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苍穹

第37章 遇到麻烦

第37章 遇到麻烦

悟毅与雪灵对视一眼,脸上都充满了惊讶。”沉雪?”悟毅眉头微皱,如果真是这样,即使没有这项任务,单是做为朋友的话,悟毅也是要帮的。想到这,悟毅不禁再次望向雪灵,雪灵却仿佛知道悟毅心中所想般,微笑的点了点头。悟毅心里一松,他现在是越来越在意雪灵了。

“嗯,那你们两个商量商量怎么做吧,我就先走了,你们睡好!”最后,肥佬说了一句充满暧mei的话,嘴角微翘着,匆匆离开了。

悟毅正琢磨着肥佬话中的意思,抬头间,雪灵已俏脸通红的望着他,“哼!小毅,今晚你别想跟我一起睡!”说完,突然发觉自己话中的语病,雪灵娇嗔一声,轻跺莲足,逃也似的跑开!悟毅傻傻的看着雪灵远去的背影,突然反应过来,“呵呵”傻笑一声,“灵儿,不要跑嘛,我们不是有两张床吗?……”

次日清晨,悟毅还在酣睡,雪灵却很快起来。望了一眼依旧在沉睡的悟毅,雪灵摇了摇头,进洗手间了。一小时后,雪灵洗漱完毕,用毛巾轻柔的擦着湿发,出来时,却发现悟毅仍然在熟睡着。雪灵眼中闪过一丝狡黠,轻移莲步踱到悟毅面前。

悟毅睡觉的姿势自然不雅,两脚夹着被单,枕头还被他抱在怀中,嘴巴时不时的砸巴几下,似乎梦到好吃的了。雪灵看的“咯咯”娇笑一声,“小毅睡觉的姿势好傻哦!”雪灵歪着小脑袋想了想,嘴角勾起一抹调皮的微笑。她趴到悟毅面前,挑出一撮浅红的秀发,朝悟毅鼻孔挠去。悟毅不适的揉着鼻子,喃喃自语一声“好香”,就转过身去。雪灵俏脸微红的嘟着小嘴,撑起身子,把整个脑袋从悟毅背后移到前面,再次小心的捏着秀发,向悟毅鼻子挠去,这下悟毅又一次揉着鼻子,回转过身子,把整个脑袋埋进雪灵的小腹上!感觉到小腹传来的异样,雪灵连忙支起身子,可悟毅大概觉得雪灵的小腹柔软馨香,居然把整个脑袋贴到雪灵小腹上,同时放弃怀中的忱头,双手顺势抱住雪灵的蛮腰!

雪灵全身剧颤,拿在手上的毛巾也掉在了**。雪灵慌张的使劲推开悟毅,可悟毅大概觉得这个“忱头”实在太柔软舒服了,居然也大力的抱住!雪灵的力气哪比的过悟毅这个大男人啊?顿时就被悟毅抱在怀里动弹不得。雪灵那张俏脸红的几乎可以滴出血来,她现在是后悔死了,从小到大,她还是第一次被一个男人这么结实的抱住,而且还在**!

雪灵依旧在徒劳的挣扎着,她现在即期待悟毅能醒来放开她,又害怕悟毅醒来发现自己在他的怀里,反正此时雪灵心中茅盾极了。就在雪灵羞红着脸蛋胡思乱想时,悟毅缓缓的睁开眼睛,他居然醒了!

“灵儿,呃……灵儿?你怎么在我怀里?”刚睁开眼睛的悟毅还有些迷糊,为了确定自己怀中的是忱头还是雪灵,悟毅还色色的摸了雪灵几下,待确定是雪灵后,悟毅抱的更紧了。被悟毅这么一摸,雪灵只感到全身无力,软倒在悟毅身上,她直觉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连忙佯气道:“小……小毅,放开我,不然我生气了!”

悟毅认真的看着雪灵,点了点头,柔声道:“灵儿的话我一定会听的……灵儿,以后我一定要你嫁给我!”说完,也不管雪灵的反应,悟毅大胆的在雪灵的额头印下一吻,雪灵羞的把头埋在悟毅的怀里,声如蚊呐道:“你……放开我了。”悟毅满足的看着雪灵娇羞无限的样子,正要放开雪灵时,门再次被打开!又是肥佬!

肥佬一看见**拥着的两人,如触电般迅速抬起头,再次望向房顶的水晶吊灯:“哦,天啊!世间怎有如此杰作?每次看这吊灯居然都有不同的感受,这是何等神奇啊!设计如此佳作的天才是谁?看来我肥佬是一定要认识了……”说话时,肥佬用眼角的余光扫视着两人,待他发现两人已分开站好时,才好像刚看到两人似的说,“嗯,悟毅少爷,雪灵小姐,你们起来啦!”

看着肥佬笑咪咪的样子,悟毅无奈的揉着太阳穴,“叔叔,以后能不能先敲门再进来啊?你来得都很不是时候诶。”雪灵闻言则狠狠的瞪了悟毅一眼,刚恢复的俏脸再次变得通红!而悟毅则略显无辜的耸了耸肩,一幅确实如此的样子。

“叔叔,你来……有什么事吧?”为了摆脱这种尴尬的氛围,雪灵问道,一般肥佬没事是不会来大清晨的就来打搅他们的。

“呃……我差点都忘了!”肥佬一拍自己的脑袋,接着脸上充满了古怪的笑意,“你们跟我来,很有意思的一件事呢,是关于沉雪的。”悟毅与雪灵好奇的对视一眼,跟着肥佬走出了房间。

在一条僻静的小巷,四个健壮的黑衣大汉满脸恭敬的簇佣着沉雪来到巷子的一块角落上。沉雪看了看四周,皱眉道:“这里没人打扰,你们有什么事,快说吧!我事先声明,如果是要我回家,那就免了!”为首的是个体格魁梧,性格坚毅的大汉。大汉满脸疤痕,那是在战争中留下的,这些疤痕使得大汉看上去丑陋可怖!大汉闻言,并不为所动,他依旧恭敬的沉声道:“老板吩咐过,如果小姐不回家的话……”“怎样?”沉雪猛的放出自身的气势,衣服居然无风自动!沉雪的声音充满冰冷,不过大汉也是见过场面的人,他只淡淡的扫了沉雪一眼,仍然缓缓沉声道:“就算了,由我们四个来保护你!”

这下沉雪反而惊讶的瞪着大汉,满脸的难以置信,看着大汉依旧满脸恭敬的稳稳的站着,沉雪突然收回气势,她是个聪明的女孩,回顾几天前的事,沉雪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是不是家里出了什么事?”此时的沉雪已然满脸严肃!虽然身上并未发出气势,不过却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那是上位者才有的气势啊。

这下大汉则惊讶的看着沉雪,想了想,摇头道:“护卫无可奉告!”话间已然加上自己的名字,这是他对眼前女孩敬佩的一种表现。本来他还以为眼前的女孩只是空花瓶,一无是处,没想到她却不仅聪明,而且还有种上位者才有的气势,光这两点,他就已经不能小看眼前的女孩了。

“我要回家!你们几个带我回去,越快越好!”沉雪话间已然有了一丝威严,其它三人闻言,身躯都略微有些颤动,差点就按沉雪的话去做了。而护卫则依旧不为所动,他低头拱手道:“老板还吩咐了一句话,如果小姐执意要回家的话,那就……拦住她,并把她带到一个安全的地方!”说完,护卫猛然抬起头,双眼厉芒一闪,大吼一声:“动手!”同时整个身躯如雄鹰般扑向沉雪,而其他三人闻言身躯再次一震,不过很快反应过来,分三路把沉雪的退路堵住,并跟着迅速扑向沉雪!

沉雪为武林世家子孙,身手自然了得,不过来的四人也不是普通角色,尤其是护卫,他的动作快!准!狠!每一次都能击中沉雪的要害,而每一次又能及时收手,这在武林中已经算是个一流高手了。其它三人则有些不济,常常被沉雪抓住破绽,不过他们也都能险险躲过!

沉雪是越打越心急,眼前的四人放眼武林,也都可以算是高手了,他父亲居然派如此人物来保护自己,家里肯定是出大事了。沉雪不禁后悔自己私逃出家门,同时她也有些微明白为什么当时自己会较为轻松的逃出守卫森严的家中别墅了。沉雪在这时居然还有心情想别的事,不免露出破绽,护卫觑准机会,一个小擒拿手,把沉雪牢牢抓在手中!

“求求你,护卫,放了我,让我回家吧,家里肯定出事了!”沉雪哀求道,她真的是担心极了,父亲的严厉,母亲的慈祥,此时居然如此清晰的出现在沉雪脑中,沉雪酸涩下,泪也跟着流了出来。

护卫眼神变幻着,放开沉雪,双手交叉,第一次认真的向沉雪致了一个他们佣兵团特有的礼节,那是他们那里最高的礼节了,“小姐,老板的事情不是你能解决的,他这都是为了你好,小姐,你……跟我们走吧!”护卫对眼前的女孩是越来越尊敬了,沉雪的能屈能伸真正感动了他,不然平时他是懒的多说话的,只要完成任务就行。

“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沉雪期待道,可是护卫却坚定的摇了摇头,他知道这次面对的是什么,那已经不是普通人能够对付的了。正当沉雪绝望时,一阵爽朗的声音传来:“雪儿,要我帮你吗?”

悟毅与雪灵对视一眼,脸上都充满了惊讶。”沉雪?”悟毅眉头微皱,如果真是这样,即使没有这项任务,单是做为朋友的话,悟毅也是要帮的。想到这,悟毅不禁再次望向雪灵,雪灵却仿佛知道悟毅心中所想般,微笑的点了点头。悟毅心里一松,他现在是越来越在意雪灵了。

“嗯,那你们两个商量商量怎么做吧,我就先走了,你们睡好!”最后,肥佬说了一句充满暧mei的话,嘴角微翘着,匆匆离开了。

悟毅正琢磨着肥佬话中的意思,抬头间,雪灵已俏脸通红的望着他,“哼!小毅,今晚你别想跟我一起睡!”说完,突然发觉自己话中的语病,雪灵娇嗔一声,轻跺莲足,逃也似的跑开!悟毅傻傻的看着雪灵远去的背影,突然反应过来,“呵呵”傻笑一声,“灵儿,不要跑嘛,我们不是有两张床吗?……”

次日清晨,悟毅还在酣睡,雪灵却很快起来。望了一眼依旧在沉睡的悟毅,雪灵摇了摇头,进洗手间了。一小时后,雪灵洗漱完毕,用毛巾轻柔的擦着湿发,出来时,却发现悟毅仍然在熟睡着。雪灵眼中闪过一丝狡黠,轻移莲步踱到悟毅面前。

悟毅睡觉的姿势自然不雅,两脚夹着被单,枕头还被他抱在怀中,嘴巴时不时的砸巴几下,似乎梦到好吃的了。雪灵看的“咯咯”娇笑一声,“小毅睡觉的姿势好傻哦!”雪灵歪着小脑袋想了想,嘴角勾起一抹调皮的微笑。她趴到悟毅面前,挑出一撮浅红的秀发,朝悟毅鼻孔挠去。悟毅不适的揉着鼻子,喃喃自语一声“好香”,就转过身去。雪灵俏脸微红的嘟着小嘴,撑起身子,把整个脑袋从悟毅背后移到前面,再次小心的捏着秀发,向悟毅鼻子挠去,这下悟毅又一次揉着鼻子,回转过身子,把整个脑袋埋进雪灵的小腹上!感觉到小腹传来的异样,雪灵连忙支起身子,可悟毅大概觉得雪灵的小腹柔软馨香,居然把整个脑袋贴到雪灵小腹上,同时放弃怀中的忱头,双手顺势抱住雪灵的蛮腰!

雪灵全身剧颤,拿在手上的毛巾也掉在了**。雪灵慌张的使劲推开悟毅,可悟毅大概觉得这个“忱头”实在太柔软舒服了,居然也大力的抱住!雪灵的力气哪比的过悟毅这个大男人啊?顿时就被悟毅抱在怀里动弹不得。雪灵那张俏脸红的几乎可以滴出血来,她现在是后悔死了,从小到大,她还是第一次被一个男人这么结实的抱住,而且还在**!

雪灵依旧在徒劳的挣扎着,她现在即期待悟毅能醒来放开她,又害怕悟毅醒来发现自己在他的怀里,反正此时雪灵心中茅盾极了。就在雪灵羞红着脸蛋胡思乱想时,悟毅缓缓的睁开眼睛,他居然醒了!

“灵儿,呃……灵儿?你怎么在我怀里?”刚睁开眼睛的悟毅还有些迷糊,为了确定自己怀中的是忱头还是雪灵,悟毅还色色的摸了雪灵几下,待确定是雪灵后,悟毅抱的更紧了。被悟毅这么一摸,雪灵只感到全身无力,软倒在悟毅身上,她直觉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连忙佯气道:“小……小毅,放开我,不然我生气了!”

悟毅认真的看着雪灵,点了点头,柔声道:“灵儿的话我一定会听的……灵儿,以后我一定要你嫁给我!”说完,也不管雪灵的反应,悟毅大胆的在雪灵的额头印下一吻,雪灵羞的把头埋在悟毅的怀里,声如蚊呐道:“你……放开我了。”悟毅满足的看着雪灵娇羞无限的样子,正要放开雪灵时,门再次被打开!又是肥佬!

肥佬一看见**拥着的两人,如触电般迅速抬起头,再次望向房顶的水晶吊灯:“哦,天啊!世间怎有如此杰作?每次看这吊灯居然都有不同的感受,这是何等神奇啊!设计如此佳作的天才是谁?看来我肥佬是一定要认识了……”说话时,肥佬用眼角的余光扫视着两人,待他发现两人已分开站好时,才好像刚看到两人似的说,“嗯,悟毅少爷,雪灵小姐,你们起来啦!”

看着肥佬笑咪咪的样子,悟毅无奈的揉着太阳穴,“叔叔,以后能不能先敲门再进来啊?你来得都很不是时候诶。”雪灵闻言则狠狠的瞪了悟毅一眼,刚恢复的俏脸再次变得通红!而悟毅则略显无辜的耸了耸肩,一幅确实如此的样子。

“叔叔,你来……有什么事吧?”为了摆脱这种尴尬的氛围,雪灵问道,一般肥佬没事是不会来大清晨的就来打搅他们的。

“呃……我差点都忘了!”肥佬一拍自己的脑袋,接着脸上充满了古怪的笑意,“你们跟我来,很有意思的一件事呢,是关于沉雪的。”悟毅与雪灵好奇的对视一眼,跟着肥佬走出了房间。

在一条僻静的小巷,四个健壮的黑衣大汉满脸恭敬的簇佣着沉雪来到巷子的一块角落上。沉雪看了看四周,皱眉道:“这里没人打扰,你们有什么事,快说吧!我事先声明,如果是要我回家,那就免了!”为首的是个体格魁梧,性格坚毅的大汉。大汉满脸疤痕,那是在战争中留下的,这些疤痕使得大汉看上去丑陋可怖!大汉闻言,并不为所动,他依旧恭敬的沉声道:“老板吩咐过,如果小姐不回家的话……”“怎样?”沉雪猛的放出自身的气势,衣服居然无风自动!沉雪的声音充满冰冷,不过大汉也是见过场面的人,他只淡淡的扫了沉雪一眼,仍然缓缓沉声道:“就算了,由我们四个来保护你!”

这下沉雪反而惊讶的瞪着大汉,满脸的难以置信,看着大汉依旧满脸恭敬的稳稳的站着,沉雪突然收回气势,她是个聪明的女孩,回顾几天前的事,沉雪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是不是家里出了什么事?”此时的沉雪已然满脸严肃!虽然身上并未发出气势,不过却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那是上位者才有的气势啊。

这下大汉则惊讶的看着沉雪,想了想,摇头道:“护卫无可奉告!”话间已然加上自己的名字,这是他对眼前女孩敬佩的一种表现。本来他还以为眼前的女孩只是空花瓶,一无是处,没想到她却不仅聪明,而且还有种上位者才有的气势,光这两点,他就已经不能小看眼前的女孩了。

“我要回家!你们几个带我回去,越快越好!”沉雪话间已然有了一丝威严,其它三人闻言,身躯都略微有些颤动,差点就按沉雪的话去做了。而护卫则依旧不为所动,他低头拱手道:“老板还吩咐了一句话,如果小姐执意要回家的话,那就……拦住她,并把她带到一个安全的地方!”说完,护卫猛然抬起头,双眼厉芒一闪,大吼一声:“动手!”同时整个身躯如雄鹰般扑向沉雪,而其他三人闻言身躯再次一震,不过很快反应过来,分三路把沉雪的退路堵住,并跟着迅速扑向沉雪!

沉雪为武林世家子孙,身手自然了得,不过来的四人也不是普通角色,尤其是护卫,他的动作快!准!狠!每一次都能击中沉雪的要害,而每一次又能及时收手,这在武林中已经算是个一流高手了。其它三人则有些不济,常常被沉雪抓住破绽,不过他们也都能险险躲过!

沉雪是越打越心急,眼前的四人放眼武林,也都可以算是高手了,他父亲居然派如此人物来保护自己,家里肯定是出大事了。沉雪不禁后悔自己私逃出家门,同时她也有些微明白为什么当时自己会较为轻松的逃出守卫森严的家中别墅了。沉雪在这时居然还有心情想别的事,不免露出破绽,护卫觑准机会,一个小擒拿手,把沉雪牢牢抓在手中!

“求求你,护卫,放了我,让我回家吧,家里肯定出事了!”沉雪哀求道,她真的是担心极了,父亲的严厉,母亲的慈祥,此时居然如此清晰的出现在沉雪脑中,沉雪酸涩下,泪也跟着流了出来。

护卫眼神变幻着,放开沉雪,双手交叉,第一次认真的向沉雪致了一个他们佣兵团特有的礼节,那是他们那里最高的礼节了,“小姐,老板的事情不是你能解决的,他这都是为了你好,小姐,你……跟我们走吧!”护卫对眼前的女孩是越来越尊敬了,沉雪的能屈能伸真正感动了他,不然平时他是懒的多说话的,只要完成任务就行。

“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沉雪期待道,可是护卫却坚定的摇了摇头,他知道这次面对的是什么,那已经不是普通人能够对付的了。正当沉雪绝望时,一阵爽朗的声音传来:“雪儿,要我帮你吗?”

悟毅与雪灵对视一眼,脸上都充满了惊讶。”沉雪?”悟毅眉头微皱,如果真是这样,即使没有这项任务,单是做为朋友的话,悟毅也是要帮的。想到这,悟毅不禁再次望向雪灵,雪灵却仿佛知道悟毅心中所想般,微笑的点了点头。悟毅心里一松,他现在是越来越在意雪灵了。

“嗯,那你们两个商量商量怎么做吧,我就先走了,你们睡好!”最后,肥佬说了一句充满暧mei的话,嘴角微翘着,匆匆离开了。

悟毅正琢磨着肥佬话中的意思,抬头间,雪灵已俏脸通红的望着他,“哼!小毅,今晚你别想跟我一起睡!”说完,突然发觉自己话中的语病,雪灵娇嗔一声,轻跺莲足,逃也似的跑开!悟毅傻傻的看着雪灵远去的背影,突然反应过来,“呵呵”傻笑一声,“灵儿,不要跑嘛,我们不是有两张床吗?……”

次日清晨,悟毅还在酣睡,雪灵却很快起来。望了一眼依旧在沉睡的悟毅,雪灵摇了摇头,进洗手间了。一小时后,雪灵洗漱完毕,用毛巾轻柔的擦着湿发,出来时,却发现悟毅仍然在熟睡着。雪灵眼中闪过一丝狡黠,轻移莲步踱到悟毅面前。

悟毅睡觉的姿势自然不雅,两脚夹着被单,枕头还被他抱在怀中,嘴巴时不时的砸巴几下,似乎梦到好吃的了。雪灵看的“咯咯”娇笑一声,“小毅睡觉的姿势好傻哦!”雪灵歪着小脑袋想了想,嘴角勾起一抹调皮的微笑。她趴到悟毅面前,挑出一撮浅红的秀发,朝悟毅鼻孔挠去。悟毅不适的揉着鼻子,喃喃自语一声“好香”,就转过身去。雪灵俏脸微红的嘟着小嘴,撑起身子,把整个脑袋从悟毅背后移到前面,再次小心的捏着秀发,向悟毅鼻子挠去,这下悟毅又一次揉着鼻子,回转过身子,把整个脑袋埋进雪灵的小腹上!感觉到小腹传来的异样,雪灵连忙支起身子,可悟毅大概觉得雪灵的小腹柔软馨香,居然把整个脑袋贴到雪灵小腹上,同时放弃怀中的忱头,双手顺势抱住雪灵的蛮腰!

雪灵全身剧颤,拿在手上的毛巾也掉在了**。雪灵慌张的使劲推开悟毅,可悟毅大概觉得这个“忱头”实在太柔软舒服了,居然也大力的抱住!雪灵的力气哪比的过悟毅这个大男人啊?顿时就被悟毅抱在怀里动弹不得。雪灵那张俏脸红的几乎可以滴出血来,她现在是后悔死了,从小到大,她还是第一次被一个男人这么结实的抱住,而且还在**!

雪灵依旧在徒劳的挣扎着,她现在即期待悟毅能醒来放开她,又害怕悟毅醒来发现自己在他的怀里,反正此时雪灵心中茅盾极了。就在雪灵羞红着脸蛋胡思乱想时,悟毅缓缓的睁开眼睛,他居然醒了!

“灵儿,呃……灵儿?你怎么在我怀里?”刚睁开眼睛的悟毅还有些迷糊,为了确定自己怀中的是忱头还是雪灵,悟毅还色色的摸了雪灵几下,待确定是雪灵后,悟毅抱的更紧了。被悟毅这么一摸,雪灵只感到全身无力,软倒在悟毅身上,她直觉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连忙佯气道:“小……小毅,放开我,不然我生气了!”

悟毅认真的看着雪灵,点了点头,柔声道:“灵儿的话我一定会听的……灵儿,以后我一定要你嫁给我!”说完,也不管雪灵的反应,悟毅大胆的在雪灵的额头印下一吻,雪灵羞的把头埋在悟毅的怀里,声如蚊呐道:“你……放开我了。”悟毅满足的看着雪灵娇羞无限的样子,正要放开雪灵时,门再次被打开!又是肥佬!

肥佬一看见**拥着的两人,如触电般迅速抬起头,再次望向房顶的水晶吊灯:“哦,天啊!世间怎有如此杰作?每次看这吊灯居然都有不同的感受,这是何等神奇啊!设计如此佳作的天才是谁?看来我肥佬是一定要认识了……”说话时,肥佬用眼角的余光扫视着两人,待他发现两人已分开站好时,才好像刚看到两人似的说,“嗯,悟毅少爷,雪灵小姐,你们起来啦!”

看着肥佬笑咪咪的样子,悟毅无奈的揉着太阳穴,“叔叔,以后能不能先敲门再进来啊?你来得都很不是时候诶。”雪灵闻言则狠狠的瞪了悟毅一眼,刚恢复的俏脸再次变得通红!而悟毅则略显无辜的耸了耸肩,一幅确实如此的样子。

“叔叔,你来……有什么事吧?”为了摆脱这种尴尬的氛围,雪灵问道,一般肥佬没事是不会来大清晨的就来打搅他们的。

“呃……我差点都忘了!”肥佬一拍自己的脑袋,接着脸上充满了古怪的笑意,“你们跟我来,很有意思的一件事呢,是关于沉雪的。”悟毅与雪灵好奇的对视一眼,跟着肥佬走出了房间。

在一条僻静的小巷,四个健壮的黑衣大汉满脸恭敬的簇佣着沉雪来到巷子的一块角落上。沉雪看了看四周,皱眉道:“这里没人打扰,你们有什么事,快说吧!我事先声明,如果是要我回家,那就免了!”为首的是个体格魁梧,性格坚毅的大汉。大汉满脸疤痕,那是在战争中留下的,这些疤痕使得大汉看上去丑陋可怖!大汉闻言,并不为所动,他依旧恭敬的沉声道:“老板吩咐过,如果小姐不回家的话……”“怎样?”沉雪猛的放出自身的气势,衣服居然无风自动!沉雪的声音充满冰冷,不过大汉也是见过场面的人,他只淡淡的扫了沉雪一眼,仍然缓缓沉声道:“就算了,由我们四个来保护你!”

这下沉雪反而惊讶的瞪着大汉,满脸的难以置信,看着大汉依旧满脸恭敬的稳稳的站着,沉雪突然收回气势,她是个聪明的女孩,回顾几天前的事,沉雪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是不是家里出了什么事?”此时的沉雪已然满脸严肃!虽然身上并未发出气势,不过却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那是上位者才有的气势啊。

这下大汉则惊讶的看着沉雪,想了想,摇头道:“护卫无可奉告!”话间已然加上自己的名字,这是他对眼前女孩敬佩的一种表现。本来他还以为眼前的女孩只是空花瓶,一无是处,没想到她却不仅聪明,而且还有种上位者才有的气势,光这两点,他就已经不能小看眼前的女孩了。

“我要回家!你们几个带我回去,越快越好!”沉雪话间已然有了一丝威严,其它三人闻言,身躯都略微有些颤动,差点就按沉雪的话去做了。而护卫则依旧不为所动,他低头拱手道:“老板还吩咐了一句话,如果小姐执意要回家的话,那就……拦住她,并把她带到一个安全的地方!”说完,护卫猛然抬起头,双眼厉芒一闪,大吼一声:“动手!”同时整个身躯如雄鹰般扑向沉雪,而其他三人闻言身躯再次一震,不过很快反应过来,分三路把沉雪的退路堵住,并跟着迅速扑向沉雪!

沉雪为武林世家子孙,身手自然了得,不过来的四人也不是普通角色,尤其是护卫,他的动作快!准!狠!每一次都能击中沉雪的要害,而每一次又能及时收手,这在武林中已经算是个一流高手了。其它三人则有些不济,常常被沉雪抓住破绽,不过他们也都能险险躲过!

沉雪是越打越心急,眼前的四人放眼武林,也都可以算是高手了,他父亲居然派如此人物来保护自己,家里肯定是出大事了。沉雪不禁后悔自己私逃出家门,同时她也有些微明白为什么当时自己会较为轻松的逃出守卫森严的家中别墅了。沉雪在这时居然还有心情想别的事,不免露出破绽,护卫觑准机会,一个小擒拿手,把沉雪牢牢抓在手中!

“求求你,护卫,放了我,让我回家吧,家里肯定出事了!”沉雪哀求道,她真的是担心极了,父亲的严厉,母亲的慈祥,此时居然如此清晰的出现在沉雪脑中,沉雪酸涩下,泪也跟着流了出来。

护卫眼神变幻着,放开沉雪,双手交叉,第一次认真的向沉雪致了一个他们佣兵团特有的礼节,那是他们那里最高的礼节了,“小姐,老板的事情不是你能解决的,他这都是为了你好,小姐,你……跟我们走吧!”护卫对眼前的女孩是越来越尊敬了,沉雪的能屈能伸真正感动了他,不然平时他是懒的多说话的,只要完成任务就行。

“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沉雪期待道,可是护卫却坚定的摇了摇头,他知道这次面对的是什么,那已经不是普通人能够对付的了。正当沉雪绝望时,一阵爽朗的声音传来:“雪儿,要我帮你吗?”

悟毅与雪灵对视一眼,脸上都充满了惊讶。”沉雪?”悟毅眉头微皱,如果真是这样,即使没有这项任务,单是做为朋友的话,悟毅也是要帮的。想到这,悟毅不禁再次望向雪灵,雪灵却仿佛知道悟毅心中所想般,微笑的点了点头。悟毅心里一松,他现在是越来越在意雪灵了。

“嗯,那你们两个商量商量怎么做吧,我就先走了,你们睡好!”最后,肥佬说了一句充满暧mei的话,嘴角微翘着,匆匆离开了。

悟毅正琢磨着肥佬话中的意思,抬头间,雪灵已俏脸通红的望着他,“哼!小毅,今晚你别想跟我一起睡!”说完,突然发觉自己话中的语病,雪灵娇嗔一声,轻跺莲足,逃也似的跑开!悟毅傻傻的看着雪灵远去的背影,突然反应过来,“呵呵”傻笑一声,“灵儿,不要跑嘛,我们不是有两张床吗?……”

次日清晨,悟毅还在酣睡,雪灵却很快起来。望了一眼依旧在沉睡的悟毅,雪灵摇了摇头,进洗手间了。一小时后,雪灵洗漱完毕,用毛巾轻柔的擦着湿发,出来时,却发现悟毅仍然在熟睡着。雪灵眼中闪过一丝狡黠,轻移莲步踱到悟毅面前。

悟毅睡觉的姿势自然不雅,两脚夹着被单,枕头还被他抱在怀中,嘴巴时不时的砸巴几下,似乎梦到好吃的了。雪灵看的“咯咯”娇笑一声,“小毅睡觉的姿势好傻哦!”雪灵歪着小脑袋想了想,嘴角勾起一抹调皮的微笑。她趴到悟毅面前,挑出一撮浅红的秀发,朝悟毅鼻孔挠去。悟毅不适的揉着鼻子,喃喃自语一声“好香”,就转过身去。雪灵俏脸微红的嘟着小嘴,撑起身子,把整个脑袋从悟毅背后移到前面,再次小心的捏着秀发,向悟毅鼻子挠去,这下悟毅又一次揉着鼻子,回转过身子,把整个脑袋埋进雪灵的小腹上!感觉到小腹传来的异样,雪灵连忙支起身子,可悟毅大概觉得雪灵的小腹柔软馨香,居然把整个脑袋贴到雪灵小腹上,同时放弃怀中的忱头,双手顺势抱住雪灵的蛮腰!

雪灵全身剧颤,拿在手上的毛巾也掉在了**。雪灵慌张的使劲推开悟毅,可悟毅大概觉得这个“忱头”实在太柔软舒服了,居然也大力的抱住!雪灵的力气哪比的过悟毅这个大男人啊?顿时就被悟毅抱在怀里动弹不得。雪灵那张俏脸红的几乎可以滴出血来,她现在是后悔死了,从小到大,她还是第一次被一个男人这么结实的抱住,而且还在**!

雪灵依旧在徒劳的挣扎着,她现在即期待悟毅能醒来放开她,又害怕悟毅醒来发现自己在他的怀里,反正此时雪灵心中茅盾极了。就在雪灵羞红着脸蛋胡思乱想时,悟毅缓缓的睁开眼睛,他居然醒了!

“灵儿,呃……灵儿?你怎么在我怀里?”刚睁开眼睛的悟毅还有些迷糊,为了确定自己怀中的是忱头还是雪灵,悟毅还色色的摸了雪灵几下,待确定是雪灵后,悟毅抱的更紧了。被悟毅这么一摸,雪灵只感到全身无力,软倒在悟毅身上,她直觉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连忙佯气道:“小……小毅,放开我,不然我生气了!”

悟毅认真的看着雪灵,点了点头,柔声道:“灵儿的话我一定会听的……灵儿,以后我一定要你嫁给我!”说完,也不管雪灵的反应,悟毅大胆的在雪灵的额头印下一吻,雪灵羞的把头埋在悟毅的怀里,声如蚊呐道:“你……放开我了。”悟毅满足的看着雪灵娇羞无限的样子,正要放开雪灵时,门再次被打开!又是肥佬!

肥佬一看见**拥着的两人,如触电般迅速抬起头,再次望向房顶的水晶吊灯:“哦,天啊!世间怎有如此杰作?每次看这吊灯居然都有不同的感受,这是何等神奇啊!设计如此佳作的天才是谁?看来我肥佬是一定要认识了……”说话时,肥佬用眼角的余光扫视着两人,待他发现两人已分开站好时,才好像刚看到两人似的说,“嗯,悟毅少爷,雪灵小姐,你们起来啦!”

看着肥佬笑咪咪的样子,悟毅无奈的揉着太阳穴,“叔叔,以后能不能先敲门再进来啊?你来得都很不是时候诶。”雪灵闻言则狠狠的瞪了悟毅一眼,刚恢复的俏脸再次变得通红!而悟毅则略显无辜的耸了耸肩,一幅确实如此的样子。

“叔叔,你来……有什么事吧?”为了摆脱这种尴尬的氛围,雪灵问道,一般肥佬没事是不会来大清晨的就来打搅他们的。

“呃……我差点都忘了!”肥佬一拍自己的脑袋,接着脸上充满了古怪的笑意,“你们跟我来,很有意思的一件事呢,是关于沉雪的。”悟毅与雪灵好奇的对视一眼,跟着肥佬走出了房间。

在一条僻静的小巷,四个健壮的黑衣大汉满脸恭敬的簇佣着沉雪来到巷子的一块角落上。沉雪看了看四周,皱眉道:“这里没人打扰,你们有什么事,快说吧!我事先声明,如果是要我回家,那就免了!”为首的是个体格魁梧,性格坚毅的大汉。大汉满脸疤痕,那是在战争中留下的,这些疤痕使得大汉看上去丑陋可怖!大汉闻言,并不为所动,他依旧恭敬的沉声道:“老板吩咐过,如果小姐不回家的话……”“怎样?”沉雪猛的放出自身的气势,衣服居然无风自动!沉雪的声音充满冰冷,不过大汉也是见过场面的人,他只淡淡的扫了沉雪一眼,仍然缓缓沉声道:“就算了,由我们四个来保护你!”

这下沉雪反而惊讶的瞪着大汉,满脸的难以置信,看着大汉依旧满脸恭敬的稳稳的站着,沉雪突然收回气势,她是个聪明的女孩,回顾几天前的事,沉雪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是不是家里出了什么事?”此时的沉雪已然满脸严肃!虽然身上并未发出气势,不过却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那是上位者才有的气势啊。

这下大汉则惊讶的看着沉雪,想了想,摇头道:“护卫无可奉告!”话间已然加上自己的名字,这是他对眼前女孩敬佩的一种表现。本来他还以为眼前的女孩只是空花瓶,一无是处,没想到她却不仅聪明,而且还有种上位者才有的气势,光这两点,他就已经不能小看眼前的女孩了。

“我要回家!你们几个带我回去,越快越好!”沉雪话间已然有了一丝威严,其它三人闻言,身躯都略微有些颤动,差点就按沉雪的话去做了。而护卫则依旧不为所动,他低头拱手道:“老板还吩咐了一句话,如果小姐执意要回家的话,那就……拦住她,并把她带到一个安全的地方!”说完,护卫猛然抬起头,双眼厉芒一闪,大吼一声:“动手!”同时整个身躯如雄鹰般扑向沉雪,而其他三人闻言身躯再次一震,不过很快反应过来,分三路把沉雪的退路堵住,并跟着迅速扑向沉雪!

沉雪为武林世家子孙,身手自然了得,不过来的四人也不是普通角色,尤其是护卫,他的动作快!准!狠!每一次都能击中沉雪的要害,而每一次又能及时收手,这在武林中已经算是个一流高手了。其它三人则有些不济,常常被沉雪抓住破绽,不过他们也都能险险躲过!

沉雪是越打越心急,眼前的四人放眼武林,也都可以算是高手了,他父亲居然派如此人物来保护自己,家里肯定是出大事了。沉雪不禁后悔自己私逃出家门,同时她也有些微明白为什么当时自己会较为轻松的逃出守卫森严的家中别墅了。沉雪在这时居然还有心情想别的事,不免露出破绽,护卫觑准机会,一个小擒拿手,把沉雪牢牢抓在手中!

“求求你,护卫,放了我,让我回家吧,家里肯定出事了!”沉雪哀求道,她真的是担心极了,父亲的严厉,母亲的慈祥,此时居然如此清晰的出现在沉雪脑中,沉雪酸涩下,泪也跟着流了出来。

护卫眼神变幻着,放开沉雪,双手交叉,第一次认真的向沉雪致了一个他们佣兵团特有的礼节,那是他们那里最高的礼节了,“小姐,老板的事情不是你能解决的,他这都是为了你好,小姐,你……跟我们走吧!”护卫对眼前的女孩是越来越尊敬了,沉雪的能屈能伸真正感动了他,不然平时他是懒的多说话的,只要完成任务就行。

“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沉雪期待道,可是护卫却坚定的摇了摇头,他知道这次面对的是什么,那已经不是普通人能够对付的了。正当沉雪绝望时,一阵爽朗的声音传来:“雪儿,要我帮你吗?”