妈妈”一词是悟毅在一个月前的“科技训练”中知道的,虽然五年前悟毅就已经开始了“科技训练”,但那都是武痴安排的,直到月前武痴才准许悟毅可以半自主的进行“科技训练”。也就是在学完武痴教的内容后就可以自学了。也就是在那时,他知道除了爷爷外,还有“妈妈”,“爸爸”的存在。

“啊?”武痴惊讶的望着悟毅,此时悟毅整张脸都冷了下来,双眼怒火熊熊,似乎要喷出来。武痴一惊,这要一个处理不好,真让悟毅恨起他母亲来,到时候他都不知道要怎么跟自己的大哥大嫂交待了。”悟毅!你可以恨任何人,但是就是不能恨你的母亲!”武痴开始严肃起来,接着道,“记住,母亲是伟大的,她对孩子的爱是任何情谊都比不上的!世上每位母亲都认为孩子是自己身上掉下的一块肉,她们护它,爱它,疼它都来不及,又怎么会抛弃它呢?小毅,你说你恨母亲,因为她不要你,可是你知道她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做吗?你可又知道她没有你是多么痛苦,多么难过?或许以后你也会悲伤,难过,可是你母亲呢?她从你出生开始就要为你操心,为你难过,甚至她以后都要!还有小毅,记住,你的母亲是很爱你的,她并不是抛弃你,不要你,她只是让你暂时离开她,到时候你们自然会见面的!”

“爷……爷爷,为什么妈妈要离开我?还有我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妈妈啊?”听着武痴的话,悟毅怒火很快平息下来,他开始想妈妈了。

“原因以后你自然会知道的,至于见面的事等你达到‘战形’后再说吧!”武痴柔声道。战形是他们家族可以独立进行战斗的标志,其最明显的特征是头发结晶化。

“哦……那我去训练了……”悟毅说完,失魂落魄的离开了茅屋。

“看来该是让他们见一面的时候了……”武痴望着悟毅远去的背影,自语道。

……

“爷爷,我们去哥化比亚的卡塔赫纳吧,那地方是南美最美的要塞古城呢……要不我们去美国的奥兰多?那地方有迪尼斯乐园,很好玩的……那我们去希腊卫城看巴特农神庙?要不去看泰姬陵?空中花园?瑞光大金塔?爷爷!你说我们去哪吧!”最后,悟毅无奈的问道。自从昨天武痴答应悟毅出动游玩,他可高兴啦!要知道以前悟毅就多次求过武痴,不过都被拒绝了。也就是在昨天,武痴突然要带悟毅出去,悟毅高兴的一个晚上都在和小虚讨论游玩的地方,可是好象武痴都不怎么满意似的。

“中国北京!”简短的回答后,武痴依旧保持着高速向前奔跑。清晨一大早,武痴就叫上悟毅离开了幻梦。

“哦……”悟毅忐忑的跟上武痴,而小兔兔也在悟毅旁边跟着,速度不在悟毅之下。其实一开始悟毅就想到了中国,毕竟中国有许多的名胜古迹,不过不知为什么,他对于中国之旅总有种忐忑的感觉,这也是他一开始为什么不说去中国的原因。

“爷爷,我们坐飞机去吧,那玩意儿飞的很快的……要不坐般去也行,虽然慢了点……爷爷,我们该不会坐车去吧?那要换几辆啊?”狂奔了一会儿,悟毅想到了要如何去中国的问题,于是问道。

“不坐车,我们跑步去!”武痴淡淡地说道,而后又补充道,“记住,随时随着地都不要忘了训练!”

“……哦!”正要反对的悟毅咽下了将要说的话,同时腿根子开始发软了,他看过地图,自然知道幻梦到中国的距离。真是一段漫长的旅程啊……

跑了一会儿,武痴和悟毅同时停下,小兔兔则跳上悟毅的肩上,他们的脚下是一片海滩,而前面则是——太平洋!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大海。

“爷……爷爷,你该不会想……游过去吧?呵……呵呵……呵呵呵……”悟毅说到最后开始傻笑了。

“呵呵,小毅变聪明了嘛!嗯,小毅,你先调息一会儿吧,待会儿我叫你。”武痴心情愉快的说道。”爷爷,大海茫茫,我们会迷路的。”“这个你不用担心,爷爷有定星神盘,不会迷路的。”“爷爷,这到中国要好久的,我们会饿肚子的。”“你的手镯里不是有很多食物吗?”“这么远的路我会撑不住的。”“放心吧,有爷爷在呢!”“好吧……”千方百计想说服武痴放弃的悟毅无奈的盘腿坐下,他要尽快恢复平常最佳状态。而小兔兔则显得很悠闭,它闭着眼睛躺在悟毅肩上,一副安祥的样子。

悟毅一沉入内视,就推动能量光柱,光柱随着念力缓缓转动,同时能量光珠也抛射出来,在光柱外,如绸缎般盘旋缠绕着光柱,然后流向全身各处。此时的能量光柱只有普通柱子般大小,长短,不过悟毅可一点也高兴不起来!他记得五年前的那件事情后,想重新凝聚出能量光柱已经不行了,不过却让他凝聚出了能量光……针!那能量光针真的就像锈花针一样,听爷爷说自己还要把光针修练成那副无始无终的光柱,才能回复当时的水平!悟毅简单要郁闷死了。

“小毅,出发吧!”半个时辰后,武痴叫上悟毅,当先****而出,那速度……我不知怎么说了,反正就一眨眼的功夫,武痴就成了一个小黑点。

“爷爷!等等我啊!”悟毅一头扎进海里,追向武痴。悟毅可没武痴那本事,他只能选择游泳了。也幸亏他在幻梦学过游泳,不然这关就难过了!而小兔兔则跃上悟毅的头,看来是想搭顺风车啊。

“小兔兔,你也游着吧,这可是训练!”在前面的武痴突然说到,真不知他是怎么发现的。可怜的小兔兔被莫名其妙的扬起,两只前爪徒然的虚爪着,接着“砰”的一声掉进水里,不过小兔兔也很快浮出水面,摇了摇它那可爱的兔头,迅速向前游去。

叙雾游乐园,位于北京西山风景区南麓,占地约为30公顷。这是所大型的现代游乐场,具有欧洲风格的郊野园林,格林童话式的灰姑娘城堡;园中崇垣锥顶,雄伟端庄,伫立于碧水中,构成了童话世界的主题。

当然,做为一所儿童式游乐园,自然就有许多的家人携带着儿女前来游玩,每天这里都充斥着欢声笑语。这天清晨,大人们高兴地陪着他们的孩子玩着。突然,一声兴奋的略带稚嫩的童声响起:“哇,爷爷,快来看啊!好多女人哦!快来……唔……唔……”顿时,人们都安静下来,望着不远处的一老一少。老的有两根花白寿眉,一副健壮的身躯,而小的则是个很漂亮的小男孩,嘴巴被捂住,正极力挣扎着。小男孩的肩上还有一只很可爱的小白兔。血红如宝石般的眼睛正盯着他们,眼中充满了好奇。”不好意思啊,我这孩子从小这里就有问题,哎……”老人一手捂着男孩的嘴巴,一手指着男孩的脑袋,一脸痛苦的望着安静的人们,悲声道。”哦,没事,老人家你节哀啊……”人群再次热闹起来,不过都是安慰这位命苦的可怜的老人的声音。造孽啊,这么漂亮可爱,惹人怜惜的小男孩居然是个智障?

在园中的一处僻静的场所,老人一脸愤怒的指着小男孩:“臭小子,嚷什么嚷!没见过女人啊!”“是的,爷爷。”小男孩眼巴巴的望着老人,一脸委屈道。”你……呃,小毅啊,其实女人也没什么特别的,只不过胸前比我们多了两块肉而已,以后见到女人不能瞎嚷嚷了,知道吗?”老人无奈的说道。”是的,爷爷!”小男孩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这两人正是武痴与悟毅。经过那段惨痛的海上之旅后,悟毅以为来到大陆就可以悠闭,轻松了,毕竟武痴说过傲人是不能随便在普通人面前展露实力的,那么他们也就可以坐车了。可武痴说训练要随时随地,而且时间紧迫,现在又是晚上。于是晚上他们就在无人烟的地方狂奔,总算在黎明时赶到了这里。可悟毅就不明白了,不是说旅游吗?怎么会时间紧迫?肯定是爷爷故意整我的,哼哼!最后悟毅想到。

“好了,小毅,你就在这玩吧。爷爷有事,一会儿找你!”武痴眼中闪中莫名的光茫,叮嘱道。”嗯!爷爷慢走。”悟毅高兴极了,他总算可以自由自在玩一回了。”那爷爷走了,对了,小毅,不能走出这座游乐园啊,不然爷爷会找不到你的。”“是,爷爷!”刚说完,金光一闪,武痴消失不见,悟毅晃了晃头,高兴的游园去了。

这座游乐园是很大的,有峡谷漂流,飞天蹦极,勇敢者转盘,水上世界,电影城,驯鹿园,俄罗斯式餐厅等娱乐服务设施。悟毅漫无目地的走着,不知不觉就来到了水上世界。水上世界由种种大中型水滑梯,人造海浪池,按摩池,儿童水滑梯,家庭乘筏式滑道及浪摆滑道等组成,集水上运动与娱乐于一身。悟毅望着儿童水滑梯上同龄孩童轻松,愉悦的笑声,不禁一阵心动,也想上前一试,不过他突然想起自己现在是独自一人,而那里的每个小孩都有大人陪同,他没有勇气去了。”他们都有爸爸,妈妈,而我……哎,早知就不让爷爷走了。”悟毅一边叹气一边离开。

心情郁闷的悟毅专挑僻静地地方走,看着同龄孩童在父母的陪同下欢乐的笑语,悟毅不禁一阵难过,不过幸亏悟毅还有小虚和小兔兔。”算了,找处没人的地方一起玩吧。”悟毅极度郁闷的找寻着没人的地方,突然,悟毅耳朵微动,“小兔兔,抓紧了!”看下四周无人,悟毅全速奔向远方,而小兔兔则紧抓住悟毅肩上的衣服,两只可爱的长耳随着劲风飘扬着,以悟毅的速度,常人是根本看不清的。这也是悟毅选择全速奔跑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