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苍穹

第21章 伊虂教员

第21章 伊虂教员

傲佛界的实力划分标准是这样的:初经洗礼的学员处于开光期,然后是铸暹期,始动期,归融期,静寂期,昕启期,空濛期,渡劫期,仙辰期,最后则是成神!其中仙辰到成神还差了许多个境界,不过已经没人去划分这个标准了。在傲佛界,诸人的实力分布可以用两极分化开形容。大部分的傲人都处于铸暹期到静寂期这几个境界,处于昕启期到空濛期这一中间阶段的则基本没有,然而渡劫期到仙辰期的顶尖高手反而有那么几个!这些顶尖高手通常都会寻觅一个僻静的场所继续潜修,很少理会世事,所以在傲佛界,达到归融期的已经可以算是高手了。而每个境界都有分上,中,下三个阶段,实力每上升一个阶段,都有很大的改变,这么说吧,一般情况下,一个归融期上段的高手可以很轻易的同时对付同境界的中段高手!而如果每上升一个境界,那实力就已经有了质的飞跃了。现在悟毅则是个归融期下段的高手。

傲人们每上升一个阶段,都要付出大量的时间与艰苦的修练,而一些没有天赋的傲人更是可能穷其一生也无法寸进!修神讲究功法与心境的同时修练,可是现在许多傲人只注重功法却忘了心境的修练,所以现在傲佛界真正的顶尖高手是越来越少了。而对于那些顶尖高手,悟毅是很尊重的。当下悟毅恭敬的回道:“是的,前辈!”米蕾亚也跟着悟毅恭敬的朝老人点头。老人哈哈大笑:“小毅,不用这么拘谨,我是你二叔的朋友,说来你也可以叫我一声叔叔呢!”“啊?呵呵……轩辕叔叔好!”悟毅挠着头,不好意思的笑道。悟毅突然记起来,在幻梦中,武痴是说过有这么个叔叔的。老人真名叫轩辕天,是个修练了几千年的怪物,他已经是仙辰期的顶尖高手了。在傲佛界,处于仙辰期的高手,通常被尊称为仙人,那可是很了不起的存在啊。本来轩辕天应该在某深山中潜修,可他不忍傲佛界衰弱,居然放弃潜修,出山当了傲尔佛学院的院长,是个很让人尊敬的傲人老前辈呢。”见过轩辕师叔!”米蕾亚四人闻言连忙行礼道。他们可没想到眼前的老人居然是这个学院的院长呢,既然是院长,那修为与涵养肯定是不会差的,所以怙玛拉斯屁颠屁颠的走到轩辕天面前,厚颜的伸手道:“伟大的师叔啊!我们师尊说过长辈见到晚辈通常是要送些礼的,你看……”说罢还眨巴着眼睛,一副无奈的样子。”哈哈哈哈……有趣,有趣!现在很少有人敢这样跟我说话了,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轩辕天开怀大笑的问道。”我叫怙玛拉斯,是个帅气的印度小伙子!”怙玛拉斯继续厚颜道。其他几人闻言都别过头去,他们有点受不了怙玛拉斯了。”我身上也没有什么好东西,这是我闲着无事做的几道符玉,你们拿去吧!”轩辕天说着手上已多了几块乳白的略闪着莹光的符玉,递给了怙玛拉斯几人,几人也都乖巧的道谢着。悟毅有点郁闷的看着几人欣喜的样子,忍不住问道:“叔叔,为什么没我的份?”“你身上的好东西还少吗?”轩辕天难得的翻起白眼反问道。”可是……就缺少符玉啊!”悟毅也开始厚起脸皮了,在他想来,仙辰级别的超级高手制作的符玉肯定是不同凡响的,所谓不要白不要嘛。”就这几块了,拿去吧!”轩辕天无奈道,不愧是武痴教出来的,脸皮厚得可以。”谢谢叔叔!呵呵……”悟毅高兴的笑道,同时收起符玉。武痴从来没给悟毅做过符玉,按他的说法则是符玉会使人变得懒惰,影响修为,所以不如不要。”小毅,叔叔就先走了,你自己多保重吧!伊虂,出来迎接新生了。”轩辕天说完,逃也似的一个瞬移,走了。因为此时怙玛拉斯正小声嘀咕道:“嗯,符玉虽然有了,可我还没称手的兵器呢,要不要叫师叔拿呢……”见到轩辕天突然消失,坎笛德则有点遗憾的说道:“哎,可惜了,听说傲人们的兵器很有意思的……”悟毅有点哭笑不得的看着两人,这两人也太不知足了,要知道,仙辰级别的高手做的符玉可是极品啊,在一定程度上可比兵器要宝贵多了。

“啊……师叔!你又回来了吗?我刚才想……呃……”怙玛拉斯看着眼前闪现的金光,他以为刚走的轩辕天又回来了,顿时高兴的大叫起来,可金光散去,出现在他面前的却是一名中年妇人。妇人长得很普通,却有一股独特的气质,给人一种亲切,慈祥的感觉,让人顿生好感。悟毅看的又是一愣,眼前的妇人虽然看过去有些普通,但却也至少是渡劫期的顶尖高手了!悟毅不禁摇了摇头,他真的有点怀疑傲佛界的顶尖高手不超过十个的说法了。妇人给悟毅一种熟悉的感觉,好像在哪见过似的,可悟毅仔细的打量着妇人,却很肯定自己从没见过她。”我是伊虂教员,欢迎你们来到傲尔佛学院,等下我将带领你们参观这座历史悠久的院校,我想你们会很快喜欢上它的。好了,我们可以走了,大家跟上,别掉队了!”伊虂微笑着说完,似有深意的看了悟毅一眼,缓缓的走进学院,虽然是走的,可一眨眼,身子已在百步之外。悟毅微笑着跟上,这种“缩地成寸”的功法他也会,其实只要达到开光期中段的修为就可以办到了,米蕾亚他们也会,只不过不熟练罢了。”这种小伎俩我怙玛拉斯也会!不过速度会不会太快了点?该……该死的,等等我!”怙玛拉斯怪叫一声,也全力跟上。而原来院校门口再次金光一闪,出现了一个老人,正是轩辕天。他微笑的看着远去的众人,喃喃道:“这几个小朋友有意思,也许会给这座沉寂的学院带来欢乐也说不定呢!嗯,新生招待工作还真无聊,叫别人来吧……”说完,轩辕天再次消失在原地。

“这是宿舍,以后你们就住在这里了!”伊虂领大家来到一座古雅的建筑前,微笑的介绍道。”哇咧,米蕾亚也跟我们住在一起吗?会不会不方便?不是说……呃……”悟毅夸张的瞪着米蕾亚,有点想入非非了,话还没说一半,就被伊虂不轻不重的敲了一下,“小毅,你想哪去了?你们住在不同的房间呢!”伊虂轻柔的抚摸着悟毅头上被敲打的部位,望着悟毅委屈的样子,有点好笑的继续解释道,“你们住在007单元,这个单元有三室一厅,够你们住的了!”“哦……”悟毅听得一阵云里雾里的,单元,三室一厅的他根本就不懂,在他想来,住在一起的话就应该是像在幻梦中几个人挤在一间像茅屋一样窄小的空间里,所以他才有前面的那句话。而对于伊虂知道自己的名字,悟毅也没做多想,他认为这应该是很正常的事。米蕾亚则显得有点脸红,她没想到悟毅也会乱说话的。

接着伊虂带着悟毅参观了他们的宿舍,悟毅看得一阵啧啧称奇,他没想到住的地方可以有这么多名堂的。完后,悟毅感到一阵饥饿,其实他在迷踪就已经饿了。悟毅捂着“咕咕”乱叫的肚子,有点不好意思的对着大家说道:“呵呵,我饿了。伊虂教员,有吃的吗?”傲佛界的实力划分标准是这样的:初经洗礼的学员处于开光期,然后是铸暹期,始动期,归融期,静寂期,昕启期,空濛期,渡劫期,仙辰期,最后则是成神!其中仙辰到成神还差了许多个境界,不过已经没人去划分这个标准了。在傲佛界,诸人的实力分布可以用两极分化开形容。大部分的傲人都处于铸暹期到静寂期这几个境界,处于昕启期到空濛期这一中间阶段的则基本没有,然而渡劫期到仙辰期的顶尖高手反而有那么几个!这些顶尖高手通常都会寻觅一个僻静的场所继续潜修,很少理会世事,所以在傲佛界,达到归融期的已经可以算是高手了。而每个境界都有分上,中,下三个阶段,实力每上升一个阶段,都有很大的改变,这么说吧,一般情况下,一个归融期上段的高手可以很轻易的同时对付同境界的中段高手!而如果每上升一个境界,那实力就已经有了质的飞跃了。现在悟毅则是个归融期下段的高手。

傲人们每上升一个阶段,都要付出大量的时间与艰苦的修练,而一些没有天赋的傲人更是可能穷其一生也无法寸进!修神讲究功法与心境的同时修练,可是现在许多傲人只注重功法却忘了心境的修练,所以现在傲佛界真正的顶尖高手是越来越少了。而对于那些顶尖高手,悟毅是很尊重的。当下悟毅恭敬的回道:“是的,前辈!”米蕾亚也跟着悟毅恭敬的朝老人点头。老人哈哈大笑:“小毅,不用这么拘谨,我是你二叔的朋友,说来你也可以叫我一声叔叔呢!”“啊?呵呵……轩辕叔叔好!”悟毅挠着头,不好意思的笑道。悟毅突然记起来,在幻梦中,武痴是说过有这么个叔叔的。老人真名叫轩辕天,是个修练了几千年的怪物,他已经是仙辰期的顶尖高手了。在傲佛界,处于仙辰期的高手,通常被尊称为仙人,那可是很了不起的存在啊。本来轩辕天应该在某深山中潜修,可他不忍傲佛界衰弱,居然放弃潜修,出山当了傲尔佛学院的院长,是个很让人尊敬的傲人老前辈呢。”见过轩辕师叔!”米蕾亚四人闻言连忙行礼道。他们可没想到眼前的老人居然是这个学院的院长呢,既然是院长,那修为与涵养肯定是不会差的,所以怙玛拉斯屁颠屁颠的走到轩辕天面前,厚颜的伸手道:“伟大的师叔啊!我们师尊说过长辈见到晚辈通常是要送些礼的,你看……”说罢还眨巴着眼睛,一副无奈的样子。”哈哈哈哈……有趣,有趣!现在很少有人敢这样跟我说话了,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轩辕天开怀大笑的问道。”我叫怙玛拉斯,是个帅气的印度小伙子!”怙玛拉斯继续厚颜道。其他几人闻言都别过头去,他们有点受不了怙玛拉斯了。”我身上也没有什么好东西,这是我闲着无事做的几道符玉,你们拿去吧!”轩辕天说着手上已多了几块乳白的略闪着莹光的符玉,递给了怙玛拉斯几人,几人也都乖巧的道谢着。悟毅有点郁闷的看着几人欣喜的样子,忍不住问道:“叔叔,为什么没我的份?”“你身上的好东西还少吗?”轩辕天难得的翻起白眼反问道。”可是……就缺少符玉啊!”悟毅也开始厚起脸皮了,在他想来,仙辰级别的超级高手制作的符玉肯定是不同凡响的,所谓不要白不要嘛。”就这几块了,拿去吧!”轩辕天无奈道,不愧是武痴教出来的,脸皮厚得可以。”谢谢叔叔!呵呵……”悟毅高兴的笑道,同时收起符玉。武痴从来没给悟毅做过符玉,按他的说法则是符玉会使人变得懒惰,影响修为,所以不如不要。”小毅,叔叔就先走了,你自己多保重吧!伊虂,出来迎接新生了。”轩辕天说完,逃也似的一个瞬移,走了。因为此时怙玛拉斯正小声嘀咕道:“嗯,符玉虽然有了,可我还没称手的兵器呢,要不要叫师叔拿呢……”见到轩辕天突然消失,坎笛德则有点遗憾的说道:“哎,可惜了,听说傲人们的兵器很有意思的……”悟毅有点哭笑不得的看着两人,这两人也太不知足了,要知道,仙辰级别的高手做的符玉可是极品啊,在一定程度上可比兵器要宝贵多了。

“啊……师叔!你又回来了吗?我刚才想……呃……”怙玛拉斯看着眼前闪现的金光,他以为刚走的轩辕天又回来了,顿时高兴的大叫起来,可金光散去,出现在他面前的却是一名中年妇人。妇人长得很普通,却有一股独特的气质,给人一种亲切,慈祥的感觉,让人顿生好感。悟毅看的又是一愣,眼前的妇人虽然看过去有些普通,但却也至少是渡劫期的顶尖高手了!悟毅不禁摇了摇头,他真的有点怀疑傲佛界的顶尖高手不超过十个的说法了。妇人给悟毅一种熟悉的感觉,好像在哪见过似的,可悟毅仔细的打量着妇人,却很肯定自己从没见过她。”我是伊虂教员,欢迎你们来到傲尔佛学院,等下我将带领你们参观这座历史悠久的院校,我想你们会很快喜欢上它的。好了,我们可以走了,大家跟上,别掉队了!”伊虂微笑着说完,似有深意的看了悟毅一眼,缓缓的走进学院,虽然是走的,可一眨眼,身子已在百步之外。悟毅微笑着跟上,这种“缩地成寸”的功法他也会,其实只要达到开光期中段的修为就可以办到了,米蕾亚他们也会,只不过不熟练罢了。”这种小伎俩我怙玛拉斯也会!不过速度会不会太快了点?该……该死的,等等我!”怙玛拉斯怪叫一声,也全力跟上。而原来院校门口再次金光一闪,出现了一个老人,正是轩辕天。他微笑的看着远去的众人,喃喃道:“这几个小朋友有意思,也许会给这座沉寂的学院带来欢乐也说不定呢!嗯,新生招待工作还真无聊,叫别人来吧……”说完,轩辕天再次消失在原地。

“这是宿舍,以后你们就住在这里了!”伊虂领大家来到一座古雅的建筑前,微笑的介绍道。”哇咧,米蕾亚也跟我们住在一起吗?会不会不方便?不是说……呃……”悟毅夸张的瞪着米蕾亚,有点想入非非了,话还没说一半,就被伊虂不轻不重的敲了一下,“小毅,你想哪去了?你们住在不同的房间呢!”伊虂轻柔的抚摸着悟毅头上被敲打的部位,望着悟毅委屈的样子,有点好笑的继续解释道,“你们住在007单元,这个单元有三室一厅,够你们住的了!”“哦……”悟毅听得一阵云里雾里的,单元,三室一厅的他根本就不懂,在他想来,住在一起的话就应该是像在幻梦中几个人挤在一间像茅屋一样窄小的空间里,所以他才有前面的那句话。而对于伊虂知道自己的名字,悟毅也没做多想,他认为这应该是很正常的事。米蕾亚则显得有点脸红,她没想到悟毅也会乱说话的。

接着伊虂带着悟毅参观了他们的宿舍,悟毅看得一阵啧啧称奇,他没想到住的地方可以有这么多名堂的。完后,悟毅感到一阵饥饿,其实他在迷踪就已经饿了。悟毅捂着“咕咕”乱叫的肚子,有点不好意思的对着大家说道:“呵呵,我饿了。伊虂教员,有吃的吗?”

傲佛界的实力划分标准是这样的:初经洗礼的学员处于开光期,然后是铸暹期,始动期,归融期,静寂期,昕启期,空濛期,渡劫期,仙辰期,最后则是成神!其中仙辰到成神还差了许多个境界,不过已经没人去划分这个标准了。在傲佛界,诸人的实力分布可以用两极分化开形容。大部分的傲人都处于铸暹期到静寂期这几个境界,处于昕启期到空濛期这一中间阶段的则基本没有,然而渡劫期到仙辰期的顶尖高手反而有那么几个!这些顶尖高手通常都会寻觅一个僻静的场所继续潜修,很少理会世事,所以在傲佛界,达到归融期的已经可以算是高手了。而每个境界都有分上,中,下三个阶段,实力每上升一个阶段,都有很大的改变,这么说吧,一般情况下,一个归融期上段的高手可以很轻易的同时对付同境界的中段高手!而如果每上升一个境界,那实力就已经有了质的飞跃了。现在悟毅则是个归融期下段的高手。

傲人们每上升一个阶段,都要付出大量的时间与艰苦的修练,而一些没有天赋的傲人更是可能穷其一生也无法寸进!修神讲究功法与心境的同时修练,可是现在许多傲人只注重功法却忘了心境的修练,所以现在傲佛界真正的顶尖高手是越来越少了。而对于那些顶尖高手,悟毅是很尊重的。当下悟毅恭敬的回道:“是的,前辈!”米蕾亚也跟着悟毅恭敬的朝老人点头。老人哈哈大笑:“小毅,不用这么拘谨,我是你二叔的朋友,说来你也可以叫我一声叔叔呢!”“啊?呵呵……轩辕叔叔好!”悟毅挠着头,不好意思的笑道。悟毅突然记起来,在幻梦中,武痴是说过有这么个叔叔的。老人真名叫轩辕天,是个修练了几千年的怪物,他已经是仙辰期的顶尖高手了。在傲佛界,处于仙辰期的高手,通常被尊称为仙人,那可是很了不起的存在啊。本来轩辕天应该在某深山中潜修,可他不忍傲佛界衰弱,居然放弃潜修,出山当了傲尔佛学院的院长,是个很让人尊敬的傲人老前辈呢。”见过轩辕师叔!”米蕾亚四人闻言连忙行礼道。他们可没想到眼前的老人居然是这个学院的院长呢,既然是院长,那修为与涵养肯定是不会差的,所以怙玛拉斯屁颠屁颠的走到轩辕天面前,厚颜的伸手道:“伟大的师叔啊!我们师尊说过长辈见到晚辈通常是要送些礼的,你看……”说罢还眨巴着眼睛,一副无奈的样子。”哈哈哈哈……有趣,有趣!现在很少有人敢这样跟我说话了,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轩辕天开怀大笑的问道。”我叫怙玛拉斯,是个帅气的印度小伙子!”怙玛拉斯继续厚颜道。其他几人闻言都别过头去,他们有点受不了怙玛拉斯了。”我身上也没有什么好东西,这是我闲着无事做的几道符玉,你们拿去吧!”轩辕天说着手上已多了几块乳白的略闪着莹光的符玉,递给了怙玛拉斯几人,几人也都乖巧的道谢着。悟毅有点郁闷的看着几人欣喜的样子,忍不住问道:“叔叔,为什么没我的份?”“你身上的好东西还少吗?”轩辕天难得的翻起白眼反问道。”可是……就缺少符玉啊!”悟毅也开始厚起脸皮了,在他想来,仙辰级别的超级高手制作的符玉肯定是不同凡响的,所谓不要白不要嘛。”就这几块了,拿去吧!”轩辕天无奈道,不愧是武痴教出来的,脸皮厚得可以。”谢谢叔叔!呵呵……”悟毅高兴的笑道,同时收起符玉。武痴从来没给悟毅做过符玉,按他的说法则是符玉会使人变得懒惰,影响修为,所以不如不要。”小毅,叔叔就先走了,你自己多保重吧!伊虂,出来迎接新生了。”轩辕天说完,逃也似的一个瞬移,走了。因为此时怙玛拉斯正小声嘀咕道:“嗯,符玉虽然有了,可我还没称手的兵器呢,要不要叫师叔拿呢……”见到轩辕天突然消失,坎笛德则有点遗憾的说道:“哎,可惜了,听说傲人们的兵器很有意思的……”悟毅有点哭笑不得的看着两人,这两人也太不知足了,要知道,仙辰级别的高手做的符玉可是极品啊,在一定程度上可比兵器要宝贵多了。

“啊……师叔!你又回来了吗?我刚才想……呃……”怙玛拉斯看着眼前闪现的金光,他以为刚走的轩辕天又回来了,顿时高兴的大叫起来,可金光散去,出现在他面前的却是一名中年妇人。妇人长得很普通,却有一股独特的气质,给人一种亲切,慈祥的感觉,让人顿生好感。悟毅看的又是一愣,眼前的妇人虽然看过去有些普通,但却也至少是渡劫期的顶尖高手了!悟毅不禁摇了摇头,他真的有点怀疑傲佛界的顶尖高手不超过十个的说法了。妇人给悟毅一种熟悉的感觉,好像在哪见过似的,可悟毅仔细的打量着妇人,却很肯定自己从没见过她。”我是伊虂教员,欢迎你们来到傲尔佛学院,等下我将带领你们参观这座历史悠久的院校,我想你们会很快喜欢上它的。好了,我们可以走了,大家跟上,别掉队了!”伊虂微笑着说完,似有深意的看了悟毅一眼,缓缓的走进学院,虽然是走的,可一眨眼,身子已在百步之外。悟毅微笑着跟上,这种“缩地成寸”的功法他也会,其实只要达到开光期中段的修为就可以办到了,米蕾亚他们也会,只不过不熟练罢了。”这种小伎俩我怙玛拉斯也会!不过速度会不会太快了点?该……该死的,等等我!”怙玛拉斯怪叫一声,也全力跟上。而原来院校门口再次金光一闪,出现了一个老人,正是轩辕天。他微笑的看着远去的众人,喃喃道:“这几个小朋友有意思,也许会给这座沉寂的学院带来欢乐也说不定呢!嗯,新生招待工作还真无聊,叫别人来吧……”说完,轩辕天再次消失在原地。

“这是宿舍,以后你们就住在这里了!”伊虂领大家来到一座古雅的建筑前,微笑的介绍道。”哇咧,米蕾亚也跟我们住在一起吗?会不会不方便?不是说……呃……”悟毅夸张的瞪着米蕾亚,有点想入非非了,话还没说一半,就被伊虂不轻不重的敲了一下,“小毅,你想哪去了?你们住在不同的房间呢!”伊虂轻柔的抚摸着悟毅头上被敲打的部位,望着悟毅委屈的样子,有点好笑的继续解释道,“你们住在007单元,这个单元有三室一厅,够你们住的了!”“哦……”悟毅听得一阵云里雾里的,单元,三室一厅的他根本就不懂,在他想来,住在一起的话就应该是像在幻梦中几个人挤在一间像茅屋一样窄小的空间里,所以他才有前面的那句话。而对于伊虂知道自己的名字,悟毅也没做多想,他认为这应该是很正常的事。米蕾亚则显得有点脸红,她没想到悟毅也会乱说话的。

接着伊虂带着悟毅参观了他们的宿舍,悟毅看得一阵啧啧称奇,他没想到住的地方可以有这么多名堂的。完后,悟毅感到一阵饥饿,其实他在迷踪就已经饿了。悟毅捂着“咕咕”乱叫的肚子,有点不好意思的对着大家说道:“呵呵,我饿了。伊虂教员,有吃的吗?”傲佛界的实力划分标准是这样的:初经洗礼的学员处于开光期,然后是铸暹期,始动期,归融期,静寂期,昕启期,空濛期,渡劫期,仙辰期,最后则是成神!其中仙辰到成神还差了许多个境界,不过已经没人去划分这个标准了。在傲佛界,诸人的实力分布可以用两极分化开形容。大部分的傲人都处于铸暹期到静寂期这几个境界,处于昕启期到空濛期这一中间阶段的则基本没有,然而渡劫期到仙辰期的顶尖高手反而有那么几个!这些顶尖高手通常都会寻觅一个僻静的场所继续潜修,很少理会世事,所以在傲佛界,达到归融期的已经可以算是高手了。而每个境界都有分上,中,下三个阶段,实力每上升一个阶段,都有很大的改变,这么说吧,一般情况下,一个归融期上段的高手可以很轻易的同时对付同境界的中段高手!而如果每上升一个境界,那实力就已经有了质的飞跃了。现在悟毅则是个归融期下段的高手。

傲人们每上升一个阶段,都要付出大量的时间与艰苦的修练,而一些没有天赋的傲人更是可能穷其一生也无法寸进!修神讲究功法与心境的同时修练,可是现在许多傲人只注重功法却忘了心境的修练,所以现在傲佛界真正的顶尖高手是越来越少了。而对于那些顶尖高手,悟毅是很尊重的。当下悟毅恭敬的回道:“是的,前辈!”米蕾亚也跟着悟毅恭敬的朝老人点头。老人哈哈大笑:“小毅,不用这么拘谨,我是你二叔的朋友,说来你也可以叫我一声叔叔呢!”“啊?呵呵……轩辕叔叔好!”悟毅挠着头,不好意思的笑道。悟毅突然记起来,在幻梦中,武痴是说过有这么个叔叔的。老人真名叫轩辕天,是个修练了几千年的怪物,他已经是仙辰期的顶尖高手了。在傲佛界,处于仙辰期的高手,通常被尊称为仙人,那可是很了不起的存在啊。本来轩辕天应该在某深山中潜修,可他不忍傲佛界衰弱,居然放弃潜修,出山当了傲尔佛学院的院长,是个很让人尊敬的傲人老前辈呢。”见过轩辕师叔!”米蕾亚四人闻言连忙行礼道。他们可没想到眼前的老人居然是这个学院的院长呢,既然是院长,那修为与涵养肯定是不会差的,所以怙玛拉斯屁颠屁颠的走到轩辕天面前,厚颜的伸手道:“伟大的师叔啊!我们师尊说过长辈见到晚辈通常是要送些礼的,你看……”说罢还眨巴着眼睛,一副无奈的样子。”哈哈哈哈……有趣,有趣!现在很少有人敢这样跟我说话了,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轩辕天开怀大笑的问道。”我叫怙玛拉斯,是个帅气的印度小伙子!”怙玛拉斯继续厚颜道。其他几人闻言都别过头去,他们有点受不了怙玛拉斯了。”我身上也没有什么好东西,这是我闲着无事做的几道符玉,你们拿去吧!”轩辕天说着手上已多了几块乳白的略闪着莹光的符玉,递给了怙玛拉斯几人,几人也都乖巧的道谢着。悟毅有点郁闷的看着几人欣喜的样子,忍不住问道:“叔叔,为什么没我的份?”“你身上的好东西还少吗?”轩辕天难得的翻起白眼反问道。”可是……就缺少符玉啊!”悟毅也开始厚起脸皮了,在他想来,仙辰级别的超级高手制作的符玉肯定是不同凡响的,所谓不要白不要嘛。”就这几块了,拿去吧!”轩辕天无奈道,不愧是武痴教出来的,脸皮厚得可以。”谢谢叔叔!呵呵……”悟毅高兴的笑道,同时收起符玉。武痴从来没给悟毅做过符玉,按他的说法则是符玉会使人变得懒惰,影响修为,所以不如不要。”小毅,叔叔就先走了,你自己多保重吧!伊虂,出来迎接新生了。”轩辕天说完,逃也似的一个瞬移,走了。因为此时怙玛拉斯正小声嘀咕道:“嗯,符玉虽然有了,可我还没称手的兵器呢,要不要叫师叔拿呢……”见到轩辕天突然消失,坎笛德则有点遗憾的说道:“哎,可惜了,听说傲人们的兵器很有意思的……”悟毅有点哭笑不得的看着两人,这两人也太不知足了,要知道,仙辰级别的高手做的符玉可是极品啊,在一定程度上可比兵器要宝贵多了。

“啊……师叔!你又回来了吗?我刚才想……呃……”怙玛拉斯看着眼前闪现的金光,他以为刚走的轩辕天又回来了,顿时高兴的大叫起来,可金光散去,出现在他面前的却是一名中年妇人。妇人长得很普通,却有一股独特的气质,给人一种亲切,慈祥的感觉,让人顿生好感。悟毅看的又是一愣,眼前的妇人虽然看过去有些普通,但却也至少是渡劫期的顶尖高手了!悟毅不禁摇了摇头,他真的有点怀疑傲佛界的顶尖高手不超过十个的说法了。妇人给悟毅一种熟悉的感觉,好像在哪见过似的,可悟毅仔细的打量着妇人,却很肯定自己从没见过她。”我是伊虂教员,欢迎你们来到傲尔佛学院,等下我将带领你们参观这座历史悠久的院校,我想你们会很快喜欢上它的。好了,我们可以走了,大家跟上,别掉队了!”伊虂微笑着说完,似有深意的看了悟毅一眼,缓缓的走进学院,虽然是走的,可一眨眼,身子已在百步之外。悟毅微笑着跟上,这种“缩地成寸”的功法他也会,其实只要达到开光期中段的修为就可以办到了,米蕾亚他们也会,只不过不熟练罢了。”这种小伎俩我怙玛拉斯也会!不过速度会不会太快了点?该……该死的,等等我!”怙玛拉斯怪叫一声,也全力跟上。而原来院校门口再次金光一闪,出现了一个老人,正是轩辕天。他微笑的看着远去的众人,喃喃道:“这几个小朋友有意思,也许会给这座沉寂的学院带来欢乐也说不定呢!嗯,新生招待工作还真无聊,叫别人来吧……”说完,轩辕天再次消失在原地。

“这是宿舍,以后你们就住在这里了!”伊虂领大家来到一座古雅的建筑前,微笑的介绍道。”哇咧,米蕾亚也跟我们住在一起吗?会不会不方便?不是说……呃……”悟毅夸张的瞪着米蕾亚,有点想入非非了,话还没说一半,就被伊虂不轻不重的敲了一下,“小毅,你想哪去了?你们住在不同的房间呢!”伊虂轻柔的抚摸着悟毅头上被敲打的部位,望着悟毅委屈的样子,有点好笑的继续解释道,“你们住在007单元,这个单元有三室一厅,够你们住的了!”“哦……”悟毅听得一阵云里雾里的,单元,三室一厅的他根本就不懂,在他想来,住在一起的话就应该是像在幻梦中几个人挤在一间像茅屋一样窄小的空间里,所以他才有前面的那句话。而对于伊虂知道自己的名字,悟毅也没做多想,他认为这应该是很正常的事。米蕾亚则显得有点脸红,她没想到悟毅也会乱说话的。

接着伊虂带着悟毅参观了他们的宿舍,悟毅看得一阵啧啧称奇,他没想到住的地方可以有这么多名堂的。完后,悟毅感到一阵饥饿,其实他在迷踪就已经饿了。悟毅捂着“咕咕”乱叫的肚子,有点不好意思的对着大家说道:“呵呵,我饿了。伊虂教员,有吃的吗?”

傲佛界的实力划分标准是这样的:初经洗礼的学员处于开光期,然后是铸暹期,始动期,归融期,静寂期,昕启期,空濛期,渡劫期,仙辰期,最后则是成神!其中仙辰到成神还差了许多个境界,不过已经没人去划分这个标准了。在傲佛界,诸人的实力分布可以用两极分化开形容。大部分的傲人都处于铸暹期到静寂期这几个境界,处于昕启期到空濛期这一中间阶段的则基本没有,然而渡劫期到仙辰期的顶尖高手反而有那么几个!这些顶尖高手通常都会寻觅一个僻静的场所继续潜修,很少理会世事,所以在傲佛界,达到归融期的已经可以算是高手了。而每个境界都有分上,中,下三个阶段,实力每上升一个阶段,都有很大的改变,这么说吧,一般情况下,一个归融期上段的高手可以很轻易的同时对付同境界的中段高手!而如果每上升一个境界,那实力就已经有了质的飞跃了。现在悟毅则是个归融期下段的高手。

傲人们每上升一个阶段,都要付出大量的时间与艰苦的修练,而一些没有天赋的傲人更是可能穷其一生也无法寸进!修神讲究功法与心境的同时修练,可是现在许多傲人只注重功法却忘了心境的修练,所以现在傲佛界真正的顶尖高手是越来越少了。而对于那些顶尖高手,悟毅是很尊重的。当下悟毅恭敬的回道:“是的,前辈!”米蕾亚也跟着悟毅恭敬的朝老人点头。老人哈哈大笑:“小毅,不用这么拘谨,我是你二叔的朋友,说来你也可以叫我一声叔叔呢!”“啊?呵呵……轩辕叔叔好!”悟毅挠着头,不好意思的笑道。悟毅突然记起来,在幻梦中,武痴是说过有这么个叔叔的。老人真名叫轩辕天,是个修练了几千年的怪物,他已经是仙辰期的顶尖高手了。在傲佛界,处于仙辰期的高手,通常被尊称为仙人,那可是很了不起的存在啊。本来轩辕天应该在某深山中潜修,可他不忍傲佛界衰弱,居然放弃潜修,出山当了傲尔佛学院的院长,是个很让人尊敬的傲人老前辈呢。”见过轩辕师叔!”米蕾亚四人闻言连忙行礼道。他们可没想到眼前的老人居然是这个学院的院长呢,既然是院长,那修为与涵养肯定是不会差的,所以怙玛拉斯屁颠屁颠的走到轩辕天面前,厚颜的伸手道:“伟大的师叔啊!我们师尊说过长辈见到晚辈通常是要送些礼的,你看……”说罢还眨巴着眼睛,一副无奈的样子。”哈哈哈哈……有趣,有趣!现在很少有人敢这样跟我说话了,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轩辕天开怀大笑的问道。”我叫怙玛拉斯,是个帅气的印度小伙子!”怙玛拉斯继续厚颜道。其他几人闻言都别过头去,他们有点受不了怙玛拉斯了。”我身上也没有什么好东西,这是我闲着无事做的几道符玉,你们拿去吧!”轩辕天说着手上已多了几块乳白的略闪着莹光的符玉,递给了怙玛拉斯几人,几人也都乖巧的道谢着。悟毅有点郁闷的看着几人欣喜的样子,忍不住问道:“叔叔,为什么没我的份?”“你身上的好东西还少吗?”轩辕天难得的翻起白眼反问道。”可是……就缺少符玉啊!”悟毅也开始厚起脸皮了,在他想来,仙辰级别的超级高手制作的符玉肯定是不同凡响的,所谓不要白不要嘛。”就这几块了,拿去吧!”轩辕天无奈道,不愧是武痴教出来的,脸皮厚得可以。”谢谢叔叔!呵呵……”悟毅高兴的笑道,同时收起符玉。武痴从来没给悟毅做过符玉,按他的说法则是符玉会使人变得懒惰,影响修为,所以不如不要。”小毅,叔叔就先走了,你自己多保重吧!伊虂,出来迎接新生了。”轩辕天说完,逃也似的一个瞬移,走了。因为此时怙玛拉斯正小声嘀咕道:“嗯,符玉虽然有了,可我还没称手的兵器呢,要不要叫师叔拿呢……”见到轩辕天突然消失,坎笛德则有点遗憾的说道:“哎,可惜了,听说傲人们的兵器很有意思的……”悟毅有点哭笑不得的看着两人,这两人也太不知足了,要知道,仙辰级别的高手做的符玉可是极品啊,在一定程度上可比兵器要宝贵多了。

“啊……师叔!你又回来了吗?我刚才想……呃……”怙玛拉斯看着眼前闪现的金光,他以为刚走的轩辕天又回来了,顿时高兴的大叫起来,可金光散去,出现在他面前的却是一名中年妇人。妇人长得很普通,却有一股独特的气质,给人一种亲切,慈祥的感觉,让人顿生好感。悟毅看的又是一愣,眼前的妇人虽然看过去有些普通,但却也至少是渡劫期的顶尖高手了!悟毅不禁摇了摇头,他真的有点怀疑傲佛界的顶尖高手不超过十个的说法了。妇人给悟毅一种熟悉的感觉,好像在哪见过似的,可悟毅仔细的打量着妇人,却很肯定自己从没见过她。”我是伊虂教员,欢迎你们来到傲尔佛学院,等下我将带领你们参观这座历史悠久的院校,我想你们会很快喜欢上它的。好了,我们可以走了,大家跟上,别掉队了!”伊虂微笑着说完,似有深意的看了悟毅一眼,缓缓的走进学院,虽然是走的,可一眨眼,身子已在百步之外。悟毅微笑着跟上,这种“缩地成寸”的功法他也会,其实只要达到开光期中段的修为就可以办到了,米蕾亚他们也会,只不过不熟练罢了。”这种小伎俩我怙玛拉斯也会!不过速度会不会太快了点?该……该死的,等等我!”怙玛拉斯怪叫一声,也全力跟上。而原来院校门口再次金光一闪,出现了一个老人,正是轩辕天。他微笑的看着远去的众人,喃喃道:“这几个小朋友有意思,也许会给这座沉寂的学院带来欢乐也说不定呢!嗯,新生招待工作还真无聊,叫别人来吧……”说完,轩辕天再次消失在原地。

“这是宿舍,以后你们就住在这里了!”伊虂领大家来到一座古雅的建筑前,微笑的介绍道。”哇咧,米蕾亚也跟我们住在一起吗?会不会不方便?不是说……呃……”悟毅夸张的瞪着米蕾亚,有点想入非非了,话还没说一半,就被伊虂不轻不重的敲了一下,“小毅,你想哪去了?你们住在不同的房间呢!”伊虂轻柔的抚摸着悟毅头上被敲打的部位,望着悟毅委屈的样子,有点好笑的继续解释道,“你们住在007单元,这个单元有三室一厅,够你们住的了!”“哦……”悟毅听得一阵云里雾里的,单元,三室一厅的他根本就不懂,在他想来,住在一起的话就应该是像在幻梦中几个人挤在一间像茅屋一样窄小的空间里,所以他才有前面的那句话。而对于伊虂知道自己的名字,悟毅也没做多想,他认为这应该是很正常的事。米蕾亚则显得有点脸红,她没想到悟毅也会乱说话的。

接着伊虂带着悟毅参观了他们的宿舍,悟毅看得一阵啧啧称奇,他没想到住的地方可以有这么多名堂的。完后,悟毅感到一阵饥饿,其实他在迷踪就已经饿了。悟毅捂着“咕咕”乱叫的肚子,有点不好意思的对着大家说道:“呵呵,我饿了。伊虂教员,有吃的吗?”傲佛界的实力划分标准是这样的:初经洗礼的学员处于开光期,然后是铸暹期,始动期,归融期,静寂期,昕启期,空濛期,渡劫期,仙辰期,最后则是成神!其中仙辰到成神还差了许多个境界,不过已经没人去划分这个标准了。在傲佛界,诸人的实力分布可以用两极分化开形容。大部分的傲人都处于铸暹期到静寂期这几个境界,处于昕启期到空濛期这一中间阶段的则基本没有,然而渡劫期到仙辰期的顶尖高手反而有那么几个!这些顶尖高手通常都会寻觅一个僻静的场所继续潜修,很少理会世事,所以在傲佛界,达到归融期的已经可以算是高手了。而每个境界都有分上,中,下三个阶段,实力每上升一个阶段,都有很大的改变,这么说吧,一般情况下,一个归融期上段的高手可以很轻易的同时对付同境界的中段高手!而如果每上升一个境界,那实力就已经有了质的飞跃了。现在悟毅则是个归融期下段的高手。

傲人们每上升一个阶段,都要付出大量的时间与艰苦的修练,而一些没有天赋的傲人更是可能穷其一生也无法寸进!修神讲究功法与心境的同时修练,可是现在许多傲人只注重功法却忘了心境的修练,所以现在傲佛界真正的顶尖高手是越来越少了。而对于那些顶尖高手,悟毅是很尊重的。当下悟毅恭敬的回道:“是的,前辈!”米蕾亚也跟着悟毅恭敬的朝老人点头。老人哈哈大笑:“小毅,不用这么拘谨,我是你二叔的朋友,说来你也可以叫我一声叔叔呢!”“啊?呵呵……轩辕叔叔好!”悟毅挠着头,不好意思的笑道。悟毅突然记起来,在幻梦中,武痴是说过有这么个叔叔的。老人真名叫轩辕天,是个修练了几千年的怪物,他已经是仙辰期的顶尖高手了。在傲佛界,处于仙辰期的高手,通常被尊称为仙人,那可是很了不起的存在啊。本来轩辕天应该在某深山中潜修,可他不忍傲佛界衰弱,居然放弃潜修,出山当了傲尔佛学院的院长,是个很让人尊敬的傲人老前辈呢。”见过轩辕师叔!”米蕾亚四人闻言连忙行礼道。他们可没想到眼前的老人居然是这个学院的院长呢,既然是院长,那修为与涵养肯定是不会差的,所以怙玛拉斯屁颠屁颠的走到轩辕天面前,厚颜的伸手道:“伟大的师叔啊!我们师尊说过长辈见到晚辈通常是要送些礼的,你看……”说罢还眨巴着眼睛,一副无奈的样子。”哈哈哈哈……有趣,有趣!现在很少有人敢这样跟我说话了,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轩辕天开怀大笑的问道。”我叫怙玛拉斯,是个帅气的印度小伙子!”怙玛拉斯继续厚颜道。其他几人闻言都别过头去,他们有点受不了怙玛拉斯了。”我身上也没有什么好东西,这是我闲着无事做的几道符玉,你们拿去吧!”轩辕天说着手上已多了几块乳白的略闪着莹光的符玉,递给了怙玛拉斯几人,几人也都乖巧的道谢着。悟毅有点郁闷的看着几人欣喜的样子,忍不住问道:“叔叔,为什么没我的份?”“你身上的好东西还少吗?”轩辕天难得的翻起白眼反问道。”可是……就缺少符玉啊!”悟毅也开始厚起脸皮了,在他想来,仙辰级别的超级高手制作的符玉肯定是不同凡响的,所谓不要白不要嘛。”就这几块了,拿去吧!”轩辕天无奈道,不愧是武痴教出来的,脸皮厚得可以。”谢谢叔叔!呵呵……”悟毅高兴的笑道,同时收起符玉。武痴从来没给悟毅做过符玉,按他的说法则是符玉会使人变得懒惰,影响修为,所以不如不要。”小毅,叔叔就先走了,你自己多保重吧!伊虂,出来迎接新生了。”轩辕天说完,逃也似的一个瞬移,走了。因为此时怙玛拉斯正小声嘀咕道:“嗯,符玉虽然有了,可我还没称手的兵器呢,要不要叫师叔拿呢……”见到轩辕天突然消失,坎笛德则有点遗憾的说道:“哎,可惜了,听说傲人们的兵器很有意思的……”悟毅有点哭笑不得的看着两人,这两人也太不知足了,要知道,仙辰级别的高手做的符玉可是极品啊,在一定程度上可比兵器要宝贵多了。

“啊……师叔!你又回来了吗?我刚才想……呃……”怙玛拉斯看着眼前闪现的金光,他以为刚走的轩辕天又回来了,顿时高兴的大叫起来,可金光散去,出现在他面前的却是一名中年妇人。妇人长得很普通,却有一股独特的气质,给人一种亲切,慈祥的感觉,让人顿生好感。悟毅看的又是一愣,眼前的妇人虽然看过去有些普通,但却也至少是渡劫期的顶尖高手了!悟毅不禁摇了摇头,他真的有点怀疑傲佛界的顶尖高手不超过十个的说法了。妇人给悟毅一种熟悉的感觉,好像在哪见过似的,可悟毅仔细的打量着妇人,却很肯定自己从没见过她。”我是伊虂教员,欢迎你们来到傲尔佛学院,等下我将带领你们参观这座历史悠久的院校,我想你们会很快喜欢上它的。好了,我们可以走了,大家跟上,别掉队了!”伊虂微笑着说完,似有深意的看了悟毅一眼,缓缓的走进学院,虽然是走的,可一眨眼,身子已在百步之外。悟毅微笑着跟上,这种“缩地成寸”的功法他也会,其实只要达到开光期中段的修为就可以办到了,米蕾亚他们也会,只不过不熟练罢了。”这种小伎俩我怙玛拉斯也会!不过速度会不会太快了点?该……该死的,等等我!”怙玛拉斯怪叫一声,也全力跟上。而原来院校门口再次金光一闪,出现了一个老人,正是轩辕天。他微笑的看着远去的众人,喃喃道:“这几个小朋友有意思,也许会给这座沉寂的学院带来欢乐也说不定呢!嗯,新生招待工作还真无聊,叫别人来吧……”说完,轩辕天再次消失在原地。

“这是宿舍,以后你们就住在这里了!”伊虂领大家来到一座古雅的建筑前,微笑的介绍道。”哇咧,米蕾亚也跟我们住在一起吗?会不会不方便?不是说……呃……”悟毅夸张的瞪着米蕾亚,有点想入非非了,话还没说一半,就被伊虂不轻不重的敲了一下,“小毅,你想哪去了?你们住在不同的房间呢!”伊虂轻柔的抚摸着悟毅头上被敲打的部位,望着悟毅委屈的样子,有点好笑的继续解释道,“你们住在007单元,这个单元有三室一厅,够你们住的了!”“哦……”悟毅听得一阵云里雾里的,单元,三室一厅的他根本就不懂,在他想来,住在一起的话就应该是像在幻梦中几个人挤在一间像茅屋一样窄小的空间里,所以他才有前面的那句话。而对于伊虂知道自己的名字,悟毅也没做多想,他认为这应该是很正常的事。米蕾亚则显得有点脸红,她没想到悟毅也会乱说话的。

接着伊虂带着悟毅参观了他们的宿舍,悟毅看得一阵啧啧称奇,他没想到住的地方可以有这么多名堂的。完后,悟毅感到一阵饥饿,其实他在迷踪就已经饿了。悟毅捂着“咕咕”乱叫的肚子,有点不好意思的对着大家说道:“呵呵,我饿了。伊虂教员,有吃的吗?”

傲佛界的实力划分标准是这样的:初经洗礼的学员处于开光期,然后是铸暹期,始动期,归融期,静寂期,昕启期,空濛期,渡劫期,仙辰期,最后则是成神!其中仙辰到成神还差了许多个境界,不过已经没人去划分这个标准了。在傲佛界,诸人的实力分布可以用两极分化开形容。大部分的傲人都处于铸暹期到静寂期这几个境界,处于昕启期到空濛期这一中间阶段的则基本没有,然而渡劫期到仙辰期的顶尖高手反而有那么几个!这些顶尖高手通常都会寻觅一个僻静的场所继续潜修,很少理会世事,所以在傲佛界,达到归融期的已经可以算是高手了。而每个境界都有分上,中,下三个阶段,实力每上升一个阶段,都有很大的改变,这么说吧,一般情况下,一个归融期上段的高手可以很轻易的同时对付同境界的中段高手!而如果每上升一个境界,那实力就已经有了质的飞跃了。现在悟毅则是个归融期下段的高手。

傲人们每上升一个阶段,都要付出大量的时间与艰苦的修练,而一些没有天赋的傲人更是可能穷其一生也无法寸进!修神讲究功法与心境的同时修练,可是现在许多傲人只注重功法却忘了心境的修练,所以现在傲佛界真正的顶尖高手是越来越少了。而对于那些顶尖高手,悟毅是很尊重的。当下悟毅恭敬的回道:“是的,前辈!”米蕾亚也跟着悟毅恭敬的朝老人点头。老人哈哈大笑:“小毅,不用这么拘谨,我是你二叔的朋友,说来你也可以叫我一声叔叔呢!”“啊?呵呵……轩辕叔叔好!”悟毅挠着头,不好意思的笑道。悟毅突然记起来,在幻梦中,武痴是说过有这么个叔叔的。老人真名叫轩辕天,是个修练了几千年的怪物,他已经是仙辰期的顶尖高手了。在傲佛界,处于仙辰期的高手,通常被尊称为仙人,那可是很了不起的存在啊。本来轩辕天应该在某深山中潜修,可他不忍傲佛界衰弱,居然放弃潜修,出山当了傲尔佛学院的院长,是个很让人尊敬的傲人老前辈呢。”见过轩辕师叔!”米蕾亚四人闻言连忙行礼道。他们可没想到眼前的老人居然是这个学院的院长呢,既然是院长,那修为与涵养肯定是不会差的,所以怙玛拉斯屁颠屁颠的走到轩辕天面前,厚颜的伸手道:“伟大的师叔啊!我们师尊说过长辈见到晚辈通常是要送些礼的,你看……”说罢还眨巴着眼睛,一副无奈的样子。”哈哈哈哈……有趣,有趣!现在很少有人敢这样跟我说话了,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轩辕天开怀大笑的问道。”我叫怙玛拉斯,是个帅气的印度小伙子!”怙玛拉斯继续厚颜道。其他几人闻言都别过头去,他们有点受不了怙玛拉斯了。”我身上也没有什么好东西,这是我闲着无事做的几道符玉,你们拿去吧!”轩辕天说着手上已多了几块乳白的略闪着莹光的符玉,递给了怙玛拉斯几人,几人也都乖巧的道谢着。悟毅有点郁闷的看着几人欣喜的样子,忍不住问道:“叔叔,为什么没我的份?”“你身上的好东西还少吗?”轩辕天难得的翻起白眼反问道。”可是……就缺少符玉啊!”悟毅也开始厚起脸皮了,在他想来,仙辰级别的超级高手制作的符玉肯定是不同凡响的,所谓不要白不要嘛。”就这几块了,拿去吧!”轩辕天无奈道,不愧是武痴教出来的,脸皮厚得可以。”谢谢叔叔!呵呵……”悟毅高兴的笑道,同时收起符玉。武痴从来没给悟毅做过符玉,按他的说法则是符玉会使人变得懒惰,影响修为,所以不如不要。”小毅,叔叔就先走了,你自己多保重吧!伊虂,出来迎接新生了。”轩辕天说完,逃也似的一个瞬移,走了。因为此时怙玛拉斯正小声嘀咕道:“嗯,符玉虽然有了,可我还没称手的兵器呢,要不要叫师叔拿呢……”见到轩辕天突然消失,坎笛德则有点遗憾的说道:“哎,可惜了,听说傲人们的兵器很有意思的……”悟毅有点哭笑不得的看着两人,这两人也太不知足了,要知道,仙辰级别的高手做的符玉可是极品啊,在一定程度上可比兵器要宝贵多了。

“啊……师叔!你又回来了吗?我刚才想……呃……”怙玛拉斯看着眼前闪现的金光,他以为刚走的轩辕天又回来了,顿时高兴的大叫起来,可金光散去,出现在他面前的却是一名中年妇人。妇人长得很普通,却有一股独特的气质,给人一种亲切,慈祥的感觉,让人顿生好感。悟毅看的又是一愣,眼前的妇人虽然看过去有些普通,但却也至少是渡劫期的顶尖高手了!悟毅不禁摇了摇头,他真的有点怀疑傲佛界的顶尖高手不超过十个的说法了。妇人给悟毅一种熟悉的感觉,好像在哪见过似的,可悟毅仔细的打量着妇人,却很肯定自己从没见过她。”我是伊虂教员,欢迎你们来到傲尔佛学院,等下我将带领你们参观这座历史悠久的院校,我想你们会很快喜欢上它的。好了,我们可以走了,大家跟上,别掉队了!”伊虂微笑着说完,似有深意的看了悟毅一眼,缓缓的走进学院,虽然是走的,可一眨眼,身子已在百步之外。悟毅微笑着跟上,这种“缩地成寸”的功法他也会,其实只要达到开光期中段的修为就可以办到了,米蕾亚他们也会,只不过不熟练罢了。”这种小伎俩我怙玛拉斯也会!不过速度会不会太快了点?该……该死的,等等我!”怙玛拉斯怪叫一声,也全力跟上。而原来院校门口再次金光一闪,出现了一个老人,正是轩辕天。他微笑的看着远去的众人,喃喃道:“这几个小朋友有意思,也许会给这座沉寂的学院带来欢乐也说不定呢!嗯,新生招待工作还真无聊,叫别人来吧……”说完,轩辕天再次消失在原地。

“这是宿舍,以后你们就住在这里了!”伊虂领大家来到一座古雅的建筑前,微笑的介绍道。”哇咧,米蕾亚也跟我们住在一起吗?会不会不方便?不是说……呃……”悟毅夸张的瞪着米蕾亚,有点想入非非了,话还没说一半,就被伊虂不轻不重的敲了一下,“小毅,你想哪去了?你们住在不同的房间呢!”伊虂轻柔的抚摸着悟毅头上被敲打的部位,望着悟毅委屈的样子,有点好笑的继续解释道,“你们住在007单元,这个单元有三室一厅,够你们住的了!”“哦……”悟毅听得一阵云里雾里的,单元,三室一厅的他根本就不懂,在他想来,住在一起的话就应该是像在幻梦中几个人挤在一间像茅屋一样窄小的空间里,所以他才有前面的那句话。而对于伊虂知道自己的名字,悟毅也没做多想,他认为这应该是很正常的事。米蕾亚则显得有点脸红,她没想到悟毅也会乱说话的。

接着伊虂带着悟毅参观了他们的宿舍,悟毅看得一阵啧啧称奇,他没想到住的地方可以有这么多名堂的。完后,悟毅感到一阵饥饿,其实他在迷踪就已经饿了。悟毅捂着“咕咕”乱叫的肚子,有点不好意思的对着大家说道:“呵呵,我饿了。伊虂教员,有吃的吗?”傲佛界的实力划分标准是这样的:初经洗礼的学员处于开光期,然后是铸暹期,始动期,归融期,静寂期,昕启期,空濛期,渡劫期,仙辰期,最后则是成神!其中仙辰到成神还差了许多个境界,不过已经没人去划分这个标准了。在傲佛界,诸人的实力分布可以用两极分化开形容。大部分的傲人都处于铸暹期到静寂期这几个境界,处于昕启期到空濛期这一中间阶段的则基本没有,然而渡劫期到仙辰期的顶尖高手反而有那么几个!这些顶尖高手通常都会寻觅一个僻静的场所继续潜修,很少理会世事,所以在傲佛界,达到归融期的已经可以算是高手了。而每个境界都有分上,中,下三个阶段,实力每上升一个阶段,都有很大的改变,这么说吧,一般情况下,一个归融期上段的高手可以很轻易的同时对付同境界的中段高手!而如果每上升一个境界,那实力就已经有了质的飞跃了。现在悟毅则是个归融期下段的高手。

傲人们每上升一个阶段,都要付出大量的时间与艰苦的修练,而一些没有天赋的傲人更是可能穷其一生也无法寸进!修神讲究功法与心境的同时修练,可是现在许多傲人只注重功法却忘了心境的修练,所以现在傲佛界真正的顶尖高手是越来越少了。而对于那些顶尖高手,悟毅是很尊重的。当下悟毅恭敬的回道:“是的,前辈!”米蕾亚也跟着悟毅恭敬的朝老人点头。老人哈哈大笑:“小毅,不用这么拘谨,我是你二叔的朋友,说来你也可以叫我一声叔叔呢!”“啊?呵呵……轩辕叔叔好!”悟毅挠着头,不好意思的笑道。悟毅突然记起来,在幻梦中,武痴是说过有这么个叔叔的。老人真名叫轩辕天,是个修练了几千年的怪物,他已经是仙辰期的顶尖高手了。在傲佛界,处于仙辰期的高手,通常被尊称为仙人,那可是很了不起的存在啊。本来轩辕天应该在某深山中潜修,可他不忍傲佛界衰弱,居然放弃潜修,出山当了傲尔佛学院的院长,是个很让人尊敬的傲人老前辈呢。”见过轩辕师叔!”米蕾亚四人闻言连忙行礼道。他们可没想到眼前的老人居然是这个学院的院长呢,既然是院长,那修为与涵养肯定是不会差的,所以怙玛拉斯屁颠屁颠的走到轩辕天面前,厚颜的伸手道:“伟大的师叔啊!我们师尊说过长辈见到晚辈通常是要送些礼的,你看……”说罢还眨巴着眼睛,一副无奈的样子。”哈哈哈哈……有趣,有趣!现在很少有人敢这样跟我说话了,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轩辕天开怀大笑的问道。”我叫怙玛拉斯,是个帅气的印度小伙子!”怙玛拉斯继续厚颜道。其他几人闻言都别过头去,他们有点受不了怙玛拉斯了。”我身上也没有什么好东西,这是我闲着无事做的几道符玉,你们拿去吧!”轩辕天说着手上已多了几块乳白的略闪着莹光的符玉,递给了怙玛拉斯几人,几人也都乖巧的道谢着。悟毅有点郁闷的看着几人欣喜的样子,忍不住问道:“叔叔,为什么没我的份?”“你身上的好东西还少吗?”轩辕天难得的翻起白眼反问道。”可是……就缺少符玉啊!”悟毅也开始厚起脸皮了,在他想来,仙辰级别的超级高手制作的符玉肯定是不同凡响的,所谓不要白不要嘛。”就这几块了,拿去吧!”轩辕天无奈道,不愧是武痴教出来的,脸皮厚得可以。”谢谢叔叔!呵呵……”悟毅高兴的笑道,同时收起符玉。武痴从来没给悟毅做过符玉,按他的说法则是符玉会使人变得懒惰,影响修为,所以不如不要。”小毅,叔叔就先走了,你自己多保重吧!伊虂,出来迎接新生了。”轩辕天说完,逃也似的一个瞬移,走了。因为此时怙玛拉斯正小声嘀咕道:“嗯,符玉虽然有了,可我还没称手的兵器呢,要不要叫师叔拿呢……”见到轩辕天突然消失,坎笛德则有点遗憾的说道:“哎,可惜了,听说傲人们的兵器很有意思的……”悟毅有点哭笑不得的看着两人,这两人也太不知足了,要知道,仙辰级别的高手做的符玉可是极品啊,在一定程度上可比兵器要宝贵多了。

“啊……师叔!你又回来了吗?我刚才想……呃……”怙玛拉斯看着眼前闪现的金光,他以为刚走的轩辕天又回来了,顿时高兴的大叫起来,可金光散去,出现在他面前的却是一名中年妇人。妇人长得很普通,却有一股独特的气质,给人一种亲切,慈祥的感觉,让人顿生好感。悟毅看的又是一愣,眼前的妇人虽然看过去有些普通,但却也至少是渡劫期的顶尖高手了!悟毅不禁摇了摇头,他真的有点怀疑傲佛界的顶尖高手不超过十个的说法了。妇人给悟毅一种熟悉的感觉,好像在哪见过似的,可悟毅仔细的打量着妇人,却很肯定自己从没见过她。”我是伊虂教员,欢迎你们来到傲尔佛学院,等下我将带领你们参观这座历史悠久的院校,我想你们会很快喜欢上它的。好了,我们可以走了,大家跟上,别掉队了!”伊虂微笑着说完,似有深意的看了悟毅一眼,缓缓的走进学院,虽然是走的,可一眨眼,身子已在百步之外。悟毅微笑着跟上,这种“缩地成寸”的功法他也会,其实只要达到开光期中段的修为就可以办到了,米蕾亚他们也会,只不过不熟练罢了。”这种小伎俩我怙玛拉斯也会!不过速度会不会太快了点?该……该死的,等等我!”怙玛拉斯怪叫一声,也全力跟上。而原来院校门口再次金光一闪,出现了一个老人,正是轩辕天。他微笑的看着远去的众人,喃喃道:“这几个小朋友有意思,也许会给这座沉寂的学院带来欢乐也说不定呢!嗯,新生招待工作还真无聊,叫别人来吧……”说完,轩辕天再次消失在原地。

“这是宿舍,以后你们就住在这里了!”伊虂领大家来到一座古雅的建筑前,微笑的介绍道。”哇咧,米蕾亚也跟我们住在一起吗?会不会不方便?不是说……呃……”悟毅夸张的瞪着米蕾亚,有点想入非非了,话还没说一半,就被伊虂不轻不重的敲了一下,“小毅,你想哪去了?你们住在不同的房间呢!”伊虂轻柔的抚摸着悟毅头上被敲打的部位,望着悟毅委屈的样子,有点好笑的继续解释道,“你们住在007单元,这个单元有三室一厅,够你们住的了!”“哦……”悟毅听得一阵云里雾里的,单元,三室一厅的他根本就不懂,在他想来,住在一起的话就应该是像在幻梦中几个人挤在一间像茅屋一样窄小的空间里,所以他才有前面的那句话。而对于伊虂知道自己的名字,悟毅也没做多想,他认为这应该是很正常的事。米蕾亚则显得有点脸红,她没想到悟毅也会乱说话的。

接着伊虂带着悟毅参观了他们的宿舍,悟毅看得一阵啧啧称奇,他没想到住的地方可以有这么多名堂的。完后,悟毅感到一阵饥饿,其实他在迷踪就已经饿了。悟毅捂着“咕咕”乱叫的肚子,有点不好意思的对着大家说道:“呵呵,我饿了。伊虂教员,有吃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