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苍穹

第34章 疯狂诳街

第34章 疯狂诳街

“你这人……好奇怪啊……”沉雪轻叹口气,无奈的摇头道。

“呵呵,那个……谢谢你了,沉雪!”悟毅再次挠着头发,不好意思的笑道。

“好啦,做为我给你钱的回报,你要陪我诳街哦!”沉雪抓住悟毅的手臂,美目含笑的看着悟毅,悟毅一阵晕乎,傻傻的点了点头,此时沉雪居然给悟毅一种美的窒息的感觉。

唐人街虽然有些脏乱,但却依旧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的,悟毅被沉雪牵着手,满大街的乱跑,凡是遇到衣店或者摆着各种小玩意儿的摊子,不管有多挤,沉雪都会往里面钻。悟毅简直苦恼极了,他是第一次跟女孩一起诳街,根本不知道女孩们诳街会是这么疯的?

“哇,小毅!快来看,这是什么啊?好有趣哦!”沉雪使劲把悟毅拉到自己前面,满脸兴奋的指着面前的一大堆瓷器,问道。望着沉雪红扑扑的脸蛋,虽然美极了,悟毅可没怎么有心情欣赏呢,他的周围挤满了人,真不知道沉雪是怎么办到的?居然能把他拉到人群里面!

悟毅的面前是一大堆排列整齐的大小各不相同的瓷器,瓷器都是各种人物的形状,有可爱娃娃的,有慈眉目善的弥陀的,也有面目凶恶的坏蛋形像的。而不远处则有一人拿着巴掌大小的竹圈,小心的估量着中意的瓷器的位置,轻轻的甩了出去。可竹圈很有弹性,在瓷器上跳了几下,落在地上,围观的群众都发出一声可惜的叹息,而那人则不死心的再换来几根竹圈,总算让他套走了一个离他较近的瓷器,当然,他那个中意的瓷器由于离他比较远,也就没套到了。

这是以前中国民间流行的游戏,悟毅是知道的,他简单的向沉雪介绍一下规则。沉雪当即吵着要上前一试,悟毅无奈的揉着太阳穴,他兜里可没钱呢,沉雪要玩的话只能她自己掏钱了。”呃……”悟毅正要说话,就被沉雪再次拉着向老板挤去,换了五个竹圈后,沉雪看中最远处的一个可爱的芭比娃娃,掂量了一下位置,沉雪很有信心的扔了出去,竹圈很准确的打在芭比娃娃的头上,可还是打了一个圈,滑向地上,“可恶!小毅,就差一点儿了!唔……”沉雪嘟着艳红的小嘴使劲的捏着悟毅的手臂,满脸遗憾。

“嗯……”悟毅倒吸口凉气,满上略微抽畜着移开沉雪的手臂,“不是还有四根竹圈嘛……”“呃……对哦!我再试试!”沉雪双眼发亮的点着头,认真的打量着远处的芭比娃娃,吞了口口水,小心的把竹圈扔了出去。可竹圈依旧淘气的跳了几下,从芭比娃娃的头上掉了下来!

“不……不可能!小毅,我一定要套中!”沉雪对着悟毅晃着小拳头,恨恨的转过身,不信邪的再次目不转睛的打量着芭比的位置。悟毅脸上再次一阵抽畜,沉雪在转身的瞬间又不轻不重的捏了他一下!可怜悟毅还以为沉雪不会捏他了呢。

悟毅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在沉雪把竹圈扔出去的瞬间,悟毅放出念力控制着竹圈精准的套在了芭比的头上,围观的群众顿时爆出一阵热烈的掌声。”好诶!小毅,我扔中了哦!”沉雪满脸兴奋的拿着她套中的芭比娃娃,在悟毅面前炫耀着,顺便又捏了悟毅一下!”那个……雪儿,你能不能不捏我啊?挺痛的诶……”悟毅有些哭丧着脸道。虽然沉雪的小手温润柔软,但被捏的也是很不好爱呢,悟毅可不是受虐狂。

“呃……咯咯,一般人我还不捏他咧!”沉雪脸上再次闪过一抹羞红,眼神闪烁着,娇笑道。悟毅见状也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那我还得谢谢你啦?”悟毅翻了翻白眼道。”嗯,不客气!”沉雪捂嘴娇笑,弄的悟毅又是一阵白眼。

“嘻嘻,又中啦,小毅,雪儿是不是很厉害呢?”沉雪手上拿着一大把竹圈,那是她玩的兴起换的,悟毅看着兴奋的沉雪,再看着有点傻掉的老板以及不断叫好的群众,又一次揉着太阳穴,“雪儿,我们走吧?你这么漂亮,又在这么多人群里,豆腐都快被吃光啦!”

“呃……真的吗?”沉雪忽闪着大眼睛,小脸焕发出绝美的光彩,悟毅看的一呆,艰难的点了点头,不过毕竟悟毅的念力也达到了圆境,很快他就回复过来,捧紧怀中的一大堆瓷器,释放出微弱的念力稍稍排开人群,“雪儿,跟紧我了!”说完,悟毅走了出去。而沉雪则乖乖的跟在悟毅后面,并未看到人群居然随着悟毅的到来自动让开。

“哇!小毅,原来你也很会挤啊?这么容易就出来了?”沉雪瞪大美目,望着周围明显减少的人群,小脸充满了惊讶,悟毅正想解释几句,可沉雪又拉着他往远处人群跑去,“小毅,那里好多人啊!我们去看看?等下你带我挤进去哦!”

悟毅抱着一大堆的瓷器,同样放出念力带着沉雪往人群挤去,虽然手上的瓷器并不重,但悟毅觉得累赘极了,总不能把它们都放进手镯里吧?有了念力,悟毅还是很轻易的就挤了进去,这里同样是中国民间流行的游戏——射击。一大堆拳头大小的气球整齐的摆放在柜子里,射击的人站在几米开外的白线上,端枪射击。这种游戏除了精确的射击技巧外还要能找到感觉,一般真正的高手都会在偿试性的射击几枪后,找到这种感受,后面的基本上就能百发百中了。不过显然沉雪不是高手,也没有找到那种感受,虽然她每一枪都在很认真的射击,可都没射中!

看着沉雪不断跺脚的样子,悟毅发现此时沉雪又有种别类的美呢。正在欣赏沉雪的美态时,悟毅突然发现沉雪不怀好意的看着自己,连忙道:“沉雪,你是个很聪明的女孩,多射几次肯定能击中的!”“哼!再射不中我可又要捏你了哦!”沉雪做了个狠狠的捏的手势,再次端起枪,没怎么瞄准,就扣动板机,“砰”的一声轻响,远处的一个粉色气球被击破!”好诶!小毅,我打中啦!”沉雪高兴的跳起来,忍不住又在悟毅的手臂上捏了一下,然后也不管悟毅满脸苦相,再次端起枪射击。当然,在以后的射击中,沉雪绝对是百发百中了,因为有悟毅在帮她做弊嘛。悟毅觉得好像又回到了幻梦时训练的日子,在沉雪射击的瞬间,悟毅要把握住时机把念力变成针状刺破气球,过程对悟毅来说虽然不算什么,但也让他勾起了对幻梦的回忆。

“小毅,我们去别的地方玩啦!快跟上哦!”沉雪拉起沉浸在回忆中的悟毅就往外挤,悟毅摇了摇头,跟着跑了出去。沉雪显然很好动,她带着悟毅在唐人街瞎诳着,最后,悟毅手上提着一大堆的衣物,而瓷器则早就被沉雪送给在街上玩乐的小孩儿啦。悟毅突然觉得跟女孩诳街是件很恐怖的事情,这都可以赶上对**与念力的双层训练啦!

一天的时光很快逝去,月光洒在唐人街上,树影斑驳,很容易勾起旅人对家乡的思念呢。悟毅看着悬空的月亮,没想到一天的时光这么快就过了呢,他该回到入宿的酒店了,在慢的话,恐怕雪灵会骂了。”那个,雪儿,我该回去了,你家在哪?要不要我送你回去?”在一条僻静的小巷里,悟毅舒展着全身的肌肉,很有些期待的问道。他可不想跟沉雪再继续诳街了呢,真的是太累了。

“嗯……我才不回家咧,要不然你送我回我住的酒店?”沉雪歪着脑袋想了想,说道。”好吧,什么酒店?”“哥轩德大酒店呢,可以吗?”“呃……好吧!”悟毅有些惊奇的看着沉雪,并不是这酒店有什么出名之处,只是悟毅没记错的话,哥轩德大酒店也是他入住的地方呢。

“主在上,没想到在这破地方也有这种级数的美女的?弄的**去肯定很爽?哥几个别跟我抢啊!”正在两人边聊边走时,从小巷暗处走出几个白皮肤的打扮奇怪的小混混来,一个领头模样的家伙嘴里不干不净的调笑道,边上的小混混立即发出不满的叫骂声……

“你这人……好奇怪啊……”沉雪轻叹口气,无奈的摇头道。

“呵呵,那个……谢谢你了,沉雪!”悟毅再次挠着头发,不好意思的笑道。

“好啦,做为我给你钱的回报,你要陪我诳街哦!”沉雪抓住悟毅的手臂,美目含笑的看着悟毅,悟毅一阵晕乎,傻傻的点了点头,此时沉雪居然给悟毅一种美的窒息的感觉。

唐人街虽然有些脏乱,但却依旧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的,悟毅被沉雪牵着手,满大街的乱跑,凡是遇到衣店或者摆着各种小玩意儿的摊子,不管有多挤,沉雪都会往里面钻。悟毅简直苦恼极了,他是第一次跟女孩一起诳街,根本不知道女孩们诳街会是这么疯的?

“哇,小毅!快来看,这是什么啊?好有趣哦!”沉雪使劲把悟毅拉到自己前面,满脸兴奋的指着面前的一大堆瓷器,问道。望着沉雪红扑扑的脸蛋,虽然美极了,悟毅可没怎么有心情欣赏呢,他的周围挤满了人,真不知道沉雪是怎么办到的?居然能把他拉到人群里面!

悟毅的面前是一大堆排列整齐的大小各不相同的瓷器,瓷器都是各种人物的形状,有可爱娃娃的,有慈眉目善的弥陀的,也有面目凶恶的坏蛋形像的。而不远处则有一人拿着巴掌大小的竹圈,小心的估量着中意的瓷器的位置,轻轻的甩了出去。可竹圈很有弹性,在瓷器上跳了几下,落在地上,围观的群众都发出一声可惜的叹息,而那人则不死心的再换来几根竹圈,总算让他套走了一个离他较近的瓷器,当然,他那个中意的瓷器由于离他比较远,也就没套到了。

这是以前中国民间流行的游戏,悟毅是知道的,他简单的向沉雪介绍一下规则。沉雪当即吵着要上前一试,悟毅无奈的揉着太阳穴,他兜里可没钱呢,沉雪要玩的话只能她自己掏钱了。”呃……”悟毅正要说话,就被沉雪再次拉着向老板挤去,换了五个竹圈后,沉雪看中最远处的一个可爱的芭比娃娃,掂量了一下位置,沉雪很有信心的扔了出去,竹圈很准确的打在芭比娃娃的头上,可还是打了一个圈,滑向地上,“可恶!小毅,就差一点儿了!唔……”沉雪嘟着艳红的小嘴使劲的捏着悟毅的手臂,满脸遗憾。

“嗯……”悟毅倒吸口凉气,满上略微抽畜着移开沉雪的手臂,“不是还有四根竹圈嘛……”“呃……对哦!我再试试!”沉雪双眼发亮的点着头,认真的打量着远处的芭比娃娃,吞了口口水,小心的把竹圈扔了出去。可竹圈依旧淘气的跳了几下,从芭比娃娃的头上掉了下来!

“不……不可能!小毅,我一定要套中!”沉雪对着悟毅晃着小拳头,恨恨的转过身,不信邪的再次目不转睛的打量着芭比的位置。悟毅脸上再次一阵抽畜,沉雪在转身的瞬间又不轻不重的捏了他一下!可怜悟毅还以为沉雪不会捏他了呢。

悟毅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在沉雪把竹圈扔出去的瞬间,悟毅放出念力控制着竹圈精准的套在了芭比的头上,围观的群众顿时爆出一阵热烈的掌声。”好诶!小毅,我扔中了哦!”沉雪满脸兴奋的拿着她套中的芭比娃娃,在悟毅面前炫耀着,顺便又捏了悟毅一下!”那个……雪儿,你能不能不捏我啊?挺痛的诶……”悟毅有些哭丧着脸道。虽然沉雪的小手温润柔软,但被捏的也是很不好爱呢,悟毅可不是受虐狂。

“呃……咯咯,一般人我还不捏他咧!”沉雪脸上再次闪过一抹羞红,眼神闪烁着,娇笑道。悟毅见状也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那我还得谢谢你啦?”悟毅翻了翻白眼道。”嗯,不客气!”沉雪捂嘴娇笑,弄的悟毅又是一阵白眼。

“嘻嘻,又中啦,小毅,雪儿是不是很厉害呢?”沉雪手上拿着一大把竹圈,那是她玩的兴起换的,悟毅看着兴奋的沉雪,再看着有点傻掉的老板以及不断叫好的群众,又一次揉着太阳穴,“雪儿,我们走吧?你这么漂亮,又在这么多人群里,豆腐都快被吃光啦!”

“呃……真的吗?”沉雪忽闪着大眼睛,小脸焕发出绝美的光彩,悟毅看的一呆,艰难的点了点头,不过毕竟悟毅的念力也达到了圆境,很快他就回复过来,捧紧怀中的一大堆瓷器,释放出微弱的念力稍稍排开人群,“雪儿,跟紧我了!”说完,悟毅走了出去。而沉雪则乖乖的跟在悟毅后面,并未看到人群居然随着悟毅的到来自动让开。

“哇!小毅,原来你也很会挤啊?这么容易就出来了?”沉雪瞪大美目,望着周围明显减少的人群,小脸充满了惊讶,悟毅正想解释几句,可沉雪又拉着他往远处人群跑去,“小毅,那里好多人啊!我们去看看?等下你带我挤进去哦!”

悟毅抱着一大堆的瓷器,同样放出念力带着沉雪往人群挤去,虽然手上的瓷器并不重,但悟毅觉得累赘极了,总不能把它们都放进手镯里吧?有了念力,悟毅还是很轻易的就挤了进去,这里同样是中国民间流行的游戏——射击。一大堆拳头大小的气球整齐的摆放在柜子里,射击的人站在几米开外的白线上,端枪射击。这种游戏除了精确的射击技巧外还要能找到感觉,一般真正的高手都会在偿试性的射击几枪后,找到这种感受,后面的基本上就能百发百中了。不过显然沉雪不是高手,也没有找到那种感受,虽然她每一枪都在很认真的射击,可都没射中!

看着沉雪不断跺脚的样子,悟毅发现此时沉雪又有种别类的美呢。正在欣赏沉雪的美态时,悟毅突然发现沉雪不怀好意的看着自己,连忙道:“沉雪,你是个很聪明的女孩,多射几次肯定能击中的!”“哼!再射不中我可又要捏你了哦!”沉雪做了个狠狠的捏的手势,再次端起枪,没怎么瞄准,就扣动板机,“砰”的一声轻响,远处的一个粉色气球被击破!”好诶!小毅,我打中啦!”沉雪高兴的跳起来,忍不住又在悟毅的手臂上捏了一下,然后也不管悟毅满脸苦相,再次端起枪射击。当然,在以后的射击中,沉雪绝对是百发百中了,因为有悟毅在帮她做弊嘛。悟毅觉得好像又回到了幻梦时训练的日子,在沉雪射击的瞬间,悟毅要把握住时机把念力变成针状刺破气球,过程对悟毅来说虽然不算什么,但也让他勾起了对幻梦的回忆。

“小毅,我们去别的地方玩啦!快跟上哦!”沉雪拉起沉浸在回忆中的悟毅就往外挤,悟毅摇了摇头,跟着跑了出去。沉雪显然很好动,她带着悟毅在唐人街瞎诳着,最后,悟毅手上提着一大堆的衣物,而瓷器则早就被沉雪送给在街上玩乐的小孩儿啦。悟毅突然觉得跟女孩诳街是件很恐怖的事情,这都可以赶上对**与念力的双层训练啦!

一天的时光很快逝去,月光洒在唐人街上,树影斑驳,很容易勾起旅人对家乡的思念呢。悟毅看着悬空的月亮,没想到一天的时光这么快就过了呢,他该回到入宿的酒店了,在慢的话,恐怕雪灵会骂了。”那个,雪儿,我该回去了,你家在哪?要不要我送你回去?”在一条僻静的小巷里,悟毅舒展着全身的肌肉,很有些期待的问道。他可不想跟沉雪再继续诳街了呢,真的是太累了。

“嗯……我才不回家咧,要不然你送我回我住的酒店?”沉雪歪着脑袋想了想,说道。”好吧,什么酒店?”“哥轩德大酒店呢,可以吗?”“呃……好吧!”悟毅有些惊奇的看着沉雪,并不是这酒店有什么出名之处,只是悟毅没记错的话,哥轩德大酒店也是他入住的地方呢。

“主在上,没想到在这破地方也有这种级数的美女的?弄的**去肯定很爽?哥几个别跟我抢啊!”正在两人边聊边走时,从小巷暗处走出几个白皮肤的打扮奇怪的小混混来,一个领头模样的家伙嘴里不干不净的调笑道,边上的小混混立即发出不满的叫骂声……

“你这人……好奇怪啊……”沉雪轻叹口气,无奈的摇头道。

“呵呵,那个……谢谢你了,沉雪!”悟毅再次挠着头发,不好意思的笑道。

“好啦,做为我给你钱的回报,你要陪我诳街哦!”沉雪抓住悟毅的手臂,美目含笑的看着悟毅,悟毅一阵晕乎,傻傻的点了点头,此时沉雪居然给悟毅一种美的窒息的感觉。

唐人街虽然有些脏乱,但却依旧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的,悟毅被沉雪牵着手,满大街的乱跑,凡是遇到衣店或者摆着各种小玩意儿的摊子,不管有多挤,沉雪都会往里面钻。悟毅简直苦恼极了,他是第一次跟女孩一起诳街,根本不知道女孩们诳街会是这么疯的?

“哇,小毅!快来看,这是什么啊?好有趣哦!”沉雪使劲把悟毅拉到自己前面,满脸兴奋的指着面前的一大堆瓷器,问道。望着沉雪红扑扑的脸蛋,虽然美极了,悟毅可没怎么有心情欣赏呢,他的周围挤满了人,真不知道沉雪是怎么办到的?居然能把他拉到人群里面!

悟毅的面前是一大堆排列整齐的大小各不相同的瓷器,瓷器都是各种人物的形状,有可爱娃娃的,有慈眉目善的弥陀的,也有面目凶恶的坏蛋形像的。而不远处则有一人拿着巴掌大小的竹圈,小心的估量着中意的瓷器的位置,轻轻的甩了出去。可竹圈很有弹性,在瓷器上跳了几下,落在地上,围观的群众都发出一声可惜的叹息,而那人则不死心的再换来几根竹圈,总算让他套走了一个离他较近的瓷器,当然,他那个中意的瓷器由于离他比较远,也就没套到了。

这是以前中国民间流行的游戏,悟毅是知道的,他简单的向沉雪介绍一下规则。沉雪当即吵着要上前一试,悟毅无奈的揉着太阳穴,他兜里可没钱呢,沉雪要玩的话只能她自己掏钱了。”呃……”悟毅正要说话,就被沉雪再次拉着向老板挤去,换了五个竹圈后,沉雪看中最远处的一个可爱的芭比娃娃,掂量了一下位置,沉雪很有信心的扔了出去,竹圈很准确的打在芭比娃娃的头上,可还是打了一个圈,滑向地上,“可恶!小毅,就差一点儿了!唔……”沉雪嘟着艳红的小嘴使劲的捏着悟毅的手臂,满脸遗憾。

“嗯……”悟毅倒吸口凉气,满上略微抽畜着移开沉雪的手臂,“不是还有四根竹圈嘛……”“呃……对哦!我再试试!”沉雪双眼发亮的点着头,认真的打量着远处的芭比娃娃,吞了口口水,小心的把竹圈扔了出去。可竹圈依旧淘气的跳了几下,从芭比娃娃的头上掉了下来!

“不……不可能!小毅,我一定要套中!”沉雪对着悟毅晃着小拳头,恨恨的转过身,不信邪的再次目不转睛的打量着芭比的位置。悟毅脸上再次一阵抽畜,沉雪在转身的瞬间又不轻不重的捏了他一下!可怜悟毅还以为沉雪不会捏他了呢。

悟毅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在沉雪把竹圈扔出去的瞬间,悟毅放出念力控制着竹圈精准的套在了芭比的头上,围观的群众顿时爆出一阵热烈的掌声。”好诶!小毅,我扔中了哦!”沉雪满脸兴奋的拿着她套中的芭比娃娃,在悟毅面前炫耀着,顺便又捏了悟毅一下!”那个……雪儿,你能不能不捏我啊?挺痛的诶……”悟毅有些哭丧着脸道。虽然沉雪的小手温润柔软,但被捏的也是很不好爱呢,悟毅可不是受虐狂。

“呃……咯咯,一般人我还不捏他咧!”沉雪脸上再次闪过一抹羞红,眼神闪烁着,娇笑道。悟毅见状也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那我还得谢谢你啦?”悟毅翻了翻白眼道。”嗯,不客气!”沉雪捂嘴娇笑,弄的悟毅又是一阵白眼。

“嘻嘻,又中啦,小毅,雪儿是不是很厉害呢?”沉雪手上拿着一大把竹圈,那是她玩的兴起换的,悟毅看着兴奋的沉雪,再看着有点傻掉的老板以及不断叫好的群众,又一次揉着太阳穴,“雪儿,我们走吧?你这么漂亮,又在这么多人群里,豆腐都快被吃光啦!”

“呃……真的吗?”沉雪忽闪着大眼睛,小脸焕发出绝美的光彩,悟毅看的一呆,艰难的点了点头,不过毕竟悟毅的念力也达到了圆境,很快他就回复过来,捧紧怀中的一大堆瓷器,释放出微弱的念力稍稍排开人群,“雪儿,跟紧我了!”说完,悟毅走了出去。而沉雪则乖乖的跟在悟毅后面,并未看到人群居然随着悟毅的到来自动让开。

“哇!小毅,原来你也很会挤啊?这么容易就出来了?”沉雪瞪大美目,望着周围明显减少的人群,小脸充满了惊讶,悟毅正想解释几句,可沉雪又拉着他往远处人群跑去,“小毅,那里好多人啊!我们去看看?等下你带我挤进去哦!”

悟毅抱着一大堆的瓷器,同样放出念力带着沉雪往人群挤去,虽然手上的瓷器并不重,但悟毅觉得累赘极了,总不能把它们都放进手镯里吧?有了念力,悟毅还是很轻易的就挤了进去,这里同样是中国民间流行的游戏——射击。一大堆拳头大小的气球整齐的摆放在柜子里,射击的人站在几米开外的白线上,端枪射击。这种游戏除了精确的射击技巧外还要能找到感觉,一般真正的高手都会在偿试性的射击几枪后,找到这种感受,后面的基本上就能百发百中了。不过显然沉雪不是高手,也没有找到那种感受,虽然她每一枪都在很认真的射击,可都没射中!

看着沉雪不断跺脚的样子,悟毅发现此时沉雪又有种别类的美呢。正在欣赏沉雪的美态时,悟毅突然发现沉雪不怀好意的看着自己,连忙道:“沉雪,你是个很聪明的女孩,多射几次肯定能击中的!”“哼!再射不中我可又要捏你了哦!”沉雪做了个狠狠的捏的手势,再次端起枪,没怎么瞄准,就扣动板机,“砰”的一声轻响,远处的一个粉色气球被击破!”好诶!小毅,我打中啦!”沉雪高兴的跳起来,忍不住又在悟毅的手臂上捏了一下,然后也不管悟毅满脸苦相,再次端起枪射击。当然,在以后的射击中,沉雪绝对是百发百中了,因为有悟毅在帮她做弊嘛。悟毅觉得好像又回到了幻梦时训练的日子,在沉雪射击的瞬间,悟毅要把握住时机把念力变成针状刺破气球,过程对悟毅来说虽然不算什么,但也让他勾起了对幻梦的回忆。

“小毅,我们去别的地方玩啦!快跟上哦!”沉雪拉起沉浸在回忆中的悟毅就往外挤,悟毅摇了摇头,跟着跑了出去。沉雪显然很好动,她带着悟毅在唐人街瞎诳着,最后,悟毅手上提着一大堆的衣物,而瓷器则早就被沉雪送给在街上玩乐的小孩儿啦。悟毅突然觉得跟女孩诳街是件很恐怖的事情,这都可以赶上对**与念力的双层训练啦!

一天的时光很快逝去,月光洒在唐人街上,树影斑驳,很容易勾起旅人对家乡的思念呢。悟毅看着悬空的月亮,没想到一天的时光这么快就过了呢,他该回到入宿的酒店了,在慢的话,恐怕雪灵会骂了。”那个,雪儿,我该回去了,你家在哪?要不要我送你回去?”在一条僻静的小巷里,悟毅舒展着全身的肌肉,很有些期待的问道。他可不想跟沉雪再继续诳街了呢,真的是太累了。

“嗯……我才不回家咧,要不然你送我回我住的酒店?”沉雪歪着脑袋想了想,说道。”好吧,什么酒店?”“哥轩德大酒店呢,可以吗?”“呃……好吧!”悟毅有些惊奇的看着沉雪,并不是这酒店有什么出名之处,只是悟毅没记错的话,哥轩德大酒店也是他入住的地方呢。

“主在上,没想到在这破地方也有这种级数的美女的?弄的**去肯定很爽?哥几个别跟我抢啊!”正在两人边聊边走时,从小巷暗处走出几个白皮肤的打扮奇怪的小混混来,一个领头模样的家伙嘴里不干不净的调笑道,边上的小混混立即发出不满的叫骂声……

“你这人……好奇怪啊……”沉雪轻叹口气,无奈的摇头道。

“呵呵,那个……谢谢你了,沉雪!”悟毅再次挠着头发,不好意思的笑道。

“好啦,做为我给你钱的回报,你要陪我诳街哦!”沉雪抓住悟毅的手臂,美目含笑的看着悟毅,悟毅一阵晕乎,傻傻的点了点头,此时沉雪居然给悟毅一种美的窒息的感觉。

唐人街虽然有些脏乱,但却依旧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的,悟毅被沉雪牵着手,满大街的乱跑,凡是遇到衣店或者摆着各种小玩意儿的摊子,不管有多挤,沉雪都会往里面钻。悟毅简直苦恼极了,他是第一次跟女孩一起诳街,根本不知道女孩们诳街会是这么疯的?

“哇,小毅!快来看,这是什么啊?好有趣哦!”沉雪使劲把悟毅拉到自己前面,满脸兴奋的指着面前的一大堆瓷器,问道。望着沉雪红扑扑的脸蛋,虽然美极了,悟毅可没怎么有心情欣赏呢,他的周围挤满了人,真不知道沉雪是怎么办到的?居然能把他拉到人群里面!

悟毅的面前是一大堆排列整齐的大小各不相同的瓷器,瓷器都是各种人物的形状,有可爱娃娃的,有慈眉目善的弥陀的,也有面目凶恶的坏蛋形像的。而不远处则有一人拿着巴掌大小的竹圈,小心的估量着中意的瓷器的位置,轻轻的甩了出去。可竹圈很有弹性,在瓷器上跳了几下,落在地上,围观的群众都发出一声可惜的叹息,而那人则不死心的再换来几根竹圈,总算让他套走了一个离他较近的瓷器,当然,他那个中意的瓷器由于离他比较远,也就没套到了。

这是以前中国民间流行的游戏,悟毅是知道的,他简单的向沉雪介绍一下规则。沉雪当即吵着要上前一试,悟毅无奈的揉着太阳穴,他兜里可没钱呢,沉雪要玩的话只能她自己掏钱了。”呃……”悟毅正要说话,就被沉雪再次拉着向老板挤去,换了五个竹圈后,沉雪看中最远处的一个可爱的芭比娃娃,掂量了一下位置,沉雪很有信心的扔了出去,竹圈很准确的打在芭比娃娃的头上,可还是打了一个圈,滑向地上,“可恶!小毅,就差一点儿了!唔……”沉雪嘟着艳红的小嘴使劲的捏着悟毅的手臂,满脸遗憾。

“嗯……”悟毅倒吸口凉气,满上略微抽畜着移开沉雪的手臂,“不是还有四根竹圈嘛……”“呃……对哦!我再试试!”沉雪双眼发亮的点着头,认真的打量着远处的芭比娃娃,吞了口口水,小心的把竹圈扔了出去。可竹圈依旧淘气的跳了几下,从芭比娃娃的头上掉了下来!

“不……不可能!小毅,我一定要套中!”沉雪对着悟毅晃着小拳头,恨恨的转过身,不信邪的再次目不转睛的打量着芭比的位置。悟毅脸上再次一阵抽畜,沉雪在转身的瞬间又不轻不重的捏了他一下!可怜悟毅还以为沉雪不会捏他了呢。

悟毅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在沉雪把竹圈扔出去的瞬间,悟毅放出念力控制着竹圈精准的套在了芭比的头上,围观的群众顿时爆出一阵热烈的掌声。”好诶!小毅,我扔中了哦!”沉雪满脸兴奋的拿着她套中的芭比娃娃,在悟毅面前炫耀着,顺便又捏了悟毅一下!”那个……雪儿,你能不能不捏我啊?挺痛的诶……”悟毅有些哭丧着脸道。虽然沉雪的小手温润柔软,但被捏的也是很不好爱呢,悟毅可不是受虐狂。

“呃……咯咯,一般人我还不捏他咧!”沉雪脸上再次闪过一抹羞红,眼神闪烁着,娇笑道。悟毅见状也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那我还得谢谢你啦?”悟毅翻了翻白眼道。”嗯,不客气!”沉雪捂嘴娇笑,弄的悟毅又是一阵白眼。

“嘻嘻,又中啦,小毅,雪儿是不是很厉害呢?”沉雪手上拿着一大把竹圈,那是她玩的兴起换的,悟毅看着兴奋的沉雪,再看着有点傻掉的老板以及不断叫好的群众,又一次揉着太阳穴,“雪儿,我们走吧?你这么漂亮,又在这么多人群里,豆腐都快被吃光啦!”

“呃……真的吗?”沉雪忽闪着大眼睛,小脸焕发出绝美的光彩,悟毅看的一呆,艰难的点了点头,不过毕竟悟毅的念力也达到了圆境,很快他就回复过来,捧紧怀中的一大堆瓷器,释放出微弱的念力稍稍排开人群,“雪儿,跟紧我了!”说完,悟毅走了出去。而沉雪则乖乖的跟在悟毅后面,并未看到人群居然随着悟毅的到来自动让开。

“哇!小毅,原来你也很会挤啊?这么容易就出来了?”沉雪瞪大美目,望着周围明显减少的人群,小脸充满了惊讶,悟毅正想解释几句,可沉雪又拉着他往远处人群跑去,“小毅,那里好多人啊!我们去看看?等下你带我挤进去哦!”

悟毅抱着一大堆的瓷器,同样放出念力带着沉雪往人群挤去,虽然手上的瓷器并不重,但悟毅觉得累赘极了,总不能把它们都放进手镯里吧?有了念力,悟毅还是很轻易的就挤了进去,这里同样是中国民间流行的游戏——射击。一大堆拳头大小的气球整齐的摆放在柜子里,射击的人站在几米开外的白线上,端枪射击。这种游戏除了精确的射击技巧外还要能找到感觉,一般真正的高手都会在偿试性的射击几枪后,找到这种感受,后面的基本上就能百发百中了。不过显然沉雪不是高手,也没有找到那种感受,虽然她每一枪都在很认真的射击,可都没射中!

看着沉雪不断跺脚的样子,悟毅发现此时沉雪又有种别类的美呢。正在欣赏沉雪的美态时,悟毅突然发现沉雪不怀好意的看着自己,连忙道:“沉雪,你是个很聪明的女孩,多射几次肯定能击中的!”“哼!再射不中我可又要捏你了哦!”沉雪做了个狠狠的捏的手势,再次端起枪,没怎么瞄准,就扣动板机,“砰”的一声轻响,远处的一个粉色气球被击破!”好诶!小毅,我打中啦!”沉雪高兴的跳起来,忍不住又在悟毅的手臂上捏了一下,然后也不管悟毅满脸苦相,再次端起枪射击。当然,在以后的射击中,沉雪绝对是百发百中了,因为有悟毅在帮她做弊嘛。悟毅觉得好像又回到了幻梦时训练的日子,在沉雪射击的瞬间,悟毅要把握住时机把念力变成针状刺破气球,过程对悟毅来说虽然不算什么,但也让他勾起了对幻梦的回忆。

“小毅,我们去别的地方玩啦!快跟上哦!”沉雪拉起沉浸在回忆中的悟毅就往外挤,悟毅摇了摇头,跟着跑了出去。沉雪显然很好动,她带着悟毅在唐人街瞎诳着,最后,悟毅手上提着一大堆的衣物,而瓷器则早就被沉雪送给在街上玩乐的小孩儿啦。悟毅突然觉得跟女孩诳街是件很恐怖的事情,这都可以赶上对**与念力的双层训练啦!

一天的时光很快逝去,月光洒在唐人街上,树影斑驳,很容易勾起旅人对家乡的思念呢。悟毅看着悬空的月亮,没想到一天的时光这么快就过了呢,他该回到入宿的酒店了,在慢的话,恐怕雪灵会骂了。”那个,雪儿,我该回去了,你家在哪?要不要我送你回去?”在一条僻静的小巷里,悟毅舒展着全身的肌肉,很有些期待的问道。他可不想跟沉雪再继续诳街了呢,真的是太累了。

“嗯……我才不回家咧,要不然你送我回我住的酒店?”沉雪歪着脑袋想了想,说道。”好吧,什么酒店?”“哥轩德大酒店呢,可以吗?”“呃……好吧!”悟毅有些惊奇的看着沉雪,并不是这酒店有什么出名之处,只是悟毅没记错的话,哥轩德大酒店也是他入住的地方呢。

“主在上,没想到在这破地方也有这种级数的美女的?弄的**去肯定很爽?哥几个别跟我抢啊!”正在两人边聊边走时,从小巷暗处走出几个白皮肤的打扮奇怪的小混混来,一个领头模样的家伙嘴里不干不净的调笑道,边上的小混混立即发出不满的叫骂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